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五十八章、自废修为!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五十八章、自废修为!

        语不惊人死不休!

        崔洗尘越说情绪越是亢奋,大脑也越发的清晰。

        仿佛有一幅书卷在他的眼前缓缓展开,正在向他讲述着一个隐藏多年的故事。

        他心中无比的笃定,他所说的,便是真相。

        “先皇年幼的时候便和你家长子关系密切,俩人不是兄弟,却是知己。他们同宿同读,同修武道。就连你们家长子所用的藏书楼牌匾都是先皇还是太子时亲手所书,这桩事情,天都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因为长期在贵府上厮混,致使你们也一样的关系密切。他视你为叔伯,你视其为子侄。只是,好景不长,因为先皇登基称帝之后,屡次斩你下属,削你军权,致使你们的关系越来越紧张,也越来越恶化------哪有君主会喜欢一个手握重兵又桀傲不驯的臣子呢?”

        “从亲如家人到互为敌冦,一切都有理有据,看起来也合情合理。你和先皇的关系也越来越疏远,甚至你们家长子和先皇决交,先皇十几年不踏入贵府一步-----有人冷眼旁观,有人落井下石。但是,帝国手握百万雄狮的军方第一人和君主关系不睦,这是所有人都乐见其成的事情。”

        “ 撕裂的口子越来越大,甚至开始有谣言说陆氏要提兵谋反-----说的人越来越多,局势也越来越乱。一直-----一直到李牧羊的出现。李牧羊是一个引子,也是一个搅局者,他将局势带向谁也看不清楚的方向。”

        “ 不过,有一点儿是不能改变的-----因为先皇的刚腹自用,也因为他屡次在重要人事调整上面拿下宋氏嫡系,最致命的是-----他竟然想要将宋氏女子生的大皇子楚开给废掉太子大位,转而立自己更喜欢的楚拓。如此行径,实在让宋氏难以忍受。便生出要将先皇废掉,更换新皇的念头。”

        “当然,他们想要做成这桩事件,第一个要铲除的就是你们陆氏-----怕是直到宋氏生出那种念头的时候才发现,虽然先皇这么些年对他们恩宠有加,却在不停的削弱他们的力量。而先皇看起来对你的态度最为恶劣,已经到了当众羞辱的地步,陆氏军方第一人的地位可曾有半份动摇?他们想要废掉先皇,最先要做的便是要将你们陆氏打倒踩碎,不然的话,你们陆氏在旁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咬他们一大口,这一口太沉太重,足以致命------”

        “所以,有了木浴白的长街拦截,也有了剑神广场上面木鼎一的惊天一剑------只是宋氏没有想到的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有心想要将你们陆氏和先皇一网打尽,却没想到你们早就另有安排-----”

        灰袍老者的脸色为之动容,看着崔洗尘问道:“有何安排? ”

        “李福是杀害先皇的凶手,明面上看来,李福是宋氏的人,实际上李福是先皇的人。由始至终,宋氏都不曾真正的将李福给招为已用-----李福只是一个宦官,宋氏又能够出多大的本钱让他叛主呢?”

        “李福杀先皇,是受先皇所指使-----而福王也不是真正的与宋氏相勾结,欲取兄长而代之。因为他知道,只要兄长死了,宋氏一定要寻找一个更容易操控的傀儡-----那么,只要他向宋氏抛一个媚眼,扮几回乖巧,怕是宋氏便明白了他的心意。俩人一拍即合。”

        “果然,先皇被杀,福王-----当今陛下成为新君。这不是宋氏安排,这是先皇的安排,也是你们陆氏的安排。先皇知道,自己一人之力是没办法真正的摆脱宋氏的控制,楚开是宋氏女子所生,若是由他继承大统,更不可能背叛自己的外公舅舅独自撑权,或许到时候他为了地位稳固,更要对宋氏委以重任------”

        “ 只有自己死了,由福王即位,才能够让宋氏对楚氏皇族彻底的放心下来-----而且,先皇刚丧,福王也才登上大位,就算有什么稍微过份的要求,宋氏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总不能短期之内换两个皇帝吧?那样的话,怕是西风政体不稳,多生事端,领国怕是也不安份-----”

        “既然如此,为何宋氏不直接让楚开继承大统?先皇去世,太子继承皇位不是应有之意?”

        “脸面。”崔洗尘沉声说道:“宋氏一直不肯摘下自己千年书香世家的招牌,凡事都不想落人口实,留下话柄-----倘若他们那个时候将太子推上位,怕是天下读书人都开始怀疑宋氏才是那真正的篡国之人吧?再说,太子平庸,如何应对那如狼似虎的群臣以及数之不尽的明枪暗箭?”

        “再说,先皇即位之后,太子不到一年便因病去世。世人皆言是当今陛下的手段,我怕这不仅仅是陛下的手段,剑神广场的时候你们便已经有了安排吧?若是太子即位,数月之内便会暴毙,那个时候他们推谁上位?不若先将福王推上去,待到局势真正的稳定,内忧解除,外患平定,他们再用太子换福王-----那个时候,宋氏才算是真正的高枕无忧。”

        “宋孤独站得高,看得远------走一步,往后推算了十步八步。怎么也没想到的是,他所走的每一步棋都落入了你们的算计之中------当然,这也怪不得他。他算不到先皇会以牺牲自己来演这样一出苦肉计,他也想不到,你会以假死之法由明转暗,扭转乾坤-----”

         “先皇战死,陆氏崩塌,楚氏皇族看起来风雨飘摇,但是却借助当今君上的手暗中掌控了皇权。千年以来,头一回真正的掌控皇权。你死之后,陆氏嫡系遭遇清洗,可是,你最器重的那些部下却大多数消失不见踪迹-----这些人在军中素有威名,多得士兵爱戴,只要在关键时刻将其送至军队,他们就能够迅速的掌控军权-----”

        “这也是事情发生之后,为何巡城营不受调控,麒麟军全员被伏的真正原因------”崔洗尘一脸赞叹的看着面前的灰袍老者,沉声说道:“陆行空,这都是因为你还活着啊。”

         陆行空!

        剑神广场之上,与宋孤独以命相搏,不幸战陨的西风重将陆行空,军方第一人陆行空,陆氏家主陆行空,他竟然还活着------

        而且,他躲避在幕后操纵了这一切。

        数十年密谋布局,步步为营,一步步将局势推行至此。

        在先皇还是太子之时,便已经定下了夺权之计。

        可是,宋氏屹立千年,根深蒂固。麾下猛将如虎,百官呼应,又有天下读书人仰慕推崇,百姓归心。

        可以说,宋氏更像是西风的皇族。

        想要从这样一个庞大的家族,从宋孤独这样的对手手里把军权皇权以及民心全部都收回来,谈何容易?

        一次次的尔谀我诈,一次次的勾心斗角。

        一次次的在人前表演君臣不和的戏码,为的就是蒙蔽宋氏,迷惑苍生。

        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

        他们做到了,宋氏倒塌,楚氏重执皇权。

       “抽丝剥茧,严丝合缝。洗尘大才。”灰袍老者对着崔洗尘拱了拱手,称赞说道。

        “哈哈哈-------”

        崔洗尘狂笑出声。

        “破家之臣,也当得上沙鹰的一句大才之称?”

        “ 有心算无心,终究还是要占一些优势。”

        “有心算无心,那也是因为有心。胜负已定,愿赌服输。”

        “所以,你此番前来,是为了让君上的雷霆小一些?”

        “是的。”崔洗尘一脸哀求的看向灰袍老者,沉声说道:“为人父母者,终究要为孩子谋一条生路。祸不及家小妻儿,我崔洗尘做错了事情,我愿一已承担。”

        灰袍老者沉吟不语,良久,才出声说道:“若是你在,怕是君上难以心安。”

        “我若是废人一个,君上怕是会安心了吧?”崔洗尘笑着说道。

        灰袍老者大惊,说道:“洗尘兄,当真要如此行事?”

        崔洗尘站起身来,对着灰袍老者深深一揖,说道:“相识一场,拜托了。”

        直起身来,双手高举向天,一团银色的光球浮现在双手之间。

        那光球如若活物,越胀越大,如同月盘。

        “呵------”

        一声闷哼,那团光球自头顶天灵盖冲了进去。进入身体,蔓延五脏六脏,然后聚集丹田。

    砰!

        一声重响传出,气海丹田竟然被那银色光球炸成碎沫。

        

    瞬间,万道光华从崔洗尘的身体内啊飞泄而出。他的周身被那银色的气体所包裹缠绕。

    天空之中,黑云翻滚,小院之内,劲草摧折。

      当光华散尽,当一切归于平静。

      刚才还威武高大的崔洗尘已经变成了一个满头白发,腰背弯曲的瘦弱老头。

      七腔流血,说话气若游丝,对着灰袍老者作了个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嘎吱-----

       就连拉扯院门这细微的动作都极其的吃力。

        他抬起脚来,颤颤巍巍的跨过门槛。

        “外公------”门外传来燕相马的惊呼出声。

        “回去 ------”苍老的声音传进小院。“回去------”

        星空强者,一代权臣,崔洗尘散尽数十年武道修为,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耄耋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