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四十章、请君入瓮!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四十章、请君入瓮!

    西门酌情,数十年前西门世家的天才剑者,据说是最有可能获得剑道真义的剑门传人。

    那个时候的西门酌情就像是现在年轻一辈的解无忧或者更年长一些的夏侯浅白,是在整个神州都极其耀眼绚烂引人瞩目的人物。或许比他们还要更加强大一些。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正处于高速上升期奋力攀登武道巅峰的西门酌情突然间消失了。

    一夜之间,消声匿迹。没有声响,没有音讯,就连剑神家族也对此事缄默不谈。

    从此,一代年轻俊杰就消失在世人的眼帘。

    有人猜测他已经死了,死于强人之手。他的对手就连剑神家族都得罪不起。

    还有人猜测他去闭关了,去感悟真正的剑道真义,或许也能够向他们剑门祖师西门吹雪那般唯剑唯情,踏破虚空而去。

    更有甚者,还有人传言西门酌情已经悟得大道,飞升而去了。

    谁也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还活着,

    而且化名改姓,成了宋氏家族的一个老管家,隐藏在西风神仙身侧达数十年之久。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牧羊之所以知道西门酌情的存在,是因为当初他回天都时曾经和爷爷陆行空遍数天下英雄。陆行空特别提起过西门酌情这个名字,对他的消失极其惋惜。还说倘若西门酌情尚在,当为今日神州剑道第一人。

    “剑门传人------”听到李牧羊一语叫破自己的来历,西门酌情沉吟良久,沉声说道:“我不配做剑门弟子,剑门也没有我这样的徒弟。”

    “你这么说倒是尚且有自知之明。”李牧羊冷声说道:“剑神家族悉心栽培,让你的声誉名望推至巅峰------结果你却成为叛国谋逆者之走狗帮凶。这样的人也确实不配做剑门弟子。”

    “无知小儿,也敢血口喷人?”宋孤独出声呛到。“酌情,他在故意乱你心性,你可不要上这头恶龙的当。君子一诺值万金。酌情乃是守诺之人,岂是那些庸俗之辈可以理解的?”

    “守诺?我倒是想知道他守的是什么诺,让一个人连父母家人师长兄弟都不要了-----”

    “武者誓言。”宋孤独显然不愿意让身边的老伙计背负污名,即便是在给自己的孙女治疗驱毒的时候,仍然想要帮西门酌情解释清白。“习武者,当知武者誓言不难违背。否则必将遭其反噬。万万年来,违背武者誓言者又有几人落得一个好下场?”

    “你就安心给晨曦治病,外面的这点儿小事也用得着你费心?这头小龙想要乱我心性,我还能看不明白?不过,他要是不怕浪费时间,我倒也可以说与他听,只不过说来话长了-----”西门酌情眼神玩味的看着李牧羊,意思是说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的隐私吗?那就安安静静的听我来讲吧,只不过听故事是需要耗费时间的,与你想要速斩速决的心思不符。

    “既然这样------”李牧羊笑着说道:“那就不听了吧。无非就是俩个心高气傲的家伙互不服气,又互相看不顺眼,然后便向彼此下了战书,并且立下了不能违背的武者誓言,失败者要一生给胜者为仆为奴------我猜测的没错吧?”

    “-------”

    西门酌情和宋孤独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一种无奈之极的感觉。

    和聪明人打交道固然痛快,但是在他面前几乎没有秘密无所遁形的感觉仍然让人感觉到憋屈。

    李牧羊猜测的不错,西门酌情和宋孤独确实是在李牧羊所描述的环境下认识的。

    那时候他们俩人一个是年轻一辈第一剑神,一个是有「小光明王」之称的绝顶高手。一人在西风,一人在大武。而且俩国交壤,往来众多。俩人堪称两国一时之明月骄阳。

    那个时候的他们年轻气盛,又心高性傲。宋孤独跟随西风晋王前去大武出使的时候,西门酌情主动邀战。因为发生了言语冲突,俩人滴血为誓,订下了不可违背的武者誓言。胜者为主,败者为仆。一方身死,方可解脱。

    可想而知,那一战西门酌情的利剑败在了宋孤独的世间三大奇术之一的《大光明术》之下。按照誓言,他将一生一世为仆为奴,侍候宋孤独为主。

    剑神家族闻听此事之后暴跳如雷,几位长辈当即就要冲过去将宋孤独给斩了。却被西门酌情给苦苦劝阻回来。

    第一,宋孤独是西风宋氏家族的重要人物,又和未来的帝王现在的太子晋王关系莫逆。倘若西门家族将其斩杀,怕是两国当即就要开战。

    第二,誓言已立,胜负已分。倘若西门酌情有心违誓,那么,他将一生背负心魔,身陷桎梧。唯剑者,专于心,极于情。心无旁鹜,方能成就大道。

    倘若剑神家族为了西门酌情的未来而斩杀宋孤独,怕是西门酌情受此事所缚,一生都难以到达剑道巅峰。

    是要一个身心受限的废物,还是想要一个遵守誓言的剑道至尊?

    剑神家族犹豫良久,最终还是决定放西门酌情自由。

    不过,剑神家族的传人没有去给人为奴为仆的先例,西门酌情想要离开,必须要自愿退出剑神家族,并且永远不以西门为姓------

    从此以后,神州之大,再无西门酌情这名绝顶剑客。宋氏家族,却多了一个来历神秘的管事人。

    这么丢脸的事情,剑神家族西门氏自然是不会将其公布于世的。宋孤独也不会声张此事,那将是当即抽打剑神家族的脸面。

    所以,西门酌情的行踪便成了绝顶秘密之事。

    “看来被我猜对了。”李牧羊将俩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出声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一定是我们的星空之眼主动要和西门前辈立下这武者誓言的吧?不然的话,他在哪里能够得来这一个忠心耿耿又身手高强的奴仆呢?”

    “前尘往事,犹如过眼云烟,该忘的老朽也早就忘记了。”西门酌情出声说道:“谁主动谁被动,都是我甘心接受。又有什么区别呢?”

    “你要是当真忘记了,刚才又何必报出自己西门酌情的名号想要来吓唬我?怎么?只许你乱我心绪,我就不能乱你的心绪?”

    “你这小龙,倒是机灵百变------话已至此,那就只好手底下见真章了。老朽多年不碰剑,怕是那些剑招剑决也该忘记的差不多了------”

    李牧羊心头微紧,说道:“那就让我试试你的剑神之剑。”

    “这不是剑神之剑-----”西门酌情竖起右手的一根中指。“这是无名之剑。”

    那根中指干瘦细长,看起来并无特别之处。

    但是,李牧羊却感觉到了危险。

    那根手指头不再是一根手指,而是一把利剑。

    在李牧羊的眼里,那根竖起来的手指犹如一把凛冽宝剑直插云宵。

    这无名之剑比剑神之剑更加的恐怖,在昆仑墟之上,李牧羊也曾和剑神家族的传人打交道,那名少年倒也算是有几分才华,可也只能止步于此。

    再好的剑法,倘若修习之人耐不住寒苦,受不了寂寞,承受不住那百死无生的磨砺-----怕是也很难成为真正的剑客。

    天才剑者,为奴为仆,抛弃功名和声望,将身体低至尘埃-----做着一些烧火扫地开门引客的繁之事,却让他心如明镜,性如止水。

    将那漂亮的、凌厉的、杀人无数的剑招给全部忘却。

    现在所能够记起的,只有天地之间那一把剑。

    这便是剑道!

    百年潜修,西门酌情成为真正的剑道大家。

    身无配剑,却处处是剑。

    剑未出招,却让人感觉到了斩灭天地的剑意。

    李牧羊的表情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他知道,他遇到了生平最强大的敌人。

    “世人皆言我是西风第一人,并称呼我为星空之眼,一口一个老神仙-----”宋孤独轻轻叹息,出声说道:“却不知,野心未斩,尘事未断。终日去争抢这些功名利禄,忙碌这些尔谀我诈,却破坏了修行心性,影响了境界提升。虽然说我独居小院,有着离开尘世,远避庙堂的心思,但是,又怎么能够真正的放得下呢?不见,就不想吗?”

    “酌情与我不一样,他是真正的放下,真正的不见、不想,归于平静------四十六年之前,我们的实力旗鼓相当,我侥幸小胜半招。四十六年之后,他却领悟大道,境界远胜于我。”

    “李牧羊,我知你今日会来,我也知晓你的心思------杀掉宋氏再多的人,不如杀死我一人。天都城内,我不知道你用了什么手段,导致他们现在自顾不瑕,无法派兵来援。但是,这天都城外的宋氏老宅,你定是要亲自前来的------你怕不是我的敌手,又怕和我激战耗时太久恐生事端,不惜串通楚宁,对我孙女晨曦用毒,因为你清楚,此恶毒只有我能够出手医治,以我对晨曦的感情,我也只能出手医治,绝无拒绝的道理-----那个时候,你便可以趁虚而入,瞬间将我击杀------”

    “可是,李牧羊,你想过吗?老头子困守老宅不出,就是为了以身作饵,使这一手请君入瓮-----我和你的想法一样,外面不管死了多少人,只要今日把你留下来,那么,宋氏危机便真正的解决了------宋氏之对手,不过李牧羊一人而已。其它人不过尔尔,抬手可灭。”

    “所以,李牧羊,今日请你务必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