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五十五章、幕后之人!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五十五章、幕后之人!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崔氏崩塌已是必然,一家老小能否保全还是未知之数。经此一事,燕氏必将取代崔氏的地位成为西风顶级豪门。倘若有百年时间经营,就是成为西风第一家族也未可知-----”

        “外公,我只是想给燕氏搏一个出头的机会------”

        “知道我为什么要抽你耳光吗?”

        燕相马摇头,然后又点头。

        “前面两耳光你明白,后面一耳光你不明白。无论如何,崔燕两家在外人看来都是同位一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前面两巴掌,一是抽你忘恩负义,没有崔氏多年提携相助,燕氏可能有今时今日之地位?背叛家主,是不是该抽?”

        “ 该抽。”燕相马点头附和。

        “二是抽你无情无义,我是你的外公,崔氏是你的母系家族-----崔氏若是满门抄斩,你将自己母亲置于何地?又将你自己置于何地?崔氏的人死尽了,让你母亲如何渡过这一生?背叛亲人,是不是该抽?”

        “该抽。”

        “可知道为何第三巴掌我没有抽下去?”

        “不知道。”

        “你是我的外孙不假,但是毕竟姓的是燕姓,骨子里流得大半是他们燕氏的血。各为其主,各为其族-----你做的这些,我都能够理解。我们这样的人,为了各自宗族的利益,又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出来的?又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牺牲的?我的外孙牺牲了我,铺就了自己攀登权势的捷径。正如崔氏担心你和先皇走到一起要将你发配到边疆是一样的道理------你姓燕,不姓崔,所以矛盾就形成了,结果就注定了。”

        “外公,你放心------无论如何,我都会力保崔氏一族老小性命。我这就去面见君上,请他对崔氏发布赦免令-----即便是牺牲我的所有一切我也愿意。”燕相马从地上爬了起来,沉声说道。

        “相马-----你看看你,你这就犯了为政者的大忌。”崔洗尘轻轻摇头,叹息着说道:“崔氏犯得是什么罪名?是和宋氏一样的不忠之罪-----宋氏的下场你已经看到了,崔氏虽然不是主谋,却是宋氏谋害先皇颠覆朝政的帮凶同犯-----你是有功之人,却在此时去为崔氏求情,君主怎么看你?朝臣怎么看你?还有背后的那位-----他又怎么样解读你和崔氏的关系?”

        “事成之后,就该到了论功行赏的时刻了。你却又和崔氏这样的不忠之臣牵扯到一起------君主就算是有心想赏,也不得不谨慎行事了。你如此对待崔氏,难道是想要接管崔氏的地盘势力?就算你没有这样的想法,怕是别人也会这般污你。原本就不清不楚的,无事尚好,倘若有事,怕是你百口莫辩。到时候,这就是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陷阱火坑,年纪轻轻的,何必和自己过不去呢?”

        “外公------”

        “好了好了。”崔洗尘摆了摆手,说道:“ 如果你当真想要帮外公,就帮外公做一件事情。”

        “外公你说,我一定照办。”燕相马声音坚定的说道。

        “让我和那幕后操纵之人见上一面。”

        “外公------”燕相马一脸诧异的看向崔洗尘。

        “怎么?难道你以为外公当真老糊涂了?事情都发展到了这一步,倘若我还不知道那幕后操纵之人是谁的话,岂不是让人耻笑?”崔洗尘一脸笑意的说道,并没有因为燕相马的态度而生气。

        “是,外公。我去通传一声------- ”

        “就说多年老友,就让我输个心服口服。”崔洗尘出声说道。

        燕相马点了点头,大步朝着宫殿内院走了过去。

        崔洗尘仍然跪在原地,以头抵地,一幅恭敬虔诚的赎罪模样。

        ---------

        ---------

        李牧羊心急如焚。

        怀里少女的身体越来越冰冷,眼见着那寒毒即将要将她的五脏六腑甚至血液骨髓都要冻伤冻死,他必须要尽快寻一安全之地为其疗伤。

        但是,身后却有数十道身影一直穷追不舍,一幅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模样。

        屠龙之功,名传千古。这是任何 一个修行者都贪恋不舍的事情。

        再说,宋孤独战死和宋氏倒塌的消息还尚未传出,无数修行者尚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然,就算知道了,也并不妨碍他们迫切想要屠龙的心情。

        龙是人族公敌,宋氏倒不倒台,或者说宋孤独有没有战死,都不会改变人龙两族对立矛盾的境况。

       宋孤独战死,更是让他们生出同仇敌恺务必诛除此龙的心思------宋孤独都屠不了的恶龙,却死在他们的手里,不是更涨声势更生威名?

        “恶龙休逃,待我取你狗头-------”

        “ 诛杀恶龙,为民除害------”

        “先和诸位道友打声招呼,那龙角龙筋是我的------”

        ---------

        李牧羊担忧宋晨曦的病情,又听到那些隐世不出的修行高手们口出恶言,心里戾气大作,一边施展《行云布雨诀》向城外急飞,一边朝着旁边的雪球看了一眼,说道:“给他们一点儿教训。”

        “噗-------”

        雪球嘴里吐出一个泡泡,显然是听懂了李牧羊的意思,挥舞着小腿转身朝着那数十名天都高手冲了过去。

    那些围拢而来的修行者们看到返回来的雪球眼冒精光,神情异常的亢奋。

        “这是弱水之心,是那头恶龙的护身法器弱水之心------”

        “天才地宝,有德者居之,和那恶龙有何关系?”

        “弱水之心是我的,谁也不许和我抢,不然休怪我狂狮出手无情------”

        -------

        “噗------”

       白白嫩嫩的球状身体突然间变高变大,兔子一般的雪球变得遮天蔽日,就像是一轮巨大的太阳似的。然后那肉嘟嘟的小嘴越来越大,肚子也越鼓越高。

    看到雪球此番模样,狂狮出声喝道:“小心它发大招-----”

        “此物可吞枪吐箭,大家小心应对-----”

        “ 大家快躲------”

        --------

        众人都听说过止水剑馆的木浴白被这萌物给喷了一脸剑雨的故事,所以一见到它的身体陡变,嘴巴大张,就以为他要施展杀招,一个个的急忙躲闪,唯恐避之不及。

        “噗-------”

        雪球的嘴巴越张越大,越张越大。

        一股洪流从它的嘴巴里面喷涌而出,仿佛要将整个天都城都给淹没。

        在那巨大的水流漩涡之中,出现了一道巨大的狼型巨兽。

        体大如牛,红毛如血。不见眼珠,瞳孔里面却是两轮红月。

        当它摇晃着巨大的身体,全身的毛发跟着飞扬起来的时候,就像是一团团火焰在身体四周燃烧。

       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吼------”

        红月之狼,仰天长啸。

        远山之中,群狼呼应。

         只见原野中、峡谷中、高山中,眨动着血红色眼睛的黑狼们成群结队的朝着这边奔跑、聚集。赶来拜见它们的王者。

        “渺小的人类------”狼王嘶声怒吼。

        弱水之境当中,狼王和李牧羊做了一笔交易,只要自己将狼珠借给李牧羊,待得李牧羊取得弱水之灵之后,便将弱水之灵借给它两年助它修炼成实体-----也可以说是和李牧羊的前世黑龙达成的协议,只不过李牧羊赶来续约而已。

    没想到的是,弱水之灵不是一块石头或者是一颗晶球,而是一只活物,是一只长得跟兔子一样的萌宠。

        更没想到的是,弱水之心把李牧羊和那只狼王一口吞了。

        李牧羊用自己的人品和声誉和弱水之心沟通,总算是履行了当初的约定,由弱水之心将狼王给吞进肚子里,然后狼王在弱水之心的肚子里面修炼。

        那个时候,狼王也同样可以借用到弱水之心那弱大的水性元素。水火交融,凝结出肉体。

        所以说,不管是做人还是做龙,都是要讲究诚信的。那头黑龙做龙就很不讲究。

        当然,也有可能是和它没有获得弱水之心有关系。

        只是,狼王是红月之子,离开红月之后就没办法生存。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大多数时候都只能藏在弱水之心里面,借用弱水之心的能量来维持生命。

        弱水之大,却终究有些孤独寂寞冷。堂堂的一代狼王,早就在里面呆腻烦了。

        现在得到了重返人世的机会,自然要好生的耀武扬威一番。

        没想到的是,它连一句完整的台词都没有喊完,只听到旁边的雪球「噗」了一声,竟然就已经急不可奈的朝着那些人族修者扑了过去。

        “-------”

        狼王对自己的队友很失望。

        发自内心深处的悲哀。

        它仰天张望,就连那月色都是冷冰冰的,不如它长年居住的凤赢洲的月色那般凄艳迷人。

        “吼-------”

        狼王嘶吼一声,跟在雪球的身后朝着那些人族修者扑了过去。

        有了狼王和雪球这两员干将的加入,终于将那些尾随不止的人族修者们给挡了下来。

        李牧羊施展腾云之法,抱着宋晨曦一路狂奔,一直冲到了天都城附近的一处隐藏龙窟。

        他也正是从那处龙窟里面取了《须弥之枪》的枪法送给了爷爷陆行空,致使陆行空一夕破境,实力大增。

        李牧羊将龙窟大门下了数道禁咒之后,抱着宋晨曦的身边冲进了落烟台。

        落烟台,仙气缭绕如仙境。

        当年的黑龙正是看中此番奇境,所以在决定在此筑穴。那个时候天地辽阔,不管是人还是龙,都是择山水而居,择妙境而处。

        不似现在,居住在哪里,和自己腰包里面的金币多少有着密切关系。

        “晨曦------”李牧羊伸手探去,宋晨曦的身体已经僵硬,就连心脏也停止了跳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