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三十六章、回光返照!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三十六章、回光返照!

    房间之内,馨香扑鼻。

    宋晨曦不喜欢苦涩的汤药味,所以宋孤独便取了极其罕见的麒麟树心来作焚香燃烧。这种麒麟树据说是神兽麒麟卧居之所,树心更是需要千年的树龄方能凝结而成,是修行炼丹的绝佳材料。有价无市,极难寻到。

    宋孤独却豪不吝啬,只是将它掷入孙女房间的香炉之中,让孙女嗅闻那树心的清凉爽脑的气味。对于宠爱孙女这件事情,宋孤独是不惜成本的。

    可是,此时的床榻之上,宋晨曦却皮肤透明如玉,全身上下哆嗦个不停。更为诡异的是,宋晨曦的脸上手上都结了一层薄冰,就连呼吸的时候都会呼出一团团的白色雾气,就好像她此时此刻正置身冰窟之中似的。

    宋孤独冲入房间之内,伸手就搭上了宋晨曦的脉搏,片刻之后,脸色阴沉的说道:“寒气入了五脏六腑,倘若不将其驱逐的话,怕是性命难保。”

    “老神仙,你快救救小姐吧-----小姐她-----她好可怜啊-----”丫鬟小星在旁边哭泣着哀求。

    “可有救治之法?”老管家站在宋孤独身侧,看着呼吸越来越困难,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的宋晨曦,关切的问道。

    “这种天寒极其棘手,这么多年的努力我们都没办法将其彻底驱逐,只能够用气机和丹药之力将其包裹,使它不能进入心脏肺腑-----现在,怕是只能尽人事看天命了。”

    老管家眉头紧皱,说道:“这些日子我们照顾的极好,自从得了这个药方之后,小姐的病情明显有所好转,原本以为熬过这个冬天总是无碍的,春节过后再想办法-----没想到病情突然间严重至此。此事定有蹊跷。”

    宋孤独表情凝重,说道:“晨曦的体内有一股无名之气,那股劲气虽然细小,但是犀利恶毒-----她是被人下毒,所以才引发了身体的病症,导致天寒之气浸入心肺。”

    “何人下毒?”老管家恶事说道。他虽然不是宋晨曦的亲爷爷,但也算是朝夕相处,把宋晨曦视作自己的亲孙女。现在听到宋晨曦竟然是被人下毒才生命危在旦夕,忍不住杀气四溢,恨不得将那人当场给毙于掌下。

    何等歹毒的心思,竟然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弱女子下此狠手?

    宋孤独看了旁边的俩个小丫头一眼,小星瞪大眼睛,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说道:“最近几日,只有楚宁公主来看望过小姐,并且和小姐单独相处了半个时辰------”

    “楚宁。竟然是楚宁。”宋孤独寒声说道,声音里面也带着几分凌厉的杀意。像他这般神仙一样的人物,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再让他动容。

    但是,此时的他和那些普通老人一般,只想着要替自己的孙女报仇,只想着让那下毒之人得到应有的惩罚。

    “楚宁为何做下此等恶事?”老管家怒声喝道。

    顿了顿,突然间惊醒过来,说道:“楚宁恨我宋氏已久,我原本以为她足够聪明,懂得保身之道。没想到她竟然敢在此时行险。难道说,害了晨曦,就能够让她复仇之愿得偿吗?”

    “楚宁恨我陆氏,但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冒险行此恶事。她选择在此时下毒,必有其它深意。”

    俩个百岁老人对视一眼,瞬间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由我来为晨曦治疗驱寒。”老管家出声说道。

    “还是我来吧。”宋孤独声音坚定的说道:“既然他们想要拉我下水,我就如他们的意。”

    “可是------”

    “不会有事的。”宋孤独挥手说道。

    “爷爷-----”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宋晨曦突然间睁开眼睛,声音虚弱的喊叫着说道。

    她的身体虽然孱弱,但是眼里却有了一丝耀人的神光。

    在场所有人都暗自心焦,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不好的征兆,也就是传说中的回光返照。

    现在的宋晨曦是在燃烧身体的全部潜能,等到灯油耗尽的时候,也便是她离世之时。

    宋孤独握住宋晨曦结冰的小手,一股暧洋洋的气体向她的身体渡过去,那覆盖在手背上的白色薄冰瞬间瓦解消失。

    “晨曦,爷爷在呢。不要怕,爷爷在你身边。”

    “爷爷------”宋晨曦的嘴角浮现一抹甜甜的笑意,那笑容就像是太阳一般将那脸上的寒冰也给融化。“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我感觉的到-----不过我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我离开的时候,有爷爷陪在我身边。有爷爷在,我什么都不怕。”

    “晨曦,不要说话,你不会有事的。爷爷一定会把你治好。相信爷爷,好不好?”宋孤独轻声说道。

    “爷爷,我刚才听到你说话-----你说是楚宁姐姐对我用毒-----”楚宁没有听从宋孤独的话,仍然执拗的说道:“你不要责怪楚宁姐姐,也不要-----也不要报复她。其实,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子-----她对晨曦也很好。只是,只是我们宋家欠她-----欠她太多-----”

    “我知道,陆家并没有反谋,先皇-----先皇也不是陆爷爷所杀,李牧羊-----李牧羊也没做过什么坏事------我在星楼上面都看到了-----所以,这些都是我们宋家欠他们的-----每每想起,晨曦就心痛难安,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所有人------爷爷,我死了,你也不要难过。就当-----就当是我替我们宋家赎罪,替爷爷向他们道歉------”

    “晨曦-----不要再说了------”

    “爷爷,你就让晨曦任性一回,无礼一回------我若是不说,怕是以后就再也没机会说了-----爷爷,你答应我,不要为难楚宁姐姐,也不要杀牧羊公子------他们也都是可怜人,好不好?”

    “晨曦-------”

    ---------

    ----------

    “是。大伯。”听了大伯宋仲谋的话,宋停云朝着远去的楚浔看了过去,说道:“原本以为是因为他双目失明,所以导致性格有点儿极端,生怕别人生出轻慢之心。仔细看来,发现他确实有很大的改变------我看到他的眉心处都一团黑气,还有他的手-----他的手一直藏在衣袖里。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总觉得阴森林的,不似常人。”

    “警惕一些便是。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不可生出事端。一个瞎了眼的王子,想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宋停云一脸倨傲的说道。现在的宋氏如日中天,就连西风惠王在宋氏面前也犹如傀儡。今日他在门口迎客,天都稍微上得了台面的官员或者巨宦都前来贺喜或者送来礼单。小小一个废王爷,又怎么可能被他放在眼里?

    “大伯所言甚是。我会让人看紧他一些的。陛下也在,想来他在这里也不敢惹事生非。”

    “嗯,吉辰已到,你快去拜堂吧。贵客来的差不多了,让卫东在门口候着便是。”

    “是。”宋停云点了点头,说道:“大伯请入内观礼。”

    “走吧。今日始,停云便真正的成人了。”

    “还要有劳大伯多多费心照顾。”

    “哈哈哈------自家人,说这此客气话做什么?”

    --------

    绫罗绸缎,喜字高悬。

    身穿大红嫁衣的新娘崔小心明眸皓齿,貌美如仙。又因为她本身带着的那股柔软的书卷气息,更是让人觉得风华绝代,优雅从容。

    此时的崔小心不见有新人的紧张羞涩,而是手捧书卷,正看得津津有味。

    倒是旁边的楚宁有些心思不宁,不停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还时不时的透过窗口朝着外面张望,就像是在等待什么大事快些发生等待某个时辰快些降临。

    回过头来,看到崔小心一幅完全不在意的模样,有些恼怒地说道:“小心,你怎么一点儿也不着急?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看书?”

    崔小心头也不抬,视线仍然放在手上的书卷上,柔声说道:“这本《逆鳞》还真是好看呢,没想到龙族竟然也经历了那么多的坎坷磨难------万万年前的屠龙之战,龙族实在是冤枉委屈,人们应当为那桩旧事向龙族道歉呢-----”

    “小心,你还有心关心人族要不要向龙族道歉------你都快要嫁人了,嫁给一个阴险狡诈的男人------他前些日子才那般对你,用你设计来陷害李牧羊,还挖了桃红柳绿的眼睛-----”楚宁一脸着急的模样,说道:“小心,你不会当真想要嫁给那个贱男人吧?你怎么能向命运屈服呢?”

    崔小心终于合上了书卷,眼神定定的看着楚宁,说道:“如果我不沉浸在精彩的故事里,我要怎么忍受这样的煎熬呢?一息一息的时间流逝,一步一步的不幸到来------我要怎么办呢?”

    “小心,我只是-----我只是------”看到崔小心那面如死灰的绝望表情,楚宁慌张起来,说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替你担心而已。我希望你能够过得幸福,希望你能嫁与良人------”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崔小心浅声低呤,眼角却有泪水滑落:“绸缪束刍,三星在隅,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原本是表达新人相得而喜的几句诗词,此时从崔小心的嘴里说出来却有种催人泪下的哀伤感觉。

    “小心------”楚宁握紧崔小心的手掌,将她柔弱的身体抱在怀里,安慰着说道:“不要着急,不要着急,他一定会来的。他一定会来的。”

    正在这时,喜婆推门而入,高兴的喊道:“小姐,吉时已到,我们出去拜天地吧。”

    “------”

    (PS:这一章写完已经凌晨一点多了,那就再厚着脸皮说几句话吧。

    一天没更,两天没更,三更没更------

    这一段时间的更新速度之慢简直令人发指

    之前还会解释几句,后来解释也没有了

    因为害怕

    害怕那些恶毒的攻击随之而来

    你说你生病,他们说你怎么还没病死

    你说你感冒,他们说你下回该是癌症了吧

    甚至连老婆和两个孩子也惨遭恶骂

    那些话我没办法复述出来,我觉得稍有人性都不可能做出那种诅咒

    前几天在微博上请假,后面的留言有好多是恶毒的辱骂和咒我早死的声音

    作者朋友的一个粉丝看不过去,说简直没办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然后便有人追过去辱骂攻击别人

    我当时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有种彻骨的凉意

    到底有多么恨我,才会对那个不忍为我说句话的人就狂轰猛炸追杀至此?

    从07年始,至2017年,恰好写书十年

    就算我写的书稍微给了你那么一点点愉悦,一丝丝的感动,你也不应当做出这种事情吧?

    不知道你有没有察觉,我的书主角几乎没有脏话,我觉得不说脏话代表着一个人起码的修养

    我不希望我的主角就像是一个下贱的痞子一样

    不管是现实还是虚幻,我一直坚定的认为那些满嘴脏话的人是上不得台面的

    我想,从我做起,从我小说的每一个主角做起

    我们做一个有知识、有修养、再稍微有一点点幽默的男人

    我觉得这样的男人应当很让人喜欢-----或者尊重吧?

    我失败了!

    不敢看QQ,不敢看书评区,发过的微博再删除------

    是我自己不敢面对这一切

    我害怕!

    有人说爱之深,所以恨之切?

    这是爱的表达方式?

    可是我觉得,爱的表达方式有无数种,这绝对不是能够让人接受的一种

    之前生病了一个月,这是圈内朋友都知道的事实

    前几天医生说我是精神衰弱,晚上睡不着,白天睡不醒,整天晕晕乎乎,要给我开药

    我说我不能吃药,因为我知道吃药之后就大脑晕沉,就更不能写小说了

    我在用力,我比谁都更渴望《逆鳞》好,我比谁都更希望《逆鳞》的更新多

    写书十年,我很感谢大家的陪伴

    倘若让你们失望,我愿意说一百万次的对不起

    我知道,再多的解释,也掩饰不了我是个人渣的事实

    所以,以后如果还有想骂的朋友

    骂我吧,放过我的家人

    刚才有人在微博上给我留言:祝病魔早点战胜你

    这样就很好

    他虽然心眼坏,但是人长得丑啊!

    上帝保佑我们!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