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六十四章、《鬼王之简》!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六十四章、《鬼王之简》!
        李牧羊的声音低沉又坚定,脸上洋溢着难以言述的深情。像是在劝慰楚浔,又像是在讲述自己的初衷。
        做人?做龙?
        这个问题也曾经一次又一次的困惑着李牧羊,折磨着李牧羊。
        作为一名天秤座,这样的选择简直让他生不如死,让他死去活来。
         人族虐我千百般,我待人族如初恋。
         龙族待我如初恋,我却对它有点儿厌。
    这就是李牧羊的真实心理写照。
     和天都城那些少男少女的三角情愫一般。
        龙族一次次的救了他,一次又一次的强大他,给他富可敌国的珍宝,给他数之不尽的武器丹药。还给他无数座山青水秀灵气四溢的房屋,就是以后他的孩子每人住一座都还有剩余------假如他们不嫌弃远离城市中心位置不太理想的话。
         可是,龙族终究是龙族。
        作为龙族,他将孤独一生。
        作为人族,他却能够陪伴着自己最爱的人。
        楚浔则不同,楚浔从小就在王府里长大,比李牧羊更深刻的体会到了人情冷暖,尔谀我诈的黑暗现实。
        他的心中没有爱人,没有敬意,所以,当他遭遇磨难,当他遭遇人生低谷,当现实和理想发生冲突的冲突时,他便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人族身份,以身伺魔-----
        楚浔额头的那第三只眼咕噜咕噜的转动着,每一次转动,都有一层血水被搅动起来,布满了他那枯黄浑浊的瞳孔。
         他看着李牧羊的眼神,嘶声说道:“这么说来------我们是没机会合作了?”
        “永远都不可能。”李牧羊声音坚定的说道:“我是人族,又怎么可能和恶魔为伍来毁灭人族?龙族确实对人族充满了恨意,但是,龙族更恨的还是你们这些深渊恶魔------龙族一次又一次的帮助人族来阻挡你们的深渊入侵,不是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吗?”
        “龙族和人族的仇恨,我们自己会想办法解决。但是,龙族和深渊族的仇恨-----只有不死不休一条道路可以选择。”
        “ 李牧羊------”楚浔怒不可竭,眼里的血雾更加的浓郁。“你这个愚蠢的恶龙,你可对得起龙族的万千同类?你可对得起那些为救人族而反遭人族背叛屠缪的龙族------你可对得起----你体内的那个龙王?你要让他们死不暝目?你想让怒江之水永远鲜红?你想让那愤怒的龙魂千年万年难以平息?”
        李牧羊张嘴欲辩,却觉得这样是一件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情?
         和一个魔族有什么好说的?
        “与你何干?”李牧羊的嘴角浮现一抹嘲讽的笑意,冷声说道。
        “杀------”楚浔嘶声吼道:“杀光他们所有人。”
        “吼------”
        楚浔张开血盆大嘴,嘴角流淌出那散发出浓烈尸臭味道的绿色液体。
        巨大的身体咔嘣咔嘣作响,一马当先,第一个朝着他难以说服招揽的李牧羊扑了过去。
        “浔儿------”惠王高声喊叫。
        可惜,他被一众护卫挡在身后,根本就不敢靠近。
        “孽畜-----好好的人族不做,却去做那恶魔之族-----”李牧羊怒声喝道。
        呛-------
        腰间的桃花间闪电出鞘,长剑化作一道粉色长龙朝着那当空而来的怪物胸口斩去。
        他要给这丑陋的怪物来一个开膛剖胸。
        楚浔显然也感觉到了危险,前扑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在半空之中停顿下来。
        然后,他的腹部剧烈的抽搐起来。
        噗------
        如瀑布般的绿色液体从他的嘴巴里面喷射出来,铺天盖地的想要将李牧羊给包裹其中。
        因为体内有那颗龙王的眼泪的缘故,李牧羊有着和这些三眼恶魔丰富的战斗经验。
        他知道,这些绿色液体是三眼恶魔的强大杀招之一。带着强烈的腐蚀性,不仅仅可以焚化肉体,就连灵魂都有可能被他们给烤焦熄灭。
        千万 千万不要小看了它们。
         当然,这种东西也不叫绿色液体。
        深渊恶魔给他们取了一个很威武霸道的名字,叫做:魔炎。
        李牧羊怀疑,这是那些三眼恶魔想用这种恶心的东西来和龙息相提比论。
        整个小院都被那魔炎的喷射范围所笼罩,李牧羊可以不管惠王等人的死活,但是,崔小心和楚宁的安全还是要照顾他的------
        于是,李牧羊随手在身前撕裂开一道空间的口子。
    然后,伸手一招,将那三眼恶魔喷射出来的魔炎全部都吸拢而来,将它们融合成一个巨大的黑色光球,随手将它给塞进了那道空间之眼里面。
      空间之眼关闭,那黑色光球也同时消失。
        至于它们会不会去了异空间祸害到其它的生命或者种族,那就不是李牧羊所能够控制的了------
        从撕裂空间到吸纳魔炎,这一切都是在电光火石间发生。
        李牧羊解决掉那漫天的魔炎之后,手里的桃花剑再一次挥斩而去。
        嚓------
        一只巨大的手臂被高高扬起,带着绿色的粘稠液体。
        李牧羊还欲乘胜追击,却又有数只三眼恶魔朝着他扑了过来。
        李牧羊长剑连斩,砍下了那几头三眼恶魔的脑袋。
        脑袋飞荡在空中的同时,他手里的桃花剑挥斩出片片星光,每一颗星光落入一头三眼恶魔的第三只眼里面,瞬间将那只丑陋的眼睛给戳破。
        噗嗤------
        噗嗤-----
        -------
        这是第三只眼被戳破的声音。
        一团团绿色的液体喷渐出来,落在地上将那坚硬无比的青石地板都腐蚀烧毁,发出滋啦啦的声响。
        趁着李牧羊被挡的瞬间,楚浔的身体急退,瞬间脱离了战团。
        李牧羊一脸的遗憾。他知道,只有真正的砍掉这些三眼恶魔的脑袋,将他们的第三只眼睛毁灭,才能够彻底的杀死他们。
        不然的话,他们受伤的部位和被砍断的肢体会迅速的修复生长出来。
        深渊之地,没有明月,不见骄阳,所有魔族都生活在永夜之中。
        所以,魔族的眼睛功能逐渐退化,虽然他们仍然生长在脑袋面部,但是却已经失去了视物的功能。
        不过,极度恶劣的生存环境,却也给予了他们强大的身体承受能力 ,让他们有了堪称变态的身体复原神通,并且生出了可以感知以及视物的第三只眼。
        那第三只眼不仅仅可以让他们在黑暗之中自如视物,还是他们吸纳黑暗力量的「天眼」,是他们与人战斗时的力量源泉。
         果然,楚浔那只被李牧羊斩断的断臂处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一条新的手臂。刚刚开始,那只手臂还很细小,就像是幼儿的手臂。很快的,就越来越大,和左边的那只手臂一样的强壮。
        这样的能力 -----还真是让人羡慕啊。
        李牧羊看着楚浔,说道:“虽然你依靠邪恶之法快速的提高自己的境界修为,但是-----那终究不是什么正道。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
        “李牧羊,你有什么资格教育我?我自小修行,辛苦二十几载方有今日成就------你又修行了几年?”楚浔怒声喝道。
        李牧羊想了想,发现对方说的很有道理,自己确实没有资格在这一点上面指责别人。
          “天都城外,那些村民都是被你的人所掳走的吧?”李牧羊出声问道。
        “不错。为了报仇血恨,牺牲几个无用的贱民又算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他们能够成为我的食物,那是他们的荣幸------”
        “和他们比-----你才是真正的贱民-----”李牧羊眼含杀意,怒声说道:“他们辛勤劳作,以自己的双手来供养父母妻儿-----和他们比,你又做过什么?”
        “李牧羊,我是皇子,是西风帝国尊贵的皇子,是他们一生仰望的人物-----你竟然把我和一群贱民相提并论?”
        “你听仔细了,我没有把你和他们相提并论------ 我是说你根本就不如他们,你连给他们提鞋都不配------我初至天都时,便发现那些黑衣人在作恶,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是你在幕后指使-----现在知道了,正好可以替那些无辜的村民报仇------”
        “果然,我那些黑衣使者都是你杀的------”
        “可惜杀得太少了。”
        “当时便猜测到是你------也正是那个时候,我便猜到了你到了天都-----你布下的这些局,你作的那些恶,包括你杀宋玉和其它人-----我都知道是你,李牧羊,我等得你好苦啊----我参加宋停云的婚礼,正是为你而去。你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那又如何?”李牧羊很不耐烦的说道:“就算你看清楚了一切,你也无力阻止什么。就算我现在站在你面前,你也不能对我做什么------”
        “李牧羊,为了杀你,我吸食了三百六十九个壮丁和男童的精#血魂魄------难道你以为《鬼王之简》是这般柔软不堪吗?”
        楚浔狂笑出声。
        笑着笑着,他的身影便逐渐的变淡,然后在众人的眼帘消失。
        天空之中,突然黑云翻滚。
        黑云之中,突现鬼哭狼嚎。
        无数道鬼影在黑云之中游走、飞窜、悲嚎、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音。
        一刹那间,皇宫禁地变成了修罗之地无尽炼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