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七十五章、没骑过龙!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七十五章、没骑过龙!
    
         “这不可能。”陆清明仍然没办法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这怎么可能?陆氏被灭,族人被屠,我们亲眼见到你爷爷陨于宋孤独之手------这不可能。”
    
        “你可曾见过爷爷死后的模样?”
    
        “当时我知道事不可为,一心只想带着你逃离他们的围剿追杀------确实不曾见过-----”
    
        “ 那么,你怎么确定他就一定战死了呢?”和自己的父亲谈爷爷的生死,这种感觉很诡异。但是,这是父子俩都无法回避的问题。李牧羊可以不对罗琦李岩说起这些,可以不对公孙瑜陆天语说起这些,但是,陆清明却是一定要知道的。此时此刻,风城这一支脉,主要还是依靠陆清明在支撑和守护着。倘若他不愿意配合的话,李牧羊也着实没办法将公孙瑜陆天语他们带走。
    
        “牧羊------”陆清明眼神柔和的看向李牧羊,出声问道:“你在天都城到底经历了什么?你要把你所知道的一切都告诉我,不然的话-----不然的话,我没办法就这样因为你的三言两语就放弃风城。风城------对此时的陆氏而言,对你我而言都至关重要。不容有失。”
    
        “爷爷没死,我见过他。”李牧羊沉声说道:“我在宫城里见到他,他和惠王操纵了这一切-----还有先皇------”
    
        接下来,李牧羊便将自己进入风城之后发生的种种事情告知给陆清明。从遇到黑衣人掠劫村民到楚浔入魔,以及和爷爷陆行空谈话内容都原原本本的说与陆清明。这样方便他做出判断,也更加清晰的了解到此时的西风朝局。
    
        说完之后,李牧羊沉默了,陆清明也沉默了。
    
        良久。
    
        良久。
    
        “你爷爷-----他真的没死?”
    
        “是。”
    
        “是他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
    
        “是。”
    
        “他掌控了西风朝局?”
    
        “只手遮天。”
    
        “他现在-----”陆清明眼眶泛红,悲声说道:“他把我们都丢出去当了诱饵?”
    
        这个问题李牧羊没有办法回答。
    
        因为他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之后,和陆清明此刻的感受是一模一样的。
    
        陆清明现在的心境,李牧羊感同身受。
    
        那个老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不是把他们丢出去当了诱饵,他不得而知。但是,任谁知道了事情真相,都会心生这样的怀疑。
    
        “难怪你要让我弃了风城-----难怪你要让我弃了风城------ ”听到李牧羊的讲述,陆清明受伤更重。陆行空是李牧羊的爷爷,却是他的亲生父母,就如他和李牧羊的关系一般。和李牧羊不同的是,他打小就生活在父亲身边,虽然父亲后来长期镇守边关,他们聚少离多,但是等到他稍微大了一些之后,也跟着去了边关,与父亲朝夕相处,与父亲并肩作战,奋勇杀敌------随着父亲立下的功劳越来越多,职权也越来越大,西风皇室和宋氏崔氏等不愿意看着他继续坐大而将他调回天都,给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尉之职。
    
         可是,那是真正的父子亲情,他是陆氏的门阀领袖,是陆清明心中的信仰和支柱------即便等到他有机会担任一方大员,一省都督之时,想起远在天都的父亲,仍然觉得心生安宁,天下之大,就没有他们父子解决不了的难题。
    
        可是,为何他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这样的风城,守之何用?这样的家族-----复兴何用?”陆清明也和李牧羊初闻一般,瞬间觉得心灰意冷,万事无趣。“ 这城,我们不要了。这人,我们也不管了。陆氏-----如何,也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就任它自生自灭吧。我们跟你去江南。走,现在就走。”
    
        “我们先准备收拾一番。风城-----也要给他们一个交代。”虽然父亲答应要和他一起去江南,但是李牧羊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他看得出来父亲此时心里的痛苦,也知道他很难接受自己所说的这一切。被自己的亲生父亲抛弃,历经九死一生,险些丧命。心怀仇恨,励志报仇,但是却等来了这样的消息。他的心里又能够好受到哪里去?
    
         陆清明摆了摆手,示意李牧羊出去,他要独自冷静。
    
        李牧羊退出议事大厅的时候,忍不住转身回望,恰好看到陆清明身体无力的跌坐在太师椅上,眼神空洞,仿若失魂。
    
        --------
    
        ---------
    
        “真的要走?”胖子公输垣瞪大双眼,说道:“就是因为天都城发生的那些事情?”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守着这孤城又有什么意义?”
    
        “说的也是。”公输垣点头附和。他指着城墙上面的那些守城士兵,以及大街之上逐渐热闹起来的人潮,问道:“他们怎么办?”
    
        “ -------”
    
        “他们是因为你们陆氏而来,包括我们公输一族也是如此,你们就这样弃之不顾?”公输垣接着问道。
    
        “--------”
    
        “回答我。”公输垣圆滚滚的身体从墙头之上跳了下来,挺直胸膛站在李牧羊的面前,怒声喝道:“你不会是想说你完全不在意他们的死活吧?你就是这般狼心狗肺?你就是这样的无情无义?”
    
        “--------”
    
        李牧羊抬头看着胖子,胖子也同样气鼓鼓的盯着李牧羊。
    
        “你们公输氏是不是心里很高兴?”李牧羊看着他肉乎乎的胖脸,出声问道。
    
        公输垣表情微僵,说道:“你怎么这么想?”
    
        “公输一族确实是为我陆氏而来,但是,不是为了我李牧羊而来,也不是为了我父亲陆清明而来,而是为了天都那位来的。公输一族是欠了我们陆氏,主要还是欠了他的情份。这些年,也是他给予你们公输氏最大的支援和庇护。”
    
        “当然,公输氏也同样的给了他强力的杀伐兵器攻城器械的回馈,公输族人甚至长期驻扎军营,为陆氏取得一场又一场胜利提供巨大的帮助。因为陆氏倒塌,他又战陨剑神广场,所以你们公输氏在无可选择的情况下,只能前来风城投靠于我------”
    
        “因为我的身份特殊,你们对我还是有很强烈的不信任感。之前愿意听命于我,那是局势使然。现在天都那位掌控朝局,成为西风最有权势的人物------公输一族原本就是他的左膀右臂,同时又有着极好的感情基础。他死而复活,而且再次得势,不是正中你们的心意?公输一族,也只有跟在他身侧为其效力才能够真正的大展拳脚吧?难道你不开心?你们族人不开心?”
    
        胖子的眼睛眨啊眨的,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原本想把咱们分手的责任推到你手上,这样就能够让自己更加的问心无愧一些-----你怎么什么都知道了呢? ”
    
        “人心人性,不过如此。”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我不怪你。”
    
        “你说的没错,我从天都回来之后,就将陆老还活着的秘密告诉了父亲,公输一族知道此事之后,着实是欢喜不已,父亲甚至还背着我偷偷派人去天都和陆老联系去了-----”公输垣表情尴尬,说道:“他们确实不信任你,觉得你龙族的身份太过危险。现在局势复杂,所以大家都没想着来为难你。若是等到局势稳定,怕是那些人便会再次想着来屠龙------若是再来一次九国屠龙,你到时候如何自保?这风城-----还能不能守得下来?那个时候,公输一族又怎么办呢?”
    
        “所以说,我不怪你。”李牧羊拍拍胖子的肩膀,出声说道:“无论是你,还是你们公输一族,都已经帮了我太多。我对你们只有感恩,绝无其它。”
    
        “可是,你有一点说错了。”公输垣学声说道。
    
        “什么?”
    
        “我相信你。”公输垣说道:“不管你是人族也好,龙族也好,我都相信你。只要你是李牧羊,你就是我的朋友。”
    
        李牧羊看着公输垣诚挚可爱的胖脸,心里满满的温暖和感动。用力的拍打着胖子的肩膀,出声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求我?”
    
        “ 呃------”
    
        “算我没说过。”李牧羊出声说道,转身准备离开。
    
        才走两步,他的衣襟便被人给拽住了。
    
        “那个-------”胖子扯着李牧羊的衣服,一脸羞涩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还从来都没有骑过龙呢,要不-----你让我骑一次,带着我在高空上飞一程?”
    
        “--------”
    
         ---------
    
        孔雀王朝。太阳宫。
    
        孔雀王赢伯言高居在至尊之位,身穿紫袍,头戴玉冠,看起来威风凛凛,高大伟岸。
    
        国师赢无欲站在他的下首左侧,孔雀公主赢千度一身戎装站在他的下首右侧。
    
        虎目扫视殿内文武百官,赢伯言朗声喝道:“孔雀,天生祥瑞,世间神鸟。孔雀栖落太阳山,孔雀帝国应天而生。孔雀子民是天选之子,神的子民,是神州最英勇强大的战士。”
    
    “万灵玉玺,得之可御神州九国。”孔雀王赢伯言伸手一招,神石天降,金黄色的黄色玉石悬浮在在太阳大殿正中,金色的光辉挥洒在这文武大臣的脸上身上。每个人都仰起脸来,满怀欣喜和激动的迎接着那天灵玉玺的神光普照。“诸卿,天赐万灵玉玺,朕当如何?”
    “统御神州!”
      “统御神州!”
       “统御神州!”
    
       --------
    百官叩拜,齐声大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