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二章、食人恶龙!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二章、食人恶龙!

    自从李牧羊和高大富平分那一袋子金币之后,高大富便对李牧羊的态度大变。以前是一幅大哥照顾小弟的居高临下感觉,现在有种唯李牧羊马首是瞻而特意放低身段的屈服感。

    金钱的魅力是巨大的,他发现自从这个「黄二狗」到了之后,他所收到的意外之财比以前好几年加起来还要更多一些。

    不说上次崔家那位小姐的厚赏,就是这一次那位英俊贵气的公子哥给他的金币都远胜他在绸缎店帮工而得到的数年积蓄。再过些日子他就要迎娶村子里最漂亮的村花了,这些钱足够他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礼。

    李牧羊扫地的时候,他立即抢过李牧羊手里的扫把说我来我来这种脏活怎么能够让您亲自来做呢。李牧羊爬高爬低搬弄布匹的时候,他也赶紧把李牧羊拦截下来说我来我来这种危险的事情怎么能麻烦你呢。

    李牧羊休息的时候,他竟然给李牧羊泡好一杯茶水送过来说让他解解乏。甚至还好几次买了徐记的卤鸡腿给李牧羊加餐。

    李牧羊拒绝了好几次,他仍然我行我素,以一种朴实又坚持的态度来表达自己心中的谢意。

    这让陈狗蛋很是看不过去,冷嘲热讽的说道:“高大富,你这是把黄二狗当作主子来侍候着呢?就是对老板和莫管事都没有这么殷勤过。”

    高大富憨厚一笑,咧嘴笑道:“我就是觉得和二狗兄弟投缘-----要不,你也学学?”

    陈狗蛋当然不会这么侍候李牧羊,更不会给李牧羊买卤鸡腿。毕竟,因为他的名字不好,从来没有机会跟随李牧羊去拿别人家给的赏赐。

    “我可没你那么没骨气。跟一个小奴才似的。”陈狗蛋没好气的说道。

    “嘿嘿,你不懂。”高大富才不愿意和陈狗蛋多费口舌,这哪有比他腰袋子里面的金币不停的增加重要啊?他一脸笑意的走到正在整理绸缎的李牧羊身边,小声问道:“你知不知道食人魔的事情?”

    “食人魔?”李牧羊一愣,说道:“什么食人魔?”

    “嘿,我就知道你不知道------你才来天都,有很多事情不懂。最近一段时间,天都周边出现了一个很厉害的食人魔,专门吸食男童和成年壮丁的脑髓-----据说附近有很多村子都被他吃光了呢。啧啧啧,说起来也真是可怜------”

    李牧羊明白了,他说的正是自己初至天都时遇到的黑袍人抢劫男童壮丁的事情。于是便作出一幅非常好奇的模样,出声问道:“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皇城墙下,难道官府不管吗?”

    “管。怎么不管?每次官府的人跑过去了,那食人魔早就把人吃干净逃跑了-----村子里干干净净,除了人没了,其它东西都还好好的。”

    “知道是什么人干的吗?”李牧羊出声问道。

    “以前不知道。不过今天我听到一则消息------”

    听到高大富说起最近天都城最为热闹的食人魔事件,陈狗蛋虽然不喜高大富的奴仆作派,也忍不住凑近一些旁听。

    就连正在柜台前打着算盘算帐的莫管事也放缓了拨弄珠子的动作,侧起耳朵倾听食人魔事件的最新动向。

    “什么消息?”李牧羊恰到好处的问题充分的满足了高大富的表现欲,他的双眼放光,一脸亢奋的说道:“据说那个食人魔是一头龙。”

    “什么?”李牧羊瞪大眼睛。

    “就是那头龙。”高大富小声说道。“之前出现在天都城的那头小龙-----不过说来你肯定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毕竟,那个时候你还没来天都城。你知道吗?陆家当年有一个养在外面的孩子,竟然是一头龙变的------哎哟,当年把天都城给闹得鸡犬不宁,幸好得宋老神仙亲自出手把他给收拾了。”

    “原本以为这头龙经了那次的事故,可得变老实了一些。没想到的是,他竟然心存报复,这回偷偷的潜了回来,专门吃咱们天都百姓的心肝脑髓-----”

    “你怎么知道----是那头龙干的?”李牧羊出声问道。

    “大家都这么说-----”高大富扯着嗓门喊道,李牧羊的不信任让他很是生气:“我有一个亲戚是衙门的人,据说他们正在想办法逮住那头恶龙呢。”

    “-------”

    李牧羊明白了,这是宋氏对自己的反击。

    反正在天都百姓的心目中,龙族是丑陋的,邪恶的,是喜欢吃人心肝脑髓的怪物。

    李牧羊想像了一下自己面前摆着的一堆堆小菜,有油炸心脏、爆溜肝片、蒸的七分熟的脑花,胃里一般抽搐恶心,差点儿没有吐出昨天晚上吃的面片汤给吐出来------

    “龙族也不一定就会喜欢吃人的心肝脑髓吧?”李牧羊弱弱说道。

    “这种事情你就不懂了。”高大富一幅过来人的模样,说道:“你想啊,那恶龙能飞天,能入海,本事又大的出奇,什么山珍海味他没有吃过?吃的久了,会不会腻?要是每天让你大鱼大肉,你会不会腻?”

    “------会。”

    “这不就得了吗?那龙族吃多了山珍海味,肯定早就吃腻了。所以啊,他就开始盯着人族的心啊肝啊之类的吃------据说这东西最是滋补,而且还能够助涨他的功力。”

    “-----那他也可以吃素啊。”李牧羊小声替龙族辩解。

    “龙族怎么可能吃素呢?”这一次,就连陈狗蛋也听不下去了,帮腔说道:“吃惯了肉的野兽,怎么会喜欢吃素?你见过吃草的老虎吗?”

    李牧羊再次摇头,说道:“没有。”

    “所以说,肯定是那头恶龙干的------”陈狗蛋一幅以一幅极其笃定的模样做了判决。“食人魔事件刚刚出来的时候,我就怀疑是那头恶龙干的了。你想想,除了他,还能有谁?不过,那个时候我想,那头恶龙被宋老神仙给打得落慌而逃命,肯定不敢再回来做恶-----没想到他的胆子那么肥。”

    “------简直是愚蠢之极。”李牧羊对他身边的这些小伙伴已经相当的无语了。

    “不是吗?简直是愚蠢之极。那头龙要是聪明的话,早早的找一个隐蔽之地把自己藏起来,可千万别被咱们的宋老神仙找到。不然的话,有他的苦果子吃。若是这一回被宋老神仙看到,怕是少不得剥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

    “那是自然。”高大富连连点头。“宋老神仙肯定早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心里也定然有了应对的法子。就是可怜了那些被恶龙吃掉的可怜百姓,人死了便死了吧,连尸身都凑不齐全------”

    “-------”

    高大富转身看到李牧羊表情古怪,好奇的问道:“二狗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没事。”李牧羊摇头,说道:“我就是想到------若是有一堆心啊肝啊的摆在我的面前,我怕是早就吐一地了。”

    “你想什么呢?你又不是那头恶龙-----”高大富笑呵呵的说道。他拍着李牧羊的肩膀,说道:“别说是吃人的心肝了,就是让你杀一只鸡,怕是你也不敢去做吧?”

    “是的。”李牧羊点头。“我确实不敢杀生。”

    “我就知道。你看你那病怏怏的模样。”高大富笑得十分开心。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都不干活,趴在哪里说什么闲篇?”红袖扮作的老板娘扭动着性感的腰肢走了出来,满脸怒气的说道:“养着你们,就是让你们在这里说鬼怪故事的?黄二狗,是不是又是你起的头?我和你说多少次了,来了就要给我好好干活,不然赶紧给我滚回老家去,回去之后告诉你老娘,不是我不要你,是你自己好吃偷懒,这样的人,我养不起-----”

    高大富和陈狗蛋赶紧跑去干活,就是莫管事也低头算起帐来,算盘珠子拨弄的霹雳啪啦作响。

    红袖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厉声吼道:“黄二狗,你给我出来。”

    说完,又扭动着细柔的腰肢和丰满的臀部朝着后院走去。

    于是,李牧羊再一次在众人同情的眼神下跟在红袖的身后来到了后院。

    红袖将前后院中间的那道小门关上,仔细倾听了一番周围的动静,确定安全系数解决之后,小声说道:“公子,宋氏开始反击了,他们是不是知道你回了天都?”

    李牧羊倒是不甚着急,说道:“倘若宋玉死的时候他还不确定我是幕后操纵者,那么这一次的顾清林事件,宋孤独一定怀疑是我干的------不然的话,就实在配不上他星空之眼的智者称号了。”

    “那可怎么办啊?”红袖急道:“他们若是知道公子此时正在天都,怕是立即调集人手四处搜寻公子的下落,那样的话,怕是公子的处境就相当危险了------”

    “没有那么严重。”李牧羊轻轻摇头。“安排人手搜寻我的下落是应有之意,我们在暗,他们在明,终究对他们是不利的。不过,我猜测他们也不会大张旗鼓的去派兵搜寻,因为那样只会让刚刚安定下来的天都城再一次变得人心惶惶混乱不堪。宋氏一直将西风皇权视为自己的馕中之物,这天都城便也是他们家的天都。他们会亲手制造混乱吗?定然是不会的。”

    “他们此番将那食人魔事件硬扣到我的头上,一是为了让我们自乱阵脚。只要我们的阵脚乱了,就容易出现破绽。容易被他们寻找到我的藏身之所-----二嘛,我想宋孤独心中已经猜测到了,我将万灵玉玺赠予孔雀王,诱其野心,并助其一统九国,为的就是最终请他们为我龙族正名。他借此机会污我名声,也是为了将来洗漱龙族清白时制造一些阻力和麻烦。龙族恶名由来已久,传承万年,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够洗涮掉的?他们心里不舒服,也不想让我太好过。”

    “那我们就什么也不做了?”红袖出声问道。

    “按照原定计划进行。”李牧羊沉声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选择回天都复仇,又怎么可能轻易撤退?”

    “我就是担心公子的安危------”

    “我倒是担心宋孤独的安危。”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阴冷的笑意。

    正在这时,外面一阵骚动,好像是有什么重要的贵客到来。

    (PS:善意的催更我看到了,恶劣的诅咒我也看到了。这场感冒持续了快一个月,脑袋昏昏沉沉的,恰好又到了李牧羊的天都复仇阶段,这是《逆鳞》这本书的重头戏,我想好好写,我想把它写好。但是脑袋里面的思绪不够完善,后续内容还没有考虑周全。所以断更了几天。

    仍然要感谢大家的关注,我也会做好一个安静的讲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