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六十四章、一声暴喝!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六十四章、一声爆喝!

    他横你更横,他强你更强。

    倘若不解意,斩了又何妨?

    这就是李牧羊此时此刻的想法。

    示弱是不够的,求饶是不行的。倘若李牧羊稍微表现出一丝一豪的惧意,围拢四周的人族就会立即群起而攻,瞬间就将李牧羊和他身后想要保护的人给淹没其中。

    李牧羊必须要表现出一幅有恃无恐的模样,必须要装出一幅没事找事的欠揍嘴脸。只有这样,他们才会生疑,才会犹豫,才会思考得罪李牧羊的严重后果。

    李牧羊大步向前,朝着无忧宫的大门走去。

    因为长白剑客、毒寡妇和万归一等人的阻挡,李牧羊前行的步伐有所耽搁。

    当他解决了那三个敌人之后,前行的步伐就更加的坚定。

    一手牵佳人,一手提长剑。

    雪球和狼王,分侍在两边。

    李牧羊故意释放出龙威之气,那种有形的气场四处散开,将那些修为稍弱的人给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李牧羊的身后,秦翰铁木心解无忧夏侯浅白等人也是亦步亦趋。

    文弱弱手握神农之匕,秦翰祭出了虔诚战锤。燕相马等人也各自抽出自己趁手的兵器,一幅要和阻挡者不死不休的架势。

    受此强大的气势所迫,那些挡在正前面的人族不由得有种想要分散退开的冲动。

    每个人都想屠龙,但是,倘若成为屠龙的牺牲品那就不值当了。

    谁也不愿意首当其冲,谁也不愿意正面和李牧羊抗衡厮杀。

    砰-------

    砰--------

    砰--------

    因为李牧羊释放出了龙威,所以每一脚落下去都力道万钧。

    脚步无声,只是身体周围包裹的龙气太过惊人。

    白玉地板之上,留下了一道又一道清晰可见的脚印。

    那是脚底的龙威之气侵袭地板留下来的痕迹。

    李牧羊脚步沉稳,不疾不徐。

    但是,他仍然和那挡在最前面的人族正面碰撞。

    王道冲是正气门的门主,一身《正气功》霸道无匹,折在他手里的高手不计其数。

    倘若不是有几把刷子,也没办法能够在昆仑墟活到现在,并切顺利的跟着这些高手进入了昆仑神宫。

    此时此刻,他就站在人群的最前面。

    刚刚开始的时候,他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站在最前面。

    毕竟,李牧羊四周全部都是人族,谁知道他会从哪个方向突围?

    只是没想到的是,李牧羊选择了最光明正大也是最霸道直接的一条路------直线突击。

    他当时面向那个方向,便从那个方向突围。

    而且,他所走的那条路是无忧宫的出口方向,也是人群汇集最为密集的地方。

    等到王道冲发现李牧羊大步朝着自己走来,自己即要面对他第一轮的攻击时,王道冲的心神开始有些慌乱了。

    说不想要那屠龙之功,这是不可能的。

    便是,他更能够知道屠龙的凶险所在。

    刚才的万归一剑法了得,却在李牧羊的一式斩天道而前缴械投降,就连拼杀一场的勇气都没有。

    现在,自己要不要砍出第一剑?

    王道冲心神不宁,又忐忑不安。

    当李牧羊一步步的逼近,所能够给他的考虑时间也越来越少了。

    砍出第一刀,有可能面临着李牧羊狂风暴雨般的打击。有可能被他当场格杀,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可是,现在就算是想要退缩------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聚集在李牧羊的身上,也就是间接的汇集在他的身上。

    他若是退了,以后哪还有颜面出来见人?正气门的威名怕是也要因此而一落千丈吧?

    随着李牧羊的逼近,王道冲所承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不仅仅是畏惧李牧羊的恶龙之名,还有李牧羊释放出来的龙威让人胆战心惊,就算是用力与其抗衡也仍然让人脊背生寒两腿战战------

    三丈!

    两丈!

    逼近-------

    王道冲的一嘴黄牙咬了咬牙,握住的剑柄都已经湿汗淋漓。

    他必须要做出行动了。

    必须要砍出那一剑-------

    是死是活,关键是保住自己的颜面和正气门的门声要紧。

    他知道,只要自己砍出第一剑,身边的诸多同道便会跃起攻击。

    他已经用眼角的余光观察过,无论是左侧的长白剑派的剑客们,还是右边的那些来自苍暝派的高手,他们已经蓄势待发,和自己一样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杀------”

    王道冲手里的长剑出鞘,不,只是出一半鞘。因为他只来得及做这么多的事情。

    李牧羊脚步不停,气势更盛,眼里的杀气越浓,手里的长剑突然间出鞘,厉声喝道:“滚开。”

    哗啦啦-------

    一声暴喝,竟然让那挡在前面的数十人瞬间后退好几步。

    王道冲原本想要斩出去的剑停止了,长白剑派和苍冥派想要加入战团的意图被一声喝声给破解了。

    那一声来自穹顶,又像是来自地狱。

    它在每个人最恐惧的那一片区域炸裂开来,让人生不出反抗之心,所能够做的,只有连连后退,避其锋芒。

    王道冲额头大汗淋漓,张开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息。

    虽然他不曾和那头恶龙真正的过招,但是,却让他有种从鬼门关走过一遭的感觉。

    长白剑派的两名剑客因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竟然在后退的过程中一屁股坐倒在了地板之上。

    沉默!

    死一般的沉默!

    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李牧羊,爬着这个仿若杀神降世一般的男人。

    数千人族,当真难以阻挡这恶龙逞威吗?

    有了前面的人族作鉴,后面的人族竟然再也生不出反击之心。

    李牧羊一步步的向前,那挡在正前方的数百人族便一步步的后退。

    从无忧宫那高大的穹顶看过去,便呈现出一幅极其滑稽可笑的画面。

    以李牧羊为首,只有寥寥数人的队伍,竟然将那数百人族修士给逼迫的节节后退不敢直面其锋。

    没有人敢挥出第一拳!

    没有人敢砍出第一剑!

    李牧羊,以王者之姿前行,无可阻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