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三章、招惹桃花!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三章、招惹桃花!

    李牧羊看了红袖一眼,说道:“我出去看看。”

    “还是我去吧。”红袖担心的说道。“不会是宋家的暗探这么快就找来了吧?若是有什么危险,公子就立即离开天都。暂时避一避风头也好。”

    “不会的。”李牧羊笑着说道。“若是宋家的暗探那么厉害,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找来了-----再说,这么大阵仗的找过来,不怕打草惊蛇把人吓跑?”

    “公子且等等。”红袖急急忙忙的走了出去。无论如何,她也不想让李牧羊出去冒险。现在的天都城危机四伏,不比国尉爷还在世的时候安全有保障。倘若李牧羊有个三长两短,他们这些人的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当她来到前面店铺的时候,发现果然不是什么宋家的暗探或者巡城司的军人,而是一个身穿镶满天都樱红色锦衣的漂亮女子。

    那女子一脸冷漠的站在店铺门口,一群丫鬟仆役围拢在身侧,更外面的店铺门口守护着十几名全身披甲的飞羽军。

    飞羽军是皇家军队,此女子能够带着飞羽军出门,一看就知道其身份高贵不凡。

    店里的伙计高大富和陈狗蛋都认识这个女子,就是莫管事也停下了手上的算帐工作跑到面前来问好请安。

    高大富自恃上次给女子送过布,一脸殷勤讨好的模样,笑呵呵的说道:“楚小姐,您今天要看点儿什么?”

    “来绸缎铺自然是来看绸缎的,难道还要看你不成?”楚宁一脸嫌弃的模样。

    “哈哈哈,楚小姐真是会说笑,我有什么好看的------楚小姐想要什么绸缎?是苏锦呢?还是黎布?或者我们还有极品的金戈蚕丝,以前都是送进宫里给皇室用的-----楚小姐要不要也看看?”

    “金戈蚕丝就算了,虽然布料还算柔软,但是这大冬天的不能御寒,你想冻死我啊?”

    “怎么会呢?我也就是那么提了一嘴-----那楚小姐想要看看什么呢?”

    “你是店铺的伙计,店里有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你问我想看什么?”

    “这------”高大富一脸的为难,他觉得这位大小姐不是来购物的,而是来找茬的。难道上次给了她次品绸缎?不可能啊,自己家店铺是百年老店,不可能做那种以次充好的事情。

    再说,面对楚小姐和崔小姐这样身份高贵的大客户,他们更不敢有所疏忽。还是说,其它什么地方得罪了这位大小姐?

    红袖知道楚宁的身份,身为陆氏安排在天都的暗桩隐线,对天都城这些重要人物自然是非常熟悉。包括一些极其隐私的私人癖好,或许也能够知道一二。楚宁公主是先皇最宠爱的女儿,虽然先皇早逝,新皇登基,但是楚宁的处境也要比她那要「开疆拓土」的哥哥要好上许多。

    或许新皇觉得她没有什么危险,在将他的哥哥们都远远发配或者囚禁起来时,她仍然能够以自由之身在天都城活跃。而且,楚宁公主和崔家的崔小心关系密切,这一年走得格外紧密,更是让红袖对她非常的上心。

    但是,作为绸缎铺老板娘的身份,却是不能够将楚宁的身份给点破的。所以红袖摇动着细软的腰肢,笑的比野花还要灿烂,说道:“哎哟,这位小娘子长得可是真好看啊,比天上的仙女还要好看一些------这些笨蛋家伙都不会来事,这位小姐想要什么直接和我说,只要是我们店里有的,我一定给你准备齐全了。就是我店里没有的,我也得想办法从其它地方给小姐调过来。”

    楚宁打量了红袖一番,问道:“你是这家绸缎铺的老板娘?”

    “是的。请问小姐如何称呼?”

    楚宁没有回答红袖的问题,而是冷冷的看着她,说道:“你们这绸缎铺也算是百年老店了,就不能招几个模样周正办事机灵的伙计?这三个家伙一个比一个蠢,看着就让人来气-----对了,上次来看到一个人模狗样还算是懂事的,让他出来侍候着。”

    “--------”

    听了楚宁的话,陈狗蛋和高大富心里委屈的不行。

    黄二狗长得没他们好看,而且跟个木头似的,客人来了杵在那里都不知道招呼的,推销套路更是不如他们熟络,而且还从来不夸那些来绸缎铺看布料的大妈大娘们长得好看-------怎么就比他们懂事了?

    不过,既然贵客点名要黄二狗侍候,他们也没办法拒绝不是?

    他们一个个的看着老板娘,等着老板娘叫黄二狗出来。

    红袖眼里的厉芒一闪而逝,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了,说道:“这位小姐有所不知,你说的那个伙计应该叫做黄二狗------他是新来的,不会说话,更不会办事。刚才我才让他出去给客人送布了-----”

    “是吗?”楚宁脸上浮现一抹冷笑,说道:“老板娘该不是在骗我吧?那我就在这店里等着。我倒是要看看那黄二狗什么时候回来。”

    红袖就更加觉得这位公主不安好心,说道:“这位小姐想要什么,我可以先让伙计给准备着------”

    “不用了。我就等那黄二狗回来吧。虽然他长得难看,也不会说话------但是本小姐最讨厌的就是欣赏东西的时候有人在耳朵边不停呱噪,跟一只苍蝇似的。烦都要烦死了。”

    “既然这样-------”红袖看到楚宁一幅不见李牧羊不肯罢休的架势,敷衍的说道:“那就请这位小姐到旁边的贵宾室休息喝茶。等到黄二狗回来,我就让他去贵宾室侍候。”

    红袖准备用拖延法,她倒是不信了,难道这位楚宁公主还能够等到他们店铺打炀都不走?

    “老板娘,我送货回来了。”李牧羊的声音从后院传了过来,很快的,长得不好看又不会说话的「黄二狗」便出现在店铺里面。

    “二狗,楚小姐在等着你呢-----”高大富不知道老板娘为何不愿意让黄二狗出来侍候,毕竟,这位小姐可是大主顾,侍候好了赏钱也是非常丰厚的。他觉得自己和李牧羊私交最好,可不愿意让他失去了领取赏钱的机会。“你赶紧侍候着。多给楚小姐推荐一些好布。”

    “见过楚小姐。”李牧羊恭敬的向楚宁问候作揖。

    红袖狠狠地瞪了李牧羊一眼,说道:“既然二狗回来了,那就好生侍候着这位小姐,可不能让人不满意啊-------”

    说完,摇动着腰肢留下一屋子醉人的香气离开了。

    楚宁面情冷漠的打量着李牧羊,说道:“你只需要给我推荐你们上好的布匹就行了,该说的话好好说,不该说的话一个字都不要说------贵宾室在哪里?前头带路。”

    李牧羊愣了一下,立即带着楚宁朝着贵宾室走了过去。

    高大富也想跟在李牧羊身边侍候,楚宁身边的丫鬟伸手一挡,就把他给挡了回去。

    进入贵宾室之后,李牧羊亲自帮楚宁倒了一杯茶水。楚宁喝着茶水,头也不抬的说道:“把你们这里上好的绸缎都搬过来。苏绵的样子取来一些,梨布的样子也取来一些------记得,要最好的。”

    说完,就低头喝茶。

    李牧羊应了一声,立即就开始忙活起来。来来回回搬了十几样店铺里面最珍贵的布匹绸缎进来,一样样的摆放在楚宁的面前。

    楚宁喝完了一杯茶,指着面前那一大堆样品说道:“黑色的太老,深红色的太俗-----这两样不要,其它的都给我包起来。”

    说完,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李牧羊这才松了口气,原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哦,对了,那匹绣满桃花的也不要-----桃花桃花,容易招惹桃花。”

    说完,再不言语,很快就消失在这绸缎铺里。

    李牧羊表情错愕,站在原地发呆。

    留下来的老麽麽满脸不耐,呵斥道:“傻了?赶紧把我们小姐要的货全部都包起来。”

    “是是是。”李牧羊答应着,手脚麻利的忙活开来。

    --------

    ---------

    空山新雨后,万物如新苏。

    雨后的灵山空气润湿,原本被冷风吹折秋意侵逼的枯草也焕发出一缕缕生机。

    一只肥硕的兔子在树丛里面跑来跑去的,然后在一处草丛边停了下来,左顾右盼,就像是对周围的环境比较好奇,又像是预知到了什么危险。

    突然间,野草掩盖的洞穴里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将那只兔子的脖子给掐住,任由那只兔子拼命挣扎,仍然被拖进了野草丛里。

    嗖嗖嗖-------

    数道黑影从天而降,将那处伸出大手的洞穴给围拢的严严实实。

    为首的黑袍人冷冷盯着那处洞穴,大声喝道:“出来吧,我知道你们在里面。”

    无人应答。

    “再不出来的话,我们就放火烧洞了。”又有一名黑衣人出声喊道:“到时候,你们会和那只兔子一样被烧的烂熟。”

    仍然无人应答。

    “放火。”为首的黑袍人发号施令。

    旁边一个黑衣人冲到洞口,两根手指头一搓,一团火焰便出现在他的指尖。

    他对着指尖吹了口气,那小小的火苗便变成了熊熊大火。

    手指头一弹,那团巨大的火苗便朝着山洞里面冲了过去。

    “救命啊-------”

    “快出来------”

    “快跑-----娃子快跑------”

    --------

    很快的,数十条灰乎乎的身影从那山洞之中钻了出来。大多数是男童和壮丁,也有几名妇孺老人。

    一群人聚集在一起,人挨着人,肩靠着肩,满脸愤怒而绝望的盯着那些黑袍人。

    “跑?你以为你们能够跑到哪里去?”为首的那名黑衣人冷笑连连。大手一挥,说道:“全部带走。”

    “是。”数名黑袍人冲了过去,准备将这些人给掳了回去交差。

    轰------

    天空之中,出现了一道惊雷。

    然后,一道巨大的白影从天而降,轰隆隆的冲向那些黑袍恶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