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五十章、话已说尽!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五十章、话已说尽!

    “吵死了。”夏侯浅白一脸不耐的说道,看起来是因为自己昨晚休息不好所以今天的脾气有点儿爆炸。“这箭还射不射啊?不射就散了,大家都回去睡觉吧。”

    “夏侯浅白,你就不怕我夺你姓氏,将你驱逐出夏侯家族,与你断绝父子情份?”

    夏侯浅白看着父亲夏侯鹰,说道:“你舍不得。”

    “你---------”

    “夏侯鸿儒倒是从来不敢忤逆家族之命,父母之言,但是父亲与他的父子情份也实在是淡薄普通吧?”夏侯浅白嘴角带着漫不经心的笑意,出声说道。

    “----------”

    夏侯鸿儒是夏侯浅白的弟弟,却远不及夏侯浅白这般的天赋异秉才华横溢。在修行破境的道路之上,他刻苦努力,耗费心神,仍然止步于闲云上品难以更进一步。

    对于夏侯家族而言,闲云上品和那些不会修行的普通人没有什么区别-------所以,夏侯鸿儒一直在家族里面抬不起头,与夏侯鹰的父子关系也极其疏远。夏侯鸿儒长年累月居住在昆山之上,几乎不与族人相聚。

    夏侯浅白有意提起弟弟,一方面是为弟弟多年的处境抱屈,另外也有暗指父亲并不会因为自己是他的儿子而对其特殊关照。关键还是看这个儿子能不能为家族带来荣耀。

    “父亲倘若夺我姓氏,那我更换一个姓氏便是。姓张姓李,姓闻人姓太叔都没有关系。倘若父亲若将我驱逐出家族,我便去龙虎山跟着师父他老人家修道读经便是。至于父子关系,那是血脉相连的传承,岂是说断就能断得了的?”

    “----------”

    夏侯鹰对自己这个儿子无计可施了。

    以前他不是这样的,虽然也有些骄傲自负,却从来不会用这样的语言与人说话。更不会用这样撒泼耍赖的语气与家族长辈说话。

    他变了!

    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

    星空学院误人子弟!

    “既然夏侯师已经抢先一步,又怎么能少了我解无忧呢?”

    同样身穿星空学院的白色星云战袍,宽袍大袖,举止风流。

    这真是一个俊美之极的少年,每一步都像是踩在春风之上,每一个眼神都像那秋月般迷人。

    他的双脚挪动,看起来是在行走,但是足不染地,竟那般踏空而来。

    解无忧!

    星空学院的第一美少年解无忧!

    当然,这是星空学院的学子们对解无忧的称号。和晋级白龙之后的李牧羊相比,堪称明月对骄阳,实在是难分伯仲。

    解无忧穿过那厮杀惨烈的人群,径直走到夏侯浅白的面前,双手抱拳作揖,深深鞠躬行礼,朗声说道:“见过夏侯师。”

    “无忧也来了?”夏侯浅白看着解无忧,看着这个深受星空学院诸位座师和学子们爱护看重的优秀学生,没想到他也进了这神宫,也选择站在了李牧羊的面前。

    不过说来也是,解无忧是院长深为看重的学生。很多时候,解无忧其实就是院长的代言人。院长为了救李牧羊,不惜和整个人族世界为敌。

    解无忧作为院长的心腹弟子,站出来力挺李牧羊也并无出奇之处。

    “有事弟子服其劳。师长都挺身而出,我这做弟子的怎么能畏缩不前?那样不是让星空学院的师兄弟们笑话?”解无忧一脸笑意的说道。他对着千度点了点头,然后主动和李牧羊打招呼,笑着说道:“牧羊师弟,我们又见面了。”

    “无忧师兄,何必如此?”李牧羊一脸感激的说道。他心里清楚,任何人敢当着众多人族的面走到自己身边,很快就将会成为整个人族世界的敌人。解无忧这般做,就等于是自决后路,自毁前程。以后无论走到那里,都会被人指点议论甚至攻击辱骂。

    “随心而已。”解无忧笑着说道:“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那个时候你还在江南小城,也是被众多人围攻。此番相见,你又被宵小围攻------是你运气太差还是我运气太差?”

    “我的运气差,无忧师兄的运气更差。”李牧羊见到解无忧潇洒不羁,他便也放开胸怀,与其说笑。

    “若是此番能够活着回去,定要让院长帮我占上一卦,看看我的命数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可有什么破解之法------”解无忧一脸认真的说道。

    “敢请无忧师兄给院长带话,也请他老人家为我也占上一卦。”李牧羊沉声说道。

    “这种事情我可没办法代劳。想要占卦,那得亲自去找院长相求才行,心若不诚,占的卦也定是不灵的。”

    “既然如此,那等到此番事了,我与无忧师兄一起返回星空。”

    “如此甚妙。”

    “父亲-------”燕相马满脸痛苦的看着拦截在前面的燕伯来,指着夏侯浅白和解无忧说道:“他们比我认识李牧羊还晚,却愿意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挡在李牧羊的身前。与他们相比,儿子已然晚了一步。还请父亲让开一步,不要让儿子变成无情无义的小人。”

    “你若上前一步,我便一掌将你击杀。”燕伯来沉声说道,眼神阴厉的盯着燕相马的眼睛。他亲眼见到神州第一家族夏侯鹰的儿子夏候浅白站到了那头恶龙的身边。他能够体会夏侯鹰此时此刻内心的痛苦和悲愤。

    今日之事若是传了出去,夏侯家族威名不在,怕是还要将被世人围攻。

    他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绝对不允许自已成为第二个夏侯鹰。

    “父亲--------”

    “话已说尽。”燕伯来的眼神逐渐柔和,看着儿子燕相马近日消瘦不少的脸颊,知道他这段时间承受了极大的压力,轻轻叹了口气,说道:“你我父子情份一场,勿要逼迫。”

    “父亲--------”燕相马#眼眶泛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