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五十三章、将心比心!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五十三章、将心比心!

    真气箭!

    汇集人体的真气凝练而成,带着施箭者的能量、情绪以及攻击意图。

    因为惊龙弓的弓身是由成年巨龙的龙骨打磨而成,弓弦是由高阶巨龙的龙筋浸泡龙血得来,龙气千年万年经久不散,使用之时重新激发出龙族自身强大恐怖的破坏力量。然后由已驱使,为其所用。并且达到屠龙效果。

    千百年来,为何一直流传惊龙弓是屠龙利器?

    一是因为惊龙弓本身就具备毁灭天地的攻击能力,而且能够拥有惊龙弓的主人都是世间最顶级的强者,神人配神弓,即便是半神之体的龙族在他们面前也占不到任何便宜。

    二是因为惊龙弓里面封印着龙族本身的力量,一般制作惊龙弓的弓和弦的龙骨龙筋都是从同一头巨龙身体上面抽取,再用那头龙的龙血进行浸泡------死去的那头龙的愤怒不甘也因此被封印其中。

    每当使用之时,龙族的意识便被唤醒,然后那头死龙想要报复和毁灭一切的意念便汇聚到了弓弦之身。

    惊龙弓不可挡,轮回钟不可逆!

    这是神州修行者之间的共识。

    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清楚,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和惊龙弓之霸道威猛相抗衡,等待自己的只有死路一条。

    所以说,看到李牧羊面前站着一个又一个人,挡了一层又一层,对于夏侯鹰而言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不管只有李牧羊一人还是前面挡下一百人,反正只需要一箭便能够送他们下地狱。

    他唯一在意的是,那里面有自己的儿子而已。

    一箭出,天地失色!

    嗖-------

    那支白色羽箭朝着李牧羊所站立的位置狂冲而来。

    这不是一刹那,这不是电光火石,这不是惊雷闪电。

    因为上面的每一种形容都是需要时间的,而这一箭不需要时间。

    给人的感觉就是,夏侯鹰松手的同时,羽箭便已经要射穿站在最前面的秦翰胸口。

    然后再穿破更多人的胸口,直到将自己的心脏给射穿。

    李牧羊看得出来,这一箭便是为了射穿自己的心脏而来。

    对夏侯鹰而言,杀死自己才能成就「屠龙之名」,至于其它人,是死了还是活着,他一点也不在乎--------

    射穿心脏,或者砍断头颅,这样才能偶真正的杀死龙族。

    夏侯家族的人对屠龙很有经验。

    秦翰的瞳孔胀大,眼里有着震惊和浓烈的不舍------

    他躲闪不及,也没想过躲闪。

    下意识做出来的身体反应竟然是朝着左边看过去-------他刚才还没来得及向文弱弱告别。

    在死前,他要再看文弱弱一眼。

    『三-----』

    文弱弱只来得及喊出这一个字。

    张嘴的同时,文弱弱朝着秦翰的身体扑了过去。

    她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动作,真气箭就已经要穿破秦翰的胸口------

    轰-------

    金光大作。

    整座神宫都被金色光辉填满,那耀眼的光华让人根本没办法睁开眼睛。

    秦翰以为自己死了。

    所有人都以为秦翰死了。

    所有人也都以为自己死了。

    惊龙弓不可挡!

    这句话可不仅仅是句谚语。

    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惊龙弓到底是多么的强大。

    『我死了?』秦翰出声问道。

    当他睁开眼睛,发现文弱弱仍然站在自己的身边,秦翰大惊失色,急忙问道:『弱弱,你怎么也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以为文弱弱和他一起被惊龙弓给射死了。他可以死,但是文弱弱需要活着。就像是李牧羊必须要活着一样。

    不然他的死亡就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那真气箭明明进入的是自己的身体啊。

    『你没死,我也没死。』文弱弱出声说道。

    『那你------』

    秦翰抬头看时,发现前面多了一道白色的身影。

    一道熟悉的,瘦弱的白色身影。

    李牧羊!

    原本应当是被他们挡在最后面的李牧羊此时竟然跑到了最前面,以自己的身体挡住了那真气箭-----

    『牧羊公子-----你这是?』

    秦翰大惊,出声问道。

    当他见到血水大时颗大颗的滴落在白玉地板之上,发出嗒嗒嗒的响声时,秦翰急了,伸手搀扶着站立不稳身体摇摇欲坠的李牧羊,说道:『牧羊公子,你没事吧?你受伤了?』

    『我没事。』李牧羊声音虚弱的说道。

    怎么可能没事呢?

    他知道,想要将挡在身前的那些朋友师长劝走是不可能的。

    既然他们选择站在自己的前面,就不会那么容易就离开。

    肝胆相照,刎颈之交。

    他们愿意保护自己而死,李牧羊就能够眼睁睁的来承受他们的深情厚谊却什么都不做吗?

    倘若如此,他又如何去维护他们之间的情谊?如何对得起他们这般的爱护?

    将心比心,便是龙心。

    他们愿意为了自己而死,李牧羊也愿意保护他们而牺牲自己的生命。

    虽然曾经他一直鄙视牺牲,他想认认真真的活着。

    在看到夏侯鹰的眼神变得坚定,知道他即将射出哪一箭的时候,李牧羊为了保护秦翰以及秦翰后面的燕相马夏侯浅白等人,施展《行云布雨诀》将自己从人群后面转移到了最前方,然后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一箭。

    这是李牧羊中的第二箭!

    第一箭的时候,他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甚至都没有任何察觉,只是胸口一热,然后身体便朝着地面扑倒过去。

    第二箭倒是有所准备,他知道惊龙弓的霸道,更知道真气箭的凶狠。

    在他的身体降落在秦翰前面的那一刻,立即启动了龙族的护体神功《天龙霸》。

    《天龙霸》是龙族的绝学秘笈,但是却又不是每一位龙族都能够学会。

    它更像是龙王专属的神功,因为只有每一任龙王才能够接触到真正的《天龙霸》的秘本。其它龙族所学的不过是外传出去的简化版本而已。

    那满天的金色光华,就是真气箭射上人身,然后和遍布李牧羊全身的《天龙霸》罡罩相撞击抗衡时所散发出来的。

    《天龙霸》护体,龙身不灭!

    这是龙族内部广为流传的一句话,足见这种护体神功的厉害之处,就是骄傲自大的龙族对这种功法也是相当认可的。

    可是,李牧羊实在是太虚弱了。

    不说他现在的实力根本就难以发挥出《天龙霸》真正的实力,仅仅是仗着自己记忆中的套路依葫芦画瓢。单单是他胸中之前中的哪一箭几乎就拿走了他的半条小命。

    也幸好他刚刚得到了彩云衣,虽然李牧羊暂时不知道彩云衣的真正来历背景,但是,能够被开明兽称之为白衣仙人------那就有可能当真是这神宫的仙人吧。

    彩云衣帮助他挡下了第一箭的三成杀伤力,那支箭仍然没有任何窒碍的射穿了李牧羊的身体。

    夏侯鹰的第二箭先是射穿了《天龙霸》,然后再被那彩云衣给挡了一挡------

    即便如此,李牧羊的胸口还是再次多了一个窟窿。

    从前胸穿到后背,晶晶亮,透心凉。

    第二箭比第一箭给予李牧羊带来的杀伤力更小,但是却让李牧羊更难以招架。

    因为他本来就受伤惨重,现在更是伤上加伤,就连站立的能力都失去了。

    『公子,你怎么这么傻?你怎么这么傻?都说好了,我要替公子挡下这一箭------你怎么又跑到了我的前面?牧羊公子,你怎么能替我挡箭呢?这样一来,我欠下你的就永远还不清了------』秦翰将李牧羊单薄的身体抱在怀里,这个不善言谈的大块头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跟个泪人似的。

    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只有对李牧羊危机时刻的变现深深的感动和对他伤势的深深担忧。

    李牧羊一脸苦笑,出声说道:『倘若我不挡在你们前面,又怎么对得起你们挡在我前面的情份?』

    『这不是傻么?这不是傻么?』文弱弱也语带哭腔,说道:『公子,我们挡在你前面,那是因为我们愿意------我不管你到底是什么来历,你是人族,你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人类,你是龙族,你就是我心目中最好的龙族------好人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对待,好人不能就这么死了------』

    『我没事。』李牧羊笑着安慰。『我挡在前面,还有一线生机,你们挡在前面,大家就都要死了-------我不想死。也不想看着你们死在我前面。』

    『--------』

    李牧羊突然离开的时候,千度根本就没有任何察觉。

    当她的眼睛能够视物时,才发现李牧羊的不安份动作。

    千度惊呼一声,大步朝着前方本来,急声说道:『李牧羊,你怎么样了?你可千万不能死啊,就算死也要等我一起------』

    说话之时,千度伸手想要将李牧羊的身体从秦翰的怀里接回来。

    『你做什么?牧羊公子受伤了,他现在不能动------』秦翰紧紧的抱着李牧羊不放。

    『闭嘴!』

    文弱弱看出千度和李牧羊的关系,狠狠的掐了一把秦翰,让他知趣一些赶紧交人。

    『你掐我干什么?牧羊公子受伤了,我不能将他交到别人手里------』

    『千度小姐不是别人------立即交人-----』文弱弱气呼呼的说道,被这个憨货给气死了。

    秦翰认真的打量了一番千度,像是在审核千度的真是身份。

    良久,终于把李牧羊送了过去,说道:『你愿意和牧羊公子一起死,证明你也是个好人------』

    『-------』

    不得不说,秦翰的这句话简直是打翻了一大群人。

    因为李牧羊突然间施展出那护体神功《天龙霸》,满室金光大作的时候,那些在旁边厮杀不休的人族也被耀的睁不开眼睛。

    他们此时正在休战旁观,想要看看夏侯鹰的屠龙进展。

    没想到却等来了秦翰这样的一句话。

    『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做愿意和那恶龙一起死的就是好人,合着我们这些屠龙者就该是坏人了?』

    『愚蠢,实在是愚不可言-------此人已经被恶龙蛊惑,成了恶龙奴役------』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人与龙为伍,已经没有资格为人-----』

    ----------

    秦翰冷冷扫了那些人类一眼,出声问道:『万灵玉玺现在何处?』

    『诸位道友千万不可上当,这是恶龙想要让我们互相残杀------』

    『对,我们绝对不能内斗不休,让一头恶龙看了笑话-----』

    『万灵玉玺在谁的手里,韩某是一点都不在意的------』

    ----------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再一次挥舞着刀剑砍在了一起。

    万灵玉玺还没有争出个名堂,岂能就这么善罢干休?

    杀!

    秦翰脸上的嘲讽意味更浓,冷声说道:『一群白痴,也想和牧羊公子想提并论------你们给他提鞋都不配------』

    『我没事,不许哭。』李牧羊看着千度红润的眼睛,出声说道。

    『谁要哭了?我就是------而沙子进了眼睛而已------』

    燕相马也跑了过来,认真查看了一番,确定李牧羊不会立即挂掉之后,生气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是死了,我们的存在由什么意义?我们为了保护你才挡在你前面的,为此我都不惜和我家老头子翻脸了------你看他脸色倒现在还没有缓过来,结果你却跑到我们前面去了?你什么意思?你要是死了,你让我们如何向别人解释?我们想要保护的人,却在保护我们的时候死翘翘了------我江南城第一纨绔的脸面往哪里搁?你要脸我不要脸啊?』

    『对不起-------』李牧羊苦笑着道歉。

    『行,我原谅你了-----不得不说,看到你干出这种蠢事,我心里还是挺热乎的-------』

    夏侯浅白仰脸看天,对燕相马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何你会背星空学院拒之门外了。』

    『还请夏侯师指点迷津。』

    『废话太多。』

    『----------』

    在对面的小伙伴纷纷去安慰李牧羊的时候,夏侯鹰的眉毛不停的跳啊跳啊,看起来都快要从眼眶上面跳到地上去了。

    『有情有义。还真是有情有义------』夏侯鹰声音阴沉,脸上的笑容也干瘪的可怜。『惊龙弓下,从无活口。李牧羊,你是第一个从惊龙弓下逃生的人,仅凭此一项,你便可以傲世群雄。』

    『这句话还真是夸下海口,我们现在都获得好好的-----』燕相马冷哼出声。

    李牧羊站直身体,努力的和夏侯鹰眼神对视着,说道:『那要多谢夏侯前辈手下留情了------』

    『我没有手下留情,刚才你施展出来的应当是龙族秘法吧?果然名不虚传。』夏侯鹰声音依然冰冷:『既然如此,那就再接我一箭试试。倘若这一箭你也能接下,今日我便放你一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