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五十一章、这个白痴!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五十一章、这个白痴!

    “燕相马,你想作甚?”燕伯来脸色阴沉,恶声说道。

    以他对儿子的了解,知道燕相马的选择定然不是自己愿意看到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如此的愧疚至此跪伏倒地。

    果然,燕相马对着父亲燕伯来砰砰砰的就磕了三个响头,沉声说道:“没有我这个儿子,父亲也仍然还是父亲,父亲仍然能够活得好好的。但是没有我这个兄弟,李牧羊就有可能会死。”

    “朋友有难,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死,不能置之不顾假装自己什么都没有看见------虽然我和李牧羊相识不久,相交不多,但是,我知道,倘若是我遭遇今日之险,此时之境,李牧羊也同样会舍身相救。”

    “父亲,他是我的知交挚友,也是我的生死兄弟。我想帮他,我也必须去救他。即便被父亲一掌劈死,我也要和他们一样-------用自己的身体挡在李牧羊的前面。夏侯鹰想用惊龙弓去杀他,就让那利箭先射穿我的胸膛吧。”

    “儿子不愿意做一个无情无义的小人,还请父亲大人谅解宽恕。”燕相马再次对着燕伯来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响头之后,爬起身体就朝着李牧羊走去。

    他昂首挺胸,脚步不快,但是每一步都迈得特别结实。

    这不像是慷慨赴死,更像是去做一桩了不得的大事情。

    举手投足间,竟有一股威武雄壮之气势。

    “你这孽子-------”燕伯来眼睛喷火,脸上的肌肉不停抽搐,右掌高高的扬起,却终究没办法拍向儿子的头顶。

    说的轻巧,谁又能轻易出手杀掉自己的儿子啊?

    “你这孽子-------我与你一刀两断。”

    燕相马大步走到解无忧的身前,对着解无忧拱了拱手,说道:“你是解无忧?”

    “我是解无忧。”解无忧看向燕相马的眼神充满了笑意,燕相马的表现他都看在眼里,他喜欢这个有情有义的年轻人。“你是燕相马?”

    “我是来自江南城的第一纨绔子弟燕相马,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干不出来的--------你看看,就刚才我连自己亲爹的死亡威胁都无视了,我到底有多厉害你应该稍微了解一点儿皮毛了--------“

    “是条汉子。”解无忧称赞着说道。

    燕相马又看向夏候浅白,鞠躬行礼,恭敬说道:“见过夏侯师。”

    “你是燕相马?”

    “我是燕相马。”

    “你为何不考星空学院?”

    “没考上。”燕相马一脸羞愧的说道。谁不考星空学院了,那星空学院是人就可以上的吗?当时家里也不是没有给自己找过关系,父亲为了争一个名额还和崔家闹了别扭。结果呢?不还是被他们给刷下来了?

    “那是星空学院瞎了眼。此事了结,你去星空找我。我收你为记名弟子。”

    燕相马大喜,对着夏侯浅白再次深躬,说道:“谢夏侯师。”

    “好男儿当如是。”

    燕相马喜孜孜的看着千度,说道:“你是李牧羊相好的?”

    千度嫣然娇笑,说道:“话虽然粗糙了点儿,但是听你这么说,我还是很开心的。”

    燕相马也跟着乐了,说道:“有意思。第一次见面,我就有些喜欢你了------我是李牧羊最好的兄弟,所以你以后就可以跟李牧羊一样叫我大哥,我也就叫你弟妹。你比天都城的其它姑娘都更配李牧羊。”

    “天都城还有其它姑娘喜欢李牧羊?”千度问道。

    “嘿,不是和你吹,我和李牧羊就是天都城的明日骄阳,喜欢我们俩的姑娘能够从天都城排到千佛寺-------整个天都城,除了我能够艳压李牧羊一头之外,李牧羊简直没有敌手。所以你自己想想,喜欢李牧羊的姑娘那得是车载斗量------”

    “还真是有些担心呢。”千度一脸笑意的说道。

    “没关系,我会帮你看护着他的。”燕相马拍着自己的胸口说道,又将视线转移到李牧羊的脸上,一幅义薄云天的模样,说道:“放心,我不会把你和崔小心的那点儿暧昧事说出去的。”

    “----------”李牧羊捂着胸口,觉得那里又被惊龙弓给射了一箭。

    “是天都三明月之一的崔小心吗?”千度转身看着李牧羊,明亮的眼睛恍若星辰,说道:“李牧羊,你不老实哦。”

    “这种时候------你们还有心思谈论这些?”

    “反正都要死了,总要死个清楚明白才行。而且,更要知道,自己为之赴死的那个男人------到底值不值得啊?”

    “---------”夏侯鹰握箭的手抖动个不停。

    这是干嘛?

    这是干嘛?

    一个个的就跟排队领奖似的站在那头恶龙的前面,难道当真以为自己不敢射箭吗?

    只要自己的手指头轻轻那么一松,那头恶龙------以及站在恶龙前面的所有人都会被自己给串成一串,一箭了结。

    他对自己的惊龙弓和真元箭有信心。

    可恨的是,自己的儿子也站在人群中间-------他是夏侯家族的希望所在啊。

    “李牧羊,铁木心来也-------”

    一个嗡声嗡气的男人声音传了过来。

    那声音极其熟悉,正是李牧羊的星空同学铁木心。紧随其后的是蔡葩,她四处张望,当她看到人族厮杀惨烈的时候,眼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嘲讽。

    铁木心大步跑到李牧羊身前,用自己高大强壮的身体挡在人群的最前面。

    彩葩一言不发,只是对着和自己熟悉的李牧羊点了点头,便不声不响的站在了铁木心的身边。

    铁木心双眼恶狠狠地盯着夏侯鹰,盯着这个伤害李牧羊的罪魁祸首,破口大骂着说道:“孙子哎,想伤害李牧羊,就先过了爷爷我这一关---------”

    夏候浅白衣袖一甩,就把铁木心庞大的身躯给扇飞了出去。

    “这个白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