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三十二章、不祥之兆!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三十二章、不祥之兆!

    十一月十八,宜裁衣、作灶、入宅、婚娶。

    宋停云和崔小心的婚礼就选在这一日。

    这一年来,宋家发生了太多事情。先是铲除陆氏获得军权,挟持新皇获得政权,成为西风帝国名符其实的第一家族。势头一时无俩。

    可是,最近一段时日却是气运不佳,霉运连连。先是宋玉身陷「灭门案」而声名受损,被宋家老神仙亲手掌毙。接着就是宋家女婿顾清林身陷诛杀小妾的「瑜园案」而名望大减,掌控失利。再有前两日发生的人头案-----

    宋家武有宋玉,文有顾清林。武将之尊已化黄土,文臣之首束手就擒。再有人头案之中损失的众多高层将领,可以说宋氏此番实力大损。

    不知道是因为宋氏的坚持,还是两家迫切想要让关系更加亲密一些。在宋家刚刚接到了数颗人头的「大礼」之后,宋氏和崔氏仍然让这场婚礼如期举行。

    雾气弥漫,此时的太阳还只是一轮淡淡的红晕在远处刚刚爬上山顶。

    宋停云练功完毕,家里的叔婶婆子们都已经等候多时。

    她们都知道这位大少爷有早起练功的习惯,但是没想到就连新婚当日也不停歇。

    “小少爷还真是辛苦呢-----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可要好好休息一日---”

    “停云,快去沐浴更衣吧,一会儿就要去崔府亲迎了------”

    “停云少爷是宋家的玉树,无论怎么穿都好看------”

    “那也不能一身臭味的去崔府迎亲啊,还不得被崔氏给笑话我们不讲礼数-----”

    -------

    宋停云笑笑,回到自己的房间,房间里有早就准备好的木桶,桶里面装着冒着热气的艾草水。宋停云抬起手臂,自然有丫鬟们上前为他宽衣解带。

    宋停云跨入木桶,整个身体都浸泡在艾水之中。丫鬟们则在旁边洗发搓背,让这位宋家少爷不用动一根手指头。

    今日大婚,宋停云的心里却如死水无澜,没有一丝一毫的波动。

    那个自己曾经深爱,不惜以命相护的女子,逐渐与自己背道而驰越来越远-----所以,这场婚姻与他而言也就失去了意义。

    “可是,既然心中无爱,为什么还要坚持完婚呢?”

    他也曾在心里想过这个问题。

    或许,只是不想让那头恶龙得到她吧。

    “这个时候-----她在做什么呢?”宋停云的脑袋搁在木桶之上,眼睑微阖,陷入了沉思之中。“自哀自怜?还是悲泣难忍?”

    宋停云的嘴角浮现一抹冷笑,或许,这场婚礼也不似自己想象的那么难熬。

    --------

    崔小心没有自哀自怜,也没有悲泣难忍。

    和往常一样,洗脸梳妆,喝了一碗玫瑰水,又吃了一碗稀饭和两块肉沫糕。看了几页书,现在看的一本书名字叫做《龙迹》,主要讲的是龙族起源以及变迁的过程-----这样的书籍在外面自然是绝迹孤本,但是对崔氏而言却不过是小事一桩。

    当她觉察到天色越来越亮,书籍上的字迹越来越清楚,整个世界突然间苏醒过来时,她才明白过来,今日和往常终究是有些不同的。

    “小姐------”

    桃红和柳绿的眼睛都瞎了,无法视物,自然无法再来侍候小心小姐。原本这样的废人是不可能再留在小姐身边的,但是她们俩不肯返回老家,崔小心又大力相护,她们便仍然在崔府住了下来,而且每日早晚还能够去给崔小心请安,也算是天大的福份。

    因为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们不敢用白绸遮眼,便都换上了早就让人准备好的红色绸缎。看起来倒是多了几分喜气之色。

    “你们俩怎么起来了?”崔小心有些埋怨的说道:“身边的丫鬟婆子够用了,你们俩就回房间好好歇着吧。”

    “小姐,让桃红来给你梳头吧-----”桃红哀求着说道。“以前桃红一直幻想着小姐大婚的日子,想着桃红要给小姐梳妆,让小姐成为全世界最好看的新妇。可是没想到-----没想到桃红的眼睛瞎了,看不到小姐现在的样子。但是,桃红可以想像到小姐的样子,小姐一定和以前一样的美----不,比以前还要好看一百倍一千倍-----小姐,就让桃红给你梳头吧----桃红-----这是桃红唯一能够替小姐做的事情了。”

    “是啊小姐,我和桃红陪着小姐一起长大,虽然我们俩人为奴仆,但是小姐从来不曾将我们当作下人看待------今天是小姐大喜的日子,我和桃红却什么事情都不能够为小姐做,这比杀了我们还难受------小姐,就让我和桃红为小姐梳头吧------”

    崔小心合上书本,眼眶湿润的看着桃红柳绿,看着这两个被自己视若姐妹的心腹俏婢,心里的感激难以名状。她知道,今日过后,怕是自己就要和她们分别。无论如何,自己也没办法将她们带到宋家。那样的话,等于是残忍的取走了她们的性命。她们又不愿意回到老家,那就只能将她们留在崔府为自己看守小院。崔府又将怎样安排她们?恐怕已经由不得崔小心做主了。

    若是为了讨好新姑爷,或者宋停云一个小小的暗示-----怕是她们俩人一不小心就会落井而死。

    她们活着,那便是宋停云和崔氏以及崔小心之间的一道伤疤,一根尖刺。她们那被红绸遮住的眼睛仿佛每时每刻都在展示着嘲讽着宋停云曾经所做的一切。

    那个时候,这主仆情份一场也就要散了。这次分离,或许便是永别。

    宋停云下的狠手,却要让这俩个无辜的小丫鬟来承担恶果。

    说来也是荒谬之至。

    “好。”崔小心伸手握住桃红柳绿的小手,声音坚定的说道:“就由你们来替我梳头,谁来都不许换。”

    “不行不行,小心今日不许胡闹。”崔新瓷带着一群丫鬟婆子闯进小院。“今日是你大喜的日子,发势也是要有特殊意义的-----哪能随便找一个瞎了眼的丫头给梳头呢?我已经找好了梳理新妇头的麽麽-----桃红柳绿,你们俩就不要在这边添乱了。”

    “小姨,就由了小心吧。”崔小心满脸恳求的看着崔新瓷:“你们替我安排婚姻,你们替我择取吉辰,你们问也不问一声就把我给嫁了------现在我的俩个丫鬟想要给我梳一个头,开开心心的把我嫁出去。这样小小的要求你们都不愿意答应吗?”

    “小心,这中间不能出一点儿差错------”

    “小姨,当年你若是跟着那白马将军远走高飞,你还会对我说这句话吗?”

    崔新瓷面如死灰,沉吟良久,看向崔小心的眼神充满怜悯-----以及感同身受的悲哀。

    她看着崔小心寸步不让的眼神,认真的点头说道:“好,那就让桃红和柳绿来给你梳头-----若是梳得好,便由着她们了。若是梳得不好,便由身边的婆子们再帮忙修理。总不能让外人笑话。你觉得呢?”

    “便依了小姨吧。”崔小心点头说道。有种百般无奈的感觉,没想到这样的一点儿小事都要努力争取。

    “谢谢小姐,谢谢大小姐,谢谢小心小姐------”桃红柳绿高兴不已。

    崔新瓷也是崔家的小姐,虽然已经嫁出去了,但是崔府上下仍然叫她大小姐。而崔小心也是小姐,府里下人为了有所区别,都叫崔小心为小心小姐或者四小姐。

    崔新瓷拍拍崔小心的肩膀,说道:“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高兴一些。”

    “小姨-----”崔小心笑起来的样子比哭还要难看。“我高兴不起来。”

    “-------”

    ---------

    崔宋俩家办喜事,整个天都城都被惊动了。

    当穿着新郎喜服的宋停云骑坐在一头白色大马之上,身后跟随着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朝着崔府赶去时,那些特意早起的百姓们已经将整条玄武大街都给挤满了。

    “看哪,那就是宋家的新郎官,还真是一个美男子呢,崔家那位小姐有福气啊------”

    “你知道什么?人家这叫天造地设,珠联碧合-----据说崔家的那位小姐美貌如仙女,被称为天都三明月------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美人呢------”

    “啧啧啧,你看看人家宋氏这大手笔-----这得是多少车聘礼啊-----”

    ---------

    人潮之中,一个扮作夫妻模样的情侣冷眼看着宋停云的迎亲队伍从面前走过。丈夫表情淡然,妻子的脸上带着浓烈的杀机。

    “小心谨慎,杀气不可外放-----迎亲队伍之中混杂着不少好手,这人群之中的高手也是数不胜数,不要被他们感知到了------”

    “对不起,公子,我就是情不自禁------”夫人低声道歉,果然,再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已经和其它的普通百姓看到这迎亲队伍时的表情没有什么区别。

    欢喜、羡慕、带着不加掩饰的妒忌------

    敲锣打鼓,喜乐震天。

    迎亲队伍走到崔府门口,宋停云从白马之上跳了下来,按照礼仪,他将向崔府奉上一对喜雁。

    这也就是古书《礼仪》之中所述的「奠雁」。

    雁一生只婚配一次,配偶之后便形影不离,二者中若死去一只,另外一只便形只影单不再婚配。以此来象征新婚夫妇坚贞不移,琴瑟合鸣、白头偕老的美好愿望。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黑衫的小厮急急忙忙的跑到管家旁边,对着管家耳语几句。

    管家脸色大变,一巴掌抽在了小厮脸上。

    “发生了什么事情?”宋停云心脏激跳,脸上露出不快神色。无论如何,今天是自己大喜日子。管家当众打人,这算是犯了忌讳,影响心情。回头定要重重惩罚不可。

    “少爷-----那喜雁-----死了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