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八十二章、吸食人髓!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八十二章、吸食人髓!

    西风。王府密室。

    “李牧羊,你怎么还不死?你怎么还不死?”

    “废物,全部都是废物-------那么多人还杀不掉一个李牧羊,这些废物怎么都不死在昆仑?怎么还有脸回来?”

    “李牧羊,难道当真是你命不该绝吗?我还偏偏不信了------我定要将你们陆氏杀个精光,斩草除根,一个不留------陆行空,你这条老狗,本王若是寻到你的坟墓,定要将你拉出来鞭尸-----”

    ----------

    幽深的山谷之中,传来男人愤怒绝望的咆哮声音。

    地上跪伏着数名轻纱少女,她们身材性感,肌肤雪白,一个个的屏声静气,噤若寒颤,连抬头看上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良久,等到男人嘶吼累了,旁边的黑袍男人才出声劝慰:“太子何必动怒?那李牧羊是恶龙附身,有些本领也是理所应当-------不过,他的龙族身份已经曝光,天下勇士皆寻而屠之。万万年前,龙族是神州主宰,而且龙族聚集,实力可与天地抗衡-------即便如此,也仍然被人族给屠杀灭族。现在不过就是一头孤零零的小龙,又能够翻搅出多大的风浪?”

    鬼面之下,那双空洞的眼神最是慑人,他朝着黑袍人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嘶声说道:“师父所言甚是。但是,不将此龙屠杀,不将陆氏赶尽杀绝,我心中恨意难平-------那李牧羊每多活一天,我就会多承受一天的煎熬。我要让他死,要让陆氏满门全部都死。”

    “只是需要一点时间而已------”黑袍男人出声说道:“不过,倘若太子当真想要陆氏满门皆亡的话,怕还需要说服陛下出兵风城才行------要知道,陆氏嫡系皆聚集风城,陆家还有一个陆清明也在风城坐镇,虽然探子回报说陆清明身中寒毒,生死未知------可惜,他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暂时还没办法确定。没确定的事情,那就证明他很有可能活着------太子想要铲除陆氏的计划就永远不可能成功。”

    “仅仅是一个陆清明,自然不足为惧。但是,风城之内驻扎凤凰王朝和黑炎帝国数万大军又当如何?我与父皇提过此事,他也为此头痛不已--------”

    “神宫现,天下难。昆仑神宫现世,或许一场神州大劫即将发生------或许,那个时候太子的机会就来了-------”

    楚浔犹豫良久,沉声问道:“我的《吞噬阴功》才刚刚到达第四层--------怕是就算遭遇了那恶龙,也没办法与其一战。可有迅速提升的办法?”

    “有倒是有,不过------要看太子是否能够做出决断了。”

    “有何办法?师父快说。”

    “吸食人髓。”

    “---------”

    ----------

    黑炎帝国。

    竹海之中,华袍少年正在竹林里面练剑。

    绿竹苍翠,少年俊美。好一幅唯美和谐的画面。

    正在这时,一名身穿宫廷禁卫服的将军走了进来,侍立在旁边不再言语。

    嚓--------

    少年一剑斩出,如一道劲风穿林而过,绿竹碾倒大片,只剩半截根部昂首挺立,犹如碧绿色的长枪枪阵。

    少年收剑入鞘,看着那被自己斩断的竹林摇头叹息,说道:“可惜了这一片竹子,大好景色毁于一剑--------”

    白发白眉的内侍黄绍挪动着小碎步跑了过来,亲手将一块洁白的丝帕呈献上去,一脸阿谀奉承的模样,说道:“倘若殿下不喜欢的话,那就让人将它们给恢复原样好了,左右也不过是一晚上的功夫-------”

    少年大笑,骂道:“让宫里面的供奉们耗费真力来催发竹林生长,这样的馊主意你也能想得出来,还真是个奸臣------你就不怕供奉们一掌把你给拍死?”

    “老奴既然是殿下身边服侍的人,那就得尽心尽力为殿下服务,让殿下开心。就算是被那些祖宗们给拍死了,老奴也心甘情愿-------”

    “行了行了。”少年人将手里的丝帕丢了过去,说道:“蒙岩大将军过来多时了,赶紧让人上前说话吧。”

    “是,殿下。”黄绍然对着远处的蒙岩招了招手,蒙岩大步走了过来,躬身向着少年行礼,说道:“见过二皇子。”

    “蒙将军,我交代你的事情办得如何了?”林沧海一脸笑意的看着蒙岩将军,出声问道。

    “二皇子要找的人两个人,千度公主回到了风城,应当是去看望陆氏族人-------至于那头恶龙------”

    林沧海眼神微凛,低声喝道:“他叫李牧羊。”

    “是是。李牧羊公子-------他现在下落不知。我们在搜索牧羊公子下落的时候,发现有好几路人马也在寻找他的下落--------”

    林沧海沉吟片刻,出声说道:“继续找。”

    “可是二皇子-------”

    “怎么?陛下好像知道了这事,昨日还特意将卑职招过去问了几句-------”

    林沧海颇为头痛,说道:“按计划行事。倘若父皇再问起来,我亲自过去向他解释。”

    “是,二皇子。”

    等到蒙岩走远,内侍黄绍低声劝道:“殿下,有句话老奴不知道当不当讲-------”

    “当讲的就讲,不当讲的就不讲。”

    “-------可是老奴还是想冒死提醒殿下一句,虽然那牧羊公子是殿下的知已挚友,但是,既然陛下不喜殿下与其交往,殿下又何必做出让陛下不快的事情呢?因为那牧羊公子,殿下已经被罚在这南行宫禁足大半年时间了------总这样也不是个办法。”

    “既是知已挚友,我关心他的生死,寻找他的下落-------又有什么不对?和王姐他们所做的相比,我这个朋友实在是有些------”

    “殿下可别这么说,殿下已经为此努力了,倘若那牧羊公子知道殿下的境况,定然会欣慰不已的------”

    “好了好了。他欣慰不欣慰我不在意,但是,既然是被我林沧海认可的朋友,我林沧海自然要护他安全-------我们寻不着他也好,我们寻不着,证明它人也没办法寻着------那他暂时就是安全的-------”

    “殿下仁义-------”

    一群身穿内廷烈焰服的宫廷内侍急忙忙的赶了过来,为首之人朗声说道:“二皇子殿下,陛下召见,令你立即进宫面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