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鳞 柳下挥

第七百八十二章、沉鱼牧羊!

www.enpfans.com 逆鳞 第七百八十二章、沉鱼牧羊! 
    “你为人族尽了心,人族是记着这份恩情的。”太叔永生看着陆契机伤感的模样,出声劝慰着说道:“兆亿人族的信仰之力,能够供养着凤凰神族永生不死-----只要人族不灭,凤凰神族便也永远不会死亡。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寿。从根源上来讲,人族和凤凰神族是一荣俱荣的关系。”
    
        陆契机看了太叔永生一把,说道:“人族危难,我自然会竭尽所能来保全。至于他怎么想,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 我明白 。”太叔永生点头说道:“上一次你尽力了,这一次你也同样尽力了。人族的危难,主要还是需要人族自己来解决。”
    
        “院长要调停九国战争?” 
        “深渊族即将要破壁而出,那些人族统治者为了一已私欲还在互相厮杀不休,等到他们打的你死我活两败俱伤之时,还有何能力去抗击恶魔?赢伯言----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太叔永生面露怒色,沉声喝道。
    
         陆契机眉头微皱,说道:“战事已起,战火正燃,双方正惨烈厮杀之中,怕是不容易叫停吧?”
    
        “ 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倘若他们还痴迷不悟的话,那么,这场烂摊子我也不管了。到时候即使赢伯言得了天下,看他怎么样去面对那深渊亿万三眼魔种的侵袭-----”
    
        “人心贪婪。”陆契机轻轻叹息,说道:“怕是这场战争-----即便院长亲自出面,怕是也调停不了。在深渊恶魔从那阴阳门大量涌出来之前,他们又怎么可能相信数万年牢固不破的阴阳界石会在这个时候突然间破碎呢?”
    
        “那便让他们亲自去那阴阳界石面前瞧瞧。”
    
    “就算他们真的去了,也亲眼所见-----到时候,人族是否能够全力抗击魔族仍然是个未知之数。每个帝国出兵多少?强者几何?怕是都会在心里有自己的小算盘-----倘若我在此番除魔之战之中损失惨重,到时候还能否保持自己的帝国实力?倘若大战之后其它强国前来攻伐怎么办?”
    “上一回的屠龙之战结束后,九国实力排名进行颠覆性的改变,第一强国大周排名远在孔雀大武之后,甚至还有天灵国直接灭国,现在变成了灵族-----这一回,他们不会汲取上次的教训?”
    
        “人心呐------”太叔永生也是相当的无力。他虽然贵为星空学院的院长,却不是这人族之主。人族有九大强国,小国无数。那九国皇室又岂会听从自己这个老头子的命令?而且,九国之中又有多少股大小势力?乱世之中,谁不想拼命的保全自己?谁又不想趁势而起?
    
        想要将九国之力拧成一股绳和深渊族火拼,实在是太过困难。
    
        倘若大家各有心思,各存实力,不想死战,只想保留,到时候如何面对那如洪水猛兽一般从那阴阳界石冲过来的恶魔?
    
         星空学院的密室里面有一块明月壁,石壁之上可以映照出万年前屠龙之战时的残缺场面-----魔族的凶残以及他们难以杀死的天性让人见而生畏。
    
         星空学院立校之后,每一年都会将各国皇室的一些重要人物带到明月壁前观看那万年前的屠龙之战。 居安思危,不能让他们安逸了万年之后就忘记了深渊恶魔曾经给人族带来的痛苦和劫难。    只是,怕是在涉及到自己的切身利益时,也没什么警示功效吧?
    
        陆契机沉默不语。
    
        人族的安危是她的职责使命,她也不愿意看到人族被灭族,她也不愿意失去人族的信仰之力。
    
        但是,倘若人族连自己的安危都不在意,自己又能做些什么呢?自己的努力又有什么意义?
    
        对于人族修士而言,长老不死是他们永恒的追求和话题。
    
        但是,对陆契机而言-----不死的生命又有什么新奇?
    
        这一世还有一个李牧羊,下一世呢?倘若连李牧羊都不在了呢?
    
        活着,是需要伴侣的啊!
    
        “我将要游走九国,尝试着去调停这场战争。说服他们暂息兵戈,九国王者随我一起去阴阳界石那边看上一看。”太叔永生看着陆契机,出声问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怒江之底,修复界石。”陆契机沉声说道。
    
        “那好------”太叔永生点了点头:“李牧羊那边-----暂且放一放吧。让他过几天平静的日子,他和人族的缘分----非浅。”
    
        “ 江底见。”
    
        陆契机对着太叔永生微微鞠躬,然后身形跃起,化作一颗红色的火焰落入怒江之中。
    
        “龙凤方能呈祥----”太叔永生看着那波涛汹涌的江面,喃喃说道:“倘若少了那头小龙,怕是这人族就很难安详下来吧?天劫啊,都是有定数的。”
    
         --------
    
         --------
    
        已是寒冬,江南亦有春色。
    
        和天都终日灰蒙蒙的天气不同,即使已经过了腊八,江南的花未凋零草有绿意。
    
        落日湖畔,体内的龙魂觉醒头一遭见到那万鲤朝龙壮观场面的地方,是李牧羊的新居之所。
    
        他倒是想住回原处,但是自己龙族的身份被传得世人皆知,若是让人知道那头小龙又跑回来了,怕是人去城空,整座江南城也落不下几个人了吧?
    
        李牧羊不愿意打扰别人的生活,更不愿意让别人打扰自己的生活。
    
         他在落日湖畔一偏僻之地建了院落,又在院落四周设置数道禁止,倘若没有枯荣之境的实力,怕是很难闯入打扰他们。
    
        李牧羊心意已决,就在这里生活养老,倘若父母愿意,他再带他们去自己遍布在神州各处的龙窟看看。
    
        那里有数不尽的宝石和丹药,李牧羊没办法帮他们永生,但是,他希望他们能够尽量的活久一些。
    
        李牧羊也害怕,害怕双亲老去,害怕家人尽失,自己一个人活在这世界上太过孤单。
    
         李牧羊坐在落日湖畔,看着散发出白色雾气的湖面发呆。
    
        风吹柳枝,水鸟轻啼。
    
        没有人潮,没有机心,没有那如影随形的刀剑------李牧羊觉得这种生活真是很舒服。
    
        他所求的也无非如此。
    
    “听风听雨过清明,愁草瘗花铭。楼前绿暗分携路,一丝柳,一寸柔情。”
     李牧羊心无所思,只是想要呤诗。
         脑海里涌现读书时先生所教的诗词,顺口便读了出来。
    “扑嗤-----”
     身后传来女子轻笑的声音。
    “这首《风入松》是诗人怀念情人的作品,诗人和情人在此依依惜别,听着凄风苦雨之声,独自寂寞地过着清明。掩埋好遍地的落花,我满怀忧愁地起草葬花之铭。楼前依依惜别的地方,如今已是一片浓密的绿荫。每一缕柳丝,都寄托着一分柔情。怎么?你也和人在此分别吗?”
     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还真有。”
    “真的??”宋晨曦那张精致无暇的小脸凑了过来,因为身体逐渐康复,她的脸上有着动人的红润。皮肤也不似以前那般透明一般的白皙,但是却给人青春洋溢生机勃勃的感觉。
    活着真好!
    或许,宋晨曦心里也会有这样的感叹。
    “真的。”
    宋晨曦的大眼睛转了转,好奇宝宝一样的问道:“是崔小心?”
         “你怎么又知道了?”李牧羊笑着说道。他很喜欢宋晨曦这种带着点儿孩子气的模样,小女生就应该有小女生的样子,整天的担心这个忧心那个做什么?
            
    长的好看的女孩子,没事的时候笑一笑,那可比天上的阳光还要温暖。
     “大家都知道啊。”宋晨曦也学着李牧羊的模样,很没有形象的靠在粗壮的树干上面,从脚下拔了一根甘蔗草放在嘴里咀嚼着,汲取着那微甜的汁液,笑嘻嘻的说道:“小心回到天都的时候,大家就都知道了。说江南城有一个少年和崔家的小心小姐关系密切,小心小姐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被崔家给带回天都城的。”
     “随着你声名鹊起,你们俩的绯闻就被传得越来越多了。而且后来还传来小心拒绝和宋家婚事的消息,大家就更加觉得那是为了等候她的心上人---- 落日湖这么美,你和小心都在江南,自然会来这边看看了。”
     “确实是小心。”李牧羊轻轻点头,这种事情倒是没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你知道呢?小心对我而言,有着特殊的意义-----倘若不是她的话,我都不知道----”
    李牧羊认真的想了想,说道:“我都不知道人生应该有所追求。”
    “然后呢?”
    “然后我就像是突然间开了窍一般,看什么懂什么,记什么熟什么,做什么成什么,从班级的倒数第一名变成全校前几名,而且被星空学院这样的奇迹之所录取-----你能想像吗?我以前黑的跟炭一样,李思念总是对着我的脸照镜子。你看看我现在----你看看我现在?你脸红什么?”
    宋晨曦慌忙将视线从李牧羊的脸上挪开,嘟啷着说道:“都怪你太好看了嘛。”
    “说的也是。”李牧羊点了点头,说道:“我刚才对着湖水看了看,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湖里的鱼都沉下去了。”李牧羊说道。
    “-----”
     “真的。不信我试给你看。”李牧羊拖着宋晨曦的手跑到湖边,对着湖水里面照了照,湖边正在嘻戏耍闹的游鱼果然都像是没有了知觉似的沉了下去。
    宋晨曦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李牧羊,说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沉鱼牧羊----你觉得这个外号好还是桃花公子好?”
    “------”
    
    (本章完)