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零九章、昆仑有鬼!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零九章、昆仑有鬼!

    砰!

    哐!

    咔嚓---------

    静室之中,李牧羊的身体一次又的一次翻滚碰撞着石壁,那坚若金铁屹立千万年不倒的青金石大块大块的掉落,有些地方甚至因为李牧羊一脑袋磕过去而出现巨大的凹槽.SUIMENG. la

    李牧羊的眼睛血红,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血迹斑斑。即便如此,他还浑然不觉一般的继续撞击过去,一次比一次凶狠,也一次比一次用力。

    “啊----------”

    “哦----------”

    “杀--------宋孤独你这条老狗,我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于此同时,李牧羊的嘴里还嘶吼不休诅咒不已。

    只要是能够缓解疼痛的方式,他都愿意去尝试。

    而且,在这种痛苦加身的情况下,李牧羊还能不能保持神智都是一个未知数。或许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身体的本能反应。

    痛!

    太痛了!

    幽冥之毒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那种痛像是由骨髓里面长出一根根铁刺,又像是无数根钢针从外面朝着他的身体里面敲打进去。一根又一根,让人死去活来。

    每当子夜,便是幽冥之气作之时,自从宋孤独打入那之鱼。

    这龙窟之中的每一样他都想要带走,可是一次性全部带走的话几乎是不可能的。所以,就想着先把最重要的也是自己最需要的东西带走。

    身处宝室,难以安眠,便早早起床想要再检查一遍龙窟里面的物品。

    看到秦翰和文弱弱走出来,屠心不好意思的笑笑,说道:“刚才不小心打掉了一个药瓶,是不是吵醒你们了?”

    “你说呢?”文弱弱没好气的说道。看到屠心怀里抱着一大堆刚刚寻到的战利品,文弱弱出声说道:“书呆子,你这是一晚上没睡觉呢?龙窟这么大,怕是一晚上搬不完吧?”

    “自然是搬不完的。”屠心并不在意文弱弱话里面的针刺,笑着说道:“身在宝山,总想着多带一些出去。不过,也要量力而行。只要我们守住这宝山的秘密,就世世代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万一要是被别人现这龙窟呢?”

    “不可能。”屠心摇头。“龙族狡猾之极,他们的洞穴极难寻找,而且又阵眼重重。再说,我们也是误打误撞才闯进来的,只要我们四人守口如瓶,我不信有其它人能够进来。”

    “话是这么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是啊,要是别人也误打误撞闯进来了呢?”

    屠心很是无奈的看了这两人一眼,说道:“我怎么感觉你们俩人恨不得别人闯进来啊?”

    “当然没有。我们只是担心,总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屠心点了点头,说道:“那我们离开之时,再做一些伪装,再下几道禁制好了。”

    “万万不可。”文弱弱赶紧出声阻止。“龙族实力强悍,他们下的禁制最是高明,也最难被人现。倘若我们来给这里下禁制的话,那不是此地无龙三百两吗?不可不可。”

    “那你们说怎么办?”

    “我们问问相马公子。”文弱弱出声说道:“相马公子最是睿智,我想他一定有办法。对了,你见到过相马公子了吗?”

    “没有。”屠心摇头。“应当还没有起床吧?”

    “早就起床了。”李牧羊身披黑袍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我不仅仅早就起床了,还找了个池子泡了个澡。龙窟里面必有水头,而且那水头必然是最好的水,不然的话,龙族是不会将此地做为栖息之所--------用龙池泡了个澡,果然让人神清气爽,惬意无比。就沿着峡谷一路向东,你们也可以去试试。”

    文弱弱心动不已,说道:“当真?自从进了这昆仑墟,有几日不曾洗澡了。还真想去泡上一泡。”

    “我陪你。”秦翰说道。

    “谁要你陪?”文弱弱娇声喝道。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泡澡的时候,我可以在旁边保护你。”

    “这还差不多。”文弱弱脸上的羞红不退,说话倒是柔和许多。

    “相马公子,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屠心无视身边俩人的打情骂俏,看着李牧羊出声问道。

    “我正想和你们谈谈呢,你们有什么想办法没有?”李牧羊笑着问道。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大师兄又不在了,我们一时间没有了主心骨,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何去何从。”屠心轻轻叹息。“再说,又找到了这处龙窟,也需要时间好好消化一番---------相马公子准备何去何从?”

    李牧羊稍微沉吟,说道:“龙还是要屠的。不然就违背了我们出来的初衷了。”

    “不怕相马公子笑话,以前我也是抱着屠龙之念出来寻龙,但是闯进这龙窟之后,才现龙族实在是太过强大了,我们上去怕是送死------再说,又在哪里找到那头恶龙呢?虽然我们猜测那李牧羊进入了这昆仑墟,但是这昆仑墟又浩瀚无比,仿若一个冰雪世界。我们又如何能够将它从这昆仑墟里面找出来呢?”

    “既然你们不愿意屠龙了,我也不会勉强。”李牧羊笑着说道。“不过,龙,我还是要屠的。”

    “相马公子要屠,我也陪着你屠。”秦翰出声说道。

    “我也是。”文弱弱出声说道。

    屠心大笑,说道:“看来我们有主心骨了。既然相马公子要屠龙,那又怎么能少得了我呢?我陪你们一起。”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既然大家都起床了,就再搜索一番吧,看看有什么东西是自己需要的,能够带走的就尽量带走---------弱弱不是要泡澡吧,也可以去试试龙池池水。”

    “好,我去泡澡。”文弱弱高兴的答应着说道,朝着李牧羊指引的方向飞了过去。

    “我去望风。”秦翰紧追不舍。

    李牧羊看着屠心,笑着问道:“不勉强吗?”

    “勉强?勉强什么?”屠心一脸迷惑的模样。

    “我是说,屠氏是寻龙家族,既然已经找到了这龙窟,而且又在这龙窟里面收获满满。应该拿的拿了,不应该拿的也都拿了-------你当真还要跟着我们一起去屠龙?你应该清楚,屠龙是一桩危险的活计。”

    “我想,相马公子对我们屠氏有一点点误解。我们屠氏不是寻龙家族,而是屠龙家族。我们之所以寻龙,便是为了屠龙。不错,我确实在这龙窟之中找到了不少宝贝,但是,既然有了这些宝贝的帮助,那不应当更要去屠龙吗?”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希望你不要后悔。”

    “定然不会。”屠心斩钉截铁的说道。

    李牧羊笑笑,朝着远处的书架走了过去。

    屠心看着李牧羊远去的背影,嘴角的笑意渐渐敛去。

    ------------

    ------------

    冰原之中,有一群黑影飞掠而来。

    嚓--------

    一名全身被黑袍笼罩的黑影在一座冰山旁边停了下来,伸手看看冰层的断裂之处,出声喊道:“禀告我王,这里有线索。”

    哗啦啦--------

    数道黑影朝着冰山飞了过去,看着那冰椎断裂的地方,一个嘶哑的声音出声问道:“有何线索?”

    “昆仑冰山万年不化,坚如石铁。这里不见人迹,不见兽影,这一块冰块怎么会断裂呢?我想,此处应当是有人在飞翔之时借力之用。却因为脚上的劲道太烈,将这块冰椎给切断了。所以才会有眼前之景。”

    全身笼罩在黑影之中的男人沉吟片刻,说道:“看来那头小龙来过此地------上次让他侥幸逃脱,这次竟然敢杀我鬼将,欺我鬼域无人乎?此次定要将其斩杀,我要将它剥皮抽筋。”

    “师父,此番我们定要慎之又慎。”一个同样身穿黑袍俊美不凡的少年人出声说道。少年人五官精致,但是却因为过于阴冷而让人不喜。“上次九国强者合力屠龙,都未能成功。这一次,谁知道他又成长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