逆鳞 柳下挥

第五百九十三章、欺龙太甚!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五百九十三章、欺龙太甚!

    狂鲨长老死了。

    这一下子场面就尴尬了。

    毕竟,狂鲨长老是长白剑派那边领头的人,也是修为境界最为高深的人。

    领军人物被人劈成两半,其它的长白剑客们还要不要打下去啊?

    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

    在狂鲨长老倒地的那一刹那,所有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战斗,拉开距离分开到两边。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盯着地上的那两团血块,那被血水浸红的冰雪以及肝肠内脏流了一地的惨状,无法将地面上的那两堆烂肉和平时威武霸道蛮横强势又高高在上的狂鲨长老联系在一起。

    狂鲨长老是长白剑派大圣堂的七大长白之一,在他们这些长白剑客的眼里,那简直是神仙一样的人物。除了宗主和平时神出鬼没的白云长老,狂鲨长老就是长白剑派的第二号人物,位高权重,在整个神州都有着巨大的影响力。

    难道说,神仙也会死吗?

    被一个人类给杀死?

    不仅仅是长白剑客们震撼,

    就连屠龙小队的这几名成员也是满脸震惊,一脸诧异的看着李牧羊就像是在看着一头怪物――

    就算是真正的龙族也不过如此了吧?

    虽然说他们第一天遇到李牧羊时就觉得此人不凡,但是他几乎每一天都在刷新他们对他的认知。

    剑斩武裂,一怒杀了大武七百边军。

    焚化钟无言,完全不将威名赫赫的长白剑派放在眼里。

    现在,又当众将长白大圣堂的狂鲨长老给斩成两半――

    他这是要和长白剑派结下死仇吧?

    下一回前来狙杀他的人是谁?

    是长白剑派那无与神仙无异的白云长老,还是长白剑派的宗主亲自率领十万长白客前来围剿李牧羊?

    他这是不把别人当人,更不把自己的命当命。

    长白剑派当真要铁了心杀一个人,天下之大,又有几人能够阻拦?

    “狂鲨长老竟然被他杀了――他杀了我们的大圣堂长老――”

    “心肠如此狠毒,是那头恶龙无疑――”

    “我长白剑派定要与此人不死不休――”――

    李牧羊抬眼看着对面的那几十名长白剑客,手里提着狂鲨长老的长剑,剑刃之上正在向下流敞着鲜红的血水,语带笑意的问道:“谁说要和我不死不休来着?”

    “――”无人应答。

    受其气势所迫,所有长白剑客都情不自禁的后退一步。

    意识到自己的这种胆怯行为,那些长白客们一个个的面红耳赤,看向李牧羊的眼神更加凶狠敌视。

    “谁说要和我不死不休来着?”李牧羊手提长剑,再次出声问道。

    “――”

    “这就是长白剑派的威风?这就是长白剑派的士气?长白剑派也不过如此嘛。”李牧羊轻轻叹息。“十万之众,汇集成众,却惧怕我一个无名小辈。让人失望的紧。燕相马――”有人厉声喝道。

    “他不是燕相马,他是那头恶龙变的。”长白剑派那边有人出声纠正。“他是那头恶龙,所以才能够杀了咱们的狂鲨长老。”

    “杀了他,为咱们狂鲨长老报仇。”

    “这头恶龙简直是欺人太甚――”――

    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我倒不觉得那头恶龙欺人太甚,我倒是觉得你们这些恶人欺龙太甚。那头恶龙到底做了什么事情,被你们这么给喊打喊杀的?和你们长白剑派的所作所为相比较,那头龙简直可以算得上是纯情善良小白花了――”

    “你终于承认自己是那头恶龙了。”一名长白剑客满脸激动的嘶吼。“他终于承认自己是那头恶龙了。大家合起伙来杀了他。杀了他,我们就是屠龙英雄了――”

    “我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那头恶龙了?”李牧羊耸耸肩膀,一脸鄙夷的问道。

    “就是刚才,大家亲眼所见,亲耳所听。你在替那头恶龙说话,说我们这些恶人欺龙太甚――”

    “我只不过是替那头恶龙说两句公道话而已,这就成了那头恶龙了?我还说你们长白宗主卑鄙无耻呢,是不是我就成了你们长白剑派?我可不想和你们长白剑派沾染上任何关系,不许你们这么侮辱人。”李牧羊一脸严肃的说道。“我是燕相马,我之所以要杀那头恶龙,目的和你们一样无良――就是想要他的鳞角、吃他的心肝,拔他的龙筋,取他的龙丹,饮他的龙血,然后成就屠龙英雄之名,受世人传唱――我们的小队名字都叫做屠龙小队,由此可见我们此番入山的决心。

    ”

    “你――你明明就是那头恶龙――”

    “那你来杀了我啊。”李牧羊扬起手中长剑,笑着说道:“刚才我对你们的狂鲨长老发了一个小小的誓言――你们想不想知道?”

    “你说了什么?”

    “踏平长平山,血洗长白宗。”李牧羊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笑着说道:“是不是很威风霸道?”

    “癞蛤蟆打呵欠,好大的威风――”

    “欺人太甚――”

    “我长白剑客,有死而已――”――

    李牧羊对着那些长白剑客招了招手,说道:“那就来吧,我送你们去死。”

    “相马公子――”听到李牧羊所说的誓言,把文弱弱给吓坏了。她跑到李牧羊的身边,抓着他的衣袖小声说道:“相马公子慎言,此话万万不可轻易出口。会给你招惹来大麻烦的。”

    李牧羊感觉到了文弱弱的诚心,知道她是真的在担心自己以后的处境,笑着说道:“如果我把那些话收回去,长白剑派会不会杀我?”

    “应该――会吧。”文弱弱一脸苦涩的说道。

    李牧羊先杀了长白剑派的钟无言,现在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劈了长白大圣堂的狂鲨长老,他和长白剑派已经结下了死仇,怕是不可能再有任何缓解的机会。就算他现在跪地求饶,怕是长白剑派也不会轻易放过他了。

    “你看看,我说不说那个誓言,其实改变不了任何的实质,他们都要杀我。”李牧羊笑着拍拍文弱弱的手臂,示意她松开自己的衣袖,说道:“那就让我痛快一回,就算真的被他们杀了,那也死的豪迈一些。是不是?”

    “可是――”

    “没有可是。”李牧羊的眼睛里有戾气弥漫,寒声说道:“我还说过,长白剑客,见一人,杀一人。见两人,杀一双。”

    说话之时,李牧羊的身体已经化作一团黑影,手里提着狂鲨长老的长剑,主动朝着那数十名长白剑客冲了过去。

    嚓――

    一剑飞来。

    两名长白剑客举剑去挡,手里的长剑被斩成两截,他们的人也被斩成了两段。

    “相马公子――”文弱弱出声唤道。

    吴山计飞身来到文弱弱身边,低声喝道:“闭嘴。”

    “大师兄――”

    “你还看不出来吗?”

    “看出来什么?”

    “长白剑派说的没错,他就是那头恶龙――他假扮西风燕相马之名在神州作恶,我们都成了他的帮凶――”

    “大师兄,这怎么可能?相马公子要是那头恶龙的话,他怎么会出手救我的性命?再说,我们怎么就成了他的帮凶了?我们帮他做了什么恶了?”

    “或许――”吴山计盯着空中的那场战斗。

    不,更确切的说是一场屠杀。

    身穿黑袍的少年人手持长剑,使用的却是狂鲨长老的《狂鲨嗜血剑》,一剑斩一人,对那数十名长白剑客进行一场惨绝人寰的大屠杀。

    也有人反抗。

    每当有人举起了手里的长剑,李牧羊就会一剑斩过去,将他们连人带剑给斩成两截。

    还有人反抗。

    他再一次挥剑斩去,那人,那剑便再次断成了两截。

    人群之中,有数名老者,他们就是侍候在宗主身边的十八大剑使。

    他们的实力极强,数人围攻李牧羊更是一度击得李牧羊节节败退。

    但是,李牧羊掌握了《狂鲨嗜血剑》的终极奥义。

    等到李牧羊熟悉了他们的剑阵规律之后,立即挥剑展开反击。

    在《狂鲨嗜血剑》的疯狂攻击之下,几名剑使招架不力,被李牧羊刺破阵眼,只能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李牧羊姿态从容,潇洒写意。

    每一剑挥斩出去,都像是切下一角月光般风流写意。

    他不像是在杀人,更像是在写诗,作画。

    这样的李牧羊即缥缈若神,又冷酷残忍犹如修罗死神。

    长白剑客鬼哭狼嚎,还有人缴械投降――

    鬼哭停止,狼嚎消失,投降也没有任何意义。

    等待他们的,就只有那轻飘飘的一剑。

    “相马公子他――”秦翰被李牧羊身上这一刻表现出来的杀气给吓坏了,瞳孔胀大,满脸惊恐的说道:“相马公子他入魔了――”

    “他不是入魔。”吴山计冷声说道:“他本来就是魔鬼。”。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