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七十六章、左右为难!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七十六章、左右为难!
       国之战争,讲究一个师出有名。
       我不是无缘无故的要打你,我打你是因为有着不得不打的理由。
       你该打!
       为什么打你呢?这就需要发起战争的那一方去思考或者编撰了。
       你以前打过我,所以我现在要打你。
       你掠夺过我的领土祸害过我的女人,所以我现在要打你。
       你瞅了我一眼,所以我现在要打你。
    --------
     或轻或重,终归是要有一个理由的。
    
       但是,孔雀王朝的孔雀王赢伯言却没有这样的顾虑。
    「玉玺降世,得之可统御神州。本王应天授命,牧养万民,以图天下共主。」
    这是最直白的檄文,也是最霸道的檄文。
       本王得了万灵玉玺,自然要顺应天意,承受天命,治理和蓄养亿万子民,图谋成为天下人共同的君主。
    赤裸裸的------老子要夺权!老子要成为天下霸主!
    看多了每一场战争发动前的那些长篇累牍拐弯抹角让人糊里糊涂看不明白的檄文,孔雀王突然间来了这么一出,让人觉得他和其它的娇艳贱货完全的不一样。
        坦诚的让人觉得可爱。
    于是,不少人心里想着,让这样一位君主成为自己的新王,也不是一桩不能够接受的事情。
    再说,孔雀王朝的子民天生就有一股子优越感,而且国富民安,军队强大,平时只有他们欺负人绝对没有人敢欺负他们-----
    成为孔雀王朝的子民,那不就可以去欺负别人了?
     至少不会被人欺负了!
     檄文发布出去的同时,便任命长公主赢千度为东路军统帅,率领铁骑三十万攻大周,大将军厉封城为西路军统帅,率众二十万攻大武,孔雀王赢伯言御驾亲征,率领五十万大军为中军,箭头直指与孔雀王朝相邻的西风帝国------
      三路大军齐头并进,仿若三条巨大的黑色箭氏,朝着目标城池猛#插而去------
    由孔雀王朝点燃战火,被世人称之为「孔雀之乱」的九国战争正式开启。
    一将功成,万骨枯!
     -------
     黑炎帝国。观澜湖。
     湖边小亭,黑炎王林立恒独坐赏月。
     看着湖里的那一轮圆月,杯中烈酒一口饮尽,感觉全身有一股热血激荡,让他面红耳赤,呼吸都变得粗重一些。
      燚酿,由黑炎帝国特产的炎石石髓为原料,闻之欲醉,饮之如烈火入喉。平时根本就无人敢喝,只当是强身健体的修行药材使用。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今天的林立恒突然间就想起这种燚酿,突然间就很想喝上一口这种烈酒。
     “呼------”直到那一杯酒完全下肚,就连酒气也消散的差不多了,林立恒才长长的舒出一口酒气,感觉身体通透,心中的烦意也去了大半。
    “父皇!”一身锦袍的玉面少年林沧海从黑暗处走了过来,对着父亲躬身施礼,轻声唤道:“父皇有心事?”
    “沧海,你来做什么?”林立恒扫了儿子一眼,表情不悦。今日心烦气燥,只要找一偏僻之地独处,却没想到这个儿子又追了过来。
    “来为父皇分忧。”林沧海抬起头来,看着父亲说道。
    林立恒摆了摆手,说道:“你自去吧,我的忧你分不了。”
    林沧海站在原地不走,看着父亲说道:“父皇可是为九国之战而忧?”
    “除了此事------”林立恒看到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不听使唤,更是心头火气,冷冷喝道:“还有什么事情能够让本王为难?退下去吧。”
    “若是此事,那沧海更是要与父皇好好谈谈了。”林沧海一脸固执的说道:“孔雀王朝尽起百万大军,王姐为东路军统帅,赢叔叔御驾亲征,同时向三大帝国开战------父皇现在犹豫着是否出手相助?”
     林立恒看了儿子一眼,意味深长的说道:“你怎么看?”
    “我怎么看不重要,家国大事,还需要父皇乾坤独断。”林沧海适时的拍了一个马屁。他若是此时不知好歹的当真顺着父亲的话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怕是他这个儿子要被父皇给打入冷宫了。
    帝王之家,哪能信口开河?
    林立恒轻轻叹了口气,指了指对面石椅,说道:“坐吧,陪父皇喝一杯。”
    “是。”林沧海乖巧坐下,主动提壶给父亲的杯子注酒。又给自己也倒了一杯,只闻酒味就觉得烧心,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儿子敬父皇一杯,祝父皇长命千岁,祝黑炎国运昌盛。”
    林立恒举起酒杯,再次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
    林沧海也一口将烈酒灌下,还没来得及用桌上小菜来压酒,就承受不住那如火一般的烧灼,猛地将口中烈酒给喷了出去。
    林沧海面红耳赤,眼含泪水,转过身去拼命咳喇。
    如此烈酒,实在是无福消受。
    看到林沧海的窘态,林立恒哈哈大笑起来,说道:“慢点喝,不要急。父子俩还要客套什么?”
     “是。”林沧海转过身来,仍然觉得酒气冲人。不过,他仍然给自己重新倒了一杯,小口的抿了一点儿,然后迅速的将酒水吞咽下去。“让父皇笑话了。”
    “笑一笑好啊。”林立恒笑着说道:“就怕战事一起,就再也没有机会如今日这般父子俩人坐在一起喝酒赏月了。”
     林沧海笑而不语,只是帮着父亲倒酒布菜。
    林立恒再次叹息,说道:“既然你找了过来,一定是心中有话要向父皇说的。这里也没有它人,你就吧。说的有道理,大大有赏。说的没道理,我也不怪罪。就当是父子闲话。”
    “私心里讲,我也不愿意看到赢叔叔起兵征战神州。”林沧海看着父亲的眼睛,说道:“神州九国,各自为政。赢叔叔如此这般行事,让其它八国皇室如何自处?”
    “此言甚合我意。”林立恒认真点头,沉声说道:“我与伯言为生死兄弟,黑炎和孔雀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无论孔雀与谁为敌,黑炎也不会与孔雀为敌。无论伯言要做什么,我也都会无条件支持。只是,一山难容二虎,倘若伯言当真夺了天下,成为人族共主,那我林氏皇族又将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