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一章、一死了之!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一章、一死了之!

    原本高大富是想说自己认识李牧羊好几天了,但是想到自己才说李牧羊是刚从农村老家来到天都,那便是打小就认识的发小,于是便转了一个弯,答道:“回这位公子的话,我和黄二狗打小就认识,是在一个大坑里玩泥巴长大的------”

    这人看起来高高大大的,关键时刻还真能靠得住。

    他眼神诡异的看了李牧羊屁股一眼,说道:“连他屁股上有一颗黑痣我都知道的清清楚楚。公子若是不信的话,那就让他脱了裤子给公子看看。”

    宋洮自然不会让李牧羊当真脱裤子,若是他那么做了,宋家大少爷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怕是第二天整个天都城都在热议风流才子宋洮有短袖之癖当街逼迫无辜绸缎店小伙计脱裤子------关键是这个小伙计还长得如此难看。

    “那就不用了。”宋洮有些嫌弃的看了李牧羊一眼,说道:“只是刚才坐在马车里面的时候,见到这位-----二狗的走路姿态像极了我一位故友,所以才赶来拦截相询。不过,现在看来是我认错人了。”

    李牧羊心中微紧,看来还是太过疏忽大意了。

    自己的容貌和声音虽然改变了,但是投手投足间的动作却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那种东西是十几年的生活习惯,潜藏在骨血和每一块肌肤骨骼之中,稍不留神就会泄露天大的秘密。

    这段时日已经适应了新的身份,而且大街之上人潮涌动,熙熙攘攘,所以自己也就难得的放松下来,情不自禁恢复以前走路时的真实形态。

    没想到处处都有有心人的眼睛盯梢,就连这大街之上也会被人给认出来-----

    幸好身边有高大富这个天然的挡箭牌,若是自己独自一人的话,以宋洮心智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脱身。

    宋洮摆了摆手,说道:“没事了,你们可以走了。”

    “谢谢公子。”高大富的身体微微鞠躬,拉着还一脸迷惑的李牧羊就要赶紧离开。

    李牧羊也跟着鞠躬,然后转身准备离开。

    “等等------”宋洮突然间出声唤道。

    俩人同时站住脚步,一起回头朝着宋洮看了过去。

    宋洮的嘴角浮现一抹笑意,说道:“毕竟是打扰了,这里有一袋金币送给你们俩位-----”

    那是一个花团锦绣的袋子,袋子四周还镶有金线。只看那袋子就让人觉得价格不菲。袋子里面鼓鼓馕馕的,里面的金币数量应该不少。

    这对高大富而言是一笔大钱,对假扮成为黄二狗的李牧羊也应当是一笔大钱。

    高大富满脸狂喜的模样,就连眼睛也瞬间变得明亮起来。李牧羊也适时的表现出了激动的情绪,一幅见钱眼开的惊喜模样。

    高大富对着宋洮连连鞠躬,激动的说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你来拿。”宋洮看着李牧羊说道:“毕竟,主要是向你道歉,而且,你也确实像极了我那位故人------”

    “------”李牧羊知道,宋洮心中的疑惑仍然没有解开。

    这一回,是真正的考验演技的时候了。

    他不能表现的迟疑和烦躁,因为作为现在的黄二狗,在面对这样的巨额诱惑时,他稍微有一丝丝的异常,都会被宋洮发现破绽。

    他也不能表现出我发现你在考虑我的睿智和强行镇定,那样完全不符合黄二狗绸缎店小伙计的人物设定。像他们这样的人,这辈子都没有见过那么多的钱,哪能这般的见多识广呢?

    他要表现的像高大富,另外一个高大富。

    李牧羊的表情呆滞,好象还沉溺在那巨大的喜事落在自己头上反应不过来的模样。又有三分的畏惧,是对权贵的畏惧,对未知的畏惧,对宋洮那嘴角挂着的若有若无笑意的畏惧-----

    李牧羊对着宋洮深深鞠躬,声音紧张带着一丝丝哆嗦的音调,说道:“谢谢公子,谢谢公子-----”

    他伸出手来,去接宋洮手里的袋子。

    袋子纹丝不动,宋洮紧紧的抓着那袋子不愿撒手。

    李牧羊面红耳赤,赶紧后退几步,有些疑惑又有些气愤的看着宋洮。

    “你怎么----骗人呢?”李牧羊小声说道,就连指责别人都没有任何底气的模样。

    宋洮这才疑虑大解,将手里的金袋朝着李牧羊丢了过去,出声说道:“赏你了。”

    说完,再也没有兴趣看这两个小厮一眼,转身朝着等候在旁边的马车走了过去。

    马车碾动着青石板砖远去,李牧羊看着那远去的马车站在路边发呆。

    高大富一把从李牧羊的手里抢过金袋,激动的说道:“快数数,快数数-----这里面的钱咱们俩平分,可千万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了。特别是莫帐房,他要是知道了,非得把这钱拿去充公了不可-----”

    “--------”

    一队军士押解着数辆囚车从李牧羊的面前经过,每一辆囚车里面都锁着一个身穿血衣的男人。即使现在他们伤痕累累,面容憔悴,但是不经意间扫向人群中的眼神,仍然让人有种被猛虎野兽觊觎的危险感。

    “他们是什么人?”李牧羊出声问道。

    “嘿,能是什么人?”高大富摇头叹息:“肯定是以前陆国公的嫡系,被人给拿了从各处运送到天都来砍头------作孽啊。”

    “他们经常这般送人过来砍头吗?”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狠辣的笑意,出声问道。

    “以前才多呢,一天都要运过来好几批------现在倒是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十天半月才有一批-----据说以前那个陆国公手底下的将军比这护城河边的柳树还多,他麾下的士兵比这护城河的池水还有多-----没想到也有今天-----”

    “是啊。”李牧羊轻轻叹息:“没想到会有今天-----”

    --------

    --------

    在有心人的推动下,瑜园灭门案仍然在天都百姓的热议当中。

    事情只会越抹越黑,就算是顾清林身为一国之相,也不能站出来说自己没有干过这件事情。

    倘若他那么做了,只会更加让人相信他是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

    他要做的便是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假装和瑜园没有任何关系,和那个叫做舒怀的女子也没有任何关系。他要维系一国之相的尊严和体统,他还有无数军机要事需要处理和度量。

    可是,顾清林明显的感觉到,因为这件事情的影响,当他站在朝堂之上以及会见百官的时候,那些人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一些异样。

    以前,大家对待自己只有尊重和敬仰。

    现在,变成了畏惧和-----嘲讽。

    他明白这种变化意味着什么。

    倘若稍有变动,怕是他就没办法再如以前那样的控制场面对整个西风朝局施加影响了。

    顾清林急切的需要瑜园案尽快破案,也急切的希望他们能够早些找到幕后凶手-----虽然他也清楚,就算找到了也没有任何用处。

    毕竟,就凭平安县的那几十个捕快就能够捉到那头恶龙?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

    当然,顾清林也不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做。

    市井之上开始出现另外一种声音,陆氏余党贼心不死,他们故意做出这等灭门惨案,为的就是诬蔑顾相清白,想要把他从相位之上拉下来,将整个宋氏都给踩在脚下。

    毕竟,在无数个版本的陆氏谋逆案的传言之中,宋氏是忠君爱国护卫国家的中坚力量,也是由宋老神仙亲自出手力挽狂澜才没有让陆氏窃国的罪恶成功。

    在后来的清除陆氏一党之中,便是由顾清林亲自主持,铁腕之下,无数原本忠于陆氏的将领或者文官被人西风各行省各州府押回天都验明正身后一刀砍头。

    现在,陆氏余党开始意图报复,抹黑宋氏声誉。

    老百姓的脑袋并不是属于自己的,而是属于当权者,属于那些高居上位的聪明者。

    他们的人生就是一丛芦苇,风往哪边吹,人便往那边倒。

    当那些德高望重的人或者说更有影响力的人站出来替宋氏说话,替顾清林洗白之时,天都老百姓的思维便发生了变化,舆论的走向也同样的发生了变化。

    顾清林又很适时的让人从外地押回几个陆氏的重要将领回来游街,然后第二天当着众人的面在午门砍头。于是,老百姓们就更加相信之前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

    陆氏死灰复燃,宋氏铁血反击。

    所有人都清楚,只有再多给顾清林一点儿时间,只要再出现一些其它的事故。那么,人们便会因为时间的久远而忘记,因为其它事故更加吸引眼球而转移目标-----

    倘若苦难不是真正的发生在自己身上,人们的同情心又能够持续多长时间呢?

    可是,另外一件事情的发生,再一次将顾清林给推向了风口浪尖。

    平安县令死了。

    平安县令吊死在自己的卧室。

    平安县令死的时候还留下一行血书:进退两难,一死了之。

    树欲静,而风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