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一十六章、引龙出洞!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一十六章、引龙出洞!

    宋玉死了!

    被宋孤独亲手击杀!

    据说宋玉知道刺杀红孩儿的事情败露之后,立即逃往铁门关,那里有他的亲信嫡系,还有数十万铁骑供其驱使冲杀。

    只要逃到了铁门关,就是天王老子也奈何不了他了。到时候西风帝国若是待他礼遇有加的话,他就以西风子民自居。若是西风帝国想要找他算后算账,索性就率领这数十万铁军叛逃他国与西风为敌。

    实在是进可攻,退可守。

    可是,关键时刻宋家的老神仙亲自追了出去,力劝不听之后,一掌将他的脑袋拍成烂泥。

    宋玉的尸体被抬回来时,头颅确实已经烂掉了,只有半边脸向天都百姓讲述着主人的悲愤委屈。

    宋孤独大义灭亲,就连自己的儿子也亲手掌杀,此举让天都城民为之震惊。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是宋老神仙对自己的儿孙们所说的话。“谁也不能例外。”

    一时间,外界对宋氏的舆论大改,他们再也不会怀疑宋孤独早就知晓宋玉行凶之事,也不再相信宋孤独替宋玉包庇掩护的流言。宋氏仍然是人们心目中的宋氏,宋老爷子也仍然是西风人们心目中的定海神针。

    宋氏不倒,西风不灭。

    “也只有宋老神仙才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情,若是别人-----怎么舍得对自己的儿子动手?”

    “就是啊,老神仙就是老神仙-----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说得多好啊----”

    “老神仙现在一定很悲伤,我们要好好的给他写几篇文章,据说宋老神仙最喜欢提携有才气的新人了,现在的顾相不就是因为文采出众而被老神仙提拔起来的吗------”

    --------

    在那些忠于宋氏的官员学子的引导下,宋氏一改前些时日蒙尘遭黑的厄运,再一次成为人们热议和称赞的顶级门阀,宋氏的招牌也再一次变得金光闪闪起来。

    特别是宋家的老爷子宋孤独,他并没有因为儿子作恶多端而降低威信,玷污威名。反而因为他的大义灭亲而让人们更加相信他的人品,也对他丧子之痛表示同情。

    这个时候,再提宋玉灭门案就有点儿过了。就像是在宋家老神仙的心脏上面捅刀子。就是最没心没肺的泼皮无赖也不会再干这种蠢事了。

    于是,天都城内,那传得热烈沸腾的「灭门案」一夜之间就偃旗息鼓再也不会有人说起了。

    李牧羊仍然扮演着他绸缎铺小伙计的角色,而且现在还干得熟能生巧游刃有余,他整理布匹的速度比其它人要快一些,无论多难抹的灰尘都能够被他擦拭干净,再高的梯子他也能够迅捷无比的爬上去,就连那待人苛刻的莫理都对他比其它伙计要高看一眼。

    李牧羊也再次感叹红袖的心思细腻考虑周全,倘若不是她提前为自己安排这样一个身份的话,以现在天都城外松内紧的监管方式,怕是自己很容易就落入了有心人的眼睛里面。

    现在,他有了一个固定的身份,一个能够被众人认可的身份之后,他可以大摇大摆的走上大街,可以和其它店铺的伙计说话聊天,甚至能够借助给人送绸缎的机会跑去查看宋玉的尸体。

    李牧羊看到宋玉的尸体时,才是第一次见过真正的宋玉。

    在那之前,他和宋玉根本就没有打过任何交道。

    为了向宋氏报仇,宋玉是他必须要推开碾碎的一块巨石。

    怕是宋玉自己也想象不到,一个从来都不曾照面的少年,就那样躲在幕后搅#弄风云,让自己身败名裂,轻易的夺走了自己的性命。

    “宋孤独这个老匹夫,他怎么好意思用儿子的死往自己脸上贴金?宋玉做了那么多的恶事,难道他完全都不知情?早不杀,晚不杀,怎么偏偏是要被拉去审判用刑的时候给杀了?再说,当年宋玉杀人的时候还是白衣少年,倘若没有宋氏帮他摆平黎氏,将他送到铁门关从军,宋玉自己怎么有可能做大到今日大将军之位?”

    红袖越想越是气愤,一脚将面前的一盆蓝羽花踢飞,说道:“当真是恶心透顶,虚伪之极。狗屁的星空之眼,狗屁的定海神针------天都百姓的脑袋都被驴踢过了吗?如此好哄骗,宋氏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样的人也值得他们信任追随?”

    李牧羊伸手一招,在红袖踢出去的那盆蓝羽花即将撞墙而碎的时候给拉了回来。

    他抱着花盆,小心翼翼的放到远离红袖的地方,然后用手压实松散的泥土,说道:“宋氏声誉不是一朝一夕树立,而是用了千年时间十几代人的心血才凝聚而成。一代又一代人的努力,一代又一代的加持,方有今日帝国文库千年书香世家的赫赫威名-------岂是一个宋玉就能够将其瓦解分崩离析的?”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偶像,需要一个精神支柱。那个偶像能够带给他们力量,带给他们安全感。宋氏强大而知礼,霸道又温和,恰好满足了天都百姓的需求------他们需要这样一个守护者,他们也乐于有这样一个守护者。”

    “无论是宋氏的文采风流,还是宋孤独的破境晋级,对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激励,一种刺激。他们为自己的偶像这么强大这么优秀而感到欣慰和喜悦。他们内心深处是排斥别人非议和攻击宋氏的。即便宋玉灭门的事情已经被人证实,他们仍然心中存疑或者努力的想方设法为其开脱-------”

    “人心都有向善的一面,天都人没办法接受真正的大恶。譬如宋玉勾结海上巨匪红孩儿杀了黎氏满意门一事-----但是,在宋玉死了之后,再有那些宋氏蓄养的文人一鼓动,一诱导,他们哪里还肯对宋氏生出半分怒气?不仅仅如此,他们反而在心里同情宋孤独的遭遇,同情他老来丧子的悲惨-----所以,我们虽然杀了宋玉,但是仍然没办法动摇宋氏的根基,无法动摇他们在天都民众心目中的形象。我们杀了一个宋玉,宋孤独的形象再次拔高,近乎于神------”

    蹲在地上的李牧羊突然间仰起头来,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说道:“可是,宋玉终究是死了-----不是吗?倘若宋孤独也死了,也很快就会遭人忘记。因为到时候会有新的神出现,他们会取代宋孤独的位置。他们也不允许天都百姓心目中还有除了他们之外其它神的存在。所以,他们会想方设法的污化宋氏荣誉,铲除宋氏的力量。”

    红袖心中猛地一跳,说道:“公子,你不会是想要对宋孤独出手吧?”

    李牧羊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不是最好的出手时机。宋孤独本身实力深不可测,宋氏屹立千年,招揽的高手更是数不胜数。谁也不知道在这天都城内,有多少宋氏的力量,埋伏着多少的暗桩-----再说,陆氏是因为叛国罪倒塌,在他们的操纵下,爷爷战陨之后仍然身败名裂-----现在杀了宋孤独,实在是太便宜他了。我不能让他带着荣誉去死。”

    红袖这才安心,生怕李牧羊因为这次诛杀宋玉成功而被胜利冲昏了头脑,然后定下更高难度的计划非要直接杀掉宋孤独才肯罢休。

    “公子,那我们下一步要做什么呢?”

    “宋孤独为了保持超然地位,隐居老宅,不问世事。但是,宋氏大船却仍然稳健有力。皆是因为武有宋玉镇压群雄,文有顾清林拉拢朝臣谋划党争-----下一步,拿掉顾清林。”

    ---------

    ---------

    幽深洞府之中,鬼气森森,令人恐惧。

    一个男人咆哮的声音传了过来,怒声吼道:“废物,都是废物,一点儿小事都办不好。你们找来的童男童女和精壮男子越来越少,本王的《吞噬阴功》正是突破阶段,若是没有那些大补之物,怕是要功亏于溃,你们是想要害本王被那些鬼气反噬不成?”

    “奴才该死,还请殿下息怒。”一群黑衣人跪伏在山洞之中,磕头认错。

    “该死?你们确实该死。世间人族多如野鸡土狗,你们连几个人都抢不回来,定然是办事不够用心尽职------我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

    “殿下,不是奴才不肯用心,实在是-----实在是现在天都城周边的村庄大多都被我们抢劫过了,还有一些村庄知道有人四处拉人,早早就逃避到其它的省份。等到我们赶到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整个村子连一头牲口都找不着------再说,上次我们有不少兄弟死于非命,而天都城也多在非议猜测------奴才也不敢把动静闹得太大,到时候反而会给王爷脸上蒙灰。”为首的黑衣人低声解释着说道。

    “我是皇子,谁能够想到四处派人抓捕壮丁的是一国皇子?我不怕脸上蒙灰,但是倘若你们再不能带回来足够的童男壮丁,我的身体就要蒙黑了------明日你们带不回来人,我便以你们的身体作药引。少带一人,便由你们中的一人代替。我看你们这些狗奴才是不是会用心办事。”

    “奴才遵命。”

    “都滚。”男人大手一挥,出声喝道。

    那群黑衣人立即从地上爬了起来,一个个惊慌失措的逃了出去。

    一团黑雾飘荡进来,黑雾之中现出一道黑色的人影。

    “殿下何必为一群蠢货动怒?《吞噬阴功》虽是极阴之功,但是也要讲究心境,不躁不怒,阴冷如冰。倘若一直动气的话,体内的阴血就凝固不了,没办法结成鬼胎-----”阴影之中的男人嘶声说道。

    “师父,不是本王想动怒,而是那些蠢货实在可恨,这么小的事情都办不好------”

    “经过这段时间的滋补,殿下的《吞噬阴功》已经进入第七层,实在是进步神速,殿下堪称一代修行天才------只需继续用心用力,然后用那些童男壮丁的精血来蓄养鬼气,怕是很快就能够达到阴功九转。到时候,殿下便可无敌于天下。神州之大,皆为殿下鬼兵。”

    “多谢师父成全。”戴着鬼头面具的男人躬身行礼。“倘若没有师父相助的话,怕是本王现在已经是个废人了。”

    “殿下万金之躯,就算没有我来相助,也定然会有其它的名师不忍见殿下雄心蒙尘-----等到殿下的《吞噬阴功》到达九成时,便可操纵人偶,那个时候,只需要让西风君主将大位传授于你,或者殿下找一傀儡为已在台上代言-----何偿大事不成?”

    鬼头面具里面发出一声沉沉的叹息,说道:“师父,我感觉到他回来了。

    “谁?”

    “那头恶龙。”

    “殿下何出此言?”

    “宋玉将军死了。我感觉是那头小龙在背后出手。还有上次我们损失了众多鬼奴的事情,我也一直觉得是那头小龙所杀------只有那头小龙才那么渴望本王死,才会不择手段的想要将宋氏之人杀掉。”

    “那头小龙------应当不知道这些鬼奴是殿下所蓄养吧?”

    鬼头面具长时间的沉默,良久,才出声说道:“确实如此-----倒是本王钻了牛角尖了。不过,既然他杀了我的人,那便是与我再次结仇。”

    “是的,只要有机会,我们必定助殿下完成屠龙壮举。那个时候,殿下便成为整个神州最耀眼的人物------万万年以来,又有何人还能够成就屠龙英雄之名?”

    “师父,弟子有一个请求------”

    “殿下尽管吩咐。”

    “我想那李牧羊既然到了天都,定会与崔家的崔小心联系-----以前他们便关系密切。此番崔小心即将要和宋家的宋停云成婚,那李牧羊岂能看着自己心爱的女子嫁与仇寇?”

    “殿下的意思是?”

    “诱龙出洞。”

    “明白了。”黑雾之中的男人出声说道:“再过十二日,便是崔小心与宋氏宋停云大婚的日子,到时候,我们便策划一出引龙出洞的好戏。”

    “辛苦师父了。”鬼面男人深深鞠躬。

    ---------

    ----------

    宋家老宅。宋家人齐聚一堂。

    顾清林急急从小院走出来,看到大家期待的眼神看过来,叹息说道:“老神仙正在为晨曦熬药,说现在是关键时刻,若是他离开了,这药不是重了就是轻了-----让我们先讨论着。”

    “现在正是需要爷爷拿主意的时候,他怎么还耗费在那等小事上面?”宋家的小辈宋时文低声说道。

    他的父亲宋仲和立即拉了他一把,示意他小心慎言。

    家里的老神仙最喜欢的就是晨曦,宋时文却说熬药是「小事」,若是被老神仙听到,怕是对宋时文不满。

    宋时文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退后一步,不再言语。

    顾清林假意没有注意到宋家人的那些小动作,沉声说道:“宋玉的事情,大家都已经清楚了。事已至此,我们哀伤也没有什么用处。最要紧的是要怎么处理宋玉的后事------”

    顾清林的视线转移到宋停云身上,说道:“再过几日就是停云和崔家小姐大婚的日子,突然间出现这样的变故,我们也得快速的拿出个章程出来。宋玉肯定是要入土为安了,风光大葬是不可能的,既然宋玉愿意为家族牺牲,我们就不能白白浪费他的宝贵性命。但是要不要进宗祠,也要你们来拿主意-----还有,家里发丧,此为大不吉,婚期是如期举行还是稍作推迟?这些棘手的问题,大家今日都得讨论出个结果出来。”

    “宋玉虽然做了些蠢事,但是最后自己了断也算是保全了我们宋氏的颜面-----我觉得,宋玉还是要进宗祠的,不然我怕他九泉之下难以安宁-----”宋家老大宋如获出声说道。

    “若是五弟进了宗祠,事情若是传了出去,天都又该有人乱嚼舌根了-------”宋时归出声说道。

    “怕他们做什么?风言风语,就当是大风刮过------”

    “我也赞成五叔进宗祠,咱们秘密进行,不让外面的人知道就成了------难道还有人敢闯我们宋氏祠堂不成?”

    ----------

    “无论如何,我希望我和小心的婚礼如期举行。”一直沉默的宋停云突然间出声说道。他的脸上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我很期待能够娶小心回来呢。”

    --------

    --------

    朱育人喝完二米粥,更换了官袍,正准备出门上朝呢,刚刚打开大门,就见到一个人「扑通」一声跪倒在面前。

    “感谢朱世伯对我黎氏一族的大恩大德,黎文锦莫齿难忘。厚恩不知道以为何报,我代替我黎氏一族给世伯磕头了。”

    话音刚落,黎文锦便砰砰砰地将脑袋磕在门口的青石地板上面去了。

    朱育人赶紧弯腰把黎文锦给拉了起来,说道:“文锦,何必如此?你父母在时,我视你为子侄。你父母不在了,你也仍然是我的家人。用得着如此见外?有什么事情进屋说话。当众磕头做什么?”

    黎文锦眼眶泛红,说道:“倘若不是世伯出手的话,我们黎氏血案便只能石沉大海。我当着大家伙的面给世伯磕几个响头,又有算得了什么?”

    “好了好了。”朱育人摆了摆手,说道:“就不说那些见外话了。现在大仇已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倘若无处可去的话,就在我家里安顿下来-----锦衣玉食难以保障,粗茶淡饭倒是可以吃饱。在我家里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如何?”

    黎文锦稍微犹豫,最后还是坚决拒绝,说道:“谢谢世伯。文锦大仇得雪,现在已经无心留在这京城是非之地。所以,我准备离开天都。”

    “离开天都?离开天都去哪里?”

    “天下之大,总有我黎文锦的去处。”

    朱育人眼神若有所思的看着黎文锦,说道:“文锦,以前我不愿意说这些话,那是因为我担心你心里多想,以为是我不愿意帮助你而故意找出来的托词。现在你也看到了,我在你们黎家的案子上是尽心尽力,甚至把我一家老小的性命都赌上去了------你也应该和我说实话了。”

    朱育人盯着黎文锦的眼睛,说道:“你告诉世伯,你到底是受何人指使前来找我翻案-----文锦,我希望这一回你不要骗我。”

    黎文锦面红耳赤,犹豫良久,转身朝着长街远处跑去。

    “老爷,要不要把他抓回来?”朱力在旁边问道。心想黎文锦这小子还真是没心没肺,老爷担了那么大的干系来为你们黎家翻案,结果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回报恩人?

    “抓回来有什么用?”朱育人摇头叹息。“既然他不愿意说,那一定有难言之隐。我让你打探的那湖畔书院的学子李安可有信息?”

    “老爷,湖畔学院确实有一名学生叫做李安。但是,我带人赶过去的时候,他已经消失不见踪迹了。”朱力一脸苦笑的说道。

    朱育人再次陷入了深思,良久,狠声说道:“无论你是谁,你的狐狸尾巴已经露出来了------”

    --------

    甘露园。

    惠王走在前面欣赏这园子里面的花海,虽然寒冬接近,但是这些宫人精心培养的冬花却在盛情绽放,让人看之赏心悦目,就连心情都愉悦了不少。至少,惠王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笑意。

    “国公,九国照会的人选要早些定下来了-----你觉得崔新理如何?”

    崔洗尘紧随惠王身侧,听到惠王的话后表情不由得一僵,笑着说道:“陛下,我觉得这个不妥。”

    开玩笑,九国照会的人选是宋氏一直力争的对象。不然的话,宋家那位老神仙也不会万里迢迢的将宋玉从铁门关招回来。

    虽然宋玉因为灭门案而被诛杀,但是西风人谁不知道宋氏属意这个职位?

    现在惠王要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到他们崔家手里,实在是没安什么好心。

    “哦,不妥之处在哪里?”惠王将崔洗尘的反应收在眼底,笑呵呵的问道:“新理要资历有资历,要能力有能力,而且,他代替许达镇守碎星渊也是稳重可靠,受将领尊重,士卒爱戴-----宋玉去得,他便去不得?难道说,国公以为,新理有哪些地方不如宋玉?”

    听到惠王说出这样的话,崔洗尘便知道不能再拒绝了。

    于是,他躬了躬身,沉声说道:“谢陛下恩典。”

    “哈哈哈,再让崔见做个副使-----崔见是我的心腹之人,也让他出去见见世面,以后朕要大用。”

    “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