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一十六章、我要报复!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一十六章、我要报复!

    扑通!

    屠心的身体重重地掉落在石板之上。

    满脸满身的都是鲜血,显然,天宝真人这一掌极其厉害,让他受伤极重。

    屠心拼命的爬起身体,对着李牧羊惨笑,说道:“牧羊公子,屠心无能------实在没办法和他们抗衡,我尽力了---------”

    在屠心被天宝真人一掌击飞的同时,秦翰挥出去的锤子也落在了莲花大师的手里。

    那重若千钧的石锤,被莲花大师轻飘飘的举起,握在手心,就跟一团棉絮没有任何重量似的。

    莲花大师满脸悲悯,看着秦翰固执决绝的表情轻轻摇头叹息,说道:“阿弥陀佛,施主何苦来哉?一入地狱,便永世不得翻身。明明有光明大道可走,施主为何不愿意回头呢?”

    “谢谢大师。道义所在,容不得秦翰选择。”秦翰的双手不停的用力,用力。他想要重新把虔诚战锤从莲花大师的手里抢回来。

    那把石锤在秦翰的劲气催动下,开始生出激烈的反弹之力。

    锤身嗡嗡作响,锤柄抖动不停。石锤也越来越大,胀大成脸盆、磨盘,然后像是天上的一轮明月。

    莲花大师满脸诧异,没想到会有这样的异像发生。

    他若有所思的盯着那虔诚战锤,脑海里像是想起了什么,沉声说道:“这把锤子是--------”

    轰----------

    锤子脱手而去。

    秦翰举着这轮明月朝着莲花大师的头顶砸了过去。

    嗖----------

    莲花大师的身体化作一道光影,在原地消失不见。

    那道光影化作一道巨大的光幕,朝着人群密集的地方笼罩而去。

    轰----------

    光影爆炸开来。

    有人死亡,有人受伤。还有人被光影的爆炸之力给击飞出去。

    秦翰一锤击中,又平添了几分勇猛豪气。

    他的身体腾空,手里提着那巨大的石锤仿若战神再世。

    他的身体挡在那些人族强者前面,怒声喝道:“想动牧羊公子,就先从我秦翰的尸体上面跨过去。”

    话音未落,石里的石锤再一次举了起来。

    轰---------

    又是一道光影朝着人群中间笼罩而去。

    咔嚓----------

    金银响动,乱石翻飞,金银珠宝碎了一块。

    那些修行者没想到秦翰如此凶猛,而那把战锤更是不同凡响,面对它的时候让人几乎生不出反抗之力。

    他们不愿意和秦翰硬拼,只是四处飞翔,躲避着秦翰石锤飞舞。

    秦翰连续挥出去几锤之后,脸色苍白,大汗淋漓,全身的力气都要被抽空了似的。

    虔诚战锤需要气血供养,当它抽干净人体的精气之后,自然就很难再发挥战力。

    虔诚战锤是龙族宝器,是龙之战锤,人族的体格不及龙族那般强悍。秦翰能够连续挥出去几锤,已经算是难能可贵了。

    扑通!

    秦翰的身体落地,脚步不稳,踉跄后退不停。

    砰!

    秦翰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虔诚战锤也脱手甩了出去。

    秦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出声喊道:“弱弱-------快带牧羊公子离开-------”

    “三哥---------”看到秦翰疲惫的模样,文弱弱泪如雨下。她拼命的拖拽着李牧羊的手臂,语带哭腔的喊道:“牧羊公子------走吧,我们快走吧-------”

    李牧羊不走。

    无论文弱弱如何使力,他的身体都纹丝不动。

    李牧羊看着趴在地上不停呕血的屠心以及坐在地上大汗淋漓,就连动弹一下的力气都没有的秦翰,眼神闪烁,脸色复杂之极。

    “你们这样--------让我很为难啊。”李牧羊出声说道。

    “牧羊公子,我们快走吧---------”

    “走?走到哪里去?”燕伯来带着一群供奉高手步步逼近。“这里是龙窟,这么多人将这里围拢的水泄不通,你们还想离开?李牧羊,今日恐怕是插翅难飞吧?”

    说完此话,想到李牧羊可是龙族,就算没有插上翅膀也可以翱翔。心里不由得有些气俀。

    “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能够找到这里吗?”李牧羊看着文弱弱近在咫尺的小脸,出声问道。

    “不知道。”文弱弱抹了一把眼泪,摇头说道。

    “是因为我让他们找来的。”李牧羊出声说道:“我们被长白剑派追杀,逃跑路上,我故意留下了一些极其隐晦却又能够被他们发现的线索,所以,他们所有人全都被我引诱到这座龙窟里面来---------”

    “既然你们已经知道我是那李牧羊,所以也应当能够理解我为何能够破开那龙窟的阵眼,又为何对这龙窟里面如此熟悉--------而且,吴山计行凶的那天晚上,我特意出去了一趟,为的就是将外面的阵眼给解开,然后重新设置一个更加简单一些的禁制--------因为我怕他们太愚蠢,没办法进入这里-------”

    “牧羊公子,你--------你为何要这么做?”

    “为何要这么做?因为我要报复啊。”李牧羊一脸的笑意。他笑得如花般娇艳,但是那笑容却没有任何的温度。就像是绽放的冰花,美丽哀伤,入手会有刺骨的冰凉。“他们恨我,我也恨他们。他们要杀我,我也要杀了他们。他们一次又一次的追杀,一次又一次的围剿。他们恨不得生食我肉,渴饮我血-------他们就等着杀死我,然后挖出我的心我的肝,我身上的每一片鳞片,我身体里面的每一根筋脉--------”

    “只要我活着,他们就永远不会安生,他们就永远不会放过我。所以,我要报复。我要让他们死,我要让他们为自己的贪婪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你这是自寻死路啊-------他们人多势众,实力太强大了--------”文弱弱完全被李牧羊的表情给吓傻了。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李牧羊,疯狂、嗜血,不择手段。

    他的脸上带着笑,他笑起来的样子还真好看。

    可是,她能够感觉到他的恨意。那恨意浸入到了他的骨子里,让他体内的鲜血和外面的天气一样的寒冷。

    他对面前的这些人族没有情感,只有将其杀戮的**。

    他要毁灭整个人族。

    “哈哈哈-----------”燕伯来狂笑出声。“李牧羊,你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你想引诱我们来,所以我们全都来了--------我倒是要看看,你现在要怎么收场。就凭你一人之力,难道想要将我们全部人都给屠杀了不成?”

    “阿弥陀佛,恶龙束手就擒,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大家小心谨慎,这次切莫被他再次逃离---------只要杀了这头恶龙,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是屠龙英雄,我们的名字被世人传唱,我们将这龙窟里面的财宝分个干干净净--------”

    -----------

    “是啊。我也想过这个问题。要是想要将那些想要屠杀我的人一个个的全杀掉,实在是太困难了,而且太耗费时间。所以,我想了想,那就先把最迫切的想要杀掉我的人给杀掉吧---------”李牧羊仍然在笑,但是那笑容却越来越冷,越来越残酷。文弱弱宁愿他暴跳如雷,宁愿他嘶吼出声。她也不愿意面对这样的李牧羊。“我故意选择在关金州现身,就是要将我进入昆仑墟的消息传递出去。至于碰上大武国的武裂,那只是我的运气比较好而已--------风城之战,大武王想要屠杀我的嘴脸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我先收回一点儿红利,以后再去大武国找他们算账---------”

    听到李牧羊笑呵呵的说出这样的话,那些来自大武国的修行者们只觉得脊背生寒。

    “杀了他,杀了这头恶龙--------”

    “我们联起手来,今日定要除掉此龙,不然便是一场生灵涂炭---------”

    “绝对不能让他活着离开--------”

    -----------

    “后来就遇到了你们。”李牧羊看着文弱弱说道:“你去招我,是因为对我好奇。但是,吴山计拉拢我,是觉得我实力还算不错,倘若遭遇危险的时候,是一颗可以使用也随时都可以抛弃的棋子-------当然,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你们在他的眼里也是这样的角色--------”

    “牧羊公子,你到底想要什么---------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说了,我要报复。”李牧羊笑着说道:“我到了昆仑墟,那些想要杀我的人便追到了昆仑墟。这些到了昆仑墟的人都是最迫切想要杀掉我的人-------所以我就可以一次性的将他们解决掉----------”

    “我要让这些贪婪者永世不得超生。”李牧羊嘶吼着说道。

    说话之时,他的瞳孔已经化作两团血雾。

    在那红色的血雾之中,已经看不到人类的眼珠。

    他的手背之上出现了白色的鳞片,然后那鳞片迅速的向下蔓延。

    吟-------------

    龙吟之声响彻天地。

    一头白色巨龙腾空而起,朝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冲撞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