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四十二章、打情骂俏!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四十二章、打情骂俏!

    “这是栽赃陷害。”李牧羊清醒过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脑海中浮现出这个念头。“被一块石头给算计了。”

    你想啊,他没招谁惹谁的躲在石壁后面,想要等着局势稳定或者厮杀惨烈的时候突然间出手,趁着别人没注意的时候,悄无声息的就将那万灵御玺给抢到自己的手里。

    他知道人族对自己的警惕和仇恨,更知道他这个时候只会成为众矢之的成为所有人攻击的猎物和目标-------

    当然,无论是谁这个时候出手,都会成为所有人攻击的目标。

    可是,这万灵御玺怎么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跑到自己手里了呢?

    什么仇什么冤?

    手里的万灵御玺没有什么重量,李牧羊的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现在可如何是好?

    “是那头恶龙-------他竟然从我们手里抢走了万灵御玺----------”

    “又是他,怎么什么恶事都少不了他--------”

    “杀恶龙,夺御玺,人族至宝不能落入恶龙一族之手--------”

    -----------

    听到那些人族吵吵嚷嚷喊打喊杀的声音,李牧羊就当着大家的面把那万灵御玺给揣进了自己的怀里。

    刚才还想着要不先将这万灵御玺给丢出去让大家争抢一番,等到他们杀的差不多的时候再抢回来-------

    现在他连‘礼节’性的试探都免掉了。

    既然这万灵御玺到了我的手里,那就是我的了,与你们何干?

    李牧羊揣好玉石之后,一脸冷傲的和这些人族强者们对视着。

    人族强者人数众多,悄无声息的就完成了一个巨大包围圈。将李牧羊和他身后的开明兽给围拢在其中,水泼不开,插翅难飞。

    “李牧羊。”一声响亮的声音打破了平静。

    李牧羊朝着声音的所在地看了过去,只见一个身穿西风帝国监察司制服的年轻男人拼命的挤开人群,嘴里还不停的说道:“麻烦让一让,让一让-------”

    “燕相马。”李牧羊嘴角微扬,忍不住笑了起来。

    神宫遇挚友,也算是一桩喜事。

    “李牧羊,我就知道能够在这里遇到你。果然被我猜中了。有一段时日不见-------你倒是长高了不少,而且越发的风流倜傥了。假以时日,我这江南第一花美男的名号都要让给你了--------”

    看到燕相马和恶龙李牧羊谈笑风生,不少人脸色大变。

    燕伯来怒不可竭,怒声喝道:“燕相马,你在做什么?”

    愚蠢,实在是愚蠢啊。好端端的一个孩子,怎么就看不清眼前的局势呢?

    那李牧羊原本就是人族公敌,是人人见而屠之的恶龙之族。现在又因为得了那传说中的万灵御玺而被千名人族强者包围,你这个时候跑上去打招呼,那不是自寻死路吗?

    “父亲大人也在。”燕相马终于在人群后面发现了脸色黑紫的父亲,远远的鞠躬行礼,恭敬说道:“见过父亲大人。”

    “你可忘记了这恶龙以你名讳四处行凶栽赃陷害的事情?”燕伯来出声质问。

    他有意提起李牧羊以燕相马之名行走神州,诛杀大武世子以及长白剑派众多白袍剑客的事情,就是为了帮助燕相马和李牧羊划清界限。他想告诉这神宫里面所有人,我儿子和李牧羊的关系一点儿也不亲密,李牧羊还陷害过我的儿子呢,他们是生死大敌。

    崔见也是脸色难堪之极,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沉声说道:“燕相马,不要忘记了你是西风帝国监察司长史,身负帝国重任,前来缉拿叛徒,屠杀恶龙-------”

    这个混蛋,平时装出一幅忠心耿耿的忠臣良弟模样,刚才还在说什么只要兄长想要我就帮你抢来便是------现在看到李牧羊就像是看到了救命恩人似的。你这是把自己这个兄长的脸往哪里搁?你让西风帝国和监察司的脸往哪里搁?

    再说,倘若回去之后,有人将此事报与皇室,怕是就连自己也要被上面怪罪。要是让他们误会自己也和这恶龙是一伙的那可就不妙了。

    燕相马奔向李牧羊的步伐嘎然而止,他的脸色瞬息数变,然后指着李牧羊怒声喝道:“李牧羊,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红光满面,看来最近日子过得还挺滋润吗?”

    “我过得好不好,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燕长史可是清减了不少。看来监察司的工作不好干吧?”

    “哼,我们监察司的事务需要你来横加指责?我燕相马忠君爱国,为帝国尽责,为陛下分忧,何来辛苦?”

    “说的好听,不过就是西风宋家的一个奴才而已--------他们几时把你把人看了?”

    “他们是没有把我当人看,但是至少没有把我当龙看。”

    “等到你影响了他们的利益之时,你的下场怕是连一头龙都不如---------”

    “呔!别想离间我和帝国之间的关系,我燕相马对西风对皇室忠心耿耿,天地可鉴-------”

    “天地听到你说这般话,怕是也要羞愧不已吧?”

    “你这恶龙--------”

    “你这死马---------”

    “看我挥剑将你斩杀,成就我燕相马的屠龙英雄之名。只要你死了,燕相马三字将会响誉神州,名留青史。”

    “怕是不仅仅想要将我斩杀,还想着要抢我怀里的万灵御玺吧?”

    “万灵御玺是仙界神器,得之可享有九州。谁不想要?我燕相马若是能够得到,定会将它交于我西风皇室,让我西风君主成为天下名君---------”

    ------------

    李牧羊和燕相马你来我往,剑拔弩张,一幅随时都有可能拔刀相向的模样。

    可是,为什么看在大家的眼里,怎么总觉得有点儿不是那么回事儿呢?

    他们俩人表面上看起来都是极其愤怒,互相厌恶,可是众人却感受不到一点儿厮杀之意,就连一点点儿威压都没有。

    这不是在唇枪舌剑!

    这根本就是在打情骂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