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一十八章、风再起时!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一十八章、风再起时!

    烟带斜街。柳巷。

    乌沉内敛的马车在一幢小院门口停了下来,小书童赵如意上去轻轻叩了叩门,朱红色的木门应声而开。开门的俏丫鬟看到书童,不由得脸色大喜,问道:“如意,老爷回来了?”

    “是的。小姐还没歇息吧?”赵如意问道,说话的时候便已经让开身子,将从车上下来的顾清林给请进院子。

    “没呢。小姐在画画。今日在习上次老爷教的墨线法,一直画不好,正在和自己怄气呢。”丫鬟心思剔透,自然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话讨主人开心。

    果然,顾清林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说道:“墨线法是丹青之道中最难的三线法之一,和铁线金钩法以及点线成林法并列。老爷我当年学这墨线法的时候,可是用了数年的功夫,舒怀竟然想一夕学成?”

    “老爷,小姐也是担心自己画不好,被老爷说笨。”丫鬟看到老爷高兴,笑嘻嘻的说道。

    “舒怀是我见过最聪慧的女子,怎么会笨?”顾清林朗声说道,也是为了让屋子里面的美妾听到自己所说的话。

    果然,月色之下,一个白衣少女当门而立。

    少女眉目如画,气质如兰。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那里,不让人觉得惊艳刺眼,但是却散发出来一种沁人心脾的美感。

    江南女子,温柔似水,气质似水,就连身段皮肤骨血都是水做的。

    “怎么又来了?”舒怀站在门口,表情似嗔还喜。

    “累了,就想来看看你。”顾清林笑呵呵的说道,上前握着女子的手,说道:“小翠说你在习我教你的墨线法?”

    “看到老爷画得行云流水,一气呵成。我用起来却是笨手笨脚,完全没有美感。好好的一幅画,却被糟糕了。正想着要好好学习一番,免得老爷考验的时候,舒云会被老爷笑话。没想到老爷今晚就来了。”舒云巧笑嫣然,柔声说道。

    “哈哈哈,那还是老爷的不是了?”顾清林舒心大笑,此女子果然不凡,一颦一笑都勾人心魄。

    “那倒不是。只是舒云担心老爷-------”

    “好了好了。”顾清林出声打断舒云的话。他知道她要说些什么,她的心里又何偿不担心?只是,等到舒云说出来的话,他的担心又会增加一分。

    不去提,也不想,这样才能好好的享受现在。

    ---------

    顾府。又称为相府。

    因为整个西风帝国只有一个右相,左相直到现在还没有人选出炉。所以,大家习惯性的把顾府称为丞相府。

    大家一说相府,便知道是顾清林府宅,没有第二家。

    顾清林虽然是宋家的女婿,但是,却并不愿意和宋氏挨得太近。

    他是一个穷书生发家,蒙宋氏看重才有了今日的显赫地位。娶了宋氏的女子,大家都说那是他祖坟上烧了高香。

    以前一无所有的时候,顾清林听了也便听了。现在贵为丞相之尊,再听这些话就有些不太舒服了。

    再说,他原本就对宋氏心生畏惧,在宋家人面前总有一种畏手畏脚的压迫感。

    若是和妻子相处好了,那倒还好。若是俩人因为一点儿家庭琐事发生口角,老婆的娘家人距离太近,那他还有好果子吃?

    索性搬得更远一些,也让他紧迫的身体和精神能够稍微放松一些。

    顾府里面,一个姿态雍容端庄秀丽的女人正在喝着花髓茶。这是一种用千年古树的花髓提炼而成的饮品,如蜂蜜,如精魄,每日切上一丝和水饮用,有益寿延年容颜永驻的神奇效果。所以,因为长期饮用这种花髓,直到现在宋榷仍然如青春少女,丝毫见不到岁月在其脸上驻留的痕迹。

    当然,这是娘家的人送过来的。虽然自己的丈夫贵为帝国之相,但是,想要喝这花髓茶也是不可能的。下面的那些官员想要孝敬,也不一定就能够寻得着。

    正在这时,府里的容麽麽提着一盒糕点走了进来,小声说道:“小姐,老爷派人回来,说他今日公务缠身,今日就宿在军机处那边。不回来休息了,让夫人切莫等他。还让人送了两盒琼玉楼的糕点,小姐趁热吃一块?”

    容麽麽是宋榷从宋家老宅带出来的老人,即便自己和顾清林结婚多年,府里下人皆以主母或者夫人相称,她们这些宋府带来的老人仍然以「小姐」称呼。

    宋榷也念着她们的这份感情,再说小姐这个称呼听起来也亲切,让她有种仍然置身宋宅的美妙感觉。

    “公务缠身?”宋榷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说道:“当真是公务缠身吗?”

    “这------”容麽麽也不敢回答这个问题。她是宋榷的贴心丫鬟,顾清林在外面养个小的,小姐知道,她也知道。可是,这样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却没必要说破。不然的话,那可就是撕破脸了。家宅不宁,对自己也不好。

    “这是本月的第几次了?”宋榷又饮了一口花髓,那股清凉的气息传遍全身,心中浮现的火气也瞬间熄灭。再一次变得心平气和起来。

    “第六次。”

    “上个月呢?”

    “上个月-----只有四回。”

    “倒是越来越过份了。”宋榷冷声说道。

    “小姐,我也觉得这个苗头不对。老爷以前是从来都不会夜不归宿的,后来由每月的一次变成两三次,现在变成了五六次-----这个月还有好几天呢。这样下去,以后老爷怕是有一半的时间宿在那个狐狸精那边。”容麽麽愤愤不平的说道。“我就想不明白了,那个狐狸精有什么好?论姿色,论气质,论身份论地位,论娇贵程度-----她哪能和小姐比?就是和小姐提鞋都不配?”

    容麽麽不知道的是,就是因为自家的小姐身份太娇贵,所以才导致顾清林多年相处起来压力过大,不敢也不能爆发,只能在外面稍微释放。

    “哼,家花没有野花香-----”宋榷冷笑连连。“顾清林也不想想,他是靠谁才有今日今时的地位-----难道他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我就奈何不了他了吗?”

    “小姐,你可别冲动。老爷待小姐还是不错的,而且,老神仙现在也多依仗老爷,很多事情也喜欢和老爷商量------”

    “我明白。所以我才隐而不发,任由他在外面贪恋花丛。只是,他变本加厉,那就怪不得我了----老爷我是不会动的,至于外面那个小的,难道她我也动不得吗?和我宋榷抢男人,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小姐的意思是?”

    “我先回去和大哥哭闹一番,诉诉委屈-----这样,就算有什么事情闹出来,家里也不会再责怪于我。”宋榷一脸冷笑的说道。

    “还是小姐想的周全。”

    --------

    夜色深沉,黑暗寂静。

    突然间,夜幕被撕开,宁静被打破。

    一声凄厉的嗓音传遍整个烟带斜街:“走水了,走水了-------”

    接着,那呼叫的声音便此起彼伏的喊叫起来。

    “快救火啊,来人啊,着火啦-----”

    “我的房子没了,我的房子没了,全没了-----”

    “快点跑,再不跑就没有命了------”

    --------

    砰砰砰------

    赵如意拼命的拍打着房间门,出声喊道:“老爷,老爷,快起来-----着火了,着火了------”

    呼------

    顾清林睡得正香,听到外面的敲门声音,猛地坐了起来,出声喊道:“如意,发生什么事情?”

    “老爷,着火了-----烟带斜街着火了,邻居都已经烧着了,这里也很危险,我们得赶紧回去-----”

    “着火?”长期浸淫官场斗争,顾清林第一反应就是有人在对他下手。

    不然的话,无缘无故的,怎么这里就着火了呢?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问题的时候。

    他推了推已经睁开眼睛一脸迷惑的看向自己的舒怀,说道:“舒怀,快起床,邻居着火了,我们得赶紧离开------”

    “着火?”舒怀刚刚经过一场激烈的床弟之欢,原本身体虚弱,现在就更显疲惫,说话的声音还带着一股子迷糊不清的味道。

    “是的,着火-----快起床,不然就没命了。”顾清林一边在赵如意的侍候下更衣,一边催促舒怀赶紧起床。

    舒怀这才安全清醒,两个伺候的丫鬟也跑了进来,急急忙忙的帮舒怀穿衣梳发。

    “头发就不要梳了,赶紧出去-------”顾清林吆喝一声,拉着舒怀的手就往院子里跑。“马车呢?”

    “老爷,马车卸了,马也歇了------我让人去套车了。”

    “快一些。”顾清林出声喝道。

    左右两边的邻居房子全部都烧着了,火焰通天,浓烟滚滚。自己所在的这幢小院也被那两边的烈火夹攻,木质的房子结构很快就被点燃,然后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眼见着房间都开始起火,里面的那些衣服首饰怕是都要化作灰烬了。

    “房子------”舒怀惊呼着说道。

    “房子可以再租。”顾清林出声安慰。

    “可是老爷送给舒怀的白玉棋和书画还在里面------”

    顾清林心中一暧,更加用力的握紧了舒怀冰冷的小手,说道:“那个也不要紧,明日我再送你-------”

    马车很快就赶到了小院门口,顾清林拉着舒怀的手就要上车。

    正在这时,一群穿着巡城司护卫服的卫队朝着这边赶了过来。

    为首的将官正要大声的发号救火施令,突然间看到了在火光的照耀下显得有些金光闪闪的顾清林。

    他愣了愣,然后做了一个让他后悔终身的举动。

    砰!

    小将吴岩单膝着地,朗声说道:“小将吴岩见过丞相大人。”

    看到主官跪了,其它小将也全部都跪了下来。

    “见过丞相大人。”

    “-------”

    顾清林的脸色阴沉之极,狠狠地瞪了吴岩一眼,然后快步钻进了马车车厢。

    “将军,那位真是丞相?”

    “顾相?顾相怎么会在这里?”

    “顾相刚才-----好像拉着一个女人的手-------”

    ---------

    “闭嘴。”吴岩怒声喝道。

    当他接触到顾清林的那一记恶狠狠的眼神时,才突然间醒悟过来,有些事情知道了得装作不知道,看到了要假装没看到。

    自己犯下官场大忌,怕是很快要倒大霉,就是小命也保不住了。

    众人看向小将吴岩,发现他面如死灰,身体哆哆嗦嗦,竟然已经站立不起。

    ----------

    上了马车之后,顾清林仍然觉得怒气未消。

    忙碌了一天,原本想来相好的这里放松一下,缓解一下疲劳的身体和心灵。没想到先是被一场突然而至的火灾给惊醒,然后又遇到了一个不知好歹的官场蠢货。

    “吴岩------”顾清林在心里念叨着这个名字:“既然你如此不会说话,以后你就不用再说话了。”

    舒怀吓得嗖嗖发抖,楚楚可怜的模样更是惹人怜爱。

    顾清明将她搂在怀里,低声安慰着说道:“舒怀莫怕,有老爷在,没有人能够伤得了你。”

    “老爷,我------我冷。”

    “没事的,没事的。不就是烧了一处宅子嘛,我给你找一处更好更豪华的。”

    “我不要-----我想回江南。”

    “舒怀,你这不是要我的命吗?你放心,在天都城没有人能够伤得着你。”顾清林一脸诚挚的保证着说道。

    正在这时,赵如意在外面低声唤道:“老爷------”

    “什么事?”顾清林被打扰,不由恼火的问道。

    “老爷,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

    顾清林这才反应过来,带着舒怀的话,家是不能回的,回去了怕是舒怀就没有命了。军机处也是不可以去的,带着一个没有名份的女子去军机重地,这样自己的官声怕是要毁了。

    事发仓猝,现在要去哪里?

    顾清林松开了舒怀,也恢复了他一国之相的气态和智慧。

    “如意,你送小姐去西城的瑜园。我让人送我去军机处。今日之事,让山雀去查,务必将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我调查清楚。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是。”赵如意低声答道。

    顾清林交代过一番之后,看着舒怀说道:“瑜园是我在城外的一处庄子,安静舒适,你就在那边休憩一段时日吧。等到我这边料理清楚,便去接你。”

    “是,老爷。”舒怀神情凄苦,低声说道。

    --------

    天都城再次发生一桩大事。

    在城外一处叫做瑜园的地方,里面三十二口,全部被杀。据说尸体摆满一地,若不是园子里一个家丁拼着最后一口气跑到附近的平安县衙报案,就是满门被灭都无人知晓。

    当平安县令陈昂听到瑜园的名字时,就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他知道瑜园的来历,也知道他背后是什么样通天的人物。

    陈昂亲自带着一干捕快赶到瑜园时,见到里面的惨状差点儿当场晕倒。他知道,自己的仕途完蛋了。

    不仅仅仕途完蛋了,怕是这条小命也要交代了。

    到底是谁,在他的管辖下干出这等丧尽天良的事情?

    “去-----去向------”陈昂跌坐在地上,哆哆嗦嗦的说道:“扶我起来,上马,去相府。我亲自去-----赎罪。”

    -------

    砰------

    顾清林手里的茶杯掉落在地上摔得粉碎,脸色惨白的问道:“你说-----什么?瑜园出事?全部都死了?”

    “是的。”赵如意低声说道。“平安县令陈昂跪在门口------”

    “滚。”顾清林低声吼道:“让他滚。”

    宋榷恰好走了进来,看到顾清林惊异失措的模样,问道:“老爷,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清林的眼神猛地看过来,宋榷吓了一跳。这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似狼,似虎,似最凶狠的野兽。

    他是想要将人给撕裂了吞噬了才肯罢休啊?

    “老爷,你-------”

    “没事了。”顾清林收回视线,强行压下心中的戾气,说道:“我出去处理一些事。”

    --------

    绸缎铺后院。

    若是有人突然间闯进来,会发现这样诡异的画面。

    小伙计黄二狗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莫老板和老板娘站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出。

    老板和老板娘一幅在小伙计面前一幅做错事的模样,而店伙计却像大爷似的一幅审判者的姿态。

    当然,这个时候是不会有人闯进后园的。就算想闯也闯不进来。在进来密谈之前,李牧羊就已经在小院四周下了禁制,普通人不可能突破李牧羊亲自下的禁制。

    “谁杀的?”李牧羊眼神冰冷的在俩人脸上扫来扫去,冷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