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九十四章、巨大隐患!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九十四章、巨大隐患!

    三眼死咒,就是用深渊恶魔的第三只眼释放出来的死亡诅咒。

    深渊一族能够不停的生长出新的肌肉肢体,而且力量源源不断,秘密就在那第三只眼睛上面。

    额头上的第三只眼是深渊一族的力量源泉,也是他们的不死奥妙。

    想要彻底的杀死这些深渊恶魔,唯一的办法就是毁灭掉他们的第三只眼睛。

    不然的话,无论你砍掉他们多少次腿脚,都没办法将他们真正的杀死。他们很快就能够长出新的出来。

    三眼死咒!

    那第三只眼睛里面释放出来的黑色光波,更像是深渊一族汲取的深渊力量。

    据说深渊里面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

    不,月亮倒是有,但是那月亮是黑色的------

    所以,深渊里面没有白昼,只有永无止境的黑夜。

    为了适应深渊里面的恶劣环境,深渊魔族自动进化出了这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睛。

    这第三只眼,也是深渊一族的生命之源。

    即使不是第一次和这些三眼恶魔打交道,李牧羊仍然不知道这第三只眼睛里面释放出来的光波到底是什么物质。李牧羊不知道,代表着那头黑龙也不知道。

    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一块的记忆缺失。

    譬如龙族的一些绝学,是将体内积蓄的龙气或者修炼出来的劲气真元外放出去,以此伤人。

    但是,那也需要一个积蓄和释放的过程。

    这第三只眼说放诅咒就放诅咒-----就跟喝了一大碗凉开水似的,也实在太过容易了吧?

    李牧羊不愿和这光波硬扛,身体飞快的朝着远处闪避。

    咔嚓-------

    光波笼罩的范围之内,所有物体均被那黑色光团给侵蚀成为粉沫。

    木床、桌子、药碗、花瓶------所有的一切,全部都消失不见。

    触之即死,这也是三眼死咒名字的来历。

    公输垣不知道这死咒的厉害,差点儿被死咒扫到。

    见识过三眼死咒的凶狠之处后,瞪大眼睛说道:“这是什么招式?怎么这么厉害?”

    “快带我父亲出去。”李牧羊出声喊道。

    “好的。我这就出去。”公输垣答应一声,赶紧抱着陆清明朝着外面跑去。

    “想跑?”三眼恶魔冷笑出声。他转过身去面对着公输垣逃跑的方向,第三只眼睛再一次朝着他的后背释放出那黑色的死光。

    嚓-------

    一只巨大的老虎冲了过去,然后瞬间被那黑光肢解消失不见。

    公输垣要跨越的房间门也同样的消失不见,只有半面残破不全的墙壁孤零零度的立在那里。

    公输垣抱着陆清明冲到了院子里面,看了一眼身后的状况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幸好自己逃跑得快,危急关头又将自己刚刚做好的一只老虎给丢出去做了牺牲品。倘若不是那只老虎冲过去帮助自己挡了一挡,怕是自己和怀里抱着的陆清明都要被那黑光给烧成灰烬。

    三眼恶魔看到自己的又一击仍然失败,再一次咆哮如雷,双腿用力的在地上一弹,身体便高高的冲天而起。

    咔嚓------

    房间屋顶被他顶出一个大洞,他的身体朝着远处想要逃逸。

    “风城是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李牧羊冷笑说道。

    他的身体急冲,犹如一道白色的闪电朝着那高空之上的三眼恶魔追了过去。

    三眼恶魔冲得极快,李牧羊追的速度更快。

    三眼恶魔的身体不停的上升,上升。

    李牧羊手持桃花剑,剑刃朝着高空一挥。

    嚓------

    天空之上,出现了一道粉红色的巨大光罩。

    三眼恶魔的脑袋冲到了光罩之上,「砰」地一声发出巨响,身体也急速的朝着地面坠落。

    李牧羊冲了过去,一剑斩向三眼恶魔的胸口。

    三眼恶魔伸手挡抓李牧羊斩出来的长剑。

    没想到李牧羊临时变招,长剑由横斩变为重劈,然后猛地朝着三眼恶魔的头顶天灵盖斩了过去。

    咔嚓--------

    三眼恶魔的身体被那长剑的剑气给劈成两半,同时被斩成两半的还有那额头的第三只眼睛。

    李牧羊一剑斩出,身体就飞身而退。

    轰------

    三眼恶魔那黑色的眼睛爆炸开来。

    大量的黑色液体四处飞溅。

    嘶啦啦-----

    所过之处,空气被侵蚀化作带有酸臭味道的黑色气体。

    嘶啦啦------

    三眼恶魔的身体朝着地面降落的时候,也在不停的腐蚀,变成一团又一团的黑烟消失不见。等到落地之时,庞大的身躯已经不见踪迹。

    李牧羊的身体这才缓缓落地。

    公输垣看得目瞪口呆,说道:“这三眼恶魔------就这么死了?”

    “怎么?”李牧羊疑惑的看了公输垣一眼,说道:“你还真想抓回去做研究啊?”

    “我是真想抓回去做研究啊。你说,要是把我所有的作品额头上面全装上一只这样的眼睛,那该无敌于天下了吧?”公输垣一脸期待的模样。“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这鬼东西实在是太恶毒了,被他看上一眼,那黑光扫上那么一下,人就消失的无影无踪,连骨头渣子都找不着了-------太危险了。”

    公输垣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出声说道:“刚才幸好我机灵,要不是我双身高腿长跑得够快的话,怕是现在已经遭遇不测,你就失去了一个英俊的朋友和父亲------”

    “--------”先不说英俊的朋友指的是谁,至少李牧羊没有看到胖子的身高腿长在哪里。

    “活得捉不着,死的留下来也行-----怎么死得也消失不见了?”胖子公输垣一脸疑惑的问道理:“那个三眼怪兽跑到哪里去了?”

    “这是来自深渊的三眼魔族,他们额头的那第三只眼睛就是他们的生命之源。你刚才也看到了,我斩断了他们的爪子,他们立即就长出了新的爪子。想要真正的杀死他们,必须要毁灭掉他们额头上的那第三只眼睛才行。可是,当你毁灭他们的第三只眼睛时,他们的躯体也会随之腐蚀消失------没有那第三只眼睛,他们根本就没办法在这个世界生存。”

    “真是一个诡异的种族。”胖子一脸嫌弃的模样,说道:“不是说好多年没有这种鬼东西出现了吗?为何风城出现一只?而且,他为何要假扮成神医来害陆叔叔?”

    “我也不知道内情。”李牧羊摇头说道:“不知道他们是万年之前的那场入侵之战残留在神州的魔族后裔,还是他们找到了新的结界,提前派遣魔族精英前来秘密行事,为他们的全面入侵做些准备-------而且,最让我担心的还不是这些。”

    “是什么?”

    “他们可以使用侵占人族的身体,以人类的形态在神州行走。”李牧羊脸色冷峻,沉声说道:“高等级的龙族才有化人的能力,但是,这些魔族却能够直接的侵占人族的身体-------这个孙神医是你和天语邀请而来的,你们应当已经对他进行过严密的审查。可是,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证明他们已经用孙渔的身体在神州生活了多年。”

    “确实。”公输垣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们能够侵占这个孙渔的身体,自然也能够侵占其它的什么李鱼张鱼的身体-----倘若他们将神州一些超级强者甚至九国王族的重要人物的身体也给侵占了,那样的话,可就大事不妙了。”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不过,也无须太过担心,那些超级强者原本就实力强悍,警惕心强,这些深渊恶魔尚未接近,怕是就已经被他们发现了敌情。至于九国王族的重要人物,他们身边戒备森严,一般人想要靠近都是难上加难,更不用说这些深渊恶魔想要侵占他们的身体了------不过,就算他们侵占的是孙渔这样的人物,也足够的让人头痛不已了。孙医是大武国的神医,倘若那些被他邀请去看病的重要人物被他施展了什么手法为其所用,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那怎么办?我们要不要出声提醒?”

    “我说的话,有人会信吗?”李牧羊一脸苦笑。“不过,我会写两封书信出去,一幅寄给孔雀王,一幅寄到星空学院给太叔院长,倘若这两人了情详情并且登高呼吁的话,此事尚有转机,其它各方势力也会更加慎重一些------”

    “说来此是。”公输垣也知道李牧羊此时此刻的处境。别说他站出来出声提醒人族了,只要让那些人族知道他回到了风城,怕是就要席卷而来,新一轮的屠龙之战也要再次开始了。

    城主府内发生打斗,不少将士都簇拥而来护卫。

    李牧羊摆了摆手,示意他们无需紧张,各自散去。

    那些忠于陆氏的强者以及公输家族的人也来了不少,李牧羊一一和他们寒暄见礼,也让他们各自散去。他们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李牧羊也只说是有杀手侵袭,并不透露三眼恶魔的事情。

    风城原本就处于风忧外患之中,风城的将士们心中多少都有些忐忑不安。

    何必将深渊之事现在抛出,平白增添他们的烦恼?

    神族九国的王族都不在意,他们小小一个风城又有什么好担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