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四十四章、愚蠢可笑!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四十四章、愚蠢可笑!

    燕相马!

    来人竟然是燕相马!

    那个江南城第一纨绔燕相马,监察司长史燕相马,叛国龙奸燕相马,那个重伤之后被逐出家门的燕相马------

    燕相马自从被家族长辈驱逐出去之后,就消失在世人的眼帘,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少人猜测他离开天都,返回星空学院继续学习深造。

    毕竟,在自己受尽委屈的情况下还被家族所弃,自然是心如死灰,除了闭关修行,也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留恋的了吧?

    宋停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燕相马竟然会出现在麒麟军的中军大帐,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直到此时还穿着监察司的飞鱼制服。

    自从他离开之后,也就被监察司革职除名。新的监察长史是忠于宋氏的一个资深史员。这样的话,至少不能够让监察司内部崔氏的力量一家独大,宋氏也需要在里面安排眼线和人手。

    三条腿的蛤蟆不好长,两条腿的监察司长史到处都是。

    宋家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浓眉大眼,俏鼻薄唇。笑起来的样子有点儿坏,就像是刚刚占了别人便宜的小狐狸。

    燕相马对着宋停云拱了拱手,说道:“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停云大哥,还真是有些想念。”

    “燕相马-----”宋停云压抑住心中的戾气,努力保持情绪平静,仪表上的体面。“这一切都是你在幕后主使?”

    “停云大哥这么说就太抬举我了,我就是一个小鼻子大眼睛的小人物,哪里有能力布下这么大的局啊?”燕相马指了指张思远,笑着说道:“就是张大将军,也不会听从我这个小小监察司长史的使唤吧?”

    “那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在幕后针对我宋氏?”

    燕相马认真的想了想,笑着说道:“这个问题我还真不好回答-----宋氏这么大,谁不想上前踩一脚?”

    宋停云的眼神里多了一抹阴厉,恶声说道:“所以,你被燕家驱逐出去是假的,你被监察司革职也是假的,这是你们燕氏演的一出苦肉计,为的就是让你由明转暗,脱离各大家族的的盯梢监控------你们燕氏倒向了惠王那边?怎么?你们当真以为,就凭你们燕家和一个架空了的惠王,就能够打倒我们宋氏?”

    “我们倒是没有那么天真。”燕相马笑着说道:“不过,大家都是西风的臣子,惠王是西风的君主------倒向他有什么不对?忠君爱国,这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燕家可比你们宋家做得好。”

    “燕相马------”

    “不要生气。不要动怒。”燕相马连连摆手,示意宋停云消一消气。“大名鼎鼎的宋家玉树,一向都是风流倜傥,仪表堂堂。是西风少年人的表率。你一生气起来,那形象可是毁掉了。我初来天都的时候,家里人可是让我努力向你学习的。”

    “所以,你设下今日这个大局,就是要向我表达仰慕之意?”

    “那倒不是。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大家都很繁忙,怎么可能拉着你说闲话呢?我就是想着,总不能让人死得不明不白的,是不是?大家毕竟相识一场,一句招呼都不打,就把人脑袋给砍了。想起来终究有些太过残忍,也不符合我燕相马的做人风格。你知道的,我这人一向爱好和平。”

    “你敢杀我?”宋停云心头微惊,冷冷的盯着燕相马,说道:“你当真以为,把我宋停云给困在这里,你们燕家就能够翻得了天?燕相马,你若是个聪明人,我便劝你缴械投降,给你们燕氏留一线生机------”

    “我若是不聪明呢?”

    “那就按照你的想法去做。是杀要剐,任本事来。不过,你想过后面如何收场吗?等到宋氏知道今日状况,你们燕氏还有活路?到时候,我宋氏必定灭你们九族。”

    “宋停云,你怎么还不明白?”燕相马轻轻叹息。“到了现在,你还觉得宋氏能够过得了这一劫吗?也是,宋氏屹立千年,也强势了千年,这让所有的宋氏族人都以为这头巨兽永远都不可能被战胜,世世代代都不可能会倒下-----但是你真正的了解过你的敌人了吗?你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操纵这一切吗?”

    “难道不是你们燕氏-----还有那个废物皇帝?”

    “哈哈哈------”燕相马狂笑出声。“宋停云,你还真是-----愚蠢的可笑啊。”

    “就算加上那头恶龙又如何?怎么?你们让公输族人躲在地洞里面大闹婚礼,不就是想要在城内制造混乱吗?那头恶龙去杀我爷爷了吧?你们一定是这么想的,只要杀了我爷爷,我宋氏就再无强者能够制衡那头恶龙,我们宋氏也就轰然倒塌,毫无还手能力的任由你们欺凌宰割-----是也不是?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

    “宋停云------”燕相马轻轻摇头,说道:“你的猜测是---也不是。原本大家同为星空学院的学子,应当相知相携,友爱扶持,不过,你能够将自己的未婚妻当作诱饵抛出去-----可见你的心性是如何的残忍恶毒。今日,休怪我不讲同窗之谊。”

    宋停云眼神凛冽如刀,全身杀气外泄,手握长剑,身体紧绷如离弦之弓。

    只要燕相马稍有异动,他就立即出剑将其斩杀。

    一直以来,他对自己的实力境界还是极有自信的。

    至少,燕相马这个废物是远远不如的。

    “燕相马-----休想动我们家公子-----”跟随宋停云一起进来的护卫们擎起长剑,将宋停云的身体给牢牢的围拢在中间。

    这是宋氏忠仆,此时视死如归。

    “杀。”燕相马厉声喝道。

    轰-------

    整个中军大帐突然间炸裂开来,蓬顶消失,绸布粉碎,无数身穿黑色监察司制服的高手手举长剑,从四面八方朝着宋停云所在的那个小小包围圈杀了过去。

    燕相马站在原地,冷眼旁观。

    --------

    仙人者,一剑可断山,一剑可拦江。

    西门酌情数十年为奴为仆,心如静水,却悟得无上剑道。

    以指为剑,一剑出,花落、树折、石崩、地裂、万物俯首。

    一幢房子变成了两幢房子,一个小院变成了两个小院。

    被那一道剑气斩成两半的人或者动物更是不计其数。

    那剑气还朝着小院门口蔓延,就连门口的那棵数百年的老槐树也被斩成两半。

    小院上空,出现一道银色的裂缝。

    裂缝越来越大,然后李牧羊的身体才从那裂缝之中跳了出来。

    危急时刻,李牧羊随手制造了一个须弥空间,然后将自己给装进去以避那锋利无匹的剑气。

    没想到的是,那一剑实在是疾如闪电,李牧羊的空间才刚刚做好,剑气就已经扑面而来。

    那剑不是凡人之剑,那剑气也不是凡人之剑气。

    当剑气出现的刹那,便已经将人的身体给锁死。倘若你的修为境界不够,怕是只能硬生生的站在那里被他一剑给劈成两半。

    即使李牧羊修为惊人,又有《行云布雨诀》这般龙族的神奇身法,逃离之时仍然有种被气罩所困的不适感。

    李牧羊倒飞进去的时候,胸口还是被那剑气所袭。

    李牧羊的胸口中剑,彩云衣被割开一个巨大的口子,胸口的皮肉也被划拉开来,就像是要把李牧羊给剖膛开胸似的。

    低下头来,身上的彩云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只不过这一次恢复的速度极慢,李牧羊能够感受到彩云衣的痛苦,这一剑确实给它带来了极大的伤害,就连这不知为何物的仙人之衣都难以抵挡。

    彩云衣的神奇之处被西门酌情看在眼里,他的眼神焕彩,出声问道:“这是何物?”

    “彩云衣。”李牧羊出声说道。

    “彩云衣?”西门酌情想了想,脑海里没有任何有关这彩云衣的记载。“当是仙器?”

    “定是仙器。”李牧羊沉声说道。彩云衣确实厉害,怕是只有常居昆仑神宫的仙人才有资格拥有吧?

    “竟然能够挡下我的无名之剑,确实有其不凡之处。”西门酌情轻声说道。“那便再接我一剑吧。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说话之时,西门酌情再一次竖起了手指头。

    不过,这一次他竖起来的不是一根手指头,而是三根。

    右手的大拇指和小拇指合拢结印,中间的三根手指头高高的竖立起来。

    三根手指头上面白光闪烁,就像是三条闪电在上面跳跃盘旋。

    轰------

    天空之上,突然间黑云翻滚,电闪雷鸣。

    咔嚓-----

    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了西门酌情的手指之上。

    咔嚓------

    咔嚓------

    又有两道闪电劈了下来,每一道闪电都劈在西门酌情那竖起的一根手指之上。

    那闪电落下之后并不衰败,也不消失。它们拖拽着长长的尾巴,和西门酌情的手指剑紧密结合在一起。

    以指渡劫!

    以指剑来借用这天地的力量。

    以指剑为媒介,与天地相接。

    最厉害的剑法,是无名之剑,也是自然之剑。

    滋啦啦------

    三剑齐发,再一次朝着院子里面的李牧羊斩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