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零八章、不背黑锅!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零八章、不背黑锅!

    听完红袖的汇报,李牧羊陷入了沉默之中。

    良久,他出声说道:“他是受我所累,导致今日恶果-----上次神宫之时,他为了护我,当众要和燕伯来断绝父子关系。那一次便埋下隐患。这一回,他又舍命救我,差点儿被宋拂晓所杀。在这个人人都想要屠龙的时代,他仍然愿意站在我这边------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也太过艰难不易。”

    “公子,患难见真情,烈火炼真金。公子能够有如此挚友,实在是人生一大幸事。我想,相马公子做出这种决定的时候,定然也没有任何私心,只是为了给自己的朋友争一线生机而已。”

    “是啊。若是此番没有他出手相助,怕是我的行踪已经暴露-------复仇无望,还将遭受源源不绝的追杀。更糟糕的是,小心的处境将会变得危险,即便她侥幸能够活命,她身边的那些丫鬟怕是要受到严刑逼供。到时候她们受刑不过,说了我和绸缎铺的关系,那样你们的行踪暴露,宋氏和监察司会将所有陆氏留在天都的暗线一网打尽。这样的损失就实在太过惨重了。”

    红袖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我们也欠下相马公子一个人情。”

    “可知道他去了哪里?”李牧羊出声问道。

    “得到消息之后,我就立即赶到了燕府。我去了之后,据说相马公子已经离开多时------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据说他从燕府离开之后就消失了。现在相马公子被燕家逐出家门的消息已经传遍天都,想来相马公子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

    “宋家权势滔天,应当会让一些人警醒吧?”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冷笑。

    “千年以来,宋家就一直是西风的第一家族。可是他们太善于伪装了,他们一直以读书人自居,更有「帝国文库」的称号。可是,外界却不知道的是,他们不仅仅饱读诗书,修行破境的能力更是不弱,宋家的《大光明术》是神州最顶级的功法之一。而且,他们把持朝政,甚至手握帝王才有的选官用官之权------而且还在军方隐藏着巨大的实力,虽然不及当初你们陆氏那么耀眼,被人誉为军方第一家族。但是,也正是因为这个名号,才让陆氏饱受国民指责质疑,说陆氏有谋逆之心,时时刻刻被言官弹劾攻击------倘若不是国公爷处事强横,智慧超群的话,怕是陆氏早就被他们肢解了。”

    “宋氏的人又极其低调,除了陆行空踏入星空之境时香阵漫天,被万民传诵,其它时候宋家做事情都是不显山不露水。而且,有很多有可能招人非议的事情都是假借外人之手来进行。譬如上回公子在天都城遭遇的刺杀,不就是止水剑馆来充当宋家手里的那把利剑吗?木鼎一以血祭剑,木浴白虽然因为经历大劫而剑法有所长进,但是,止水剑馆的实力终究还是大陨的。越是这样,他们越是要受到宋家的挟裹指使。不然的话,分分钟就要支离破碎瞬间瓦解。”

    “即掌握权势,又在百姓嘴里有着良好的口碑。宋孤独亲自为孙女煎熬药汤的事情也被世人津津乐道,称其为慈爱长辈。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真是让人寝食难安又无可奈何------燕家将相马公子驱逐出家门,表面上看起来是燕家畏惧宋家权势,所以选择了这样忍辱负重的方式。但是,在外人看来,宋家终究还是有些飞扬拔扈,一个下人就能够让天都一等一的家族将嫡系子孙送了出去------”

    “可是,这不过是皮毛之癣,就算宋家心里有些不愉快,也完全影响不了天都大局。公子想要借刀杀人,怕是不易实施。”

    “宋家很强大,但是,我没准备放过他。就算我不愿意毁灭人族,毁灭一个宋氏难道还做到吗?”李牧羊沉声说道。“不惜任何代价,一定要将燕相马找到。不然的话,我怕他一个人在外面有危险------”

    “是。”红袖眼神一凛,躬身答应。

    ---------

    “好。好一个燕家,这一巴掌还真是抽得响亮,抽得漂亮。”一个白发红眸的中年男人怒声喝道。

    此人便是宋家的大将军宋玉。宋玉天生异像,出生时瞳孔便是红色的。而且,他少年白头,小时候便顶着满头白发在天都城招遥过市。可是,却从来没有人敢对着他的这幅异像指指点点,一是因为畏惧宋家权势,担心遭到宋家报复。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便是宋玉性格暴戾,极喜杀人。曾经有一位御史家的女儿看到他时惊呼出声,露出恐惧表情,他竟然将那位御史的女儿当街手撕了。

    后来为了平息此事,宋家将宋玉送到铁门关参军,而那名御史则被调到一座富裕城市做了城主。也算是宋家给予那位御史一家的赔偿。十几年后,那位御史因为得罪汪洋大盗红孩儿,结果满门被杀,无一活口。

    宋玉却是因祸得福,他的性格极其适合在军伍中厮混,二十几年的功夫,硬生生的从一名军伍小卒晋级成为一方大将,麾下猛将如云,雄兵三十万。是陆氏在军方的核心力量,也是当年最能够给陆氏带来威胁的一支铁军。

    却没想到的是,大将军宋玉此时并没有镇守铁门关,而是不受帝召,悄无声息的回到了天都城。

    “将军,都是卑职无能。坏了将军的大事。”宋拂晓一脸恭谨的站在宋玉面前,沉声说道:“倘若我手下留情的话,就不会招来燕家如此强烈的反击。”

    “哼,你没杀了那燕相马,那是你知进退懂规矩,是给他们燕家脸面-----现在他们竟然敢撕破脸面,那就是不愿意接受我们这个好了。那样的话,还不如之臆把那燕相马给杀了------”

    “将军,就算不在意燕家的反击,崔家的态度还是要顾忌一些的------现在老神仙也需要崔家在各方面的支持。毕竟,陆氏倒塌之后,宋家一下子就暴露在人前,想必老神仙的身上压力也增加许多。”宋拂晓出声劝慰。

    宋玉沉默了一阵子,冷声说道:“不错。我们是要暂时忍耐-----老爷子教导过我们,越是站在高山之巅,就越是要轻声细语。大喊大叫只会带来刺耳的回声。燕家将燕相马给驱逐出家门,表面上是给我们宋家面子,实际上是想给整个天都人看看-----让天都人都知道宋家现在权势滔天。那样的话,有人因为畏惧而讨好,但是更多的人会因为顾忌而疏远。还有,宋家虽然在群众中口碑极佳,但是,若是让群众知道宋氏有谋逆之心的话,千年声誉将会毁于一旦。所以,宋家又拥立了福王即位为新皇,这样外表上看起来,宋氏仍然对楚氏皇族忠心耿耿-----至于先皇的死,那是陆行空所做的恶事。我们宋家属于忠君护国的良心臣子。可是,现在崔家的态度变得暧昧,燕家竟然敢以这种自残的方式来中伤宋家名誉-----这口恶气不出,本将军寝食难安。”

    “将军的意思是?”宋拂晓陪着小笑,出声询问。

    宋玉的红眸更红,仿若充血,看着宋拂晓说道:“晚些时候,你便去燕家道歉,要负荆请罪,要哭着喊着让他们将燕相马找回来。”

    “将军?”宋拂晓一脸惊诧的看着宋玉,这明显不符合这位将军的行事风格,他可是睚呲必报的人物。

    “那个燕相马出去之后不就消失了吗?你派人找到他,然后杀了他------”宋玉脸色凶狠的说道:“谁敢打宋家的脸,我就杀了谁的人。”

    “是,将军。”宋拂晓毫不犹豫的说道。他知道,这才是这位大将军的真实想法。

    宋玉轻轻叹息,说道:“我回来几日,一直想要去拜访老爷子却不得其门而入------老爷子这个时候将我召唤回来,难道是为了那孔雀王朝的九国照会做一些准备?”

    “老神仙的心意难以揣测。不过,将军猜测的也不无道理,铁门关主要防御的便是孔雀和黑炎两国。九国照会又在下月中旬召开,老神仙提前在排兵布阵上面做些功夫也可以理解。”

    “可是,老爷子一直拒绝我的拜访又是何意?把我大老远的叫回来,却又不愿意见我-----就算是有什么想法,那也应该提前和我面授机谊不是?想来我最近一些日子也没有做什么让他生气的事情------”

    “这个卑职就不得而知了。”宋拂晓自然不愿意过度的去掺和宋家父子的家事。虽然他也姓宋,可他心里清楚,自己并不是真正的宋家人。

    宋玉沉思片刻,摆手说道:“你去吧。按照计划行事。道歉要诚肯,要让整个天都城都知道,不是我宋家没有容人之量,而是燕家胆怯懦弱连自己的嫡系子弟都保护不来。他们甩过来的那口黑锅,我们宋家不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