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二十八章、身首分离!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二十八章、身首分离!

    哐哐哐------

    铁甲摩擦,云靴跺地。

    也不知道属于哪个番号的铁甲将士将这幢小院以及以这条小院为圆心方圆百丈都给围拢的严严实实。

    高墙上的修士、屋顶上的剑客或擎出兵器,或凝神戒备引而不发。每一个人都小心谨慎,如临大敌。

    他们清楚,他们将遭遇什么样的对手。

    那是一头龙,一头恶龙,一头*神州风云就连老神仙宋孤独亲自出手也没办法将他留下的恶龙。

    足有百人的止水剑客聚集在宋停云身边不远处的巷子里,止水剑馆的新一代剑神木浴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宋停云的身侧,落地无声,神光内敛。

    “将军,布防完毕。绸缎铺以及这方圆百丈都已经被麒麟军团团包围。就是一只蚊子也别想飞出去。”一名副将前来秉告,出声说道。

    白马平原一战,麒麟军全军覆灭,尽数葬失在赢千度之手。后来宋氏在各军之中尽挑精锐,又从门将里面选拨优质人材为将。并且将这支新军秘密交付给从星空学院回来的宋停云之手。以宋氏今日之权威,宋停云调兵遣将根本就不需要向军部或者其它任何人汇报。所以,他将这千人小队布防至此,西风帝国没有几个人知道。高高在上的惠王怕是也被蒙在鼓里。

    “反抗者,格杀勿论。李牧羊,格杀勿论。”宋停云面容冷酷的发布命令。

    “是。”副将罗意答应一声,手提重剑带领着一群悍卒朝着小院闯去。

    听到外面的声响,正在店铺里面盘查库存的莫理带着陈狗蛋也跑了出来。

    莫理吆喝着说道:“大半夜的,吵吵嚷讓的还让不让人-----”

    莫理的声音嘎然而止,他已经看到了门口操戈持刀气势汹汹正准备破门而入的麒麟军。

    “你们-----你们这是?”

    “滚开。”一名小将冲上前来,一把将莫理给推到一边。然后大手一挥,出声喝道:“进去搜。所有人全部拘了,一个都不要放过。”

    哐哐哐-----

    数十麒麟军精锐冲进小院,楼上楼下的翻找起来。

    “军爷,军爷-----你们要找什么?你们要找什么?我们就是一个卖布的,店里除了一些绸缎什么也没有啊。”莫理拼命的拦截,声嘶力竭的喊道:“我们和京兆府的几位堂官都是熟识的,军爷行个方便,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尽管开口------”

    罗意一把掐住莫理的脖颈,硬生生的将干瘦的莫理给提到了半空之中,双脚脱离地面,恶声说道:“行个方便?行,你告诉本将军,你们把那头恶龙藏在那里了,本将军便放了你-----不然的话,我便扭断你的脖子。”

    “恶龙?什么恶龙?”莫理的手脚拼命的挣扎,可惜那罗意手劲太大,根本就没办法让他挣脱。倒是随着他的挣扎,对方钳制的力量也越来越大,最终让他连呼吸都变得艰难起来。“我没有----没有见过恶龙。”

    “莫管事,他们要找的人是黄二狗------”趴在地上的高大富悲声喊道:“他们要找的人是黄二狗,他们说二狗是一头龙-----”

    “怎么-----可能?”莫理的想法和高大富一样,根本就不相信身边的小伙计是人人惧怕的恶龙,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黄二狗是我们店里的伙计,是老板娘的族弟----怎么----会是龙?”

    “嘿嘿-----看来你们都被他伪善的面孔给欺骗了。”罗意眼睛里面闪着凶光,说道:“你相不相信他是一头恶龙,这不重要。你只需要告诉我们他去了哪里,我就可以饶你不死-----”

    “我不知道-----”莫理说道。吃晚饭的时候,黄二狗就被老板娘给叫走了。到底去了哪里他也并不清楚。

    “那你这是故意隐瞒了?”罗意狠声说道:“你是要故意和我们麒麟军作对?”

    “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的话,那你就躺着好好想想-----”罗意看着莫理满脸畏惧的模样,和他那充满血色却逐渐涣散的眼神,笑着说道。“好好想想,或许就想出来了。”

    咔嚓------

    他的手掌稍一用力,就将莫理的脑袋给扭断了。

    扑通------

    就像是丢下一条死狗一般,罗意将莫理的尸体远远的丢到巷子里,笑着说道:“这样,你就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思考了。”

    “你们----你们-------”陈狗蛋一直站在莫理的身边,莫理被这人一把提起来的时候,他的心脏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原本以为被提起来问上几句话就会被放开,没想到的是,这些人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莫管事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被他们给扭断了脖子。

    罗意的视线再次投放到了陈狗蛋身上,一脸阴冷的笑意,出声说道:“黄二狗去了哪里,你应该清楚吧?还是说-----你也要好好考虑考虑?”

    “我-----我-----”陈狗蛋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他吓得小腿哆嗦,身体瘫软,几乎快要摔倒在地上。

    “我再问你一次,黄二狗去了哪里?”罗意厉声喝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陈狗蛋惊吓之下,身体连连后退。“黄二狗被老板娘叫走了,我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他们很早的时候就出去了-----”

    “很早的时候就出去了?”

    “是的。晚饭的时候------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正在这时,那些进屋搜查的麒麟军将士也纷纷出来。

    除了抓了一个煮饭的婆子和一个老板娘的丫鬟,绸缎铺里没有其它任何人影。

    扮作成黄二狗的李牧羊不在,身份可疑的老板娘不在,老板也同样不在------重要的人物一个都不在店铺之中。

    就好像他们提前预知到了这场风险,然后及时避开了一般。

    罗意面露忧虑,快步走到宋停云面前,恭敬说道:“将军,那恶龙不在店里----是不是我们这边有人走漏了风声?”

    旁边的木浴白也开口说道:“感觉不到那头龙的气息,他应当不在此地。”

    宋停云摇了摇头,说道:“想要一次性就将那恶龙擒住,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

    宋停云的视线转移到了地上躺倒的高大富以及不远处的陈狗蛋等人身上,说道:“据说那头恶龙最重感情,虽然是龙族之身,却有一颗人族的怜悯之心-------你说,若是将这些人全部杀了,他会不会赶来救援?总不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同伴全部因自己惨死吧?”

    罗意眼睛一亮,说道:“属下明白了。”

    他大手一挥,出声喝道:“来人,把这些通敌之人全部都给我带到大街之上-----”

    说完,一行人便朝着门前大街走去。

    那里是天都主街,也是白日里最为热闹的地方。

    夜已深沉,长街之上不见人影。白天的喧嚣繁华也失去了踪迹。

    桃红柳绿高大富陈狗蛋以及那俩个丫鬟婆子一并被推至长街的正中央,有人朝着他们的膝盖各踢了一脚,这些人便纷纷跪倒在地。

    宋停云手里的重剑出鞘,在这些人的身后走来走去,冷声喝道:“李牧羊,我知道你就在附近,你睁大眼睛好好看看吧-----倘若你再不出来的话,这些人便都要因你而死。窝藏恶徒,勾结叛党,这些人当需满门抄斩。”

    风声潇潇,无人应答。

    宋停云脸上的笑意更加冰冷,扬声喊道:“怎么?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龙族也开始畏手畏脚贪生怕死了?你应该知道,他们是受你一人的牵连-----倘若你出来的话,我宋停云可以饶他们不死。”

    寂廖无声,周围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在这样的寒夜里面,就是一只野猫*般的叫声都让人听得心惊肉跳。

    “李牧羊,既然你不顾同伴死活,那就休怪我出手无情了----”

    宋停云手起剑落,只见到寒光一闪,莫理的大好头颅就已经被他给切了下来。

    砰-------

    头颅落地,砸在青石地板之上咔嚓作响。

    断颈之处,血水喷涌飞溅。

    宋停云不躲不避,任由那血水溅落到自己一身。黑袍染血,变成深褐。

    那浓烈的血味朝着远处蔓延,让身体高挑面色冰寒的宋停云仿若杀神降世。

    莫理死了!

    刚才还活蹦乱跳的人,仅仅因为一个连他自己都不明白的原因,就那么被人砍掉了脑袋------

    直到此时,他的双眼圆睁,死不冥目。

    这一幕太过突然,也太过残忍。

    桃红柳绿都看傻了,嘴唇哆嗦,身体颤抖,却忘记了喊叫。

    陈狗蛋和高大富分别跪伏在莫理的左右两侧,他们的脸上身上溅到了更多的鲜血。

    陈狗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水,看到掌心处的殷红,哭喊着叫道:“不要杀我-----求你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求求你,不要杀我-----”

    陈狗蛋就连跪都跪不住了,身体扑倒在地上,脸颊贴在冰冷的青石地板之上嚎啕大哭。

    高大富也实在是害怕极了,他的身体抖动个不停,说话也是断断续续,说道:“我们只是-----绸缎铺的伙计,我们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我自然知道你们什么都不知道。”宋停云手里的长剑还在向下滴着新鲜的血水,他挥舞着长剑在高大富和陈狗蛋的脖颈上面比划来比划去的,仿佛一言不合就会用力切下。“若是让你们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他还是那头阴险狡诈的恶龙吗?我也不愿意杀人,我也不愿意长剑染血。可是,我也只能出此下策,谁让你们和他朝夕相处-----谁让你们是他最在意的人呢?”

    说话之时,他手里的长剑在高大富的脖颈上面停留下来。

    “不要杀我------求求你,不要杀我------”高大富的身体嗖嗖发抖,就连声音都也跟着一起颤抖个不停。“黄二狗不是恶龙,恶龙只吃人心肝,他怎么会-----怎么会吃卤肉饭呢------”

    嚓------

    寒光再次闪烁,那个一直维护李牧羊的少年,那个一直相信李牧羊的少年,那个想着存钱回去娶村花的少年高大富已经身首分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