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七十八章、《霸气真解》!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七十八章、《霸气真解》!

    “师父,何谓霸气真解?”护在天宝真人身边的道门弟子出声问道。

    天宝真人眼神炽热,表情亢奋,像是陷入了悠久的回忆之中。

    “三千多年前剑神家族的天才少年西门小雨与一代刀王李懒狗决战封神山。据说那一战西门小雨只出了一剑,而李懒狗也只出了一刀--------然后那一刀和一剑呈现厮杀状态便留在了封神山的山顶之上。”

    “各出一招之后,西门小雨和李懒狗像是没事人一般的各自下山。有好事者问这一战胜者为谁,西门小雨不发一言,李懒狗许是喝多了酒,笑着答道,三月之后,胜负方分。”

    “果然,三个月后,西门小雨正在庭院练剑,胸部突然间有血水喷溅,握剑的那只手臂也无端掉落下来。”

    “佣人剑童皆吓坏了,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倒是西门小雨脸色惨白,喃喃说道,败了,终究还是败在刀王刀下-------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弟子骇然,说道:“三个月前的一击,为何三个月后才分出结果呢?”

    “因为西门小雨和那一代刀王李懒狗各得刀剑真义,他们全力劈斩出来的一刀一剑蕴含无匹霸气和天道奥妙--------仿若两个得道大师在玄谈,谁胜谁负,暂时未知。三个月之后,方知哪一方的天道更正更猛,哪一方受伤落败。后来,人们便将这种状况称之为------霸气真解。因为真正的霸气,是需要时间来分拆解析的。”

    “玄妙至此。”弟子目瞪口呆。“武道竟然玄妙至此。今日真是大开眼戒。”

    “听说是霸气真解?那是什么?”

    “不知道,从来没听说过的绝招------不过听起来好厉害。”

    “今日方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是联虚此行啊,就是死在这神宫之内也无遗憾了------”

    ---------

    千度想要上前,被文弱弱一把拉住。

    “胜负未分,稍安勿躁。”文弱弱温声劝道。

    “可是牧羊他--------”千度心急如焚。

    所谓关心则乱,她不管什么君临剑诀,也不在乎什么霸气真解,她只要李牧羊活着便好。

    因为再厉害的招式,终究是没有生命的。而李牧羊要么活着,要么死亡-------一念天堂,一念地狱,事关生死,谁又能够真正的放下心来?

    “少爷一定不会有事的。”文弱弱一脸坚定的模样。

    千度看着文弱弱脸上的表情,或许是被她的信心感染,心境也缓缓平和下来,看着天空之上停止不动的李牧羊,说道:“漫天神佛保佑,祈求李牧羊平安无事。”

    沉寂!

    无忧宫之内死一般的沉静!

    所有人都仰脸看天,看着天空之上的李牧羊和白发魔女。

    突然间,所有人的瞳孔里面都多了一道紫红色的火焰。

    那火焰越烧越旺,也越来越大。

    嗖---------

    众人的眼睛突然间难以视物,瞳孔完全被那巨大的紫色火焰给填充。

    轰隆--------

    剧烈的爆炸声音突然间传来。

    震耳欲聋,就像是要把人的脑袋也给炸开一般。

    强烈的冲击波朝着四周崩泄,无数道细小的剑气摧枯拉朽般横扫八方。

    有所防备的高手,各施法器,各展身法,朝着无忧宫外急飞而去。

    那些反应慢的,功力浅的,直接被那剑气给碾成肉泥。还有的化作一场红雨,再也寻找不到任何存在过的踪迹。

    不仅仅如此,那原本就已经千苍百孔的墙壁又被那些剑气霹雳啪啦的劈斩一阵,再次多出了无数道大小不一的口子。地面之上也多了一道又一道深浅不一的裂痕。

    霸气真解,无间之剑气以及君临之剑气,世间最强大的两道剑气当着这数千人的面分解开来,惊天动地。

    千度的琉璃镜是世间防守第一宝器,遇到危险时能够自动防御。

    可是,即便如此,当她遭遇到那剑气袭击时,琉璃镜也都被切得嘎吱嘎吱作响,琉璃镜的防护范围不断缩小,最后只能够缩小成为一个细小的光球才能够堪堪将千度给保护下来。

    秦翰用自己的身体挡在前面,拼死护住了文弱弱的安危,可惜,自己的后背上面多了两道深及骨头的巨大伤口。

    倘若不是手里的虔诚战关键时刻金光大作,怕是他已经被横腰斩断。

    剑气散尽,无忧宫内重新恢复安宁。

    那些侥幸活过来的高手四处张望,为这两剑相击带来的破坏力惊诧不已。

    又见到刚才还在旁边的同胞现在已经不知所踪,有的化作红泥,有的缺胳膊少腿,怕是能否活着走出昆仑墟都是未知之数了。

    天空之上,白发魔女衣衫凌乱,宽大的衣袖也被斩断了一截。

    李牧羊同样的狼狈不堪,脸上还有好几道口子。不过,因为他身穿的是彩云衣,反而形象看起来比白发魔女还要齐整一些。

    白发魔女脸色古怪的看着李牧羊,沉声说道:“你是谁?”

    “李牧羊。”

    “不,你不是李牧羊。”白发魔女脆声说道:“这一剑是龙之剑,剑气里面蕴含龙气,我感觉的到。”

    “你们不是口口声声音骂我是恶龙吗?现在我施展出来龙之剑,你又觉得意外了?”李牧羊红瞳闪烁,冷笑出声。

    “我非败在李牧羊之手,而是败在李牧羊体内那头恶龙之手-------”白发魔女嘶声说道:“不,我是败在李牧羊和那头恶龙合力之下------君临,真是绝世好剑啊。”

    “无间也很不错。”李牧羊出声说道。

    “我说过,接下我一剑,今日之事便就此罢休。”白发魔女出声说道。“它日相逢,再分胜负。”

    深深的看了李牧羊一眼,白发魔女转身朝着无忧宫外急飞而去。

    “长老-------”玉树长老急声唤道。

    “白云长老-------”

    “长老你不能走--------”

    “怎么能就这么走了--------”

    ---------

    众人急声唤道。

    倘若白云长老就这么走了,人族就失去了一大助力。

    白发魔女猛然转身,视线扫视众人之后,最终落在了玉树长老的脸上。

    “好自为之。”

    说完这话,身体瞬间在原地消失。

    片刻之后,白发魔女的身影出现在昆仑神宫的大门门口。

    “噗--------”

    胸口的那一口瘀血再也压不住了,狂喷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