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五百九十四章、自行了断!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五百九十四章、自行了断!

    “大师兄-------”文弱弱还待替他认定的朋友‘燕相马’辩解几句。

    “弱弱,我知道他救过你,让你心里一直对他怀有好感-------但是大是大非面前,我希望你能够清醒一些,不要受到恶龙蛊惑-------”吴山计眼神冰冷,打断了文弱弱的话说道。“再有,就算他是真正的燕相马,以他每次动手都赶尽杀绝的处事之风-------他是什么善类良人吗?”

    “再说,你愿意为了这个才认识不足月的人和整个长白剑派为敌吗?我们虽然出自星空学院,但是为了屠龙而来昆仑墟。怕是到时候恶龙尚且没有屠得,却因为和那恶龙有所牵扯而被世人屠杀-------”

    “大师兄,我觉得我们应该让相马公子亲口解释--------”

    吴山计冷笑出声,说道:“让他亲口解释?他自然不会承认。”

    “就算相马公子不愿意承认,但是和长白剑派的那些剑客相比,我更愿意相信相马公子的人品------你想想,这几次接触,他们做的恶心事还少吗?还有,上次我央求你放走的那三名长白剑客,他是怎么对待我们的?不仅仅没有将我们的恩情记在心里,反而率领大量的长白剑客来昆仑墟找我们,想要将我们赶尽杀绝-------这种恩将仇报的小人,他们说出来的话又有几分可信度?”

    “是啊,大师兄。我们先将此时危局解决了,一会儿再和相马兄弟好好谈谈。”

    “危局?”吴山计冷笑不已。现在是那来路不明的黑袍少年针对长白剑客的血腥屠杀,哪里还称得上危局可言?

    狂鲨长老都被他给斩成了两半,其它的长白剑客哪里还是他的对手?

    在他们说话的空隙,又有几名长白剑客的身体被他斩成两半掉落在地上。他的身体在空中腾挪,每一次出现,每一次挥剑,都有一人俩人或者更多的人被他斩落--------

    将这数十名长白剑客全歼,也不过只是一点点的时间问题。

    吴山计就想不明白了,这个少年年纪轻轻,却为何如此的厌恶长白剑派?为何看起来和长白剑派有着浓得化不开的仇恨似的。

    “长白剑客虽然人品不堪,奸诈邪恶,但是他们说这个燕相马是那李牧羊假扮-------就是那头恶龙的说法应该是真实的。”吴山计在心里琢磨着。“也只有这样,才能够解释这黑袍少年对这些长白剑派的恨意从何而来--------他恨得不仅仅是长白剑派,他恨得是整个神州人族。这样的异族,绝对不能与之为伍。”

    吴山计知道文弱弱对那黑袍少年‘中毒’甚深,现在自己多说无益,只能事后对那燕相马多加提防,免得自己这几个师兄妹落入了那恶龙设下的圈套。

    稍有不慎,就会落得一个龙族帮凶人人喊打的局面。

    这是吴山计万万不愿意看到的。

    “恶人自有恶人磨。”屠心倒是一脸兴奋的看着李牧羊斩杀长白剑客的场景,神情亢奋的说道:“那些长白剑客着实过份,有人能够站出来给他们行此霹雳手段正中我等下怀。不然的话,长白宗都不知道这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屠心最喜看书,又有屠氏家传的《百战天书》在手,相当于半个读书破道。这是众多家学渊源的公子哥们喜欢走的路子,本身天赋不俗,再加上家族给予的助力,使他们和其它人相比在修行路上走得更快更远。

    当然,也正是因为家族的推力太大,根基不够坚实,这一类人也很难成为神州最顶级的星空强者。

    屠心看起来是一个文质彬彬的书呆子,但是心性最野,出手之时也最是狠辣。和他的形象形成鲜明的对比。

    吴山计轻轻叹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身边的这三个师弟师妹竟然全都站到那头恶龙的身上了。

    呼哧--------

    呼哧--------

    仅存的几名长白剑客剧烈的喘息。

    他们一贯高高在上的形象此时变得狼狈不堪,身上的白袍早就被鲜血染红。

    那是溅了同伴的鲜血,倘若那一剑若是斩在他们自己身上,他们这些人也早就被杀掉了--------

    他们瞳孔血红,双眼死死得盯着那飘荡在空中的李牧羊,就像是盯着一步步走近的死神。

    “你就是那头恶龙,你就是那头恶龙-------我感觉的到,你对我们人族有恨意-------”一名剑使手握长剑,嘶声吼道。“你想杀光我们所有的人族。”

    那名剑使对着站在一旁观战的吴山计屠心秦翰文弱弱四人嘶吼:“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他是一头恶龙,你们应该知道的,他是一头恶龙-------你们当真要助纣为虐,帮他斩杀自己的同胞吗?”

    吴山计眼神闪烁,看着身体飞翔在空中的李牧羊犹豫不决。

    他不知道自己轻易出口,那个黑袍少年会以什么样的态度对待他。

    但是他清楚黑袍少年会怎么样对待长白剑派,他从他的神情中能够看出来------那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态度。

    他何必为了长白剑派而去招惹这个很有可能是那头恶龙的变态家伙?

    秦翰嗡声嗡气的说道:“上回相马公子要杀了你们的人,结果被我和弱弱给挡了下来-------他们转身就跑去招来更多的长白剑客来杀我们-------有了上次的事情,谁还敢对你们长白剑派求情?”

    屠心却是冷笑出声,说道:“助纣为虐?这个词语用的还真是精妙。不过,我倒是想知道,到底谁才是纣啊?你们长白剑派才是世间最大的恶人吧?”

    “你们这些人来自星空学院,竟然敢对我长白剑派行此残酷手段,难道就不怕我们长白十万剑客尔等碎尸万段?”

    李牧羊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轻轻摇头,出声说道:“这个我还真是不怕。”

    “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一名长白剑客将手里的长剑丢落到雪地上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仰脸看向李牧羊满脸哀求的模样,哭泣着说道:“求你不要杀我,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求你不要杀我-------”

    “又来了?”李牧羊忍不住乐了起来。“你们长白剑派也真是有趣,每次出场都是气势汹汹的要将人碎尸万段,当他们发现自己很难做到这一点,而且自己的生命也将要受到威胁时,又嚷嚷着给人做牛做马--------”

    李牧羊的视线扫了一圈,发现上次被放走的那三个长白剑客已经被自己给全部斩杀。不无遗憾的说道:“连着前面三个要给我做牛做马的,现在我也不知道有多少头长白牛马了------”

    “和他求饶做什么?他是一头恶龙,他和我们人族不共戴天--------”那名剑使一脚将跪地求饶的长白剑客给踢倒在地,怒声喝道:“起来。给我起来战斗。剑未折,人未死,我们就要和这头恶龙血战到底--------起来,不要坠了我们长白山的威风。”

    “我不打了,我不打了,我们打不过他--------”那名剑客身体趴倒在地上,不肯起身。

    嚓--------

    一道白光闪过。

    剑使手里的长剑一扬,一颗头颅便被他挑到了空中。

    他亲手挥剑斩掉了一名长白剑客的脑袋。

    其它仅存的三名剑客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多年相处让他们彼此知晓对方的心事,突然间做了一个默契的决定。

    他们转身就逃,而且分散开来,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逃跑。

    “又来?”李牧羊轻轻摇头。

    他的身体在原地消失。

    在东边的天空乍现,朝着天空之中斩了一剑。

    嚓--------

    剑影还在空中闪烁的时候,他的身体便再次出现在了西侧,再次朝着高空之上斩了一剑。

    于此同时,北方也出现了李牧羊的身影,也同样出现了李牧羊挥斩出去的那一剑。

    花影分身术!

    三个方向,三个长白剑客。

    李牧羊的身体以一化三,同时出现在东、西、北三个方向,同时朝着逃跑的人影斩出去那一剑。

    剑收!

    剑影消失!

    砰!

    三个人六块尸体同时从高空之中坠落,狠狠地砸落在那冰层之上,将冰雪染红,将地面给砸出一个又一个的红色大坑。

    “呸。”

    那名剑使对着那些尸体狠狠地唾弃了一口。“无胆鼠辈,死的活该。就算你不动手,我也要将他们一一斩杀。坠我长白剑宗威风,只有以死谢罪。”

    “不用谢。”李牧羊看了那名剑使一眼,笑着说道:“我说过,长白剑客,见一人,杀一人。见俩人,杀一双。你能够坚持到最后而不逃,倒也算是一条好汉。说实话,你算是我见过的长白剑客当中最有勇气的一个了。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自行了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