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一十九章、火再燃烧!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一十九章、火再燃烧!

    宋家文有顾清林,武有大将军宋玉。一文一武,相辅相成。在宋孤独隐居幕后多年不问世事的情况下,让宋氏仍然保持着西风第一世家的超然地位。这俩人功不可没。

    李牧羊设计让宋玉身败名裂,甚至连宋氏族誉也遭到殃及。最终导致宋孤独不得不亲手将其诛杀。然后,下一个目标便是要将顾清林给除掉。

    这样的话,宋氏群雄无首,宋孤独就要亲自出来处理这些繁琐俗事。

    那样的话,他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气的神仙身份便要大打折扣,地位也不及以前那么稳固。再想方设法将此人的丑恶嘴脸暴露于世,将其诛杀,陆氏血仇方能得报。

    莫老板的人早就打探清楚了,顾清林在外面养了一个情人。对于那些身居高位的官员来说,喜欢哪个女人直接娶回家做妾便罢了。可是,顾清林不是普通的官员,他的老婆更不是普通的女人,他想要娶回家一个小的做二夫人比娶了公主的附马爷想要纳妾还要更加的困难一些------

    那场火是李牧羊的人放的,城卫军那么及时的赶过去也是因为莫老板的人在幕后操纵。再说,就算当初城卫军没有及时的赶过去或者赶过去之后那些官员没有见到顾清林见到之后不敢相认------李牧羊也另有后招。

    到时候直接让自己安排的人来当众叫破顾清林的身份便好,只是那样的话,恐怕那个暗线会相当危险。

    没想到的是,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样一步。

    瑜园数十口人命,包括那名叫做舒怀的女子,竟然全部葬身利剑之下。

    “公子,此事不是红袖所为。”看到李牧羊动了真怒,红袖倒是坦然无惧,说道:“虽然我们一心要为陆氏复仇,却也不想滥杀无辜-----那三十二口人多是附近村民,是替顾清林照顾庄园收拾庄稼的可怜人。据说还有一名妇女怀了身孕,也同样被杀。我们怎么可能会向那些无辜的人下此狠手?如此行事,又和那些杀人恶魔有什么区别?又和宋玉红孩儿之流有什么区别?”

    李牧羊的视线转移到了莫老板身上,犀利的眼神在他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

    莫老板心头微沉,全身的汗毛都瞬间立了起来。莫老板心中大惊,这个少年人虽然平时一幅温和安静的惹人亲近模样,但是,他毕竟不是凡人,而是搅动帝国风#云-----不,整个神州风云的独特存在。

    孔雀王国召开九国照会,不就是因为他将自己抢夺到的万灵玉玺赠送给孔雀王引诱他的野心吗?

    莫老板不似红袖那般和李牧羊相识已久,而且有着并肩作战死生不离的情份。虽然他也是陆氏的老人,但是此番才和这位小主人第一次见面。所以,在李牧羊质问的时候,他没有红袖那般的底气和无畏。

    在李牧羊的眼神注视下,莫老板的身体微躬,沉声说道:“公子,我受陆氏供养,一切所言所行皆为陆氏。没有公子的命令,老莫绝对不会做出此等丧尽天良之事。”

    李牧羊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些,说道:“我并不是不信任你们,只是觉得-----如此行事不符合本心。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宋氏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但是,对于那些只是想要讨一口饭吃养活一家老小的可怜人,我们就没必要将他们的生命也给夺走了。这是他们唯一拥有的东西。”

    “公子仁慈。”莫老板一脸恭敬的说道。

    红袖看着李牧羊的眼睛,心想,他可一定儿也不仁慈啊-----风城之战,他杀掉的无辜百姓可还少吗?

    或许,他现在不愿意滥杀无辜,也是怕以后自己彻底的和人族对立,再也回不了头了吧?

    “不是你们,那又是何人行事?难道说,还有另外一股势力和我们的目标一样-----也想除掉顾清林?”李牧羊一脸疑惑的问道。

    “火是我们放的,城卫军也是我们安排的,为的就是将顾清林的声誉给抹黑,让人知道,他在外面蓄养了一个情人-----”红袖低声说道。“下一步棋我们还没来得落子,就有人抢先替我们出手了。现在瑜园里面的三十几口人全部死了,包括那个叫做舒怀的女人也死了------这样一来,会不会有人怀疑是顾清林杀人灭口?”

    “不管别人怎么想,至少我们要引导他们往这方面想。”李牧羊沉声说道。不管人是谁杀的,但是,现在的局势对他们是极其有利的。让人在市井传布消息,就说顾清林在外面蓄养情人的消息城卫军知晓,为了杀人灭口,为了不让家里的悍妻宋氏发怒,所以自己抢先出手杀了那女人以及瑜园三十二口--------我们再给顾清林点一把火。”

    顿了顿,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顾清林原本就是布衣出手,能够步步登高走上相位,主要便是因为宋氏的扶持支助。倘若没有宋氏在背后推动的话,以他的身份背#景又怎么可能是天都其它家族的对手?为了不打翻家里的醋坛子,为了不惹宋氏发怒,杀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女子-----你说,天都百姓会不会相信?”

    “自然会相信的。”红袖出声说道。“宋氏现在权势滔天,顾清林在士林之中素有清誉,深受西风读书人的喜爱。因为他有着平民出身的背#景,那些寒窗苦读的学子奉其为表率楷模-----此事若是传了出去,怕是顾清林有口难辨。”

    “顾清林这次赔了夫人又折兵。”莫老板也笑着说道。“倘若再将宋氏不小心摔了几次琼玉楼糕点的事情传出去------怕是宋氏也成了怀疑对象吧?宋氏的千金小姐下嫁给一个穷学生,宋氏将那穷书生给一步步推到帝国右相之位,没想到的是书生发迹之后竟然背叛宋氏小姐,在外面蓄养小妾,而且还有了私生子-----宋氏小姐到现在还没有身孕呢。宋家小姐一怒之下,杀几个人算是什么大事?”

    李牧羊看了莫老板一眼,出声说道:“那就麻烦莫老板了。”

    莫老板会意,躬身说道:“属下这就去处理此事。”

    说完,便急急忙忙的走出去了。

    等到莫老板走远,红袖出声问道:“公子不相信莫老板?”

    “不是不信------”李牧羊出声说道:“我此番回到天都,身边人只有你和莫老板知晓。这次诛杀顾清林的计划,也是你和莫老板全权负责------难道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所走的每一步棋,都有种被人盯梢的感觉。在发现我们有所疏漏的时候,他们会立即痛下杀手,将事件推向朝着我们有利的一方-----你和莫老板俩人,我更相信你。倘若不是你做的话,莫老板的嫌弃便最大了。”

    “我明白公子的意思。”红袖低声说道:“诛杀瑜园三十二口,看起来就像是有人在有意帮助我们做事,做我们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可是,我相信莫老板不会做那种事情。至少,他不会在没有公子授意的情况下做那种事情。既然不是我和莫老板,那又是谁做的呢?此人将我们的计划了如指掌,就像是我们的同谋者一般------他是谁?为何要帮助我们?”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李牧羊轻轻叹息,说道:“陆氏倒塌,我们在天都势单力薄-----而且,我又有着龙族的身份,西风百姓对我成见极深。我们可以借用的力量实在是太少太少了。所以,我们每行一步都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被人发现行踪和所进行的计划。不然的话,不仅仅我有危险,怕是你们也很难再撤出天都城------”

    “我这就去查证此事。”红袖出声说道。

    “查证起来怕是不易。既然那些人不愿意现身,我们想要寻找实在是太过艰难,而且在天都城行事,极易打草惊蛇。宋玉死亡,宋氏应当已经警醒。他们在等着我们犯错,等着我们自己露出马脚,我们务必不能让他们如愿。”李牧羊出声说道:“既然那人愿意帮助我们,或许是友非敌-----我们先按兵不动,「斩草」计划也如常进行-----等到我们除掉顾清林之时,怕是那些人还会出力吧?”

    “我明白了。”红袖笑着说道:“公子是想引蛇出洞。”

    “等着吧。等到风再吹起,等到火再燃烧------看看宋氏要如何扑灭这场吹向他们的冷风,烧向他们的野火。”

    “这几日,天都城一定热闹非凡。我会随时注意市井里面的各种八卦风议。”

    “切莫亲自出手,引火上身。”

    “我省得,我会小心谨慎的。”红袖嫣然一笑。“再说,我这幅打扮,不就是一幅唯恐天下不乱好事八婆的样子吗?要是对丞相杀情人的事情都不感兴趣,怕是别人都会觉得奇怪------”

    俩人又商议了几句接下来的计划,红袖便告辞离开。

    李牧羊看着园子里面栽种的天都樱,树干之上已经长出如米粒般大大小小雪白的花苞,再过一段时日,怕是天都城的第一场雪就会降临,雪白的天都樱也会开满京城吧?

    李牧羊的心情突然间有些伤感起来。

    再过几日,崔小心就要成为宋氏的新娘。穿戴凤冠霞披红色喜妆的女子,一定美艳不可方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