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六十章、螳螂捕蝉!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六十章、螳螂捕蝉!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现实告诉我们,没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谁是螳螂,谁是蝉,谁又是黄雀-----
    在宋氏眼里,自己是黄雀,陆氏是挡车的螳螂、楚氏是蝉。
    在楚氏皇族眼里,宋氏是螳螂,陆氏是秋后待捕的蝉。
    可是,在陆氏眼里,宋氏是螳螂,楚氏是那只即将被一口吃掉的蝉。
    惠王原本以为自己将要大权独握,楚氏皇族重拾皇权。自己将励精图治,天下归心,成为名留史册的万世明君。
        没想到的是,原本在自己眼里可依赖的重臣成了逆臣,可以托付的心腹成了大患-----
        半壁江山!
        他竟然敢对自己提出半壁江山的要求!
        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胃口------
       若是可以的话,惠王真想一剑将其斩了,斩其家,灭其族。
        可以吗?
        惠王从他身边那些供奉眼里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他们也没有必胜的把握。
        “陆公,此事还需要从长计议-----我说过,只要陆公开口,这半壁江山给了陆公又如何?归根结底,我楚氏江山还是由陆公帮忙打回来的。倘若没有陆公,那宋氏还不知道如何欺我辱我。不过,此事事关重大,陆公给我一些时间准备如何?”
        “夜长梦多。倘若宋氏出手再狠辣果断一些,还有今日的陛下和我吗?还请陛下速速下决断。”
        “ 陆公这是逼迫我当场表态了?”
        “我只是不想让陛下一直为此事烦忧而已。”
        “好一个忠直大臣。”
        “陛下也是仁义明君。”
        “陆公------”
        “陛下------”
        -------
        话已说尽,再多说些什么都是无益的了。
        大家都不是蠢人,一个不想给,一个是现在要。终究是要给出一个结果的。
        现在,比拼的就是谁的拳头更大谁的实力更强一些------
        俩人的眼神对视,一个如刀,一个如剑。
        刀剑相交,杀气四溢。
        战局初定,却为了分脏战果的事情而撕破了脸。
        看着陆行空那一双平静幽深的眼睛,惠王突然间感觉到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这对眼睛他在哪里见过,而且让他记忆深刻------
        宋孤独!
        是的,宋孤独就是这样的眼神。
        永远的平静如水,也永远的幽深难测。一眼看过去,给人一种即将溺亡的危险感觉。
        陆行空的眼神变成了宋孤独的眼神,陆行空-----便也变成为了宋孤独。
        大抵,世间权臣都长着同样的眼睛吧?
        惠王突然间明白了,倘若他今日不将虎符相「赐」,怕是这陆行空便不会让自己走出这小院-----
        星空之眼,被沙鹰残忍啄食。
        自己这西风君王,也同样的被他掌控在手掌之中。
        数十年前的布局,便是为了今日的逼宫吧?
        可怜!可叹!
        当年视其为叔父的皇兄,可知道自己一片赤诚所托非人?
        若是如此,他也不会用那么极端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
        哐当------
        小院木门被人推开。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闯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便是西风帝国的皇子楚浔。
        瞎了眼的楚浔安步当车,镇定从容。一群黑袍人侍立在他的两侧,亦步亦趋的跟随在他的左右。
       楚浔站在小院中间,对着父亲惠王所在的位置深深一揖,说道:“儿臣见过父皇。”
        “浔儿,你来此地做什么?快快离开。”惠王出声喝道。
        即便他心里现在非常的不喜欢这个瞎了眼的废物儿子,但是,楚浔也终究是自己的骨血,倘若陆行空突施辣手,楚浔在此不仅仅帮不上忙,反而遭受拖累。
         “我来看望父皇。”楚浔的嘴角浮现一抹诡魅的笑意,说道:“听说崔公刚刚从这里离开,披头散发,犹如形尸。又听说父皇赶来此地与人见面,儿臣心里寻思着,到底是何等重要的人物能让父皇和崔公亲自前来见上一面-----”
        说话的时候,楚浔那蒙着黑色绸缎的「眼眶」已经转移到了陆行空所在的位置 ,嘶声说道:“国尉大人,近来可好?”
        “ 好。”陆行空看着楚浔,声音平静的说道。
        原本以为,这个一向被人看好的楚氏杰出少年在被自己挖去双眼之后,就会一蹶不振,彻底的消失在大众之眼。
        却没想到,造化弄人,这个楚浔不仅仅没有消失,没有死亡,反而以另外一种方式成长起来了。
        现在的楚浔看起来成熟许多,也沉稳了许多。而且,即便他站在那里不动,但是眉心带煞,周身黑气缭绕,给人一种阴森恐怖之感 。
        此子绝非善类!
        “原本以为浔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了父皇和贵宾密谈之事。但是,既然那位贵宾是国尉大人,那就证明此番前来是歪打正着-----”楚浔嘴角的笑意更甚,出声说道:“国尉大人,你也应该对浔记忆深刻吧?”
        “浔皇子是楚氏人杰,星空傲徒,陆某怎能忘记?”
        “楚氏人杰?星空傲徒?”楚浔狂笑出声,笑着说道:“陆公说此话的时候难道不怕天打雷劈吗?一个瞎了眼的废物皇子,又如何当得上楚氏人杰?至于星空傲徒这样的赞誉-----也只有你那位龙族乖孙才有资格吧?”
        楚浔猛地扯下眼罩,将自己那空荡荡的眼眶展示在陆行空的眼胆,怒声喝道:“陆行空,这就是你的杰作,这就是你的恶行-----你看到我这个样子,你晚上就不会做噩梦吗?”
        “不会。”陆行空轻声说道。“我用内息法入眠。这些年都睡得很好。”
    “你倒是睡得很好,我睡得不好-----陆行空,我每时每刻都想要把你给杀了。我要报仇雪恨,将你陆氏杀得鸡犬不留------”
        “ 原本以为你死了,我再也没有机会亲手砍掉你的脑袋。苍天佑我,没想到你竟然没有死-----陆行空竟然还活着-----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陆行空,我一定要亲手挖出你的双眼,让你变得和我一样,我要斩断你的四肢,让你像一只蛆一样在地上爬着,苟延残喘,生不如死-----”
        言为心声,楚浔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是亢奋。恨不得立即拔剑将陆行空给斩立当场。
         陆行空一脸平静的看着楚浔,出声说道:“看来你确实恨我。 不过,你杀不了我。”
        “陆行空------”楚浔强压下心中的戾气,冷笑连连,说道:“你当我还是以前的楚浔吗?你以为我还是那个能够被你轻易挖走双眼的废物吗?”
        陆行空不置可否的模样,说道:“那便试试吧。”
        “试试-------”
        楚浔的嘴里咀嚼着这俩个字眼。
        “试试----自然是要试试的-----不过,在做那件事情之前,我要要请陆公帮一个小忙-----”
        “说来听听。”
        楚浔拍了拍手,立即有人将两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给押解进来。
        两人满脸不情愿的模样,拼命的想要挣脱那些黑衣人的束缚,但是无论如何努力都没办法做到。
       “楚浔,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快放了我们-----”楚宁怒气冲冲的喊道。
        看到站在一边的惠王,楚宁立即向长辈告状,说道:“皇叔,楚浔他欺负我------”
        惠王此时忧心忡忡,哪里还有心情过问这些小事?
        很是不满的看了楚宁一眼,说道:“你先闭嘴。”
         “-------”楚宁眼眶泛起泪水,却咬紧牙关不让眼泪流出来。
        崔小心伸手握紧楚宁的手,以自己微薄的力量给她安慰。
        她的视线却放在了端坐在小院石椅之上的陆行空身上,这个老人-----他不是早就已经死了吗?当着无数人的面仙陨,为何现在还活着?还能够安然无恙的站在楚氏父子的面前?
         心神电转,仿佛这大半年时间以来发生的诸多事情突然间都有了一个解释。
        因果困果,有因有果。
        它日之因结今日之恶果,谁之过?
        崔小心原本就是聪慧女子,在见到陆行空的一刹那便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只是,现在的她人为俘虏,更不知道崔氏近状以及与皇室或者陆氏的关系,索性沉默不言,却也适时的在面上表达自己的不满。
         “只是,他知道吗?他知道自己的爷爷还活着-----并且一直躲在幕后操#纵帝国风#云吗?”
        陆行空的视线果然转移到了楚宁和崔小心脸上,朝着她们看了一眼,问道:“这便是你要央求我帮忙的事情?” 
        楚浔指着崔小心,出声问道:“陆公一定认识她吧?”
        “帝国明月,崔氏小心。陆某识得。”
        “陆公又可知道她和你们家那位小龙的关系?”
        “略有耳闻。”
        “ 小心小姐在此,陆公何不邀请你的孙子李牧羊前来一聚呢?”楚浔笑呵呵的说道:“恶龙见首不见尾,我想寻他,难如登天。但是,倘若让他来寻我,却是容易的多了。”
        “晚辈情事,我一个做长辈的不便关心。”
        “可是,倘若你这位长辈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楚浔手臂一张,一把由黑色浓烟幻化而成的尖刀突然间就冲到了崔小心的脖颈之上,刀刃触及皮肉,有细小的血丝流敞出来。楚浔面目狰狞,冷声说道:“她就要死了。死在你的面前。那个时候,陆公可想过如何向自己的宝贝孙儿解释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