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六十九章、一口龙气!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六十九章、一口龙气!

    “人呢?”玉树长老冲到花海之中,却四处搜寻不到李牧羊的身影。

    李牧羊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所有人仰脸朝着天空看去,想要看看李牧羊会不会再一次从天空之上急冲而下。

    毕竟,做为一名龙族,李牧羊动不动就喜欢翱翔九天之外,然后再从高空之上俯冲而下-----好像不这么干别人都不承认他是龙族似的。

    而且,刚才李牧羊化作白龙的时候就是那么一套程序。

    全是套路!

    长白剑客们都觉得自己已经看穿了李牧羊的套路。

    可是,让他们失望的是,天空之上也不见李牧羊的身影。

    这一回,李牧羊甚至都还没有化龙。

    李牧羊到底去了哪里?

    玉树长老的心头疑惑,人在半空,一脸警惕的四处搜索。

    看得到的对手不一定孱弱,但是看不到的对手一定恐怖。

    其它的数十名长白剑客也同样的在寻找李牧羊的身影,他们已经摆下了《斩仙大阵》,倘若李牧羊一直不见踪迹的话,难道他们一直保持着阵型不变?

    这让人很难做啊。

    正在这时,那神宫的地底坑洞突然间窜出来一条粉红长龙。那长龙是由无数粉红花瓣组成,速度极快的朝着玉树长老和数十名长白剑客冲了过去。

    粉色长龙沿着玉树长老和数十名长白剑客的腿部绕去,众剑客急忙挥剑斩去。

    那粉色长龙就像是活过来一般,龙头避开了那一道又一道的长剑袭击,然后「嗖」地一声钻入他们的跨间,在他们的双腿之间窜来窜去。

    这样一来,就让那些长白剑客们束手无策了,剑法再高,也不能朝着自己的裤裆捅过去吧?

    粉色长龙从每一个长白剑客的腿间游走了一遍,然后被玉树长老一剑斩成了两截。

    《斩仙大阵》之中,数十名长白剑客一脸惊诧的看着自己的小腿根部。

    钟求子是《斩仙大阵》中三十六天罡之中最小的一位,粉色长龙被玉树长老斩断之后,他觉得自己的腿部有些异样。

    不过,那个时候他还不曾多想。

    他抬起腿来,按照阵法特有的变动方式朝着左侧挪动。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他明明抬起了腿,可是,却看到自己的双腿还停留在原地没有动弹-------

    “怎么回事儿?”钟求子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

    “发生了什么事情?”

    腿部锥心般的疼痛让他瞬间清醒。

    直到这个时候,那停留在原地的小腿突然间向外狂涌出鲜红色的血水。

    他的小腿,竟然被人给斩断了。从膝盖处,齐齐的斩断。

    更要命的是,让人没有知觉,没有痛苦,就像是------有一只蚂蚁在他的小腿上面轻轻的咬过一口似的。

    “啊--------”

    钟求子嘶吼出声。

    一为疼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了那小腿被斩的痛感。双腿的筋脉极多,双腿被人完全斩掉,就是铁人也难以承受这般的痛苦。

    二为愤怒。断人双腿,等于是毁人功法。一个废人,就算是修为再深,境界再高,又有什么意义?

    那头恶龙的出手实在是太凶残太过份了。完全不给人留一点点活路。

    可是,他们可曾想过,他们又何偿给那「恶龙」留过一点活路?

    扑通--------

    钟求子的身体朝着地面掉落下去。

    砰-------

    身体重重的砸落在无忧宫的地板之上,看起来就像是一具从高空掉落的死尸。

    一具嘴巴里还在嚎叫嘶吼的尸体。

    没有了双腿,自然是没办法站立的。又因为他的大喊大叫泄了体内的那股子真气,所以没办法再屹立在高空之中。

    钟求子的遭遇让人震惊不已,没想到那粉色长龙只不过在他们的跨间绕了一圈,就已经把他的双腿给斩断了。

    这种修为,这种手段,实在是骇人听闻。

    有了钟求子这个前车之鉴,其它的长白剑客们突然间就不敢动弹了。

    他们生怕自己稍一动弹,就发现自己的双腿和身体已经脱离了。

    他们瞳孔胀大,双眼死死的盯着自己的下路。

    可是,让他们恐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他们没有抬腿,没有挪动。

    甚至还暗自提气,将身体给绷得紧紧的。这样的话,他们的身体就仍然可以屹立在高空之上,他们的双腿就永远不会和自己脱离。

    可是,他们的膝盖处开始渗出血水。

    那只是细小的血丝,倘若不是因为他们身穿白袍,而那红色的血水又极其容易在白袍之上浸染开来,你都很难发现血水的存在。

    但是,他们偏偏就发现了那些血丝的存在。

    然后,他们一个个的全部都绝望了。

    “我的腿断了------我的腿断了-------”

    “我的腿流血了,那头恶龙------他斩断了我的双腿-------”

    “不要,不要,千万不要,我不想死-------”

    ---------

    因为发现血水而心慌,因为心慌而泄气。

    于是,那些长白剑客们的双腿突然间就与身体分离,霹雳啪啦的朝着地面砸落下去。

    下了一场小腿雨。

    长白剑客们的身体仍然翱翔在高空之上,他们双眼血红,目眦尽裂,声音悲愤,犹如一群来自鬼域的恶鬼。

    不,比鬼王他们带来的人要吓人多了。

    “李牧羊,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恶龙不屠,天地不宁------恶龙不屠,天地不宁”

    “杀了他,杀了他--------”

    ----------

    恨啊!

    他们实在是恨极了李牧羊!

    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

    他们知道,双腿被斩,以后他们就会成为一群废物,一群被长白剑派遗弃的废物。

    就像是抛弃一堆垃圾一样,长白剑派再也没有他们的栖身之地。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路一条。

    李牧羊不是杀人,却胜似杀人。

    在他们的心里,还不如被李牧羊给一剑斩了畅快。

    粉色长龙被斩之时,李牧羊的身体已经重新落在了千度的身边。

    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眼神冷洌的盯着那空中的数十名长白剑客,然后轻轻的对着空中吹了一口龙气。

    “呼--------”

    霹雳啪啦------

    那数十名长白剑客纷纷朝着地面掉落,就像是下了一锅饺子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