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零三章、满是破绽!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零三章、满是破绽!

    “红颜薄命。”

    看着宋晨曦苍白憔悴的面孔,崔小心的心里突兀的浮现起这四个字眼。

    宋晨曦和自己一样被那些好事之人誉为天都四明月,可是,这天都四明月又有哪一个能够过得幸福安康?

    宋晨曦病重至此,据说就连这个冬天都有可能熬不过去。自己要受家族所缚,嫁与自己不喜欢的男人为妻。陆家族毁人亡,陆契机直到现在生死未知。而李思念就更是凄惨,因为哥哥李牧羊的龙族身份,家人分离,她只要一冒头怕是就会被万人屠戮-----

    为何每一个人都是如此命苦呢?

    “小心姐姐-----”宋晨曦睁开眼睛,声音虚弱的喊叫着崔小心的名字。

    崔小心伸手握住宋晨曦缩在被褥里的小手,冰凉刺骨,就像是握着一块寒冰。

    崔小心知道宋晨曦的身体情况,也知道她最是怕寒畏冷,一到冬天全身的热气就完全抽离干净,日日夜夜置身寒冰之中。这也是宋家的那位老爷子对其百般宠爱,各种可以为其暧身的奇珍异宝全部都赠送与她,甚至还有那传说中的龙血灯。更是轻易不肯让她出门,避免被冷风给侵了身体。

    可是,那龙血灯怎么就突然间灭了呢?

    据说宋晨曦此番病情恶化,也正是龙血灯灭为引子。原本是没有病得这般严重的,经过这么多年宋家的照顾和治疗,宋晨曦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才是。

    龙血灯灭之后,宋晨曦的身体一下子就垮了下来。后来宋家老爷子四处搜集各种神器宝物来替代龙血灯,都没办法挽回或者延缓宋晨曦的病情。

    想来真是天意弄人!

    “晨曦妹妹,感觉好些了吗?”崔小心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怜惜的问道。

    “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宋晨曦志虚弱的说道:“能不能熬过这个冬天都是未知之数。我怕是不能了。”

    “可千万不要这么说。宋家正在竭尽全力,遍寻名药,遍访名医。京城各大世家,甚至皇室也都在为你的病情想办法-------还有宋爷爷是神仙中人,他也一直在为你的病情想办法。晨曦妹妹一定不会有事的。”崔小心轻声说道。

    “小心姐姐不用安慰我了。他们悄悄说的话,我都听到了------就算听不着,我的身体我也是知道的。每一次睡着的时候,我都好害怕自己再也醒不过来了。”

    “晨曦------”

    “小心姐姐,不要难过。”宋晨曦想要握紧崔小心的手,但是她的手却没有任何力气。用尽全力,也不过是用手指贴崔小心的手背之上而已。“以前我也是害怕的。但是,病了这么多年,我也总算是做足了心理准备-------总是要来的。长辈呵护,爷爷爱惜,侥幸多活了这么多年,画了那么多画,看了那么多风景。也算是不虚枉在这人世走上一场了。”

    “小心-----”崔小心想要出声安慰,但是声音哽咽,想要说些什么,却堵在胸口难以言语。正如晨曦所说,什么事情她都清楚。说那些虚假之言又有什么意义?

    “就是因为我的病情,委屈小心姐姐了-----”

    “晨曦怎么说这种话?”

    “我知道的,为了冲喜,两家再次将小心姐姐和我停云哥哥的婚事给提上了日程------倘若你们两情相悦倒也是美事一桩,偏偏我心里清楚,小心姐姐并不喜欢我停云哥哥。这样的话-----晨曦-----晨曦就愧疚极深。”

    “晨曦切莫有如此想法。就算没有你生病这桩事,我和停云也是要成婚的。只是因为这些时日国事繁忙,两家长辈都忙于应付,所以才耽搁至今------成婚是必然之事。只是如果能够因为我们的婚事而让晨曦病情好转,那也是我们的意外之喜。这又和晨曦有什么关系呢?不许胡思乱想,心思重了,身体就虚了。若是让别人知道,反而是我和停云的罪过了。”

    “小心姐姐,可知李牧羊的下落?”宋晨曦突然间问道。

    崔小心沉吟片刻,出声问道:“晨曦为何会问起牧羊?”

    “说来奇怪。牧羊公子还在天都之时,我们相识日短,接触的也不过是寥寥几次。可是,我却不自觉的将其视为知已好友-----他的眼神很明亮,一看就是坦诚无私之人。”

    “----------”崔小心心想,李牧羊以前确实当得上「坦诚无私」这四个字的评价。只是龙魂魄觉醒之后,他的心思就变得重了起来。又或许受那龙魂的影响,他的心智计谋也大幅提高,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从这一年多时间的表现就能够看出端倪。

    “而且牧羊公子又多才多艺,特别是丹青之道已经登堂入室,就算书画双绝的一代宗师顾荒芜也对他礼遇有加。我受其指点,也总算是初窥门径-------和以前相比,晨曦的画技提高许多,可惜却再也没有机会能够将它们拿去请牧羊公子提点了。每次和牧羊公子相处起来的时候都是让人如沐春风,而且丝毫不会给人带来任何压力----实在难以相信,牧羊公子怎么会是一头龙呢?”

    “晨曦,你的身体不好,就不要去想那些让人烦心的事情。还是好好休养身体-------牧羊是不是龙,也仍然是你初识的那个李牧羊。与我们这些女子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

    “我只是担心-------怕我都要死了,也没机会再见牧羊公子一面。”宋晨曦声音虚弱的说道。

    只不过简单的说了这么几句话,她就已经气喘嘘嘘,面色紫红。一幅精疲劳力尽的模样。

    “不会的。”崔小心声音坚定的说道。她的眼神看向那床头熄灭了的龙血灯,说道:“牧羊若是回了天都,定然会来看望晨曦的。”

    “牧羊公子------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牧羊公子----怎么可能还回到这伤心之地?”

    宋晨曦的声音越来越虚弱,最后竟然已经是眼睛紧闭,睡熟过去了。

    崔小心把宋晨曦的手放进被子里,仔细端详着她的俏脸,沉沉叹息,然后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崔小心走进院子,一个孤傲的老人正站在院子下面的那棵梅树下面,仰脸看天。

    天上无月,也无星星。也不知道他在看些什么。

    据说宋家的这位老神仙因花悟道,所以宋家上上下下都对院子里面这棵老梅树视若珍宝。日日悉心照料,生怕它死了枯了。

    崔小心仔细打量了一眼那棵老梅,也不见有什么寻常之处。

    “见过宋爷爷。”崔小心远远福了一礼,主动和宋孤独打招呼。

    “晨曦睡了?”宋孤独出声问道。

    “睡了。”崔小心出声说道。“晨曦身体虚弱,小心不便过多打扰。天已经不早了,小心就告辞了。宋爷爷也早些休息。”

    “小心------”

    崔小心脚步停顿,转身看向宋孤独,问道:“宋爷爷还有事吗?”

    “据说你不愿意嫁到我宋家?”

    崔小心一愣,没想到宋家的这位从来都不问世事的老神仙竟然和自己谈起了这种事情。

    崔小心收拾了一番心情,轻声说道:“小心不会让宋爷爷还有崔宋两家的长辈失望的。”

    “那你自己呢?”宋孤独问道。“你自己失望了吗?”

    “小心失望不失望,倒是无关紧要了。”

    宋孤独的视线终于转移到了崔小心的脸上,那是一双怎样的眸子啊,深邃、睿智、温和、但是那温和下面却又隐藏着狂风暴雨。

    “每个人都很重要。”宋孤独叹息着道:“晨曦也很重要。”

    “晨曦是宋爷爷最宠爱的孙女,自然是重要的。”崔小心柔声说道,话语里面倒是不无讽刺的味道。

    为了崔宋两家的联姻,你们牺牲掉一个无辜女子的自由。这样的事情,你舍得让它发生在宋晨曦身上吗?

    宋孤独意味深长的看了崔小心一眼,笑着说道:“天色不早了,快些回去吧。”

    “小心告辞。”崔小心再次恭敬行礼,走出了这幢让人感觉到压抑紧张的小院。

    “小姐。”看到崔小心出来,宁心海和丫鬟桃红柳绿立即迎了过来。

    “回去吧。”崔小心说道。

    宁心海看了一眼面前的这座小院,小小的院落,潜伏在黑夜之中,天都城的东城门侧口。

    青砖黑瓦,大门古旧。院子的占地面积也不大,和其它的豪门世家几十数百亩的庄园相比实在是不值一提。

    可是,无论是在民间,还是西风朝堂,甚至整个神州,这处小院都是让人仰视和仰慕的存在。

    “宋孤独!”

    宁心海在嘴里咀嚼着这个名字。心想,男人当如是。什么时候自己的名字也能够如此的耀眼,成为一个帝国的支柱,那也不枉白来这人世间走一遭了。

    可惜,奈何-------

    像是心有所感似的,宁心海突然间觉得心神一震,头颅里面响起了闪电霹雳,要把脑袋给炸裂开来似的。

    宁心海脸色剧变,身体剧烈的颤抖。

    他吃惊之极,难道仅仅是自己想了一番宋孤独的名字,就已经被他发现,然后给予自己如此惩罚------

    “宁叔叔,你怎么了?”看到宁心海脸色难堪,崔小心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宁心海赶紧收回心神,说道:“小姐,我们回去吧。”

    “好的。”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崔小心坐进了马车。

    桃红和柳绿一左一右的坐在崔小心的两侧,马车嘎吱嘎吱的朝着天都城进发。

    “小姐,你没事吧?”桃红心细,看到崔小心脸色阴郁,沉声问道。

    “没事。”崔小心摇头。

    “晨曦小姐吉人天相,又有宋老神仙出手相救,一定不会有事的。”柳绿以为崔小心是在担忧宋晨曦的病情,出声安慰着说道。

    “我没事。”崔小心轻轻摇头。

    她着实担忧宋晨曦的病情,宋晨曦的身体太虚弱了,说了那么几句话的功夫,竟然就已经累得睡着了。或许,那些传言不是空穴来风,晨曦的身体或许当真熬不过今年的寒冬。

    不过,她此时正在思考宋孤独和其说话的意图动机。

    每个人都很重要,晨曦也很重要,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崔小心虽然小心谨慎,但是心思却是非常细腻,她总觉得宋孤独这句话若有所指。

    见到小姐没有说话的兴致,两个丫鬟也不敢再来打扰小姐想心事。

    天色黑暗,夜风冷洌。

    路上不见行人,也没有什么声响。只能够听见车轮碾动地上泥土的声音。

    嘎吱嘎吱------

    回城路上,要经过一座小桥。因为小桥年岁已久,还断了半截,所以又被人称之为断桥。

    马车经过断桥的时候,也不知道压到了什么硬物,咯嘣一声弹跳而起。

    “啊------”

    桃红和柳绿坐立不稳,身体摇摇欲坠,脑袋也朝着上面的顶棚撞击而去。

    等到马车回复平衡,桃红柳绿也能够重新坐稳身体的时候,却发现车厢之内多了一个人。

    一个陌生的男人。

    “啊-----”桃红张嘴欲叫,嘴巴却被人给捂住了。

    桃红瞪大眼睛,因为发现捂住她嘴巴的人竟然是自家小姐。

    柳绿也是瞳孔胀大,不过看到崔小心的动作之后,也放下了出声示警的念头。

    崔小心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这才放开了桃红的嘴巴。

    “小姐,你没事吧?”宁心海在外面问道。

    “我没事。”崔小心一脸深情的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出声答道。

    于是马车外面再无声响,只有嘎吱嘎吱的碾路声音。

    “不好看。”崔小心看着面前的男人,出声说道:“还没有我刚刚见到你的时候好看。”

    崔小心初见李牧羊的时候,李牧羊应当还是一个瘦弱的黑炭。不过,即便如此,崔小心仍然觉得那个时候的李牧羊比他现在易容过的李牧羊要好看许多。

    毕竟,那张脸是李牧羊的脸,这张脸却不是。

    李牧羊一脸苦笑,说道:“为了掩人耳目,哪里还能够在意容貌之美?若是太好看了,必然会引人瞩目。那样的话,想要从这天都城脱身怕就不是一桩容易的事情了。”

    “那你怎么还敢来?”崔小心嘴角浮现一抹浅浅的笑意,出声问道。

    “你上午让人给我传纸条,晚上就来拜访晨曦小姐------倘若我还不明白你的意思,那我不是太愚蠢了?”李牧羊笑着说道。

    “你的意思是说-----是我故意制造机会让邀你来的喽?”

    “不是吗?”看到崔小心灵动的眼神,李牧羊赶紧改口,说道:“也不算是----主要是我见今夜夜凉如水,景色迷人,所以情不自禁的出来走走。没想到恰好在这断桥旁边遇到了小心小姐的车驾,便想着上来和小心小姐见上一面,畅谈一番。”

    “哦。那可不是我请你来的,是你自己要来的。”崔小心笑着说道。

    “是是是。”李牧羊连连点头。“是我自己求着来的,小心小姐完全没有邀请之意。”

    噗嗤------

    崔小心再也忍不住了,轻笑出声。

    看到崔小心那如春花般绚烂的笑脸,桃红柳绿心酸不已。小姐有多长时间没有这般开怀的笑过了?

    小姐只要和牧羊公子在一起的时候才会这般开心,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一直都是面沉如水,就是宁公主有心想要逗小姐开心,小姐也只是浅笑即止,带着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敷衍。

    可是,小姐已经和停云公子订婚,再过些时日就要大婚,和牧羊公子终究是有缘无份------而且据说牧羊公子有龙族身份,就算他不是龙族,也是陆氏嫡系,崔家又和陆家结下死仇-----他们终究是不可能的。

    桃红柳绿对视一眼,都对崔小心有着深深的怜惜和担忧。

    崔小心俏脸微红,眼眸含情,娇嗔说道:“那么长时间不见,你倒是变得越发油嘴滑舌了。”

    李牧羊看着崔小心容光焕发的可人模样,笑着说道:“证明我心态良好,没有被现实打跨压断。也没有变成那种一言不发阴沉沉的变态恶人。”

    崔小心注视着李牧羊的眼睛,说道:“是啊。我真是很担心-----怕你变成你刚才所说的那种人。我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你经历了些什么,你所有的痛苦我都能感同身受。可惜,我被困居天都,什么事情都帮不了你。就连想对你说几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机会------索性君且安好,无病无灾。我看到也是心喜。”

    李牧羊沉默良久,轻声说道:“我经历了最残忍的事情,我见证过最恶毒的人性。在我从风城死里逃生,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确实变成了我所说的那种样子-------带着满腔仇恨和怒火,想要毁灭人族,想要毁灭世界。我想要报复,想要杀死所有欺负过我的人。”

    说这番话的时候,李牧羊的表情平静,云淡风轻。

    可是,崔小心却能够感受到他那个时候的绝望和疯狂,以及能看到他悲伤欲绝时的模样。

    “我走了很多的路,看了很多的风景,像个没有灵魂的尸体,大脑馄饨,心如死灰。他们都说我是龙族----”

    李牧羊看了一眼桃红柳绿,发现两个丫鬟即是害怕又是好奇的打量着自己,笑着说道:“我想,索性我就做一个龙族吧。做一头恶龙,他们所说的那种恶龙,烧杀抢,无恶不作。每日都挖取人心下酒喝。”

    桃红和柳绿吓坏了,却仍然朝着小姐所在的位置靠拢。就算这头恶龙想要挖取人心,那也得让他先吃掉她们的心脏才是。不能让他害了小姐。

    “后来我想,我的父母家人是人族,我的朋友同窗也是人族,思念是人族,小心也是人族------那么多诚心待我的人族,我怎么能够将整个人族都给毁灭呢?所以,我又放下了那些心事,变成了今天这幅模样。”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倘若那个时候你没有想开的话,怕是-----现在我们就难以相见了。”崔小心心有余悸的模样。“消息传到天都,我就想着要和你联络。可是,我能够信任的人就只有相马,相马却又因为之前办事不利而难以出京。”

    “我知道你身不由已。”李牧羊出声安慰着说道。

    “话虽如此,可是心里终究是有愧的-----还记得在江南时,你以手挡刀,将我从杀手的刀剑下救了回来。千佛寺内,你再次舍得命相救-----李牧羊,我欠你如此之多,应当如何偿还呢?”崔小心看着李牧羊,心事重重的模样。

    “还什么啊?”李牧羊笑。“我们不是朋友吗?”

    “如果朋友只是一味的索取,在朋友有难时却只能不管不顾-----这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做别人的朋友呢?”

    “朋友就是-----你过得幸福,我就很开心了。”李牧羊出声劝慰。“再说,我遭遇的那些事情。你一个文弱女子,又能做些什么呢?”

    “是啊。我一个文弱女子,又能做些什么呢?”崔小心轻轻叹息。回京的这两年里,她越发的感觉到了无力感。

    以前她对习武练剑没有任何兴趣,只愿意浮游书海,和那些有趣的人物和故事为伴。

    现在,她真是后悔自己当年没有好好跟着家族长辈习武。倘若能够像陆契机那般身手了得,也能够护得李牧羊一二。

    正如李牧羊所说,他之所以没有沉溺恨海,正是因为家族朋友对他的爱护和照顾。如果心中无爱,怕是李牧羊就再也回不来了吧?

    李牧羊知道崔小心心事,赶紧转移话题,笑着说道:“心里实在是好奇,我的模样大改,声音也和以往差别很大-----你是怎么将我认出来的?我自己对着镜子照了半天都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崔小心眼角微扬,说道:“我进店时,你正举着苍蝇拍打苍蝇,你的手指指节细长,食指上面有一颗黑痣。你看到熟人时喜欢微微眯眼,遇到惊讶的事情时会连续眨动两下眼睛,你站上方凳去取新布时的动作很熟悉,以前在江南时你便如此这般站上椅子为我摘杏。而且身高体格和我记忆中的李牧羊极其相似------最重要的是,你不小心喊出了楚宁公主的姓氏,那种感觉即熟悉又亲切,而且完全没有任何的敬畏感-----”

    李牧羊苦笑不已,说道:“我这般精心伪装,没想到在你眼里满是破绽------”

    (PS:病了十几天,小命总算是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