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零八章、《天魔九卷》!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零八章、《天魔九卷》!

    虔诚战锤不仅仅毁人肉身,还灭人灵欲。 .

    何谓魂魄?

    肉身枯萎,灵识不灭,便是魂魄。

    譬如怒江之中不屈的龙魂,也譬如一些级强者残留世间的一缕神念。

    虔诚战锤这么一锤子下去,吴山计的**死亡,就连灵欲也彻底消失。就算有《藏灵之锁》,或者其它的起死回生之术也无解了。

    砰--------

    秦翰的身体轻轻的落地。

    手里的锤子早已经恢复了原样,但是握锤的手却嗡嗡嗡的拌落个不停。

    那不是手臂在抖,是手里的虔诚战锤在抖。

    秦翰能够感觉到它的存在,这把锤子就像是有了生命一般,此时它的心情是喜悦的,兴奋的。

    尘封万年,一朝饮血,这就是它亢奋的理由?

    秦翰瞳孔胀大,低头看着手里的战锤一脸的不可思议。

    “刚才-------到底生了什么事情?”秦翰直到现在还处在迷惑之中,如梦如幻,让人看不真切。

    他原本就已经做好了杀死吴山计或者被吴山计杀死的准备,那一锤--------或者说那一剑是他最后的反击。

    可是,为什么那么一锤下去,吴山计就被砸成了一缕烟灰,再也找不到任何存在的痕迹?

    “是自己修为大增,还是这把锤子里面的生命出手相助--------”秦翰就连这样的一个问题都想不明白。

    就算锤子里当真有一个生命,他对它也是感激的。

    倘若不是它的话,怕是自己现在就已经被吴山计的利剑给割成肉泥了吧?

    和吴山计相识多年,他知道他的剑刃是多么的锋利可怕。

    “三哥--------”文弱弱也是满脸大惊,很快就会大喜所代替。她主动朝着秦翰奔了过去,一把投进了秦翰的怀里,激动的喊道:“三哥,你还活着,你杀了大师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直到这个时候,秦翰才从呆滞状态中惊醒过来,一把将扑进怀里的文弱弱给搂紧,一边转身看着李牧羊,出声问道:“相马公子,到底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这锤子突然间变得如此厉害?它一瞬间变得就像是--------一座山一样的大。可是,我提起来的时候却没有任何的知觉-------”

    “你忘记它的名字了吗?”秦牧羊眼里异采闪烁,若有所思的看着秦翰,出声说道。虔诚战锤,名不虚传。数万年的时光,并不能掩饰它上古神器的霸道强悍。

    秦翰竟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就摸索出它的使用之道,说起来也着实和这把锤子有缘。

    “虔诚战锤?”

    “只要虔诚无惧,便能如你所愿。”李牧羊笑着说道:“很不错,你没有辱没它的名字。”

    “我也没有想到它会这么厉害。”秦翰对这把锤子爱不释手,激动的说道:“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待它,绝对不会让这把神锤在我手里没落。”

    “我相信你。”李牧羊点头说道。

    秦翰看了一眼天空中还没有消散的烟尘,表情黯然,沉声说道:“说好了一起屠龙,说好了做一辈子的兄弟----------却没想到最终兄弟相残,最终大师兄死在了我的手上。”

    秦翰痛恨吴山计的贪婪和恶毒,一心想要杀了他解恨。但是,当他真的做到了之后,又有一种痛苦失落的情绪。

    如果能够选择的话,他希望这一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文弱弱搂紧秦翰的手臂,说道:“错不在你,错不在你-------你要是不杀他,他就会杀了我们。我们视其为兄长,他却视我们为劲敌。这样的人,不提也罢。”

    “是啊。不提也罢。”秦翰颓然摇头,说道:“不念也罢。”

    “大半夜的不睡觉,都聚集在这里做什么?”静室门外,一个幽灵般的人影出声说道。

    屠心!

    李牧羊、秦翰还有文弱弱三人同时转身,眼神玩味的看着直到此时才出现的屠心。

    屠心摸摸自己的脸颊,出声问道:“怎么了?出了什么事情吗?为什么都这么看着我?”

    “书呆子,你什么都不知道?”文弱弱一脸疑惑的看着屠心,出声问道。

    “知道什么?”屠心眼神迷惑的看了过来,说道:“大家不是说好了回静室去休息吗?我怕不小心打扰了你们俩个卿卿我我的场面,所以就给自己的静室下了禁制。怎么了?生了什么事情?你们俩个做好事的时候被相马公子逮了个正着?”

    又将视线转移到李牧羊的脸上,说道:“相马公子以前从来不在夜晚出现,今天怎么又回来了?这可是一桩稀奇事。”

    “大师兄他--------”秦翰脑袋低垂,小声说道:“他被我杀了。”

    这样的事情,他都不知道如何向同样从星空学院里面出来的师兄弟解释。

    “你说什么?”屠心一脸震惊,说道:“大师兄怎么了?”

    “被我杀了。”秦翰再次答道。这一次,他抬起头定定的看着屠心。男子汉大丈夫,一人做事一人当。既然做下了,就要敢勇于承担。

    “秦翰--------”屠心眼睛血红,满脸的怒意,嘶声喝道:“你说什么?你杀了大师兄?你为什么要杀大师兄?我们不是说好了要做一辈子的兄弟,你怎么能对大师兄下此毒手--------”

    他环顾四周,出声问道:“大师兄呢?大师兄去哪里去了?”

    “被我杀了。”秦翰说道。“砸没了。”

    “秦翰,既然你出手如此歹毒,那就休怪我不讲情义--------”屠心说话之时,已经从怀里摸出了《百战天书》,恨声说道:“来,你有本事将我也杀了。这样的话,整个龙窟窿就都是你的了。”

    “书呆子,你瞎吆喝什么?”文弱弱的暴脾气也上来了。见到屠心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和秦翰动手,心里是又急又怒,娇声喝道:“秦翰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倘若不是大师兄做得太过份了,他会对大师兄下此毒手?”

    屠心的情绪这才稳定了一些,一脸狐疑的打量着三人,出声问道:“好,你们给我一个解释--------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到底是因为什么杀了大师兄。前一阵子还好好的,怎么眯了一会儿眼睛人就没了?”

    “大师兄趁着我们熟睡之后对我和秦翰下毒。”文弱弱一脸气愤的说道:“他想杀人夺宝,独占这个龙窟。”

    “不可能,大师兄怎么可能是这种人?”屠心冷笑出声。“现在大师兄死了,死无对证,自然是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屠心后退两步,一脸警惕的盯着李牧羊文弱弱和秦翰三人,说道:“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三人商量好了杀人夺宝想要独占这个龙窟-------”

    利益面前,谁都有私心。

    互相提防,互相警戒,谁都担心对方会把自己给

    “书呆子,你读书读傻了?我和秦翰的人品你都不信?你好好想想,我们俩人会做出那种杀人夺宝的事情吗?我们什么时候和人争过什么抢过什么?我不会,这个傻大个更不会-------”文弱弱的眼睛都快要喷出火来。一直以来,都是他和秦翰书呆子三人的关系最近,大师兄在他们心里是兄长,是长辈,也是他们团体的主心骨。他们尊重他,爱护他,却没办法和他像兄弟一般的相处。

    却没想到,在吴山计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之后,屠心竟然选择站在大师兄那边,宁愿相信那种伪君子也不愿意相信他和秦翰,心里自然极受打击。

    屠心沉默了。

    “弱弱说的是真的。”秦翰也是一脸着急的解释着说道。他已经亲手锤死了一个大师兄,不愿意再和屠心也因为误会而分崩离析拼得你死我来。“若是不是相马公子提前预警,给我们服用了天外飞仙的解药,我和弱弱怕是已经被大师兄毒害了------而且,我听到隔壁的动静冲过来时,大师兄正在解弱弱的衣带-------”

    “什么?”屠心一脸惊诧的模样,继而也是满脸的怒气,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没想到大师兄竟然如此的卑鄙无耻--------这样的人真是死有余辜。”

    “怎么?现在就愿意相信我们了?”文弱弱没好气的说道。

    屠心一脸尴尬的模样,说道:“你也知道,谁遇到这样的事情都会大吃一惊。我只不过在静室打了一个盹而已,出来就现外面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是谁都会吓一跳的。”

    李牧羊摆了摆手,说道:“好了,天色晚了,大家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明日再说。”

    说完,便转身朝着隔壁的静室走去。进去之后,立即就给静室下了禁制。

    秦翰和文弱弱对视一眼,知道今天晚上是一个不眠夜。但是,既然事情已经生,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俩人彼此对视一眼,搀扶着走向了秦翰刚才歇息的石室。

    屠心站在原地了一阵子呆,现石室的墙角有一张薄薄的丹页。那页面非锦非皮,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而成。触摸上去手感极佳,而且轻薄之极,就像是没有任何重量。

    《天魔九卷》!

    虔诚战锤毁灭了吴山计的肉身,却没能毁掉这神州三大凶书之一的《天魔九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