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二十一章、进退两难!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二十一章、进退两难!

    “就当你没有来过,就当我今天没有见过你。”

    人们常用唇枪舌箭来形容言语之利,李牧羊的这番话就如刀枪匕首一般的插进千度的心脏。

    因为受过最正统的宫廷式教育,赢氏将其以未来的女皇标准去培养,所以,从小到大,她都不知道眼泪为何物。

    但是,在听到李牧羊所说的这句话时,她的心里委屈极了,也难受极了。

    仿若有一块大石压在胸口,有一股激流冲向鼻腔。她的眼眶一红,眼泪就那么夺眶而出,一颗又一颗,顺着脸颊迅速的滴落。

    千度想转身离开,但是理智却让她坚持着留下来。

    有时候,留下来比离开更需要勇气。

    “李牧羊,你当真想要走上绝路?你一点儿也不去想以后应当如何收场?”

    李牧羊沉默不语。

    “你想过自己的父母家人吗?想过你的妹妹思念吗?想过那些还在风城苦苦等候你回去的朋友和陆氏嫡系--------他们可都是人族。倘若你将这数千人全部埋了,以后-------以后你就再也回不去了。再也没有任何的和解之道。”

    “我想父母家人,我想思念,我也想回去和他们团聚--------但是,都是他们逼我的。”李牧羊咬牙说道。他心里清楚,千度是真正的对自己好,完完全全的在为自己着想。他不想让自己走入岐途,不想让自己成为全民公敌--------虽然他现在已经是了。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倘若自己将这数千人全部都埋了,那么-------自己和人族就再也没有化解仇恨的可能性。

    只有杀,杀,杀。

    自己被人族杀死,或者自己灭掉人族。

    兜兜转转,竟然又回到了起点。

    当他刚刚和那头黑龙的记忆相融合的时候,那头黑龙的想法就是借用他的身体来毁灭人族,以报龙族被覆灭之大仇。

    一开始的时候,李牧羊自然是排斥的。

    后来黑龙的神念完全消失,这具身体由李牧羊一人来控制。却没想到他又走上了毁灭人族的老路----------

    他不曾想要毁灭整个人族,他只想报复--------报复那些食其肉饮其血的仇人。

    可是,踏出去了这一步,以后又如何能够回头?

    只能够越走越远,继而和整个人族为敌---------再也没有其它的选择了。

    “我知道这不怪你,这完全是他们的错,但是--------人活着总是有很多的身不由已。倘若你这个时候不后退一步,那么,以后你就再也没有退路了。你将永远都没办法和父母相见,和家人团聚,重新过回你最想过的生活-------你将一生逃亡,独自行走在荒原或者峡谷,放眼望去,不见人烟。李牧羊,你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

    李牧羊眼睛血红,咬紧牙关不肯松口。

    他知道千度说的很有道理,他知道千度是在为他谋求后路--------

    可是,那龙族大仇如何回报?心中怒气如何化解?

    “我退一步,他们就会进一步。我一退再退,他们一进再进。最后,我仍然没有任何活路。既然如此,不若让念头通达,心中痛快。那些企图杀害我的人,我一个都不放过。昆仑之墟,便是他们的埋骨之地。”

    “你这是破罐子破摔。”

    “那又如何?总比忍辱负重,被他们一路追杀要好。”

    “李牧羊,我要如何才能说服你呢?”

    “你说服不了我,因为我要是放了他们,我就说服不了自己-------这一次,我将他们放了。下一次他们来杀我,我再一次将他们放了。他们可以对我施展任何手段,无所不用其极。我即使使计引他们入蛊,却仍然不能伤害他们分毫--------这对我公平吗?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李牧羊,你放了他们,好不好?放了他们-----你跟我走,以后谁敢杀你,我来杀他。我来做这种事情,就不会影响到你的声誉。”

    “既然我被那头黑龙入体,这份责任便应当由我来承担--------”李牧羊平息心中戾气,虽然心中恋恋不舍,仍然看向千度出声说道:“你回去吧。镇压他们的是补天石,倘若我不将咒语破解,他们就永世难以翻身---------”

    “牧羊小友,卖给老头子一个面子如何?”天空之上,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

    李牧羊抬对看去,只见一个身穿星空学院星云战袍的老人屹立在高空之上,正一脸笑意的注视着李牧羊。

    李牧羊一脸惊诧的看着老人,此人已经出现在他的头顶却让人难以察觉,这修为境界到底高明到何种程度?

    倘若他刚才突然间对着自己出手的话,怕是自己也难以招架吧?

    “怎么?牧羊小友不愿意给老头子这个面子?”

    “请问前辈是?”

    “哈哈哈,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学生,叫我一声院长也不为过吧?”

    学生?院长?

    除了星空学院的院长太叔永生,谁敢在这个时候跑来对李牧羊说你是我的学生我是你的院长?

    再说,李牧羊虽然没有见过太叔永生,却也清楚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自己和千度的头顶而不被人所知的人一定是世所罕见的强者。

    李牧羊大惊,赶紧躬身行礼,出声说道:“学生李牧羊见过院长。”

    “看来老头子这张老脸还是值一些钱的。”太叔永生爽朗笑笑。

    千度也跟着躬身行礼,说道:“赢千度见过院长。”

    “赢家的孩子?”太叔永生若有所思的打量着千度,说道:“赢氏纵横神州万年,时常有天才纵横的人物出现。刚才观其言,察其行,怕是这一代就落在你身上了吧?年纪轻轻有此见识,没有被感情冲昏头脑,真是个好孩子啊。”

    “院长过奖了。”千度再次恭敬行礼。

    太叔永生笑着摇头,说道:“我期待你的未来,或许,你能够成就赢氏先祖都没能完成的伟业。”

    “院长对学生的期望太高,学生心中惶恐。”千度笑着说道。

    太叔永生看了一眼李牧羊,笑着说道:“也只有那样,人龙两族才能够真正的和睦相处啊。你想完成那样的愿望,只能够成就那样的伟业才行啊。”

    “院长--------”千度心中骇然,没想到自己隐藏的心思竟然被院长给看出来了。这是他心中极端隐晦的想法,甚至她都不曾和自己的父皇说过。

    “这是命数。”太叔永生笑着说道。他将视线放在李牧羊身上,说道:“李牧羊,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你是否愿意卖老头子这个面子啊?”

    “学生的命是院长救回来的,院长若有差遣,尽请吩咐。”李牧羊出声说道。

    太叔永生看了一眼面前那巍峨高山,说道:“饶过他们这回吧。大劫将至,也为人族留下一些种子。”

    “院长--------”

    “他们确实有贪婪之心,你也确实有杀他们的理由。可是,他们终究是数千人族精英啊-------当人族面临灾难之时,他们也是能够挺身而出,为人族延续贡献一份力量的。”

    李牧羊表情纠结,难以决断。

    他刚刚才拒绝了千度的提议,却没想到太叔永生又来向他提出这样的要求。

    若是换了任何一个人,他都能够当即拒绝。

    可是,那个人偏偏是太叔永生-------是用三十二条龙魂注入他的身体让他起死回生的人。

    风城之战,倘若不是太叔永生出手的话,自己怕是已经被补天石头下面的那群人给分而食之了。

    那样的话,哪里还有半年之久的独行悟道,哪里有此次的昆仑之行,又哪里又有这请君入瓮的计策-------

    太叔永生一脸笑意的看着李牧羊,笑容温和,眼神深邃。

    他像是能够轻易的看穿人的灵魂深处,将你内心最真实的想法给说出来。

    “你好好的想一想,询问一下自己的内心,你当真想要将他们全部杀死吗?那里面有些人罪该万死,但是,有些人确实是为了人族利益在与你搏,人龙两族水火不融,千万年来皆是如此,一时半会儿观念难以改变,你若是将那些人全部都杀了,那以后不就更没有机会了吗?千度小姑娘说的话是有道理的,你好好想一想。再说,那里面甚至还有你的朋友,无怨无悔的站在你那边的人族-------你连他们也要一起杀掉吗?”

    李牧羊想到了秦翰、想到了文弱弱,想到了屠心,在明明知道自己是龙族的情况下,仍然愿意为了自己和人族同胞拼命。

    自己要把他们也全部杀掉吗?

    “倘若我若是不同意放他们呢?”李牧羊仰起脸来,看着天空之上的太叔永生,出声问道。

    “那老头子就只能自己出手了。”太叔永生脸上的笑意不减,出声说道。

    “你要杀我?”

    “不,我要救他们。”

    “你到底是站在那一边的?”李牧羊出声问道:“风城之战,他们想要杀我,结果你把我救了。此番我要杀了他们,你又要我放了他们--------你到底想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