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四十九章、家族危险!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四十九章、家族危险!

        “炊饼-----刚刚出炉的炊饼------香喷喷的炊饼-----”火星明灭间,映照着一张老实憨厚的脸。

        “我要两张炊饼。”一个穿着蓝色书生服的少年人走了过来,抠抠索索的从怀里摸出两文钱拍在炊饼摊上面。少年人衣衫单薄,身子骨也薄弱,好像是畏惧寒冷的缘故,身体缩成一团,双手也迅速的收拢进衣袖里。

        “马上就好。”憨厚的脸努力的挤出一抹笑容,这是对照顾自己生意的客人最好的感谢方式。“去年冬天的雪下了整整三个月,今年怕是也悬得紧。小秀才要注意身体,可别冻坏了,以后可是要考状元的。”

        “承大叔吉言。”少年人笑嘻嘻的说道:“不过,状元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考上的。”

        “我见小秀才一脸的机敏劲儿,是有大福气的,一定可以考上状元的。”

        “那就多谢了。我红袖若是能够考上秀才,定当过来给大叔题字,这炊饼嘛,就改名叫做状元炊饼------” 

        少年人伸手去接炊饼,炊饼滚烫,冒着热气,看起来少年人有些害怕,不敢去碰。

        “小秀才就是皮娇肉嫩。”大叔看着小秀才伸出来的手掌说道:“不要怕,热乎吃。”

        “那就多谢大叔了。”小秀才伸手去接炊饼。

    电光火石间,少年人已经扣住了炊饼大叔的手腕。

        “你不是秀才。 ”炊饼大叔眼神如刀,朝着小秀才眼睛看过去。

        “你也不是卖炊饼的。”小秀才的脸上仍然保持着笑意。

        “你知道我是谁,还敢向我下手?”

        “不仅仅是你------凡是宋氏蓄养的家狼野狗全部都得死。”

      小秀才说话的时候,五根手指头突然间就生出五根尖刺。那五根尖刺凶狠无比的刺向炊饼大叔的咽喉。

        砰------

        炊饼大叔闪电般出手,一把就抓住了小秀才杀气腾腾的那只手臂。五根尖刺即将抵在大汉的脖颈,却再难以前进一丝一毫。

        “小秀才原来是个小娘们,怕是力气不够大吧?”炊饼大汉的脸上满是嘲讽。

    “比拼力气的那是莽夫。”小秀才脸上的笑容更加诡异。“我是杀手。”

        说话之时,小秀才扣着大汉手腕的五根手指头也同样的长出尖刺。

        咔嚓------

        小秀才用力的扎下去,炊饼大汉的一只手臂硬生生的被他切断了。

        “啊------”

        炊饼大汉痛呼出声。

        趁着他心神不稳之机,小秀才手指的五根尖刺闪电般的刺进了他的胸口。

        嚓------

        皮肉被割裂的声音传来。

        ---------

        “老板娘,买盒胭脂-------”    

       “小姐喜欢哪一盒? ”

        “老板娘帮忙推荐一款吧。”

        “我觉得这盒鬼脸樱的不错,涂抹上去让肌肤又白又嫩,就像是樱花花瓣一般------”

        “是吗?那老板娘帮我尝试一番------”

       “没问题。小姐长这么好看,涂上我们家的胭脂一定特别漂亮-----”

        老板娘拧开胭脂盒,用手指尖沾了一点点胭脂,然后朝着客人的脸上涂抹过去-------

        嚓-------

        只觉得腹部一痛。

        当她低下头时,一把细长匕首正捅进了她的肚子里。

        “你------你------”

      “胭脂很好。”少女从老板娘手里接过胭脂盒,轻声说道:“我喜欢。”

        --------

        怡红院。

        “客官,里面请------这位爷可有相好的姑娘,我帮您安排?”

        嚓------

        诺大的脑袋已经掉落在地上。

        “啊-----杀人了-------”

        “救命啊------救命------”

        “快跑-------”

        ---------  

    ---------

         窗上的喜字还鲜红滟滟,梁上的红绸也显得极其耀眼。门口悬挂的大红灯笼熊熊燃烧 ,里面特别添加了白狼油,让火势保持 持久旺盛的同时,还在向外散发出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就连宋氏上上下下所有族人身上的衣服也都是新做的,细嗅之下还有新绸缎的清新味道。

         鼎盛之家,每一处细节都可彰显。

        可是,这所有一切在此时看来只是让人觉得讽刺、刺眼。难以忍受。

        宋氏大宅。宋氏族人聚集一堂。

        刚才还是张灯结彩, 喜气洋洋。欢声笑语,宾客云集。所有的高官豪族都前来贺喜,就连西风高高在上的君主也亲自前来喝一杯喜茶喜酒。这是宋氏又一次向天都城乃至整个西风帝国展示自己无上权威以及荣耀门楣的时候。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世事难料,风云莫测。

        刚才还在人前耀武扬威的一群人,一会儿的功夫便从天堂坠入了地狱。

        “老神仙那边------可有消息?”宋仲谋出声问道。

        此时的宋仲谋站在大堂中间,身材高大,脸颊却异常消瘦,五官给人一种刀削斧劈的感觉。

        宋仲谋的表情从容,言语笃定,脊背如一杆青松般挺得笔直。如果说宋孤独是宋氏的灵魂的话,宋仲谋便是宋氏大族的领头狼。狼群撕虎,无往而不利。

        做为宋氏一族的族长,这个时候的他必须要保持克制和镇定。倘若他也跟着慌乱起来,何人能够救宋氏?怕是宋氏就当真被人给轰隆隆地推倒在地了。

        “不曾传回消息。”宋卫东低声说道。“我已经派遣了六批人前去看望老神仙,但是那六批人去了之后就音信全无。停云少爷也亲自赶到城防营大帐,准备尽起麒麟军精镜前去接应老神仙-----直到现在也没有消息传回来。”

        “可曾去城防营打探?”宋仲谋眉头微挑,心里的不安感觉更浓一些。老神仙就住在城外,宋府这边派遣六批人前去看望老神仙,结果却没有一人回来通报消息。

        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宋府已经被人监控围拢,只要是从宋府里面出去的人,很快就会被人给尾随斩除,无一幸免。

        “何人敢如此行事?”宋仲谋在心里思考着这个问题的答案。这种感觉非常不好,而且让他非常的后怕,大敌当前,宋氏都被人包了饺子,结果却不知道敌人是谁------

        难道仅仅是哪头小龙?

        这不可能。

        小龙确实有实力,陆氏也在天都城埋了一些棋子没有清除干净。但是,倘若仅仅是那些人的话,是不足以撼动宋氏根基的。

        外人根本就难以想象,宋氏到底在这天都城有多深的根基,这门前的玄武大街上到底埋伏着多少宋氏的高手------

        那包子铺的伙计、胭脂店的老板、推车卖炊饼的壮汉,还有那紫玉楼和怡红院的姑娘龟公------

        倘若有人敢对宋氏不利,不用宋府内部人动手,外围的力量就足够将他们剿灭成渣了。

        可是,现在内府的人一个都出不去,更没有人能够进来通风报信-----

        那便证明,这些人全部都被人给杀了。

        “派人去了城防营,也没有消息传回来。”宋卫东小心翼翼的回答着说道:“城防营统帅张思远是我们的人,他那边------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直到现在还没有消息,你还觉得张思远是我们的人?”宋仲谋的眼里终于浮现一抹杀机,冷声说道:“以张思远的能力手段,天都城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难道还能将他给蒙在鼓里?倘若他什么都知道,却据守大营按兵不动------他的心思,便值得揣测了。”

        宋仲谋并不知道宋家的老神仙宋孤独已经仙解,所以对宋氏能否渡过此次难过还抱有极大的希望。而且,他也没有充分的预料到事情到底发展到多么严厉的一种程度。

        因为在他心里,老神仙是不会死的。

        只要老神仙不死,偶尔跳出来的那几只孤魂野鬼又能成得了什么气候?千年以来,宋氏遭遇了多少危险,这一次和以前的那些经历相比,也实在算不得什么大事------

        只是,他们都被困守天都,或者说是被困守宋府,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神仙那边-----应当不会有事吧?

         “要不-----我亲自出去走一趟?”宋卫东出声说道。“我去一趟城防营,看看停云公子在城防营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无事自然更好,有事的话,我也能够出手帮一点小忙。等到停云公子出来,我们率领数千麒麟军精锐前去老宅守护老神仙,家族面临的困境便可迎刃而解。”

        宋仲谋沉吟片刻,说道:“也好。总要有人出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卫东,我现在将府里的一半府卫调派给你,由他们护卫你的安全,若是停云那边有事,他们也能够出手相助,想来不会有什么问题------”

        “老爷,我只有两三人便好,其它人还是留守府内吧。”

        “怎么?你以为有人敢到我宋氏大宅来撒野?倘若是那样的话,我们宋氏距离灭亡之期也不远了-----”宋仲谋一脸傲气的说道:“老神仙犹在,谁敢行此恶事?难道他们不想要颈上的脑袋了?”

        一直坐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顾清林也出声说道:“是啊。局势就算糜烂,也不会糟糕到那般程度-----只要停云那边脱困,或者老神仙那边知道城内发生的事情-----那些宵小之辈便会自动消失。”

        话音未落,宋府外面传来哐哐哐的甲衣撞击声音。

        一个小厮飞奔而入,急声喊道:“老爷,老爷-----我们宋府被人给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