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五章、彩虹流星!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五章、彩虹流星!

    少年风华正貌,俊美不凡。和初至星空学院相比,气质更加沉敛,眼神里凝结微霜。

    宋停云不顾侍女的反对,径直闯进小院走到了崔小心的面前。

    因为他清楚,倘若他不如此行事的话,怕是今日没有机会见到自己的未婚妻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今天特别的想要见一见崔小心。

    崔小心看着少年关切的眼神,轻声说道:“没什么,就是昨夜看书晚了,受了点儿风寒。也不过是一点点头晕脑热之症,休息一会就会好了。”

    “可要注意一些。”宋停云笑着说道:“再过几日就是你我大喜之日,我可不愿意看到我的新娘子身体不适影响婚期------不然我让秦太医过来给你看看?”

    “不用了,微上之症,怎能劳烦太医?实在太过儿戏了。”崔小心拒绝了宋停云的殷勤。也只有皇族楚氏和宋家人能够一句话就将宫廷太医给传过来。就连他们崔家的权势也是做不到的。

    “听小心的,不传便是。”宋停云笑着说道。“刚刚从爷爷那里出来,恰好顾相也在,说起我们俩婚期将近,问我可做好了心理准备------我答说,这一日期待已久,准备多年。突然间想到,也不知道小心准备好了没有。所以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客已进门,再将人赶出去就与情与礼不合。

    崔小心邀请宋停云落座,原本要出去传话的柳绿也机灵的跑去奉上香茗。

    崔小心的视线看着窗外的景致,轻声说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已经决定好了的命运,是否准备妥当又有什么意义?”

    宋停云手里捧着热茶,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问道道:“小心心里有怨气?”

    崔小心的视线终于从窗外收了回来,若有所思的看着宋停云,说道:“你今日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你当真想要知道我的真实想法?你当真想要一个真实的答案?”

    “你我从小一起长大,也称得上是青梅竹马-----几时这般生分了?有什么话尽管直言,无需隐瞒。”

    “既然如此,那我现在便可以回答你-----你问我有没有准备好,我的答案是没有。你问我心里是否有怨气,我的答案是有怨气,而且有很深很深的怨气------”

    旁边侍候的桃红柳绿吓得脸色惨白,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当真就把心里话全给说出去了?若是让崔宋两家的长辈听到,小姐少不得又得挨一顿训斥。

    她们俩人拼命的给崔小心挤眉弄眼,让她噤声,可是崔小心却不为所动,就像是根本就没发现她们的存在一般。

    沉默!

    现场死一般的沉默!

    “哈哈哈------”

    良久,宋停云突然间大笑出声。

    他笑容满面的看着崔小心,眼神里带着欣赏的意味,说道:“有意思,还真是有意思。天都人皆言天都四明月的崔小心小心谨慎,我也觉得确实如此。却没想到今日能够见到小心如此坦率直接的一面,倒也有趣的紧。”

    “宋公子缪赞了。”

    “可是因为那李牧羊?”宋停云低头抿着杯子里的茶水,轻声问道。

    崔小心表情笃定,说道:“与他人无关,只与小心心绪有关。”

    “是吗?既然小心刚才那般的直言不讳,不妨我们便开诚布公的好好谈一谈-----怎么涉及到那李牧羊的时候,你倒反而收敛起锋芒了?”

    “难道宋公子是想要逼迫我承认与那李牧羊有关系才肯罢休?自己心事,为何要賴到他人身上?”

    “那小心便再回答我一个问题,宋拂晓拦车当晚,是不是李牧羊在你的车上?”宋停云的嘴角仍然还带着笑意,只是那笑容已经变得冰冷。

    崔小心也笑了,笑容如春花般灿烂。

    “我还当宋公子对此事不闻不问,莫不关心呢。原本心里终究是有心结的-----今日前来,便是为了这一个问题吧?”

    “崔小心-------”宋停云怒声吼道:“你是我的未婚妻,你在即将嫁入我宋氏家门前和另外一个男子密会-----难道你不觉得应当给我一个解释吗?”

    “解释?”崔小心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敛去,声音也变得冰冷。“我说没有,你相信吗?”

    “你当我是白痴不成?倘若不是那头恶龙在你车上,宋拂晓又怎么可能无事拦车?燕相马又怎么会宁死守护?还有,我宋玉叔是怎么死的?还不是被他躲在幕后用诡计所害,现在又想动我姑夫-----倘若不是那头恶龙躲在天都城搅风弄雨,怎么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既然你不愿相信,再说又有什么意义?”

    砰------

    宋停云将手里的茶杯丢了出去,茶水飞溅,砸在墙上摔得粉碎。

    “崔小心------”

    “-------”

    崔小心沉默以对,正如她所说的那般,既然你不愿意相信,再说又有什么意义?

    “崔小心,你以前不是这样。你难道忘记了吗?以前我们是-----我们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起骑马,一起踏春,一起游山玩水,一起参加雅集诗会。你还记得吗?有一次我们一起看元宵节的花灯,回来的路上遇到了袭击,是我拼死将你挡在身后------”

    “我记得。”崔小心的眼神里面浮现一抹淡淡的迷雾。“那一幕让我记忆多年。即便在我独处江南的时候,也无数次的在梦海里出现。”

    “可是,为什么你会变成这样?为什么你回来之后------就不再是以前的崔小心了?”

    “-------”

    这一次,崔小心无言以对。

    宋停云是宋家玉树,自己是天都明月,打小的时候,他们俩的关系就是最好的。他们是青梅竹马,是珠联壁合。

    那个时候,就有很多人看好他们,戏言他们以后会成为一对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就连崔小心自己也是这般认为,她觉得,女人终究是要嫁人的,那便嫁给自己喜欢的男子好了。

    恰好,她的心中和梦里也一直有那道用消瘦的身体将自己挡在身后的少年影子。

    可是,事情是从何时开始发生改变的呢?心绪又是从何时变得馄饨模糊的呢?

    因为李牧羊!

    那个原本在心中无足轻重的男生,那个原本以为分离便是永别的男生,那个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机会在一切的男生------

    他就那么硬生生的闯进了自己的世界,就像是烧红了的烙铁,重重的在她的人生中烙下一记深深的印痕。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崔小心的心里突然间浮现起这句话。

    宋停云让她学会了喜欢,但是,李牧羊却让她明白了什么是爱。

    可惜,这样的话却难以出口。

    “还是因为那李牧羊,终究是因为那李牧羊------”宋停云表情狰狞,笑容里有一股难以释怀的凄凉。自己喜欢的女子移情别恋,与他而言也是受伤。“没想到我竟然会输给那样一个人,输给一头恶龙------”

    “你谁也没输,你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一颗流星。”

    “只是一颗流星?划过天际就消失不见的流星?”宋停云冷冷的盯着崔小心,狠声说道:“崔小心,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不管你心里有多么喜欢那个李牧羊,你终究还是要成为我宋停云的女人,还是要成为我宋停云的妻子------你要在我的身下夜夜承欢,你要给我生一个又一个孩子。为自己不喜欢的男人生孩子,一定是此生最痛苦的事情吧?这就是我要做的。把你带给我的痛苦,我再十倍百倍的还给你------”

    “看到你这样------”崔小心的眼神哀伤,但是声音却仍然保持着平静笃定。“我就再也不会有任何愧疚感了。”

    “等着吧。”宋停云推开椅子站了起来。“等着我来娶你。等着------我慢慢折磨你。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报复你。”

    黑衫少年大步离去,崔小心的身体瘫倒在木椅上,面红耳赤,头晕眼花,看起来确实如她刚刚描述的病症一般。

    “小姐,小姐你没事吧?”桃红和柳绿扑了过去,着急的问道。

    “我没事。”崔小心轻轻摇头。“就是有些累了-----”

    “小姐,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主母?宋停云欺人太甚,他怎么能----能要报复小姐呢?”柳绿气愤的说道,宋停云的话她们俩都完完全全的听在耳朵里,同样的为小姐打抱不平。

    “不用了。”崔小心说道:“改变不了任何事情------那就谁也不要说了。”

    “可是-----那也不能任人欺负啊?”桃红的眼珠转了转,小声说道:“要不-----要不,小姐就跟那李公子一起走吧?这宋停云不嫁也罢-----”

    崔小心摇了摇头,然后眼神犀利表情严肃的盯着身边的两个心腹婢女,说道:“你们切莫声张,更不可将此事说给李公子-------”

    “是。”桃红柳绿急忙答应。

    “你们出去吧,我累了,需要休息一会儿。”崔小心脸色惨白,无力的摆了摆手,说道。

    “小姐,我们留在身边侍候-----”

    “不用了。我想静一静。”崔小心说道。

    桃红柳绿知道小姐的脾性,搀扶着崔小心到了床榻之上休息之后,俩人关上房门悄声离开。

    “桃红,那宋停云还真是欺人太甚------”亭廊一角,柳绿怒声说道。

    “嘘,小声点儿,隔墙有耳-------”

    “怕什么?这里是崔府,又不是他们宋府-------再说,我们这么小心,谁能够听见我们说话?”

    “我也知道那宋停云不是良配,可是,我们俩个做婢子的,又能为小姐做什么事情呢?家里的老爷和大老爷们可都是同意的,就连主母也让我们好好劝劝小姐------”

    “那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姐跳进火坑啊?”

    “你有法子?”柳绿出声问道。

    俩人眼神对视,发现有一股疯狂的火苗在燃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