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七十九章、默默不言!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七十九章、默默不言!



    无可阻挡!



    就连众人族公认第一高手的神游境白云长老都被打败了,谁还能够阻挡李牧羊离开的步伐?



    震惊!



    压抑!



    死一般的------沉默!



    黑红瞳,面如冠玉。』  书迷楼.



    战袍猎猎,飘逸潇洒。



    这个时候的李牧羊俊美无匹,仿若那天神下凡。又因为刚刚经历过一场又一场的厮杀,他脸上的表情冷酷残忍,那一双仿若血雾沸腾的眸子,让他有一种阴柔邪魅的诡异气息。



    所有人都将视线转移到了李牧羊的身上,看着那高空之上的白袍少年。



    “大势已成!”



    这是所有人对他的评价。



    以前他们一直觉得这是一头小龙,是一头血统不纯粹进化不完整的假龙。



    只要他们伸出手来,或者稍微用力,就能够将这头恶龙给按死成渣,踩进烂泥之中。



    然后,他们便拥有了屠龙之功和万世美名。



    一直以来,他们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所以,李牧羊一路走来,经历了太多的磨难和坎坷,以及让人应接不暇的血腥杀伐。



    在他还是一个普通少年的时候,就遭遇了神州杀手榜排名前三的血鸦的攻击,求学路上,又遇到了一剑耀西风的监察司长史崔照云的挑战。



    当他无意间杀了崔照云之后,就像是一下子把自己给推到了全世界的对立面,刺客一拨接着一拨,杀戮一场接着一场。



    甚至,西风之行,还被止水剑馆的木浴白和木鼎一父子相继挑战,最终差点儿命丧西风第一人宋孤独之手--------



    每一步都是杀机,每一刻都是危在旦夕!



    李牧羊走得太难太难了,生活也太苦太苦了。



    苦得让人想要落泪!



    若是别的少年人,怕是早就被击杀了千百次。就是成名已久的壮年人物,也不堪这种犹如排山倒海般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冲击。



    李牧羊走过来了!



    李牧羊活下来了!



    那些打不倒你的,最后都会成为你挥拳的力度。



    因为所经历的一切,李牧羊终于成为一个让世人瞩目的少年强者。



    少年面前,数千人族默默不敢言。这是何等的威风?何等的强势霸道?



    众人族心思起伏,千度热泪盈眶。



    燕相马只觉心中酸楚,想要张嘴说几句俏皮话,但是到了嘴边的却是一句:“这小子------太不容易了。”



    李牧羊的身体仍然屹立在半空之中,并没有落到人群中间和护龙小队站在一起的意思。



    数千人族在下,他一人高高在上,就有种俯视众生的高傲感觉。



    即便刚刚打败了神游境的白云长老,他的脸上也不见有丝毫的喜悦。



    脸色阴沉,眼神冷洌。因为眼里的龙瞳还没有退去,血红色的瞳孔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杀气腾腾的感觉。



    这一刻的李牧羊近在咫尺,却又让人觉得遥不可及。



    如明月骄阳,如那漫天的星辰。



    他一言不,朝着那万灵玉玺悬浮的位置走了过去。



    他走得不快,却很沉重。每一步都踩在虚无之中,仿佛追着冷风踏着祥云。



    “他要抢万灵玉玺--------”



    有人惊呼出声。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李牧羊的前行方向,所有人都知道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事情。



    李牧羊步伐不停,只是朝着那个喊叫之人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



    那人立即面如黑炭,身体颤抖,如遭雷击。



    李牧羊迈步前行,一步步的走到了万灵玉玺的旁边。



    他伸出手来,说来也是怪事,那一直悬浮在半空之中,仿若有了生命的万灵玉玺就那么乖乖的落在了李牧羊的手心之中。



    金光敛去,看起来就是一块最普通的石头。



    李牧羊将万灵玉玺收进怀里,然后一步步朝着神宫门口走了过去。



    身形渐行渐远,步伐前所未有的坚定。



    很快的,李牧羊的身影便消失在这无忧宫之内,消失在所有人的眼帘之下。



    李牧羊就那么走了,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甚至由始至终,一句狠话都没有说过。



    我挥一挥衣袖,只带走万灵玉玺。



    数千人族目瞪口呆。



    “怎么能-----就这么让他走了?”



    “那头恶龙走了------还抢走了万灵玉玺-------”



    “怎么就没人站出来阻拦?奇耻大辱-----简直是奇耻大辱------”



    ----------



    黑雾之中,鬼王的笑声格外的阴森刺耳。



    “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没想到今日有幸见证了一代王者的诞生-------数千人族,竟然没有胆子去拦截一个弱冠少年-------真是天大的笑话。此事若是传出去的话,怕是在场的诸位要名誉扫地了吧?”



    “鬼王,休得胡言。你说别人名誉扫地,你可曾出手拦截?”有人怒目相对。



    “我没有拦截,是因为我知道我抢不过在场的诸位--------再说,我就是一个恶鬼,也不在意那什么名声。你们就和我不一样了,你们可是各大宗门剑派的中坚力量,是神州脊梁------今天,怕是各位的脊梁被那李牧羊给一根根的给敲断了吧?”



    “鬼王,信不信我们将你们这群恶鬼全部屠了?”



    “相信。怎么会不相信呢?你们这些所谓的名门正派欺软怕硬的事情可是做的很是得心应手--------那李牧羊你们不敢招惹,敲打一下我们这些小鬼倒是手到擒来-------”



    “--------”



    天宝真人沉沉叹息,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出声说道:“斯文扫地。”



    然后,衣袖一甩,大步朝着外面走去。



    天宝真人一走,其它道教门徒也都紧跟着离开了。



    “无趣啊。无趣。”鬼王嘎嘎大笑,率领着鬼域一方转身离开。



    其它人族都不敢眼视对视,也各自率领着自己一方的人马离开。



    眨眼功夫,数千人族都消失殆尽。



    除了那些永远没办法离开的。



    千度对着护龙小队的众人深深鞠躬,说道:“诸位的深情大义,千度铭记在心。若有差迁,在所不辞。”



    千度贵为孔雀王朝公主,当着众人的面说出这句话,算是一个极重的承诺了。



    而且,大家名义上站出来帮助的是李牧羊。



    李牧羊一言不招呼都不打一声就走了,结果却是留下来的千度站出来道谢-------她所持的身份就让人心有所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