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四章、水到渠成!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四章、水到渠成!

    龙!

    真正的巨龙!

    白色的巨龙从天而降,仅仅是一颗龙头就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更不用说那拖拽在后面一眼看不到边际的白色龙尾。

    “龙-------”黑袍男人满眼惊恐。“竟然是龙------”

    “龙-------”

    村民们也全部都惊呆了,他们没想到自己竟然在这里遇到了那传说中的恶龙。

    难道那些传言是真的------这些黑袍人是那头巨龙奴仆,他们捉走人类只是为了给恶龙新鲜的心肝和脑髓?

    正当他们瞪大眼睛呆滞当场的时候,那头白色的巨龙已经冲向了那些黑袍人。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任何的停顿。

    轰------

    巨大的龙头狠狠地撞在那些想要扑向村民的黑袍人身上,黑袍人一个个的被撞得横飞出去,有的身体撞成肉沫,还有的在空中的时候就断裂成数截。

    九天而下,挟裹龙王之气,又岂是这些肉体凡夫可以抗衡的?

    这是一场屠杀,白色巨*本就没有给那些黑袍人辩解或者求饶的机会。当它一头撞飞数名黑袍人之后,嘴巴一张,一股巨大的腐蚀性气体喷射而出,将三名想要飞身逃跑的黑袍人给烧成灰烬。

    从白龙现世,到他击杀那九名黑袍,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当他将那些黑袍人杀完之后,并没有立即逃离,而是血红色的瞳孔看向了那聚拢在一起身体嗖嗖发抖甚至还有不少人瘫倒在地的可怜村民。

    强壮的男人将女人小孩儿挡在身后,作为头领的周刚想要张嘴说话,想要求饶,或者说一些恐吓的话-----

    他感觉到自己的嘴巴在蠕动,却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声音。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龙,他们面对的是那强大恐怖的龙族。

    白龙眼里的血雾逐渐消散,然后巨大的龙首对着他们点了点头,长呤一声,转身朝着九天之上冲刺而去。

    吟-------

    村民们全部瘫倒在地,看着那逐渐消失于眼帘的白色身影。

    -------

    “难道不是那头白龙干的?不可能啊,书上早就说了,恶龙最喜欢吃人的心肝脑髓-----这一回他之所以杀了那些黑袍人救下村民,那一定是因为他知道了天都有关他的传言,害怕咱们的宋老神仙找上门去------”

    “龙怎么会害怕天都有他的传言呢?他就算不杀那些村民,难道大家就会觉得他是头好龙?或许,那些村民确实不是龙族掳走的------你看,他还杀了好多黑袍人,他怎么会没事杀自己的人呢?”

    “这就是那恶龙的狡猾之处了,他要是不这么干,你会帮那头恶龙说话吗?你会怀疑那头恶龙的真正动机吗?不用猜了,一定是恶龙要吃人的心肝,所以才让那些黑袍人去抓人-----”

    “我觉得这事情另有蹊跷,如果那龙当真喜欢吃人的心肝的话,为何又从那些黑袍人手里救下那么多的村民------这件事情或许不是恶龙所为------”

    --------

    白龙现世救下村民之后,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天都。原本普通百姓就对这种奇闻鬼怪之事感兴趣,又涉及到时下最火爆的食人魔和恶龙的事情,自然就更不可能隐瞒得下。

    所以,从绸缎铺开门始,高大富和陈狗蛋就在李牧羊的面前就为了此事争来吵去。高大富仍然坚定的认为龙族就是食人魔,也只有龙族才会做出这等丧心病狂的事情。陈狗蛋倒是想的更仔细一些,觉得此事或许另有隐情,那头恶龙一定是被它人所冤枉。

    李牧羊闲极无聊的用一个苍蝇拍子拍打着店里的苍蝇,听着俩人在耳朵边争吵不休,就当这一切和自己完全没有任何关系。

    他们的想法也就是天都百姓的想法,看来李牧羊恢复龙形救下那些村民确实让一部份天都人开始怀疑食人魔的真实身份。

    “二狗,你觉得谁说的更有道理?”高大富跑到李牧羊身边,想要争取得到李牧羊的支持。

    “他自然是会帮你的------不过,这种事情动动脑子就知道,那头恶龙定然是被人给陷害了。他早不吃人晚不吃人,为什么偏偏现在才开始吃人呢?”

    “谁说他早不吃人了?他以前吃人,只是大家不知道而已-------”

    “那他为什么又不吃了?为什么又放了那些村民?”

    “或许-----或许是他吃腻了也有可能。他想换一换口味------二狗,你说说,你觉得谁说的有道理?”

    啪!

    李牧羊一拍子拍死一只苍蝇,看了高大富一眼,说道:“我觉得狗蛋哥说的更有道理一些。要是那头龙当真喜欢吃人的话,又为什么要杀掉给自己寻找食物的黑袍人呢?又为什么放下那么一顿完美的人族大餐呢?”

    “二狗,这就是那头恶龙的目的-----他如此行事,就是为了混爻视听,让我们都开始怀疑真正的食人魔是谁,其实那头龙就是食人恶魔-----”高大富还想努力的说服李牧羊。

    “既然你这么认为------那就这样吧。”李牧羊淡然说道。

    “哎,你这是-------”

    “我总觉得龙族不可能喜欢吃人肉。”李牧羊出声说道:“血淋淋的,谁喜欢吃人肉啊?”

    “--------”

    ---------

    ---------

    “狐狸的尾巴终究还是露出来了。”宋孤独一边煎药,一边漫不经心的出声说道。“原本也只不过是随手落子,没想到他的反击却这么强烈,不惜以身犯险。”

    “是啊。这也是老神仙神机妙算,将我们天都城难以破解的食人魔案件给推到那头恶龙身上,没想到那头恶龙为了自证清白,竟然不惜现出龙形救了那数十村民-----这样一来,只要我们操纵得当,天都百姓就会更加相信那头恶龙就是吃人心肝的食人魔了吧?”顾清林一脸笑意的说道:“我已经着人四处寻找那恶龙踪迹,希望早日将其捉拿归案,为那些枉死的天都百姓报仇雪恨。”

    “都是小道。”宋孤独出声说道:“原本名声已经崩坏于此,多一些少一些又有什么意义?”

    “老神仙教训的是。”顾清林赶紧躬身受敬。

    “爷爷的意思是说,只要将那头恶龙给真正的屠杀了,方能够解心头之恨,也为我宋玉叔报仇------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杀了我宋家的人能够安然无事的。那个李牧羊也不例外。”宋停云冷声说道。

    这一回,蹲在炉下烧火加柴的是宋家的玉树宋停云。宋氏的老神仙亲自熬药,宋家玉树甘当火夫,宋晨曦得至如此恩宠,着实是比那深宫里面的公主们还要更加幸福一些。

    “确实如此。那恶龙一日不出,民众一日难以安定-------终究是要找个办法将他给引出来屠了才是。”顾清林点头说道:“既然那头小龙如此爱惜羽毛,不想让人毁了自己的名声,不若我们再如此设计一番,找几个高手扮作强掳村夫的黑袍人------等到那小龙出现来救时,将其一举屠杀?”

    “可再一,不可再二。”宋孤独拒绝了顾清林的提议:“此事我已心有定计,无需担心。”

    顾清林点了点头,看着宋停云说道:“停云,再过几日就是你和崔家小姐的大喜之日,可是准备好了?”

    “不是一切由姑夫操办嘛。”宋停云温和笑道。

    “礼仪之事,自然无需你担心。只是你的心境可准备好了?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其它三者,停云可不在意。但是这洞房花烛,怕是此生头一回经历吧?”

    宋停云笑着说道:“我和小心相识多年,打小一起长大,可以说是青梅竹马-----这一日早有预料,也期待多时。不过是水到渠成而已。”

    “哈哈哈,好一个水到渠成。说来也是,你和小心都是我们看着长大的,那个时候,就觉得天都城的那么多小子当中,你和小心最是出众,也最是般配。没想到最后果然走到了这一步------也算是姻缘天注定。”

    “还要有劳姑夫多多费心了。”宋停云说话的时候,眼里浮现一抹冷意,抓了一大把木柴丢进火炉。

    宋孤独正在用筷子搅动汤药,出声喝道:“火大了。”

    宋停云这才发现失态,赶紧从炉堂里抽出两根烧得正旺的木柴出来。

    “停云年轻,哪里做得了这种活计?”顾清林蹲下身体,说道:“你去看看你即将过门的小妻子吧,烧火的事情交给我-----姑夫小的时候没少做过这种事情。”

    宋停云微笑道谢,起身将烧火的事情交给了顾清林。

    “爷爷,那我就先出去了。”宋停云对着宋孤独说道。

    “去吧。”宋孤独的视线仍然聚集在那罐子里面的汤药上面,好像世间再无他关注的事情。

    等到宋孤独推门离开,宋孤独才轻轻叹息,说道:“若论年轻一辈的心性才气,那头小龙堪称第一。陆行空一辈子输给了我,却得了一个好孙儿。”

    顾清林眼神微跳,心想老神仙怎么夸起他来了?

    宋停云走出老宅大门,看着外面的苍茫天色,一时之间有些迷茫,不知道自己应当何去何从。

    想了想,跳上自己骑来的火云马之上,对着身边数名随从喝道:“去国公府。”

    ---------

    ---------

    崔小心是不愿意见到宋停云的。

    至少在这个时候她不愿意见到。

    自从上一次因为宋拂晓拦车的事情发生后,宋停云便有一些时日没有过来探望,好像是在生崔小心的气当真怀疑崔小心和那李牧羊有什么密切接触似的。

    不过,准姑爷上门拜访,也不好当真将其赶了出去。

    崔小心犹豫片刻,对柳绿说道:“去回停云少爷,就说我身体不适,不便见客。等到病好了再来吧。”

    “小心哪里不舒服?可要紧吗?”一个男人的声音从院子里面传来。

    只见黑衫少年走路带风,正朝着崔小心居住的小楼大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