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二十九章、欲望之海!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二十九章、**之海!

    女孩子黑发似瀑,腰身似柳,喜悦的神情像是春风,说话时的声音犹如泉水。

    李牧羊可以肯定,这是自己见过的最漂亮的女孩子。

    可是,她又是谁呢?

    李牧羊越是竭尽全力的去思考,那个即将要脱口而出的名字便越是模糊,漂浮不定,距离自己也越来越远。

    “你是谁?”李牧羊出声问道。

    “新月。”那个白衣女子出声说道。

    轰---------

    就像是阳光刺穿了云层,就像是洪水冲破了堤岸,那封锁起来的记忆一下子如万马奔腾似的汹涌而至,瞬间便将李牧羊的大脑给填满。

    “新月----------”

    “新月----------”

    “新月--------”

    ---------

    李牧羊嘴里念叨着这个名字。

    这个让他无比陌生却又在瞬间无比熟悉的名字。

    她是自己的爱人,是陪伴了自己一生一世的恋人。

    她早就已经离开,为何又在这里等待着自己的到来?

    “新月--------”李牧羊急走几步,握住了女孩子的手。女孩子的手柔软,细腻、洁白,入手冰凉,如一块散发出丝丝凉气的暧玉。

    这是一种让他安心,也让他欢喜的触觉。

    以前他就喜欢这般的握着她的手。

    “想起来了?”女孩子嫣然而笑,一如他以前最痴迷的模样。

    “想起来了。”李牧羊点头说道。“新月,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等你。”

    “等我?”

    “人间太苦,劫难太多。”新月的手更加用力的回握住李牧羊的手,漂亮的眸子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以前你便总遭人嫉,遭人陷害屠杀------现在也是一样吧?既然这样的宿命更改不了,那就不如陪我生活在这神宫之内,桃园之中。我每日读诗陪你入眠,跳舞为你入画,酿你最喜的桃花酒给你喝-------这样的生活岂不美妙痛快?比在外面与小人为伍,与恶人厮杀要舒畅喜悦的多。”

    听着女子的描述,脑海里回忆着以前的美好生活,李牧羊不由得有些痴了。

    “李牧羊,还记得你离开的时候吗?你说只要我想你一次,就在山脚下种一棵桃树。我说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然后你就陪着我在山脚下种下第一棵桃树------你看现在桃树成林,花开成海。你也终于到来,回到我的身边------以后,就不走了,好吗?”

    李牧羊心头湿润,用力的握着新月的小手,很想点头说好,很想陪着她永远的不再离开。

    人间凶险,恶人太多,日复一日的仇恨,连绵不绝的厮杀,他倦了,也累了---------

    倘若能和自己心爱的女子在一起,能够永远的生活在这神宫之中,桃园之内,以诗酒入画,揽佳人入怀,天上地下,还有比这更加舒畅写意的事情吗?

    李牧羊刚要点头答应,心脏处突然间有种撕裂般的痛感袭来。

    痛得抽搐,痛得抓狂,痛得让人生不如死。

    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要裂开,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要爆炸。

    “新月--------”

    “新月----------”

    “你背叛了我--------你是叛徒--------”

    ----------

    “我没有。”白衣女子急声解释。“我没有-------李牧羊,你听我解释,我没有-------”

    空间开始撕裂,白衣女子的身影变得虚无,那满世界的桃花纷纷败落,粉红花瓣铺满山谷---------

    轰--------

    眼前的一切爆炸开来。

    消失了。

    一切都消失了。

    白衣女子消失了。

    花开成海的桃树消失了。

    就连那走过的亭台楼阁也消失不见。

    李牧羊独自站在那神宫之中,表情狰狞,眼神恐惧,额头大汗淋漓,就连身上的白衫都湿透了。

    李牧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梦魇---------”李牧羊喃喃说道。

    刚才那是**之魇,将自己心底最深处的痛伤和记忆给抽取出来,然后幻化成为最美好的幻像赠送给你。

    倘若李牧羊刚才点头答应的话,他将沉入梦魇深处,生生世世难以逃生。

    他会和那白衣女子一起,永远的被镇压在这昆仑神宫,再也不可能出去了。

    李牧羊不愿意就此沉沦。

    可是,让李牧羊难以明白的是,他明明和那白衣女子不熟,甚至连她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为何却会出现这种梦魇呢?

    难道说,这是因为自己和那头黑龙记忆相融合的原因-------数万年时间过去了,那头黑龙仍然没办法忘记那个叫做‘新月’的白衣女子?

    她是他的爱人,却又背叛了他-------

    李牧羊轻轻的抚摸胸口,那种撕裂般的痛感仍然存在,而且直到现在还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

    这就说明,那种背叛对那头黑龙的伤害是巨大的。

    可是,李牧羊在记忆海里搜索了好一阵子,竟然没有找到新月背叛黑龙的原因。

    难道说,那头黑龙不愿意再想起此事,所以将那些事情给封存在第三层记忆海里面去了?

    李牧羊摇了摇头,不愿意再将时间精力耗费在白衣女子的身上。那些久远的迷团终究会一桩桩的破解开来的。

    只是,他变得更加小心谨慎。

    昆仑神宫无端出现,而且敞开大门任君踏入的状态,但是里面机关重重,这梦魇怕是其中的一道考验吧?

    求权者给予无上的权利,求财者给你金山银山,求长生者给你永生-------要什么给什么,怕是有很多人难以抗拒而陷入**之海吧?

    千头万绪,难以理清。

    李牧羊不愿多想,再次朝着神宫的前方冲了过去。

    奇怪的是,李牧羊一人独行,没有发现任何同伴。

    那些同时闯进神宫的人就像是无端消失了,又像是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独特的道路,大家行走在一个平行的世界,永远都不会再次遇到彼此。

    李牧羊越走越快,跑过长廊,再次推开了一道石门。

    轰---------

    李牧羊一脚踏空。

    呈现在他面前的是怒江之水,是屠龙峡谷,是巨龙在咆哮,是人族在屠缪,是那巨大的龙族头颅被人族强者给挥剑斩落--------

    怒江之水被染红,人族尸骨堆成山。

    吼!

    李牧羊目眦尽裂,长啸一声,猛地朝着那成山成海的人潮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