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零五章、恩断义绝!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零五章、恩断义绝!

    “真是荒唐。书迷楼.”李牧羊冷笑不已。“你为了拉我下水,还真是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了。倘若我是龙族的话,我会将雪狮晶魄送给弱弱?我会将神农匕送给弱弱?我会将虔诚战锤送给秦翰?我会不惜生命一次又一次救你们出险地?”

    “倘若我是龙族的话,我会和你们一起逃命进入这龙窟,我会将龙族的奇珍异宝以及富可敌国的财富亲自送到你们面前?倘若这样的人也是龙族的话,那么---------你们有什么理由要屠杀龙族?谁不愿意和这样的龙族做朋友啊?”

    “你倒不是龙族,结果呢?你又做的都是一些什么肮脏事?”李牧羊指着文弱弱和秦翰,怒声喝道:“他们和你是星空同学,又有多年的同窗之谊,学成归来也不曾断了联系,甚至在多年之后还组成了屠龙小队--------他们口口声声称你为大师兄,对你是即恭又敬,唯你马是瞻。结果呢?你是怎么对待他们的?”

    “就是。”文弱弱娇喝出声,饱满的胸膛直到现在还起伏不定,看起来此番实在是对吴山计这个大师兄失望透顶。“我们同窗多年,我们嘴里唤你作大师兄,其实是将你当作亲兄长一般的对待--------结果你从来不曾对我们这些师弟师妹有任何的照应,现在竟然对我们用毒,想要趁机杀人夺宝--------吴山计,这就是你这个大师兄做出来的事情?这就是你这个大哥对我们这些师弟师妹的特殊关照?”

    “倘若不是相马公子提前给我们解药的话,恐怕现在我和弱弱都已经被你给害死了---------”秦翰眼眶血红,眼神死死地盯着吴山计。

    秦翰性格敦厚,最是重情义。他视吴山计为师兄,为兄长,为整个屠龙小队的主心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大哥和兄长在见到宝贝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对他们下此毒手---------

    感情之事,付出更多的那一方总是输家。直到现在,秦翰都没办法相信自己所亲眼看到的一切。

    倘若之前有人告诉他说大师兄有毒害他们之心,他死也不会相信,甚至还会和那人大打出手觉得那人是在挑拨离间。

    可是,眼前生的一切,打破了他的所有幻想。

    吴山计的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身上,说道:“你给了他们天外飞仙的解药?”

    “当你找到天外飞仙药瓶的时候,是不是很激动?”李牧羊冷笑出声:“你以为你的那点儿小动作我都没有现?你当时神情亢奋,趁人不注意便将那个药瓶给揣进了自己的怀里,那个时候我便知道你有了杀人夺宝之心---------”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也所获颇丰。但是,人的贪婪是永无止境的?倘若将这龙窟里面所有人的宝贝都聚集到你一个人的身上,那不是更能够满足你的**和需求?再说,你想要保守这龙窟的秘密,你想一个人占有这龙窟的财富—---------还有什么办法将其它人全部都杀掉更加简单方便的事情?”

    李牧羊大手一挥,厉声说道:“这漫山遍野的金银珠宝,丹药修果,足够你吴山计子子孙孙享用不尽了吧?”

    “哈哈哈----------”吴山计狂笑出声。

    他的表情狰狞,眼神里面杀意弥漫。

    “聪明。简直是聪明绝顶。不错,你说的一点儿也没有错。我需要雪狮晶魄,我需要那神农匕,我想要他们在龙窟里面找到却又私藏起来的所有宝贝--------他们在修行方面完全没有天赋,给了他们也是浪费。不若将所有的功法秘籍丹药仙果都用在我一个人身上,助我踏破星空,成为星空强者。”

    “还有这堆积成山的财富,谁愿意和别人共享?现在我们可以平分,但是以后呢?他们那么愚蠢,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将此龙窟所在告诉它人?特别是屠心---------他原本就是寻龙家族出身,若是家族里面的人知道他此番寻到了宝藏,又怎么可能不逼迫他带领族人前来夺宝?”

    “只有死人才能够守口如瓶。所以,他们都得死。弱弱得死,秦翰得死,屠心也得死---------他们死了,我才放心。”

    “所以,你想先以天外飞仙来毒害文弱弱和秦翰,等到两人毒身亡之时,你再将他们所找到的功法宝贝全部一扫而光。因为屠心的静室里面下了禁制,你若是强攻的话,怕是会打草惊蛇。所以就想着等到它明日自行出来,然后出其不意,一击将其杀掉--------”

    吴山计眼神恶毒,说道:“你以前每到夜晚都会独自离开,从来都不曾和我们在一起歇息--------为何今日却回来坏我好事?”

    “对你来说是好事,对别人来说就是不好的事情了。”李牧羊反驳着说道。“你现在知道我为何每晚都会离开了吧?我就是为了让你对这种事情习以为常,以为我每晚必定会离开,直到天明才会再次出现和你们汇合。不然的话,你怎么会看到我走了之后就放心大胆的来实施自己的恶毒计划呢?”

    “你早就知道我会动手?”

    “我不喜欢你的笑脸。”李牧羊说道:“太假了。”

    “----------”

    呛!

    吴山计手腕一抖,已经抽出了腰间的佩剑。

    他眼神凛冽的盯着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既然被你现了,那我就替神州百姓除了你这头恶龙吧。我以屠龙之功,成就英雄之名,我吴山计之名必将被世人传唱。”

    “相马公子才不是恶龙呢。和他相比,你这种卑鄙小人才更像是龙族----------”文弱弱破口大骂。“我之前受你蒙蔽,也对相马公子的身份产生了怀疑。现在才知道,原来都是你在挑拨离间,刻意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为的就是气跑相马公子,在你对我们下手的时候就不会有人替我们出手。”

    “此人所作所为,就连邪恶的龙族都做不出来。”李牧羊出声说道。

    “就是。龙族还知道礼仪廉耻,你还知道礼仪廉耻为何物吗?想要杀相马公子,就先过了我秦翰这一关。今日------------今日,我们恩断义绝,不死不休。”

    “就凭你?”吴山计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怕是不够看吧?”

    秦翰将背后的巨剑拔了出来,说道:“就算是死,我也要亲手杀了你这个背信弃义的小人。”

    “不自量力。”吴山计冷笑出声。“你得死,你们都得死。”

    他一剑斩出,这静室之中立即生出了万道剑影。

    每一道剑影都鲜红如血,看起来极其的狰狞可怖。

    无数剑影将整个静室填满,朝着秦翰和站在秦翰之后的李牧羊文弱弱等人扑过去。

    这一剑之威,就想着要斩掉静室之内所有的人。

    血炎剑!

    以血为引,以火为本,血炎相生,化作万千剑影,阵斩敌人。

    《血炎剑》也是神州赫赫有名的剑式,却没想到被这吴山计给学了去。

    秦翰嘶吼一声,挥舞着手里的阔口剑便朝着吴山计所站立的位置劈斩过去。

    斩龙式!

    这是《屠龙十弱弱急忙扑了过去,急声问道:“三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秦翰对着文弱弱咧嘴傻笑,说道:“他一直隐藏实力。现在至少是枯荣中品。”

    “用锤子。”李牧羊提醒着说道。“用锤子锤他。”

    “什么?”秦翰回头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那玩意儿我还不会使啊。”

    “不是那玩意儿----------那是虔诚战锤。”李牧羊没好气的说道:“心诚则灵。你还记住我所说的那五字真言吗?”

    “我血即我命?”

    “不错。”李牧羊点头。“用锤子锤他。你用剑打不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