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六章、冒险入宫!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六章、冒险入宫!

    “公主------”

    “见过公主------”

    “见过长宁公主-----”

    --------

    楚宁大摇大摆的行走在宫廷禁苑,身后跟着一众宫女太监,路过之人无不跪拜行礼殷勤问候。虽然楚宁是先皇的长公主,但是,她的身体里面毕竟流敞着楚氏的血液,楚氏的宗亲长辈和现在的君王都还是同一家的。

    而且现在的惠王对楚宁极其爱护,将其视为已出,不仅仅保留了她长宁公主的名号和待遇,而且还允许其在宫内外自由行走,从不干涉。这比她那几位或被杀或被贬的兄长们要幸运百倍。

    人群之中,有一个样貌清秀的小太监低头弯腰,小意拘谨。但是,行走之间,却一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这禁地的曲折路线以及那或明或暗的护卫力量。

    怕是整个西风帝国,除了宋家老神仙居住的那幢小院,也就这里最难以攻克了吧?

    楚宁对那些人看也不看,也不作出任何回应,仍然保持着她之前骄纵任性的脾气性格。

    据说此举让惠王的儿女们很是不满,觉得她大难临头都还不懂收敛,愚蠢之极。但是惠王却对她的这种行径大是称赞,称其为「坦率直真」,硬是把自己的那些女儿给憋出内伤。

    楚宁带着众人进了后宫,那里是帝王妃嫔以及前朝太皇太后等人居住的地方。楚宁时不时的都要来给太皇太后以及其它的妃嫔问好请安,所以对这一块简直是轻车熟路。

    急行的步伐突然间停顿下来,楚宁转身对着身后众人说道:“我去给太皇太后请安,你们都在外面等着。我有一颗天珠落在车上了,小安子,你去帮我取回来。那是我要送给太皇太后的礼物。”

    “是。”那个眉目清秀的小太监应了一声,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楚宁吩咐完毕,便带着自己的俩名心腹婢女朝着太皇太后的华清宫走去。。

    那名小太监在后宫一路急行,动作快得犹如鬼魅。就是那眼力架好的禁军,也不过只是觉得眼前一花,那人便已经消失了踪迹,恍若幻影。

    冰泉宫。

    这处宫殿的位置并不起眼,而且从外面看起来就觉得冷冰冰的,如冰泉一般,毫无烟火气息。

    宫里面的人大多势利,那些宫女太监更是如此。越是得宠的妃子,赶上去巴结的人也越是繁多。像冰泉宫这样的地方,除了自己宫里面的老人,逢年过节怕是连个人来磕头请安问候一声的都没有。

    梆梆梆梆梆------

    屋子里面,传来阵阵清脆悦耳的木鱼声音。

    显然,冰泉宫里面居住的大概是一位喜欢吃斋礼佛的主子。

    李牧羊的身体隐藏在一株枝叶茂密的金凤树里面,静下心来等待了好一阵子,发现周围没有任何异样后,这才身体连动,从那金凤树的树梢间消失不见。

    梆梆梆------

    身穿宫妆的女人正闭眼诵经,突然间感觉到周围有冷风吹拂,周身上下都有一种不太舒服的束缚感。

    她猛地睁开眼睛,便见到一个身穿黑色内侍服的小太监正站在她的面前,眼神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自己。

    “你是谁?”宫妆丽人沉声问道。

    “你不怕我?”李牧羊疑惑问道。

    “你擅闯本宫居处,理应是你怕我才对。我为什么要怕你?”宫妆丽人怒声喝道。那双原本温和宁静的眼睛发起怒来,也带着几分威严杀气。“你是何人?闯入本宫所居处为了何事?”

    李牧羊轻轻叹息,对着女人深深鞠躬,说道:“牧羊见过小姨。”

    “--------”

    宫装丽人先是一惊,然后满脸震惊的看着李牧羊,低呼出声:“你是李牧羊?”

    “我是李牧羊。”李牧羊点头说道。

    “你------你不是-----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宫装丽人脸上露出惊骇表情。李牧羊不仅仅是李牧羊,他可还是一头龙啊。这头龙不在天边,也不在远处,而在自己的眼前。他跑来寻找自己做什么?又有什么样的目的?

    “我为问小姨一个问题。”李牧羊看着面前这个模样和自己的母亲公孙瑜有几分相似的漂亮女人,出声说道。

    这个女人叫做公孙恕,是李牧羊母亲公孙瑜的堂妹,并不是同父同母的妹妹。公孙恕的父亲公孙浩然和李牧羊的外公公孙浩泽是堂兄弟,也都属于公孙一族嫡系中的核心人员。

    公孙家族将母亲公孙瑜嫁与陆氏,又将一女送到楚宫给先皇做妃。奇怪的是,公函恕一直不受先皇喜爱,不仅仅只得了一个二品花蕊夫人的封号,都不曾为先皇留下一子半女的。陆氏谋逆,先皇驾崩,公孙一族自然也要受到牵连。

    不过,公孙一族和陆氏不同的是,他们虽然也有核心人物在朝堂为官,但是大部份的精力都放在经商之上。而且,他们是楚氏皇族在民间最大的利益代言人,有不少皇商生意都是由他们来打理经营。

    所以,就算这回宋氏和崔氏想要将陆氏一党赶尽杀绝,却也没有过份的攻击公孙氏。一是公孙氏确实不曾和陆氏一起谋逆------陆氏到底有没有谋逆,天都百姓不清楚,难道宋崔两家的话事人也不清楚吗?

    再说,倘若因为有联姻关系就将公孙氏视为陆氏一党,他们家族还有女儿在楚宫为妃呢,难道楚氏也是叛党余孽?再加上公孙氏一直以为深得皇族信用,而且平日里就信奉着金钱开道的准则,被他们拉拢腐蚀的官员不计其数。铲除公孙氏,反而不利于朝堂稳定。

    可以说,公孙一族这次算是全身而退。除了几个重要的位置被人拿走,他们头上的脑袋大部份都保住了。

    再说,现在的楚氏皇族有很多生意仍然由公孙一族在打量,圣眷不衰,起复之日近在咫尺。

    李牧羊一直想要入宫,想要入宫之后找这个小姨好好的交谈一番,寻找心中的那个问题的答案。之前他将自己的想法托付给了自己最信任的好友燕相马。只是没想到的是,宋玉和宋拂晓的临时出手,导致燕相马重伤,继而被家族所诛不知所踪。李牧羊的计划只能搁浅。

    后来楚宁突然间找了上来,李牧羊便知道机会再次来临。他知道,楚宁的敌人和自己的敌人一样,都是宋氏、是崔氏,也是当今的君主惠王。楚宁并不相信他的父亲是被陆所空所刺,而是坚定不移的认为是自己的叔叔杀了父亲。

    李牧羊和楚宁商议了一番,便扮作了楚宁身边的侍卫,潜入宫来和自己的这位不曾蒙面的小姨见上一面。

    “什么意思?”公孙恕出声问道。

    “小姨在宫里-----看起来过得还算宁静?”

    “先皇早走了一步,留下未亡人艰难度日而已。这冰泉宫,除了宁静大概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你说的也不算错-----我在宫里,过得确实还算宁静。”

    “他们没有找小姨的麻烦?”

    “谁会将一个孱弱女子放在眼里?”

    李牧羊眼神犀利的看着公孙恕,说道:“我想知道,为何陆氏倒塌的会这么快?”

    “什么?”公孙恕一脸愕然的看向李牧羊,出声问道。

    “千年百将军,说的就是我们陆氏------我想不明白的是,为何陆氏倒塌的会这么快?仿佛一夜之间,那些原本忠于陆氏的力量就一下子消失不见了。或者被人铲除,或者临阵倒戈,又或者投诚保命------可是,若是这样的话,那陆氏的赫赫威名又是如何得来的?”

    “这是你们陆氏的事情,你问我一个深居宫廷的未亡人做什么?”公孙恕这才从蒲团上面爬了起来,站在李牧羊的面前出声反问。

    “就是因为小姨深居内宫,所以我才想着来和你见上一面-----”李牧羊出声说道:“而且,小姨是先皇的枕边人,难道连他一点点的心意都窥测不到吗?倘若小姨当真愚笨至此的话,也就不可能在先皇逝世之后还能够过上这样宁静无忧的生活。所以,这里面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呢?小姨,我们是一家人,何必隐藏?”

    公孙恕避开李牧羊的眼神审视,说道:“我哪能知道先皇的心事?原本就是一个不得宠的可怜女人,平日里见上一面的机会都没有----”

    “看来小姨还是不愿意说出实情了。”李牧羊一脸遗憾的说道。“到底是因为什么呢?是谁在幕后后操纵这一切?还有,宋玉又是因何而死?瑜园的人到底是谁杀的?”

    “这些-----不都是你在暗中操纵吗?”公孙恕终于勇敢的迎向了李牧羊的眼睛,说道:“宫里宫外的人都这么说。”

    李牧羊嘴角浮现一抹淡淡的笑意,说道:“看来小姨和宫外也经常接触了。”

    “总会有些消息传到耳朵里。毕竟,我也是公孙家族的人。”

    “公孙家族-----”李牧羊看向公孙恕,说道:“外公他老人家的身体还好吧?”

    “很好----”

    公孙恕的话还没说完,而前已经失去了那个少年人的身影。

    很快的,外面传来细微的脚步声音,一直侍候在身边的蔡麽麽走了进来,说道:“夫人,要用餐了。”

    “好的。你先去吧,我念完这遍《药师佛经》便过去。”

    等到那蔡麽麽走远,一个黑袍男人从那巨大的菩萨像身后走了出来,看着公孙恕惨白的脸色,沉声说道:“没想到他还是找过来了------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