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六十二章、不战而胜!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六十二章、不战而胜!

    黑色的火海之上,千万只粉红蝴蝶翩迁起舞。

    那是一种辽阔之美,也是一种壮丽之美。

    所谓美得惊心动魄。

    仅仅只有美丽,自然不符合这一剑的真义。

    黑色的火海里面蕴含着令人绝望恐怖的毁灭力量,好像那些野火能够永生不息,连这无忧宫那仿佛望不到头的穹顶以及这万万年不腐不灭的神宫也要给烧毁焚化一般。

    那些花瓣美则美矣,也同样的让人心生不安。它们密密麻麻,铺天盖地。每一只都可爱又凌厉,每一只都漂亮又凶险。

    它们全部由最纯粹的剑气幻化而成,每一朵桃花都有让人粉身碎骨的力量。

    这种威胁和厮杀的剑气让人惊心动魄。

    看到那漫天的粉色桃花,千度的眼神瞬间明亮起来。

    她一脸不可思异的模样,没想到只是随口取下「桃花」的名字,却在李牧羊的手里当真幻化出桃花朵朵。

    难道说,李牧羊当真知道这把剑的来历?

    粉红桃花遮天,香阵冲天而起。

    万归一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

    这一剑没有剑气,每一朵花都是剑气。

    这一剑也没有剑意,因为你不知道它的意在何方。

    就好像是单纯的为了好看而斩出来的这一剑。

    可是,万剑一清楚的知道,绝对不是这样。

    你之所以感觉不到剑气,是因为施剑者将剑气给隐藏起来。隐藏在那万千朵桃花之中。

    你之所以感觉不到剑意,是因为施剑者根本就没有剑意。

    落水随流水,水往那儿流,花便往哪儿飘。

    万归一不动则罢,一动则引发万剑袭身。

    “静则活,动则死。”

    李牧羊给万归一出了一个难题。有关生与死的选择。

    万归一的脸色阴沉,额头大汗淋漓。

    他有种无力可施,无从下手的挫败感。

    一念生,一念死。

    他知道这一剑「斩天道」的凶险和霸道,他更知道,以自己毕生所学怕是也难以破解和接下这一剑。

    不,他只要是稍有异动,他只要尝试着去接下这一剑,那漫天的黑火和那些飘来的粉红花朵就会变成洪水猛兽,然后冲过来将他吞噬,将它毁灭。

    就像是最开始斩出来的那一剑一般,无声无息,永远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之中。

    生存还是死亡,这是一个问题。

    活着或者有尊严的去死------好像也是一个问题。

    万归一心思电转,脑海里浮现诸般念头,最终却是发自一声悠长的叹息。

    呛!

    万归一将手里的长剑掷落在地上,声音嘶哑的说道:“这一剑我破不了,躲不过。我认输。”

    话音未落,万归一的精神瞬间萎靡,就像是一个战败的将军似的,一下子就苍老了好几十岁。

    “从今日始,万某此生不再用剑。”

    沉默。

    无忧宫内死一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满脸惊诧的看着万归一,这位被誉为道门剑法第一的用剑天才--------

    他只来得及斩出去第一剑,就已经当众认输并且承诺自己终身不再用剑?

    “这是怎么回事儿?万归一为何自愿认输?”

    “难道那斩天道当真强大如此?让人根本就生不出破解的念头-------”

    “不战而屈人之兵-------此子不屠,我心不安--------”

    ----------

    “归一------”天宝真人出声喝止。

    “师父-------”万归一转身看向天宝真人,表情凄然,一脸歉意的说道:“弟子修行不精,境界不够,给师父丢脸了。”

    “归一,何必如此?”

    “胆已怯,气已失,再提剑又有何意义?”

    万归一转身看着李牧羊,沉声说道:“今日领略牧羊公子剑法,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牧羊公子面前,万某不配使剑。多谢牧羊公子手下留情,万某就此别过。希望后会无期。”

    说完,他对着李牧羊深深作揖,然后大步朝着无忧宫外走了出去。

    李牧羊仍然屹立在半空之中,注视着万归一远去的背影。

    良久,他对着万归一的背景深深鞠躬。

    一个值得尊重的对手。

    他选择进攻,李牧羊会钦佩他取死的志气。

    他选择放弃,李牧羊会尊重他涅磐的勇气。

    有时候,放弃只不过是全新的开始。

    或许,他能够走出另外一条辉煌的道路。

    砰!

    李牧羊的双脚轻轻落地,重新站立在千度的身边。

    千度伸手握住李牧羊的大手,一脸激动的问道:“那些桃花是怎么回事儿?是你故意使出来的吗?”

    “你当真不知道?”李牧羊笑着问道。

    “我不知道。”千度摇头。“我初学剑的时候,找父皇要一把宝剑。父皇说院子里的老桃树下面有一把剑,你把它挖出来就是你的了。于是,我就兴奋的跑去挖剑,挖了七天七夜,果真在老桃树的树根下面挖到了一把宝剑。那把宝剑被老桃树的树根包裹起来,还真是不容易发现呢。”

    李牧羊宠溺的看着千度,笑着说道:“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醉半醒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显者事,酒盏花枝隐士缘。若将显者比隐士,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花酒比车马,彼何碌碌我何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千度将李牧羊念出来的诗给接了下去,说道:“这首诗我读过,和我的桃花剑又有什么关系?”

    “这位桃花仙人好丹青,好诗词,好喝酒,好铸剑。而且,他最喜的便是酒后铸酒。每每喝醉之后,便会将自己新铸的剑给埋起来。等到第二天酒醒,就连自己都不知道昨夜将酒埋在了什么地方。”

    “你的意思是说,我这把桃花剑便是那位桃花仙人所铸的剑?然后又自己将它全埋在了桃花树下?”

    “正是如此。”李牧羊点头说道。“我想,你的父亲肯定知道它的来历,所以才让你去那棵老桃树下面去挖剑。”

    “可是,父皇又怎么知道那棵老桃树下面埋得有剑呢?”

    “那我就不得而知了。”李牧羊笑着说道。“你回去问一问你父亲便知道了。”

    “那这漫天的桃花是怎么回事儿?”

    “我刚才接过你的桃花剑时便觉得有异样,一股浓郁的桃花香气扑鼻而来。”

    “我也时常嗅闻到桃花香气,只是习以为常。”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此剑在老桃树下面挖出来的,桃花败了又开,开了又败,那些老去的花瓣落在地上,化作树泥浸润老桃树的生长。这桃花剑埋在树根底部,自然也就日日夜夜被那桃花所滋养。天长地久,香气入剑,剑不出鞘,香气便已经散发出来。”

    “我用此剑施展斩天道,剑诀和剑气相得益彰,然后便是你看到的千万朵桃花绽放-------”

    “原来如此。”千度一脸的仰慕,越是内心强大的女子,越是仰慕比自己更加强大的男人。显然,无论是那强大的的剑诀还是渊博的知识,李牧羊今天的表现简直堪称完美。

    千度一脸甜蜜的看着李牧羊,出声说道:“既然你的外号叫做桃花公子,而我这把剑又叫做桃花剑,不若我就把这把剑赠送与你-------桃花公子佩桃花剑,这才是真正的。你不许拒绝。不然我会生气的。”

    无论男人女人,若是遇到了你所钟情的爱人,就巴不得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赠送给他。

    千度便是这样的女子。

    李牧羊笑着点头,说道:“好吧,那我就收下这把桃花剑。”

    其实李牧羊还有一把佩剑,那是崔照人赠送给他的通天剑。不过,弱水之境的时候丢失不见。而且李牧羊也不愿意将它携带在身边-------那样的话,不是摆明了要挑衅崔家招惹仇恨吗?

    李牧羊也曾向崔家人解释过,说那通天剑是崔照人临终前赠送------崔家人竟然不信。真是岂有此理。

    李牧羊姿态闲适从容的和孔雀王朝的小公主谈情说爱打情骂俏,这一幕看在众多人族修士的眼里却是心急如焚悲愤不已。

    长白剑客出手,被他一拳给轰杀至渣。

    毒寡妇祭出死亡毒帐,被他以毒攻毒吞噬成肉泥。

    又有道门剑法第一的万归一出手挑战,却被李牧羊一招斩天道给惊得弃剑投降,并且扬言此生不再用剑---------

    你用毒,他比你更毒。

    你使剑,他比你更贱。

    你使出一样绝学,他都会用比你更加高明的绝技来报复。就连桃花仙人这么隐秘晦涩的典故都能被他顺手捻来拿去泡妞,泡得还是人族最强大帝国之一孔雀王朝小公主。

    就好像这个世间没有他不会的技能,没有他不知道的知识。

    恶龙如此强大,人族又当如何抵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