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四十六章、惩戒之力!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四十六章、惩戒之力!

       李牧羊的胸口再次中剑。

       这一次,就算彩云衣帮他挡下了大部份的剑气,他的身体仍然受伤惨重。

    彩云衣被切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两块薄如蚕翼的衣衫布料无精打彩的耷拉在那里,白绸染血,极其耀眼。

     胸口的皮肉被掀开,露出里面断成两截的森森白骨。倘若剑气再稍微往里面深入一些,李牧羊的身体就会被他给切成两半了。

     西门酌情,远比李牧羊之前遭遇的任何剑客都要恐怖。

    一个人斩断情欲,不入凡尘,甚至连剑神家族的剑法也忘却------却因此悟得真正的剑道。

    那举世无双的无名之剑。

    在李牧羊看来,不,就算是以那头黑龙的挑剔眼光,他也认为西门酌情是先接近剑祖西门吹雪的男人。

    那是接近半神的强者啊!

    这样的人,原本应当是星空有数的强者之一,却默默无闻甘居人奴-----实在是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彩云衣好像也知道疼痛,这一次它的复原速度极慢,而且非常艰难的模样。

     李牧羊和它心意相通,知道她正在努力的修缮自己-----只是这一剑确实太沉太重,便是那仙人之衣也难以完全抵御。

    更何况彩云衣是硬生生的接下了那一剑,已经让李牧羊心里感激涕澪了。

    想到彩云衣,李牧羊更想念他长了九颗脑袋的开明兽------那位老伙计也不知道被神宫给带到什么位置了。

    李牧羊答应要带她去游览名山大川,也不知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

    西门酌情低头看了看自己受伤的手臂,然后轻轻叹了口气,说道:“接连挡下我两剑,堪称神州少年第一人了。其它人皆不如你。也难怪主人对你推崇备至。”

      “我可不觉得你是在夸我。”李牧羊声音淡漠的说道。

    他调动起道家的《老子清牛咒》,好让体内的剑气迅速的排解出去,这样可以让自已胸腔的伤口更快一些的复原。

       李牧羊虽然是人族之身,但却有着龙族之骨。所以他的身体素质是异于常人的。

       若是普通人的胸腔被切成这样,怕是早就一命呜呼了,哪里还能够像他这般镇定自若的和人讲着闲话?

    “怎么?难道你想做星空第一人?”西门酌情颇有些惊讶的看着李牧羊问道:“小小年纪便有如此境界,已经可俯视众生------当年我年轻时若是有这般心性,便也不会------算了,往事已矣,不说也罢。”

    “杀不了你,无论是少年第一人还是星空第一人都没有任何意义。”李牧羊看了一眼西门酌情那被桃花剑所伤的手臂,出声说道:“与那些虚名相比,活着才是最重要的。我要活着。”

    “那就实在很遗憾了。”西门酌情看向李牧羊的眼神充满了惋惜和同情。“你真是我见过最优秀的少年人,但是,既然主人要把你留下来-------我便要将你留下来。”

    西门酌情看着李牧羊那可见白骨的胸口,说道:“你应该清楚,以你现在的身体状态,是没办法接下我第三剑的------”

     “这三剑可有名字?”李牧羊出声问道。

    “第一剑,我将其命名为「和」。万物以和为贵,和又有相安平静,止息争端的意思。和乃和解,这一剑,不在杀,在静心,在和解。”

    “第二剑呢?”

    “第二剑我将其命名为「气」。气是力量、也是情绪。力量和情绪相交融,方有这万物不可挡的剑阵。气不在,这剑便也就失去了生气,不过是一芥俗物。”

    “我还真是有些期待第三剑了。”李牧羊出声说道。

     他存着杀人的目的而来,却遇到了难得一见的高明对手。

    见技心喜,这是任何一个修行破境者都会遇到的通病。

    李牧羊诛杀的第一个高手是崔家的崔照人,心思那么歹毒的一个人,最后却为了感悟一番真正的《渡劫剑》真义而朝闻夕死。

    每每想起,李牧羊都感触极深。他难以理解,一个人为何对武之一道的追求会如此痴迷疯狂。

    等到他真正的入了门悟了道之后,才发现武道是一条有去无回的不归路。要么不得其门而入,一旦踏进去了,心里大抵也就再也难以放下了。

    现在,李牧羊突然间发现自己不是那么赶时间,也不是那么着急杀人。

    他想悟道!

    悟别人的道,然后来解自己的惑!

    “第三剑为「道」。”西门酌情看向李牧羊,一幅我还没有考虑好的商量模样。“道是道理,人要讲道理,剑也要讲道理。天、地、人皆有其道理。道是自然,自然者,自是自己,然是如此。自然如此。”

    “那便是自然如此的一剑,自然而然的一剑。这一剑本就应该是如此,本就存在于这天地之间。”李牧羊点头说道。“这个名字很好。”

    “会不会太大了一些?”西门酌情不好意思的说道。“我怕名字太大了,这一剑配不上这个名字。”

    “那就先让我试一试。”李牧羊说道:“如果我觉得合适,那就可以叫这个名字。”

    西门酌情再次叹息,今天他叹息的次数格外的多一些。

    “若是试了,你便死了。”西门酌情很是不舍的说道。

    “我若死了,你的这第三剑便可以命名为「道」了。屠龙之剑术,以此命名,就是神州任何一个人都没办法说什么闲话,是不是?”

    西门酌情沉吟片刻,说道:“可我还是想听你亲自告诉我-----这一剑到底应不应该叫「道」。”

    李牧羊神情微动,说道:“那我们便自然而然吧。”

    西门酌情点了点头,说道:“那便请试我的第三剑。”

    “不要-------”微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宋晨曦艰难的睁开眼睛,声音低沉无力的说道:“不要-----杀牧羊-----公子-----”

    “晨曦------”宋孤独正在努力的将那股子细小的无名毒气给消灭,看到孙女再次苏醒过来,美目之中布满泪水,心痛的说道:“晨曦,不要说话,安心休息--------”

    “爷爷------你刚才------答应过-----晨曦-----”宋晨曦说起话来断断续续,好像随时都有可能坚持不下去了一般。“你说过-----不杀-----不杀------”

    “晨曦,不要激动。”宋孤独急忙劝慰。“你现在都自身难保,还想着那薄情寡义之人做什么?你可知道,你体内这寒毒就是他下的-------”

    “晨曦知道------”宋晨曦眼睛早已经哭红了,说道:“晨曦说过,若是宋氏有罪,便以晨曦之命来赎------”

    “晨曦------”李牧羊心中难受,不敢去和病榻之上的宋晨曦眼神对视。

    他为了能够杀掉宋孤独,所以和楚宁用计在宋晨曦身上下毒,宋晨曦中了这无名寒毒,只有宋孤独亲自出手才能够将毒素给逼迫出去------

    他清除了宋晨曦体内的毒素,元气大损,实力大折,李牧羊便有了更大的把握将他杀掉,将宋氏一族给彻底的打倒踩碎,让他们承受陆氏曾经经历过的一切。

    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李牧羊已经决定,为了复仇自己可以不择手段。

    但是,当他听到宋晨曦在自己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候,仍然坚持要宋孤独不要杀他,李牧羊的心里还是愧疚难当自责不已。

    当别人对你作了恶,你就可以对无辜者施展同样的手段?

    宋晨曦是宋孤独的孙女,除此之外,她什么错都没有。

    可是,她现在正经历着这最残酷的一切-------

    宋孤独眼神和蔼,伸出一只手来遮住孙女的眼睛。

    等到他的手掌挪开时,宋晨曦已经再次陷入了昏迷状态。

    李牧羊必须要死!

    她的要求,宋孤独没办法答应。

    西门酌情看向李牧羊,说道:“心如止水,才能够发挥出你真正的战力。于你而言,最重要的事情是活着。”

    “谢谢。”李牧羊说道。他开始尊重这个对手。

        西门酌情的身体动了。

    这一次,他主动从室内飞了出来。

    他的身体在原地消失,空中也不见有任何 身影。

    但是,李牧羊却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他不在天空,也不在地面。但是天上地上到处都有他存在的气息。

    他没有剑,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剑气泄漏,但是这神州万物,一花一草、一虫一鸟,都有可能是他的剑。

    他化身万千,和这天地融合为一体。

    自然而然,自然如此。

    这一剑本就应当存在于这天地之间,或者说,这 一剑早就存在于天地之间。

    只待人去感悟,去膜拜,或者操纵。

    这是让人无力的一剑,也是让人无处反驳无法反击的一剑。

    李牧羊的眼神焕彩,脸上露出了喜悦之极的笑容。

    多妙的一剑,多好的剑客。

    天地之大,总有一些人,一些事让你为之动容。

    李牧羊的身体缓缓上升,然后悬浮在半空之中。

    他的双眼紧闭,双手高举。

    咔嚓-------

    高空之中,有惊雷闪现。

    黑云翻滚,大雨滂沱。

    刚刚还晴朗无云的天色,却突然间下起了倾盆暴雨,就像是李牧羊抬手之间就将天慕给撕开了一道巨大的口子。

    九天之中,九道白色巨龙从天而降,龙头狰拧,轰隆隆的朝着这天都小院飞扑过来。

    九龙灌顶!

    龙族之王的惩戒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