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四十八章、重死一次!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四十八章、重死一次!

        宋孤独死了!

      死得默默无闻又云淡风轻------一如他的为人。

        他用一种潇洒随意的方式将自己仙解,甚至连一片肉一块骨头都不曾留下。就是宋氏后人想要拾一把骨灰安葬都不可能。

        他直接将自己与草木同腐,与天地万物融合为一体。找也找不着,寻也寻不到。

        他没有一句遗言,好像诺大的宋氏帝国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他也没有一句求情的话,未来的一切都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推演过一遍。

        除了将自己最宠爱的孙女托付给李牧羊,请他务必厚待之,对于宋氏其它的人-----就没有任何交代了。

        意思是说,你想杀就杀,不想杀也罢。随你的意。

        很洒脱!

        也很智慧!

        这真是一个活明白了的老人,或者说一条成了精的老狗

        不管你是爱他或者恨他,不管你是敬畏他还是敌视他------你都得记住他,你都不能无视他。

        记住,这是多么重要的俩个字眼啊。

        人的一生得遇到多少人,经历多少事,能够让你念念不忘的、能够让你时时提起的人和事又能有几人几桩?

        人都是健忘的!

         动物也是!

    所以,文人们常说人都是健忘的动物。

        宋孤独死了!

        李牧羊最仇视也最想要杀掉的人死掉了!

        死在他的面前!

        真真切切的死,彻彻底底的死。

        可是,他的心里却并没有任何的喜悦,反而有种-----难以言说的失落。

       李牧羊身体悬空,呆滞当场,好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吗?”李牧羊在心里想道,对自己提出这样的问题。

        “是的,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宋孤独必须死。只有宋孤独死了,宋氏这头畸形巨兽才能够轰然倒塌被人肢解------无论是国仇家恨,还是个人恩怨,都有一万种理由把他杀了。”李牧羊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失落呢?”李牧羊在心里询问自己。

        良久,李牧羊终于明白自己为何会失落了。

        宋孤独死得方式不对!

        是的,他死得太简单随意了,和自己之前的期待值不符。

        李牧羊为了杀他,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啊。

        走遍名山大川,探寻一座又一座龙窟。凡是有用之书皆读,凡是有益之药全吃。

        他带着体内的八根幽冥钉四处冒险,他强忍着幽冥寒毒的折磨却不忘修行,日日夜夜的将那些自己记得清楚却难以施展出来的龙族秘诀给演练一遍又一遍。

        他要变强,他要学会那头黑龙留给他的无穷宝藏。

        他所做的这一切,就是为了亲手将宋孤独给打败,在无数天都百姓的见证下将其击杀。

        可是,他怎么就死了呢?

        一剑不发,一招不出,怎么就死了呢?

        你这样死法,别人的努力不是白废了不成?

        他原本将希望放在西门酌情身上,想要借剑神之剑斩杀李牧羊。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西门酌情的剑到底有多么的锋利。

        却没想到的是,就连他为李牧羊预备的杀招西门酌情都败于李牧羊的《九龙灌顶》之下。

        这样一来,他就失去了天然的依仗。

        为了给孙女宋晨曦驱毒,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元气精力,他知道自己此时的精神状态和实力修为都不可能是刚刚大胜剑神正处于巅峰状态的李牧羊的对手。

         既然打不过,索性就不打了。

        活到他这个年纪的老人,还有什么事情是看不开的?

        最在乎的也无非就是俩张脸:颜面和体面。

        既然保不住颜面,那就体面的离开吧。

        想到此处,李牧羊越发的生气了。

        他觉得自己被宋孤独阴了,好想把他拉起来让他重死一次-----可惜,李牧羊也没办法将他从空气之中再分离出来。

        更糟糕的是,宋晨曦的身体越来越冷,身体外围凝结的冰雾越来越厚。心跳逐渐减弱,几乎都已经听不到呼吸了。

        李牧羊知道,自己再不及时治疗的话,怕是宋晨曦要命陨当场。

        李牧羊刚才明明已经告诉过宋孤独救治之法,他却偏偏不治。只是将宋晨曦交到李牧羊手上,然后自己就把自己给炸死了。

        直到现在李牧羊才明白,宋孤独不是不治,而是故意为之。

        他了解李牧羊的为人,他知道将宋晨曦交到李牧羊手上,他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救治宋晨曦------至于其它的事情,譬如去屠杀宋氏族人这样的事情,他是没机会亲手去做的。

        只要他不亲自出手,宋氏族人就多了一线活命的机会。

        他还是留了后手,还是为宋氏族人做了考量。

        “雪球------”李牧羊出声喝道。

        “噗-------”

        一大团口水从天而降。

        李牧羊抬起头来,只见一只足可遮天避日的巨兽正在高空之中对着他咧嘴傻笑。

        在李牧羊前来袭杀宋孤独的时候,就让雪球将这一块区域与外界完全屏蔽。屏蔽掉自己的龙气,也屏蔽掉西门酌情的剑气。

        这样的话,那些隐居天都或者西风的星空强者们就没办法及时赶来支援。

        雪球是由水母元素组成,可大可小。大至能够将整个幻水结界给填满,小至-----能够藏进别人的嘴巴里变成一口口水。

        嗖------

        那只巨兽的身形越来越小,正在朝着李牧羊所在的位置极速坠落。

        一只全身雪白的球状物体飞扑而来,挥舞着四只小爪子在李牧羊的身边转来转去的,对着他「噗」「噗」不停,好像是想要让李牧羊表扬它一般。

        “你做得很好。”李牧羊看着它说道。视线朝着远处看去,那里有几道杀机正迅速朝着这里转移。“不过我们要赶紧离开了。”

        说完,李牧羊就抱着宋晨曦朝着远处跑去。

        雪球嘴里吐着泡泡,「噗」、「噗」、「噗」的在后面急追。

        当李牧羊和雪球离开之后,院子里那棵就连西门酌情的剑气都没能摧毁的老梅树突然间苏醒一般,开始生出细小的嫩芽,然后长出红得耀眼的梅花。

        那些梅花朵朵脱落,在空中迅速汇集在一起,组成一朵粉红色的长龙朝着天都城飞去。

        红龙飞舞,香阵冲天。

        等到红龙飘飞而去之后,那棵千年老梅树生机枯竭,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老,死去。

        然后化作一堆粉沫,被风一吹,便也像宋孤独的尸体那般的消散不见。

        万物有灵,就连这棵老梅树也不例外。

        天都城的百姓们看到头顶的粉红长龙,一个个的双手合什高声喊叫,还有人直接虔诚的跪倒在地上。

        “老神仙又破境了,老神仙又破境了-------”

        “老神仙成了真正的老神仙------”

        “老神仙破境,这是我们西风之福啊------”

        --------

         哗啦啦------

        更多的人跪倒在地上,大街小巷、高墙小院全都跪满了人。

         “什么?”惠王身体一抖,手里握着的一枚黑色棋子也掉落在了地上。“宋孤独------破境了?”

        在他对面,坐着一个全身被黑袍笼罩的老人。

        老人抬头朝着高空之处的粉色长龙看了一眼,低声说道:“宋孤独不是破境,而是仙逝了------”

        “仙逝?”惠王稍微迟疑,然后大喜:“宋孤独死了?被那头恶龙------被那李牧羊给杀了?”

        “不是李牧羊杀了他,是他自行仙解。”

        “自行仙解?何谓仙解?”

        “不见骨肉、不见鲜血,谓之仙解。”

        “你的意思是说------宋孤独死了?”惠王将面前的棋盘一推,再也坐不下去了。他在小院里面走来走去,神情亢奋异常。“ 宋孤独当真死了?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他可是宋孤独啊------飞羽军-----不,让监察司----让燕相马去-----让燕相马去调查调查,看看宋孤独是不是真的死了-----”

        “这种事情不能疏忽大意,一定要确定他真的死了才行-----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宋孤独最是狡猾,谁知道这次是不是他又使出来的阴招,为的就是诱我们入瓮-----”

        “燕相马已经被陛下派遣到城防营去配合宋停云执行公务。”黑袍老人说道:“而且,就算燕相马去了,也见不到尸体-----仙解,便是如仙人飞升一般,不留一丝痕迹------”

        “这-----当真仙解?”

        “当真仙解。”

        “真的死了?”

        “千真万确。”

        得到了黑袍人的肯定答复后,惠王突然间放声狂笑起来。

        笑着笑着,眼泪就笑出来了,表情也变得狰狞恐怖起来。

        “宋孤独------你这条老狗-----你这条老狗------宋孤独,你也有今天-----你也会死-----死得好啊------死得好啊-----”

        一代君主,西风惠王,就像是得了失心疯一般,完全不顾及帝王之尊以及君主的形象,又哭又笑,大喊大叫。

        千年的委屈,千年的隐忍,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终于被他们等到了。

        楚氏也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

        “ 宋孤独,你终于死了------你终于死了------”

        他咬牙切齿的嘶吼道:“宋孤独死了,宋氏的人也得死-----宋氏的人全部得死,一个都别想活-----我想抄宋氏的家------我要灭宋氏的门------我要斩他们九族------”

        “飞羽军-----监察司-----我要让他们去把宋氏的人全部都捉起来-----一个都不放过------”

        “陛下------”对面的黑袍老人躬了躬腰,声音低沉的说道:“ 这件事情,无须陛下出声,自然会有人替陛下张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