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八十六章、阴阳之门!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八十六章、阴阳之门!

    “所以,人族为了取得胜利,逼迫一个龙族的妻子背叛了她的丈夫?”

    李牧羊的这个问题带着强烈的指责味道,而且指责的是赢氏皇族,指责的是面前高高在上的孔雀王赢伯言和孔雀国国师赢无欲。

    若是别人当着他们的面说这种话,怕是早就被孔雀军团给拍成肉泥了。

    “是的。”赢伯言沉声说道:“倘若我说是为了拯救神州,避免生灵涂炭-------这很虚伪,你也不会相信。不过,当人族和龙族发生冲突矛盾甚至厮杀时,身为人族,必然会站在人族这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人族获得最后的胜利。”

    顿了顿,赢伯言接着说道:“虽然我不清楚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我想赢氏先祖做出这样的决定------必然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虑。为了人族,为了孔雀王朝,为了赢氏,家族里面的某一个人做出牺牲。又算得了什么呢?包括我自己------我也随时做好了牺牲的准备。”

    “千度呢?”李牧羊出声问道。“你们也会让千度做出牺牲吗?”

    孔雀王的眼神瞬间变得阴厉起来,声音里面有着压抑不住的火气:“小子,你在玩火。”

    “我只是不希望再经历一次这样的事情而已。虽然龙族被他心爱的女子背叛,但是,由始至终,他都没有停止过对她的喜爱-------但是,新月公主呢?”

    “她为了护住自己肚子里的孩子,选择背叛自己最深厚的丈夫------这对她而言更加痛苦,也更加残忍。可是,她必须做出选择------我想,倘若当真有那么一天,我不希望千度面临这样的选择。你们可以杀了我,但是你们不能用这样的方法去逼迫千度。”

    “倒也算是一片真情一颗红心。”赢无欲轻笑出声,说道:“我们明白你对千度的心意,放心吧,我们对千度的爱不比你少------所以,你担心的事情不会发生在千度身上,千度也不会成为第二个新月公主。”

    听到赢无欲的承诺,李牧羊对着他深深鞠躬,说道:“谢谢国师大人。”

    “那么说------”赢伯言目光炯炯,令人生畏。“你决定站在人族的对立面了?”

    “不。”李牧羊摇头。“我的家人是人族,我的亲友是人族,我的师长同学是人族,我喜爱的女子也是人族-------所以,我会站在人族这一边。”

    “但是,那些妄图欺辱我的,杀害我的人族-----血债必须血偿。”

    “--------”

    李牧羊离开了。

    泼魔居里仍然陷入一片宁静之中。

    赢伯言的视线注视着放在几案之上的万灵玉玺,一幅若有所思的模样。而赢无欲则闭着眼睛,手指头轻轻的打着某种节奏,看起来正在悠闲小憩的舒适模样。

    “照我说,找这头小龙做女婿也不错。”赢无欲的声音里面带着笑意,看来此时的心情相当的不错。

    “那是千度的事情,自然要有千度来决定。”赢伯言的视线还没有从那玉玺上面收回来。

    “你这做父皇的当真不管?”

    “不管。”

    “哈哈哈------”赢无欲大笑。“嘴上说着不管,怕是现在就在想着怎么样把这小子给打发的远远的吧?”

    赢无欲托起桌子上的万灵玉玺,出声问道:“这小子送来了万灵玉玺,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大难题-------”

    “怎么?动心了?”

    “说不动心是假的。我鹰氏一族,执掌权柄万年,却从来都不曾这般强大,也从来都不曾距离那一步如此的接近-------现在,那个狡猾的小子又将号令神州的万灵玉玺给送到面前,再不往前迈一步,怕是连我自己都觉得说不过去了-----”

    “想要号令神州,一统九国,就要面临着其它八国的联手和反击------怕是就连与孔雀王朝关系最为密切的黑炎帝国也不同意吧,更不用说那些原本就和孔雀不睦的国家了-----”

    “是啊。想要成就非凡之事,必须要有一颗非凡的心脏。”赢伯言出声说道:“二叔可曾记得,这小子口口声声说这万灵玉玺是赠送给千度的礼物。”

    “是的。”赢无欲愣了一下,大笑出声,说道:“感情这小子是想将自己的小女友给推到前台啊。难道他想让千度来成就此大业?”

    “大概如此。”赢伯言点头说道:“怕是昆仑墟上,他们已经确定了此事。这头小龙大老远的把万灵玉玺送来,并且和我见上一面,怕是想要说服我支持千度吧?”

    “那他为何从来不说劝说的话?一句也没有。”

    “那是因为看到我之后,他知道就算一句话不说、不劝,我也难以拒绝成就千秋霸业的诱惑。”赢伯言出声说道。

    “狡猾的小龙。”赢无欲轻笑着摇头:“我这把老骨头差点儿被你们俩人给绕进去了,那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俩的性子啊,还真是相像。”

    “哈哈哈-------千度也应该回来了吧?”

    ----------

    ------------

    轰隆隆--------

    轰隆隆--------

    ---------

    一声又一声的巨响传来。

    像是群山崩裂,像是江河咆哮,像是天雷抖擞,像是巨兽高高抬起又落下的脚步-------

    怒江江底,有一道巨石之门。石门之中光影笼罩,时不时有电光乍现,雷霆炸裂。

    这里便是阴阳间。

    也被称为阴阳结界。

    一界为天堂,一界为炼狱。

    天堂的这一方有阳光,有河流,有鸟语花香。还有人族安居乐业。

    炼狱的那一方只有黑暗,只有那呼啸的冷风和坚硬的黑土。

    天堂里有的,炼狱里面都没有。

    而炼狱里面拥有的,都是天堂排斥的对象。

    那里被称之为深渊,那里生活的人-----不,是那些长着三只眼的丑陋生物被称之为「深渊恶魔」。

    阴阳界之中,是屠龙大战之前人龙两族联手设置的防御禁制。

    为了逃离炼狱,为了侵占神州,为了将那神州里面的所有人和生物变成食物,深渊领主和他的十八大魔将以及数之不尽的恶魔一遍又一遍的攻击这道禁--------

    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些深渊恶魔不仅仅没有放弃,反而越演越烈,攻势也越来越猛。

    而且,因为时代久远,而且炼狱那边强大了攻击力度,这阴阳界的禁制也越来越弱,色彩越来越淡,有种摇摇欲坠的危机感。

    轰隆隆-------

    阴阳门再次传来巨响,能量罩电光火石,里面的能量也跟着瞬间降落了无数倍。

    在阴阳门对面的一块巨石之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袍的老妪。

    倘若仔细看的话,发现那白袍之上还镶有浩瀚的星空图案。

    星空战袍!

    整个星空学院只有一件星空战袍,那件穿星空战袍穿在院长太叔永生的身上。

    其它的学生穿的是普通的流云袍,师长们穿得是特制的星云制服。

    没想到的是,这里还有一件星空战袍,而且是穿在一个老妪的身上。

    老妪盘膝坐在大石之上,双眼紧闭,双手正在不停的变幻出一个又一个的印诀。

    那双手又干又瘦,生满皱纹。但是却灵动异常。

    随着那如枯柴枝一般的手印出现,一道又一道的银光呈现在指尖。

    她的手指头不停的弹跳着,那些银光便一滴滴的落在了那阴阳门中间的结界之上。

    每一道星光的涌入,都能够让那结界网变得更加坚实,也更加的闪耀一些。

    在老妪的旁边有一块小一些的石头,石头上面坐着一个比老妪小一些的少女。

    不,小很多。

    少女双腿盘膝,紫发紫瞳,同样的身穿白色的星云袍,正在拼命的吸呐周围所有的光明元素。

    少女的头顶之上,悬浮着一颗黄色的光珠。

    黄色光珠光芒大炽,而那些光芒也同样的朝着阴阳结界汇集而去,去不断的加固那阴阳界间的禁制之门。

    老妪将手心的最后一颗星光弹飞出去,然后起身在巨石旁边轻轻的转起圈来。坐得太久,终究还是要活动活动筋骨。

    少女也收起了头顶的天珠,看着那结界之门一幅正在入神的状态。

    “年纪轻轻的小娃娃,大好年华不知道享受,却跑来和我这个老人家做这等无聊之事------你说你傻不傻?”

    紫发少女一脸的冰冷,声音更是没有一丝人情味,说道:“把我每一世的年纪加起来,会把你吓死。”

    “说得也是。凤凰转世------真是没想到啊,老身这辈子还能够和一只小凤凰一块做点儿事情-------”

    “你说,我们能防得住吗?”紫发少女的视线重新转移到了那结界之上,沉声问道。

    “防不住。”老妪说道。

    “防不住?”

    “傻孩子,魔族那边是举全族之力来破界,而我们人族这边却只有你我二人------又怎么能够防得住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