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四十六章、自寻死路!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四十六章、自寻死路!

    《宝器》记载,有三件宝物是屠龙利器,一为惊龙弓,以高阶巨龙肋骨治弓,抽神龙之筋做弦,新鲜龙血浸泡三百年,再昆仑深山雪藏三百年。

    一箭之威,毁天灭地。

    惊龙弓!

    夏侯鹰手里提着的便是那传说中的惊龙弓?

    夏侯鹰的话犹如一块大石,居高临下的从那高空之中落下,狠狠地砸在安静的湖泊之中,溅起了千朵万朵水花。

    “夏侯鹰手里的竟然就是传说中的惊龙弓-------”

    “惊龙神弓可以屠龙,难怪夏侯家的人一出手,那恶龙没有任何还手余地--------”

    “惊龙弓在这个时候现世,非我等之福气啊--------”

    ----------

    李牧羊盯着那把惊龙弓,那把由自己同族的肋骨制弓,筋脉为弦的惊龙弓,眼里有着火焰在燃烧。

    “惊龙弓。”李牧羊一字一顿的喊出这个名字。

    “是啊。”夏侯鹰的全身被黑甲包裹,手里的惊龙弓也同样的散发出黑色的光泽,整个人给人阴森可怖的感觉。“是不是觉得很亲切?或许制作这把惊龙弓的主人还和你是旧识--------”

    他的祖辈曾经是人族王者,率领着整个人族抗击蛮族走向胜利。

    现在,他也要做同样的事情。

    “难怪。”李牧羊咬牙说道。

    他搀扶着开明兽的脊背,努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因为胸口被利箭给穿出了一个破洞,从那肉#洞里面正汩汩的向外流出血水。白色的玉石地板上面堆满了血水,一眼看过去触目惊心。

    这一次,确实让他受伤惨重。

    就连身上的彩云衣也被穿破出一个窟窿,原本白色的衣服因为受伤惨重而变成了褐色,看起彩云衣此时的心情状态也极其不好。

    而且,彩云衣也在极力的修复疮口,破开的窟窿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李牧羊知道,倘若不是这彩云衣护了他一层的话,怕是他的伤势要更加恐怖,身体直接爆裂开来也有可能。

    惊龙之弓,有毁天灭地之能。它的威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李牧羊,你没事吧?”开明兽担忧的问道。

    李牧羊摇了摇头,一只手还撑在开明兽的身体之上。倘若没有他支撑就难以站立的模样。

    “倘若不是以龙族肋骨为弓,以龙族筋脉为弦,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伤到我呢?”李牧羊冷声说道:“那是我的同袍,是我熟悉的气息,所以我对同袍的气息没有太大的防御力。”

    “不错。”夏侯鹰点头称是。“况且惊龙弓不需要箭,只需要人之真元------”

    夏侯鹰的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胸口,说道:“怕是直到现在,你才知道伤到你的是什么兵器吧?”

    “倒是有劳了。”李牧羊咬牙说道。

    “客气。”夏侯鹰对着李牧羊伸出手来,说道:“把万灵御玺给我。”

    李牧羊冷笑不已,笑着说道:“你也想要这万灵御玺?”

    “皇者之器,谁不想要?”

    “你们夏侯家族也想称王称霸?”

    “幼稚。”夏侯鹰一脸嘲讽。“万灵御玺的功用何止如此?”

    夏侯鹰显然知道别人所不知道的内容,只是也不愿意当众说出来。

    他一步步的朝着李牧羊走过来,说道:“把它交给我,或者------死。”

    李牧羊从怀里摸出了那万灵御玺,因为胸口受伤的缘故,那万灵御玺上面也沾染上了李牧羊的鲜血。

    李牧羊将那褐红色的方型玉石托在手心,笑着说道:“你想要万灵御玺,他们也都想要这万灵御玺-------万灵御玺只有这一块,你问过他们的意见吗?”

    夏侯鹰猛然转身,说道:“你们想要?”

    “自然-------”长白剑派的一名年轻剑客出声说道。

    话音未落,就发现自己的胸口出现了一个窟窿。

    他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突兀出现的伤口------

    看着那伤口变大,看着有鲜红的血水从那血洞中流敞出来。

    扑通!

    那名长白剑派一头栽倒在地上。

    夏侯鹰这才轻飘飘的将惊龙弓给收了起来,一幅云淡风轻的模样,不像是刚才杀了一个人,就像是射灭了一盏灯。

    “还有谁想要?”

    没有人出腔说话。

    面对这强势霸道让人防不胜防的惊龙弓,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和夏侯鹰当面抗衡。

    夏侯鹰这才转身看向李牧羊,再一次对着他伸出手来,出声说道:“没人争了。可以把它交给我了。”

    “弱肉强食。还真是**啊。”李牧羊轻轻摇头,说道:“既然没人争,那我就把它给你吧。”

    李牧羊依依不舍的看着万灵御玺,猛地将它朝着长白剑派所在的位置丢了过去。

    啪-------

    万灵御玺落在一名长白剑客手里。

    那名长袍剑客握在手里,还没来得及好好看上一眼。

    嚓!

    他的胸口出现一把长剑。

    一个黑衫剑客一剑将他的身体刺穿,然后伸手去抢他手里握着的万灵御玺------

    嚓!

    那名黑衫剑客伸出去的手臂突然间就断裂开来,而那万灵御玺也落入了一个身穿罗汉衫的光头和尚手里--------

    “杀了他--------”

    “万灵御玺是我的---------”

    “敢杀我长白剑派的剑客,血债必须血偿--------”

    ----------

    千名高手,乱成一团,厮杀一片。

    万灵御玺在鲜血和厮杀中被传来传去,从一个人的手里传到另外一个人的手里,每一任的主人都凄惨无比被人砍杀--------

    当面对足够巨大的利益时,倘若不是亲眼所见,你实在难以想象人类会做出多么残忍的事情。

    夏侯鹰眼神冰冷的盯着李牧羊,沉声说道:“我说的是让你将它给我-------”

    李牧羊指了指不远处的那场惨烈厮杀,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听错了-------你想要,那就去抢吧。”

    “自寻死路。”夏侯鹰轻轻叹息,再一次将手里的惊龙弓给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