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六十章、《渡劫》再现!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六十章、《渡劫》再现!

    “我不需要拔剑。”万归一从人群中间走出来,他一直紧随在天宝真人身后,让人以为他是道教的哪位虔诚的俗家弟子。

    却没想到的是,当他报出大名,却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大吃一惊。

    他确实是道教的俗家弟子,早年拜在了天宝真人门下,继而自己在外界闯荡苦修。因为其天赋过人,竟然被其打下了巨大的名声,甚至被人称之为「道门第一剑」。

    当然,这种说法主要还是针对道教的数十万俗家弟子而言。龙虎山上,神仙无数。就算是夏侯浅白的师父,这一任的掌教无意教主也不敢自诩自己道门剑法第一。

    道教传承万年,是一个庞然大物的存在。谁也不知道道教的根基到底有多深,谁也不清楚道门的弟子到底有多少。

    道门之外,强者云集。没有最强,只有别人比你更强。

    这也是夏侯浅白不愿意在龙虎山上和人飙破境速度,却跑到星空学院里面去做学生后来索性留下来做先生的原因。

    星空学院悠闲自在,反而更有利于他的思考和参妙。

    龙虎山下,虽然住着的是一群道人,但是里面的利益纠葛权力争斗并不比外界轻松多少。

    李牧羊看着万归一,沉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开始吧。”

    万归一没有佩剑,自然无需拔剑。

    可是,既然是《三清伏魔剑》,又怎么可能没有剑?

    万归一走出人群,走到空旷的无忧宫大殿正中。

    他伸出手来,朝着天空遥遥一招。

    嗖-------

    一把燃烧着黑、白、青三色火焰的长剑飞快的落入了他的手里。

    三清剑!

    三清剑在手,天下我有。

    手里握着三清剑的万归一气势大变,之前跟在天宝真人身边时,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教书先生或者一个形象还不错的小财主。

    当他手握三清剑时,便多了一种凌厉逼人的感觉,有一剑斩高山一剑断河流的霸道风流。

    “请。”

    万归一手提长剑,任由那野火嘶鸣,三种火焰燃烧不休。

    一剑斩出。

    咔嚓--------

    天空之上,有空间被撕裂。

    无忧宫内,空气为之一窒。

    所有人都亲眼所见,万归一轻飘飘一剑便在空中划出了一道真空界。

    在那里,没有空气,没有物质,没有一切。

    是完完全全的空。

    一无所有的空。

    三清伏魔剑,斩妖伏魔,驱逐一切邪恶。

    只有完完全全的空,才是纯粹的,是自然的,是没有任何杂质的。

    这才符合道家真义。

    这一幕很慢。

    因为从万归一斩出那一剑到那空中出现一片真空,那凌厉的剑气朝着自己奔袭而来,李牧羊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将这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可是,这一幕又很快。

    万归一斩出那一剑,天空之中出现大片的真空,真空的范围随着剑气的前行而变大,朝着李牧羊的头顶飞快的蔓延,就像是要把李牧羊也给吞噬进去,然后净化消失一般。

    “《三清伏魔剑》,果然好剑法。”李牧羊抬头看着那头顶的三色剑气,那即将把自己给碾成肉泥的三色剑气,出声赞叹着说道。

    说话之时,他的表情已经变得凝重起来。

    不得不承认,万归一确实是一个用剑好手。

    不过,也只是一个用剑好手而已。

    他的境界应当和自己曾经遭遇袭击的止水剑馆木浴白相当,但是却和止水剑馆的那个老家伙木鼎一还相差甚远。

    无论是杀气、剑意,还是对剑的理解感悟,都远远不如那个老头子。

    那个老头子最终人剑和人,自己就是一把犀利的古剑-------

    当然,最终他还是死在了自己的手里。

    或者说,死在了变身之后的那头黑龙手里。

    眼前的万归一-------他也应当遭遇相同的命运。

    李牧羊手提桃花剑,身体高高的跃起,就像是要顶破无忧宫的宫殿穹顶飞翔而去。

    当人至半空之时,距离那三色剑气也越发的近了。

    他不闪不避,只是一剑挥出。

    简简单单的一剑!

    随随意意的一剑!

    可是,当这一剑斩出去的时候,无数黑色火星铺天盖地,将整个无忧宫都给笼罩其中。

    呼-------

    被凉风一吹,黑色的火星变成了黑色的火苗,黑色的火苗变成了黑色的火焰。

    呼啦啦-------

    风助火势,天空中的黑火也就越烧越大,就像是要把这座神宫也给烧掉一般。

    《三清伏魔剑》的三色剑气和那黑火触碰,瞬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一幕让人大为吃惊。

    要知道,《三清伏魔剑》借用的是天地三气、光明的白气,黑暗的黑气,以及朗朗乾坤的青气------三气合三为一,方能够斩妖伏魔。

    这三气为天地之始,神州根本。

    那黑火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为何就连那天地三气触碰到它都被瞬间消失不见踪迹?

    惊骇、恐惧、猜疑。

    复杂的情绪在这无忧宫内的无数修者心中蔓延。

    “《渡劫剑》。”燕伯来一脸惊骇,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个李牧羊使用的竟然是崔家的无上绝学《渡劫剑》。

    就算是燕相马作为崔家外甥,都没机会学到崔家的《渡劫剑》,那是崔家的传家剑法,是传男不传女的核心中的核心。

    这个李牧羊-------他从何处学得了此剑法?

    更要命的是,使用《渡劫剑》需要使用到崔家的《十万八荒无意决》。

    《十万八荒无意决》需要崔家核心嫡系口口相传,据说连心法的文字版本都没有。倘若崔家的那几位核心人物全部死掉,这心法就会随他们一起覆灭在时光长河之中。

    可是,李牧羊又怎么会学到了这心法?

    “不对。”燕伯来的脸色变得更加冷峻。“这不是真正的《渡劫剑》,或者说,这一剑比崔家所使出来的《渡劫剑》更加纯粹,也更加霸道------”

    《渡劫剑》下,难以渡劫。

    万归一,怕是要魂飞魄散剑折人陨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