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六百九十五章、风城杂事!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六百九十五章、风城杂事!

    因为三眼恶魔的攻击破坏,陆清明之前所居住的房间已经不能再用。重新收拾屋子将其安顿下来,李牧羊这才有时间和家人坐下说话。

    罗琦拉着李牧羊的手,眼眶湿润,努力的想要压抑,泪水却还是不停的往下流的模样,哽咽说道:“瘦了。比上回见着的时候瘦了好多------傻孩子,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吧?”

    “母亲,我挺好的。”李牧羊柔声安慰着说道:“倒是让你们担心了。”

    “瘦些倒没什么,精气神看起来要比之前要好上许多。”公孙瑜的观察更加仔细,儿子回来了,又顺手帮忙解决了父亲遭遇的危机,倘若不是牧羊孩儿及时出手的话,怕是现在后果都不堪设想。所以,公孙瑜的心情格外的愉悦,笑着问道:“牧羊体内的那寒毒可是治好了?”

    “治好了。”李牧羊点头说道。“此番前往昆仑墟,正是为了治疗寒毒而去------也幸好孩儿造化不浅,得到神宫里面的神宠相助,体内寒毒全部驱逐干净。”

    说起此事,李牧羊又想到了开明兽。

    当日自己急着逃离数千人的围困,又要安然无恙的带走万灵玉玺,都没来得及和开明兽好好告个别。

    严格意义上来讲,它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且又送给了自己护身至宝彩云衣------

    李牧羊心想,自己答应过有朝一日定要带它出去看神州大地以及九国的风土人情。等到手头上的事了结,定要好好去兑现承诺才是。

    可惜啊,神宫飘渺无宗,再次相见也不知道是何年何夕了。

    对待那位老友,李牧羊的心中终究是存了一份愧疚。

    “牧羊,那个-------你父亲的病-----”公孙瑜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

    “母亲,我知道。此番回来,最主要的就是为了解决父亲体内的幽冥毒气。”李牧羊明白公孙瑜心中的想法,主动出声说道。

    “我知道这是世间奇毒,我也不想逼迫你给你带来太大的压力。但是你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实在是------坚持不了太久了。我一个妇道人家,想不出什么解决办法。你弟天语也是一番好意,这次还差点儿闹出事端。幸好你及时回来,不然的话,怕是-----怕是你父亲现在已经不在了。”

    公孙瑜心事重重。

    陆清明体内的寒毒是压在她心中的一块大石,一日不解决,她就一日寝食难安。

    特别是最近段时间恶化严重,她就更加不敢稍有疏忽,生怕一个不留神陆清明就一命呜呼,再也醒不来了。

    很多时候,生与死的距离,也不过是眨个眼睛的功夫。

    “可有解决之法?”公孙瑜大喜。

    “是啊牧羊,你父亲的病实在是不能再拖了。你要是有什么办法就及时出手,不然的话-----”罗琦也出声劝道。现在两家亲如一家人,罗琦又一直陪伴在公孙瑜的身边,随着陆清明病情的恶化,公孙瑜这段时日不思茶饭难以入眠,作为她以前的丫鬟现在的姐妹,这样的痛苦比她自己来承受还要更加难受一些。听到李牧羊说此番回来是要解决陆清明的病情,罗琦恨不得儿子能够当场就放展妙手回春之术将陆清明给治好了。

    “要治。”一直沉默的李岩点了点头,说道:“不能拖。”

    李牧羊认真点头,说道:“母亲,父亲,你们不要着急,我心里已经有了章程-----只是还需要做一些准备。等到我把所需要的材料准备好,就可以动手为父亲医治了。也不过就是这两天的时间。在这两日里,我也会为父亲活血化瘀,排除一些毒血,减轻他的身体负担------既然我回来了,父亲就一定不会有事的。”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啊。”公孙瑜的脸上重新绽放出笑容,说道:“牧羊,这次回来了,就不走了吧?”

    “---------”

    “还要走?”罗琦颤声问道。

    “牧羊不孝。”李牧羊一脸愧疚的看着厅中的两位母亲一位父亲,声音沉重的说道:“我也不愿意就此离开。只是现在手头上确实有很多事情要处理,牧羊实在是不敢耽搁-------怕是给父亲治好之后,便要立即动身了。”

    “我就是心疼------”罗琦红着眼眶说道。“牧羊一个人在外面,所有人都要害他,所有人都想着要杀他,身边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太苦了,太孤单了。留在风城,终究有一碗热饭吃,有亲人在身边互相照应着。”

    公孙瑜轻轻叹了口气,说道:“去吧。虽然舍不得与你分离,但是做父母的都能够理解-----陆氏大仇未雪,风城内忧外患,还有牧羊的身份问题-----怕是这些问题不解决,孩子也没办法安心陪伴在我们身边。我们在这里守着,等着,只盼牧羊能够行事谨慎,无论如何,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好好的活着。好好的活着才行啊。”

    “牧羊还没走-----”李岩看到李牧羊的眼眶微红,知道他的心里也很不好受,出声说道:“你们俩就不要搞得这么伤感,大家先开开心心的相聚几天,给他多做一些好吃的补补身子才是道理。是不是?”

    “对。对。对。”罗琦赶紧跳了起来,说道:“我去给牧羊做面片汤。牧羊最喜欢吃我做的面片汤了。”

    话未说完,人就已经跑出去了。

    罗琦不及公孙瑜那般雍容大气,想得事情也非常的简单,但是,她和全天下所有的母亲一般,就是千方百计的对儿子好,想让儿子吃好穿暖无病无灾的开心过活。

    看着罗琦跑远,公孙瑜笑着说道:“你娘一直是这个脾气,生怕你在外面会饿着------”

    李牧羊感受着父母双亲对自己发自内心的关心,以及家庭的温馨幸福,心想,这样的感情怎么可能是龙族可以比拟的?

    就算全天下都想要伤害自己,屠杀自己,自己也不愿意舍弃人族的身份,不正是因为身边有这些至亲至爱的家人吗?

    为了他们,受一些委屈和伤害又值得了什么?

    ---------

    李牧羊终于又吃上了罗琦亲手做成的面片汤。厚实筋道的面片,用鸡汤浇灌的汤水香得让人直流口水。

    李牧羊一连吃了两碗,吃得额头热汗淋漓,好不痛快。

    罗琦坐在一旁看着,看着儿子吃得高兴,她也笑得合不拢嘴。

    “多吃一些。”罗琦还在不停的劝着。“我做了一大锅呢。”

    “我已经吃了两碗了。吃不下了。”李牧羊说道。

    “高高大大的男子汉,两碗面汤算什么?你爹都能吃四碗。”

    “-------”

    李牧羊可怜兮兮的看向李岩,李岩转过头去,说道:“你娘让你多吃两碗,你就多吃两碗-----汤汤水水的,一阵子就饿了。”

    “--------”

    感情他们这是想要让自己把这段时间没吃着的面片汤一次性给补回来啊。

    李牧羊努力的吃了三碗,后来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母亲这才放过了他。

    刚刚放下汤碗,一直留守风城侍候父母双亲的俏婢睛儿送来了茶水。

    李牧羊看着睛儿,笑着问道:“你们几个都还好吧?”

    睛儿眼眶泛红,哭泣说道:“婢子们都很好,就是少爷-----少爷受苦了。听说了少爷经历的那些事情,婢子们都很心痛。少爷这趟回来就不走了罢,让婢子们好生侍候少爷。”

    李牧羊笑着摇头,说道:“还有些事情要处理。等到处理完了就会回来。你们好好帮我照顾好父母双亲,我记着你们这份情义。”

    “少爷可千万别这般说话。侍候老爷主母是我们的福份------”睛儿说着就要下跪。

    李牧羊赶紧伸手把她拉住,说道:“不用跪。在我家里不用动不动就跪下。”

    入手滑腻,又有香气扑鼻。李牧羊定眼打量着睛儿,发现她比之前更加丰满,身段也更加的凹凸有致。按照大户人家的规矩,现在这个年龄怕是已经要许配给人家做妻做妾了。

    “少爷------”睛儿被李牧羊握着手腕,脸色羞红,不能自已。

    李牧羊赶紧松手,笑着说道:“你代我向她们几个问好。下去休息吧,我陪母亲说会儿话。”

    睛儿虽然不愿意离开少爷,但是也不好再在这边守着。

    心想,少爷比以前更加好看了,而且感觉比以前更加的成熟稳重,越来越有男人气息呢。自己能够和少爷说几句话,已经算是很让人开心的事情了。她们几个丫头怕是要嫉妒死了不可。

    睛儿高高兴兴的退下,罗琦看着睛儿窈窕的身影,说道:“睛儿已经可以许给人家做妻子了------牧羊也不小了,可有中意的女子?”

    李牧羊轻笑,说道:“母亲不是已经见过了吗?”

    “千度真是个好姑娘啊。贵为孔雀王朝的公主,却一点儿也不娇气,行事有条不紊,所有事情都能够处理的井然有序。说话更是动听,每一句话都能够说到人的心坎里去------若是牧羊能够娶得千度这样的女子为妻,母亲真是要高兴坏了。”

    李牧羊心想,倘若你若是知道孔雀王是要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朝着未来的孔雀女王培养,便会知道她在你面前所表现出来的这点儿能力便实在是不算什么了。

    “千度极好。这些日子也苦了她了。”李牧羊附和着说道。

    “你们的日子-----什么时候能够定下?”

    “母亲,现在诸事繁杂,实在不是说这桩事情的时候------”李牧羊脸色微红,不好意思的说道。

    “唉,我也知道------只盼牧羊早日将这些事情给解决掉了,一家人安安份份的好好过日子,然后将千度公主迎娶进门,生几个白胖小子-----娘死而无憾了。”

    “---------”

    看到李牧羊不愿意接自己的话茬,罗琦也不再勉强,说道:“你在外面走动,可打听到你妹妹思念的消息?我问过千度,她说思念是被师父紫阳真人带走,想来这天下之大,也没有什么人能够伤着她。这下放下心来。”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是的。思念和紫阳真人在一起,反而比在风城要更加安全一些------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想着去寻她。等到我把事情理顺了,再去接她回来。那个时候我们再一家团聚也好。”

    “是这个道理。”罗琦点头说道。“不管你们兄妹在哪里,只要健健康康的,我就满足了-----还有契机,你们可曾见面?”

    “不曾。”

    “唉,这孩子-----平时沉默少言,和我们说的话也不多,一个人跑出去了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央求千度姑娘帮忙寻找,千度也劝慰让我不要担心,说她想要回来的时候自然就会回来的。”

    “是啊。”李牧羊轻轻点头。“她想要回来的时候,自然会回来的。”

    ----------

    晚上,李牧羊召集了风城高级将领的一个高层会议。

    拱卫风城的部队比较复杂,大部分是原本就隶属于陆氏的风城驻兵,也有一部份是陆氏倒塌之后不满皇室暴戾而前来投靠的陆氏嫡系心腹。

    当然,还有为了守护风城安危不被西风帝国或者其它的国家势力抢走而驻守在此的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的两国援军。

    在会议上,李牧羊对风城的这些高级将领们不离不弃和陆氏共存亡的行为表示了感恩,对他们这段时间的辛苦表示了感谢。并且部署了下一部份的防守计划。

    会议结束后,李牧羊又特意将公输一族的族长以及几位核心人物给请了过来。

    因为和公输垣的兄弟之义,又因为公输一族举族来投的大恩。这一次,李牧羊没有以城主的名份来接待他们,看到公输族人在族长公输舸的率领下进来,李牧羊赶紧迎了过去,恭敬行礼,说道:“牧羊见过诸位叔伯。牧羊不在的这段时日,劳烦了诸位叔伯,实在是心中愧疚之极。”

    公输舸很是欣慰李牧羊的这份谦逊,倘若不是他龙族的身份的话,确实是一个很好的人族统帅。若是他有野心的话,公输一族也愿意跟着他打下一片大大的天地。

    可惜啊-------

    公输舸快走几步,将李牧羊给扶了起来,拉着他的手腕说道:“牧羊少主切莫行此大礼,老朽承受不起。”

    “伯父是我的长辈,晚辈给长辈行礼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哪里会受不起呢?”李牧羊笑着说道。他又一一向其它的几位公输家族的大家长们行礼,邀请他们在大厅就坐。

    胖子公输垣也来了,看到李牧羊身上的彩云衣,疑声问道:“你又换衣服了?”

    “不曾。”

    “怪事。之前见到你的时候,你穿着的是白色战甲,现在又变成了这般的文士衫------难道说,这衣服还能够自己变形不成?”

    “或许,它当真能够自己变形呢。”李牧羊笑着说道。

    “真的?”胖子瞪大了眼睛。“能不能给我也搞一套?你也知道,我最讨厌换洗衣服了。若是有一套能够变形的衣服,我就再也不用换洗了。多方便啊。”

    李牧羊摇头,说道:“恐怕这事我帮不了你------”

    李牧羊倒也没有在自己的兄弟面前隐瞒,说道:“这衣服我也不知道是何来历,是何人缝制而成,不过确实有变形的作用-----不过,这套衣服是在昆仑神宫里面来得到的。怕是世间也只有这么一套。”

    “唉,感觉好事让我一个人给占尽了。”胖子一脸遗憾。“不过,你也不要放弃。既然那人能够做一套这样的衣服,也有可能做两套三套很多套------你帮我留意一下,若是发现了第二套,无论如何都要帮我弄到手。”

    “好。我帮你留意着。”李牧羊强行忍着笑意,说道。

    看到儿子和李牧羊交情深厚,公输舸也非常高兴,说道:“看来少主此番收获颇丰。”

    “还算不错。”李牧羊点头说道。

    治好了体内的幽冥寒毒,得到了万灵玉玺,倘若这样的收获还不算丰厚的话,那其它人怕是都要自行了断了。

    “恭喜少主。”公输舸笑着说道。

    “公输伯父,今日请你们过来,是有事情想和你们商量一番。”李牧羊笑着说道,转入正题。

    “少主尽管吩咐,但有差迁,我们公输一族自当尽心尽力。”

    “倒还真有事情要麻烦伯父和公输一族。”李牧羊倒是也没有客气。“不过,在此之前,我想先向伯父了解一些状况------公输一族每月能够制作出来的鲁班战车的数量是多少?”

    “以前有陆氏支撑,每月能制作三十辆有余。现在物资缺乏,金铁矿石之物更是断绝已久------怕是一辆也制作不出来了。”公输舸唉声叹气的模样。科研是需要金币的,是需要物资支援的。以前有庞大的陆氏支撑,所以公输一族的日子过得还算不错。各种各样的刀剑器械都能够制作出来。

    现在陆氏倒塌,西风帝国视他们为眼中钉肉中刺,自然不会将金铁之物再出售给他们。其它帝国也对西风孤城进行封锁,除了孔雀王朝和黑炎帝国支援了极少数量的兵器盔甲之外,其它物资想都别想。

    “现在我们手头上有多少鲁班战车?”

    “尚存两百三十八架。”公输舸回答着说道。“两百架被设置在风城险要位置帮助守城。其它的三十八架做为后备资源,随时都有可能替换毁坏的战车。”

    “倘若我能够解决物资问题,公输一族全力劳作,每月能够制作出来的战车数量是几何?”

    公办舸一般的震惊,说道:“少主能够解决物资问题?要知道,那可都是各种各样的稀有金属和矿产------对其它帝国而言都是禁售之物。如何能够得到?”

    “我自然会有解决之道。公输伯父只需要告诉我每月能够制作出来的数量便是。”李牧羊笑着说道,决定先卖一个关子。

    公输舸想了想,说道:“倘若全族动员,日夜不休的话,每月能够制作出一百二十架------”

    “这么少?”李牧羊的心中有些遗憾。

    “你知道制作出一架战车需要耗费多少工时多少人力吗?你知道一架战车上面需要多少个零件又需要多少次的调试吗?你又知道-------我们公输一族总共有多少个族人吗?”胖子大怒,连连出声质问。

    李牧羊满脸羞愧,对着公输舸深深鞠躬,说道:“伯父切莫介意,我不懂器械之事,所以口没遮拦-----让伯父笑话了。”

    公输舸笑着摆手,说道:“这算是什么事?用不着道歉。不过,我听少主的意思-----少主是准备什么大动作?”

    “不错。”李牧羊点头说道:“风城虽固,但是毕竟孤城难守,想要解决眼前的危机,就不得不进行一场大动作才行------所以,我们才需要更多的战车以及其它的防御和攻杀设备。”

    公输舸的表情变得兴奋起来,说道:“太好了。公输家族好久没有动手的机会,手都开始变生了,都有些迫不急待了------只要少主能够保证物资充足,我向少主立下军令状,每月交付一百八十辆鲁班战车。至于其它的防御和攻杀设备,到时候就看少主的需求量了。”

    “谢谢伯父。”李牧羊再次对着公输舸鞠躬,说道:“你是我风城的恩人。”

    “少主可千万不要这般说,术业有专攻,公输一族只是做了自己能做的事情而已-------”

    会议结束的时候,胖子公输垣还不忘提醒李牧羊不要忘记彩云衣的事情。

    李牧羊笑着答应,心想,怕是世间找不到第二件了。

    可惜彩云衣不懂说话,而且他又没办法像开明兽那般和它沟通------不过还是得好好研究一下才行。

    李牧羊回到自己居住的小院,发现门前站着一个半大的小子,正是今日与自己争吵跑走后再也没有出现的陆天语。

    李牧羊看着陆天语,陆天语也同样的看着从月色中走来的哥哥李牧羊。

    两人在门口相逢,站定,对视片刻后,李牧羊对着他点了点头,说道:“进屋说话吧。外面冷。”

    陆天语一言不发,跟在李牧羊的身后进入小院。

    嘎吱------

    李牧羊关上小院,也将月色关在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