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一十八章、思念最苦!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一十打尽全数活埋。

    这就是李牧羊的报复。

    报复人族的背叛,报复人族的屠杀,报复他们对待自己吃食饮血的残忍---------

    他将那此名门正派的人全数埋了,将那些邪魔歪道的人也全数埋了。

    甚至埋葬的还有自己的朋友。

    有秦翰,有文弱弱,有屠心---------

    他们是坚定的站在自己这边的,即使自己暴露了身份,明明知道自己是龙族的情况下,他们仍然选择站在了自己这一方和整个人类世界为敌----------

    “这就是复仇的滋味吗?”李牧羊的心中怅然若失。并不觉得喜悦,反而有种失落的感觉。

    “并不觉得开心,是吗?”在李牧羊的头顶,一个清灵的嗓音突然间响起。

    李牧羊猛然抬头,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

    “你怎么在这里?”李牧羊出声问道。

    呼--------

    千度从巨大的彩鸟孔雀上面跃了下来,一步步走到李牧羊面前,看着李牧羊清瘦的脸颊,伸出手来轻轻抚摸,心痛的说道:“瘦了。这些日子过得一定很苦吧?”

    李牧羊的鼻腔酸涩,眼眶也瞬间泛红起来。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让他有种即将泪崩的幸福感。

    仿若有一股暧流袭遍全身,让人仿若置身暖阳之中,全身都暖洋洋的。

    这些日子过得一定很苦吧?

    苦吗?李牧羊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一个人行走是不是苦?

    一个人吃饭是不是苦?

    一个人看日出日落高山大河是不是苦?

    经历无数险境神州凶兽是不是苦?每晚准时来到的幽冥之痛是不是苦?

    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族强者屠杀是不是苦?遍体鳞伤或者茫然四顾天地苍茫不见人迹是不是苦?

    这些都不苦,最苦的是思念。

    思念父母双亲,思念妹妹,也思念面前这个美丽善良的女子--------

    “不苦。”李牧羊笑着说道,强行将眼眶里面的泪水给憋了回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

    他不愿意在人前示弱,更不愿意在这个真正关心爱惜着自己的女孩子面前表现出自己脆弱的那一面。

    “骗人。”千度柔嫩的小手在李牧羊的脸颊上面轻轻的抚摸着,那掌心的细肉触摸着他的眉眼、他的鼻梁、还有那微微湿润的嘴唇,说道:“我知道你很苦。我也苦。”

    “你苦什么?”李牧羊出声问道。

    “我想你啊。”千度直视着李牧羊的眼睛,带着一点儿撒娇的味道,就那么大大方方自自然然的说出自己的真实心意。“我想着你现在在做什么,我想着你是不是没有吃好,我想着你会不会又被坏人欺负,我想着你一个人的时候会不会寂寞,我想你每夜承受幽冥钉之后能不能喝到一杯热水,我想你会不会被人给杀了,我怕我此番来昆仑墟寻不着你--------我想你一定过得很苦,然后自己的心里也就变得很苦很苦。”

    “千度。”李牧羊轻声唤着女孩子的名字。

    “昆仑墟还真是有点儿冷呢。作为一名受过贵族礼仪培训的男士,你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李牧羊张开怀抱,一把将这个可爱迷人的小美人给搂在怀里。

    紧紧的,用尽自己全部的力气。

    他失去太多,或许还将一无所有。

    可是,当他怀里抱着这个小女人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人生也并不是那么糟糕。

    至少,至少--------

    当你独自行走在大雨磅礴之中,有人为你在头顶遮上了一把竹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